Skip to main content

逼走馬斯克,搶劫吳京團隊!這個大國墮落到無藥可救,猶如人間地獄

2021-07-22 由【】發表於 汽车

◎作者 |逍道一 S博士

◎來源 | 海外掘金(gold1849)已獲授權

非洲第一強國,大亂!

過去三十年,它不斷刷新著一個國傢能墮落到何種地步的下限。

更匪夷所思的是,有的國傢的墮落不是外部的打壓,也不是自然選擇,而是自己作死。

2021年7月的南非猶如人間地獄。

117死,2203人被捕,約翰內斯堡、德班和彼得馬裡茨堡……火光沖天,濃煙蔽日。

被燒掉的還有彼得馬裡茨堡的中國城。

還記得這張經典劇照嗎?

《戰狼2》中這個用五星紅旗威懾暴徒的場景,正是拍攝於南非。

但南非的現實是,暴徒根本不吃這套。

當年吳京的劇組被搶過。而在眼下的暴亂中,被搶的華人店鋪更是比比皆是。

鑒於當前形勢,中國駐南非大使館也發出瞭緊急提醒:

一、不參與、不觀望抗議示威活動,遠離暴力騷亂地區;

二、僑商店鋪、工廠等,立即關門閉戶;

三、減少外出,提高安全意識……

因總統被刺殺,人們震驚世上還有像海地這樣的失敗國傢。但看過南非,就知道什麼叫沒有最失敗,隻有更失敗。

1990年代初,南非一國的GDP占撒哈拉以南非洲的80%,經濟和工業水平直追歐美國傢,被譽為“非洲工廠”,之後更因為廢除種族隔離制度,成為文明之光。

然而,僅僅30年,整個國傢經濟停滯,暴力犯罪失控,每10人就有1人是艾滋病感染者,有才能的人大量出逃,從準發達國傢到發展中國傢,此前隻有阿根廷。

當被壓迫者搖身一變成為統治者,他們終於發現,他們最擅長的隻有打爛一個舊世界。

南非此次暴亂緣於一個人——前總統祖馬。

當地時間6月29日,南非憲法法院判決祖馬15個月的有期徒刑。祖馬因此成南非結束種族隔離後,第一位被判處監禁的總統。

祖馬何許人?他是終結種族隔離的英雄,曼德拉的戰友,實現南非民族和解的關鍵角色。

在和南非白人政權的對抗中,他是非國大情報部門的頭號人物,並因此被捕入獄超過十年。

1990年代,新南非呱呱墜地,但由於兩大部族——科薩人和祖魯人的歷史積怨,非國大和因卡塔自由黨的政治鬥爭有爆發內戰的風險,結果又是祖馬,通過高超的政治手腕化解瞭因卡塔自由黨的勢力,實現瞭南非兩大部族數世紀都未能達成的和解。

可以說,沒有他,新南非不會如此快的誕生。

然而,所有的革命黨最終都要面臨勝利的終極考驗——權力。

1999年,當新南非第一任總統曼德拉離任,紛爭就此開始。

曼德拉看好的接班人拉馬福薩未能繼任,祖馬聯手姆貝基贏下瞭這場權力之爭。姆貝基與祖馬分別成為曼德拉之後的總統與副總統。

而且,這三個非國大大佬之間的宮鬥大戲將會主導南非之後的二十多年。

中為曼德拉,右為拉馬福薩

勝利之後,姆貝基與祖馬矛盾日益激化。2005年,姆貝基以祖馬手下貪腐為由解除瞭祖馬的副總統職務。

左為姆貝基,右為祖馬

祖馬雖然沒學歷,但能領導情報組織又怎能是省油的燈。

丟瞭副總統之後,祖馬選擇瞭迂回路線,用兩年時間成為非國大黨主席,而失去瞭對執政黨的控制權,姆貝基不得不於2008年提前辭職下野。

而祖馬順利成為新南非第三任總統。

熟諳宮鬥戲的中國觀眾自然知道,要贏哪有那麼容易。祖馬的順風順水背後,是一系列的合縱連橫,伴隨著大量的利益交換。

給祖馬提供支持的是古普塔傢族。

祖馬當選後給這個傢族的回報驚人。

古普塔傢族在南非成長為一個橫跨礦業、能源、航空、科技、傳媒的龐然大物。祖馬的妻子和女兒在其傢族企業擔任要職。

南非部長一級官員的任命,需要得到古普塔傢族的首肯,關系南非經濟命脈的財政部長、礦業部長更是由古普塔傢族欽定。

祖馬與古普塔傢族利益關系千絲萬縷,以至於很多南非人將古普塔傢族稱為實際的統治者。

抗議者舉著古普塔的漫畫

由於貪腐,祖馬遭到瞭以拉馬福薩為首的黨內力量的譴責。2018年2月,不得不在一片彈劾聲中黯然辭職。

而曼德拉曾經看好的接班人拉馬福薩,終於在9年之後,稱為新南非第四任總統。

拉馬福薩上任後立即掀起一陣反腐風暴,對祖馬一追到底,所以,就有瞭開頭祖馬入獄的情節。

“娜拉出走以後”,是一個困擾所有革命黨的問題。

南非、非國大似乎沒能為這個問題找到一個好的答案。

以南非的高起點,如果隻是黨爭和貪腐,理論上經得起折騰,不至於三十年就淪落如此。

南非是非洲最早建國的國傢之一。

其經濟起步很早,從1930年代一路向上,到1980年代前後已經被視為西方發達工業國。

南非經濟形態和澳大利亞類似,但有著比澳大利亞更得天獨厚的條件。

好望角扼住全球航道要沖,蘇伊士運河開通前,所有歐亞之間的船全部需要經過這裡。蘇伊士運河開通後,超大型油船依然要經過這裡。

比好望角更出名的是礦。南非最出名的就是黃金、鉆石和鈾。尤其是黃金,這裡挖出過地球上所有被開采黃金的40%。其它礦產資源也非常豐富,基本上屬於想窮都很難的國傢。

圖源:地球知識局

更突出的是,南非工業在非洲簡直就是一枝獨秀。到1965年,南非成為非洲第一個也是迄今為止唯一一個工業化國傢。當時南非以非洲6%的人口創造瞭35%的產值,鐵路裡程、發電量、電話全部占非洲一半以上。非洲人民衣食住行的種種產品大量產自南非,得到瞭“非洲工廠”之名。

那時南非的上升速度,甚至比創造東京奇跡的日本還快,世界驚呼南非是非洲經濟的巨人。

這麼好的基本盤,在1994年還應來瞭全球矚目的政治和解,以非暴力的方式廢除瞭種族隔離制度。持續超過十年國際制裁解除,本該是南非大展宏圖的好時候。

當時,西方國傢敢笑話美國三權分立的隻有南非。南非設立瞭3個首都,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亞,立法首都開普敦,司法首都佈隆方丹。三座首都位於國境內最長對角線上,南非人自豪的認為,這是三權分立理想的空間實踐,連美國都沒做到。

但南非的墮落恰恰就是從它最高光的一刻開始的,而且是自由落體般的直線墜落。

1994年非暴力廢除種族隔離,並不是一場真正意義上的民族和解。黑人被壓迫多年,白人統治者對黑人也確實殘忍,但當他們翻身農奴把歌唱之後,心態卻出現急轉,其中很多人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報復和清算。

南非的“黑人經濟振興法”,也許出發點是想盡快實現不同種族的經濟平等,但是很多做法卻是災難性的。

比如,它規定上市公司要將25%的股份無償轉讓給黑人,黑人持股比例越高,政府在采購、招投標、優惠政策的加分才越多。30%的生產性土地,轉給黑人。政府向私營企業派駐黑人股東代表,有極大的決定權。

還有更激進的,甚至土地、財產都要捐出一部分。一時間,大量白人的商店、農場遭到搶掠。

這項政策的結果是大量白人私企變成國企或黑人所有的企業,政府扶持變成瞭對白人企業的刁難,企業效率快速下降。

更糟糕的是,社會法制秩序快速敗壞,1994年南非實現民族和解當年,就有100萬人移民海外,而且有條件離開的都是精英階層,這其中就有埃隆·馬斯克。

各階層精英的大量流失,剛剛接管政權的黑人對管理國傢相當陌生,各種亂象叢生。

與此同時,以往被白人政權強力壓制的歷史矛盾、部族沖突也逐漸爆發出來。

最悲催的還是華人,在種族隔離時代,華人被視為“有色人種”遭受壓迫,而當黑人翻身農奴把歌唱瞭,華人同樣被歧視。

最諷刺的一幕是,2008年,南非華人經過艱苦的司法訴訟,終於被官方認定為“黑人”,避免瞭像白人一樣財產被大量侵吞的厄運。

但是,每每出現社會動蕩和暴力犯罪,華人總是最先受到沖擊。

打碎舊世界容易,建設新世界卻無比艱難。

但更可怕的是,南非很多人根本不在乎。

為瞭“人人有工作”,大量企業轉移到黑人治下,由於黑人沒多少管理經驗,往往是福利工資、福利定的很高,但工作紀律渙散,生產效率極差,導致大量企業倒閉。

還有“耕者有其田”,政府從地主手裡贖買瞭大量土地,但是卻規定無地黑人必須支付高昂費用才能獲得,導致大量良田在政府手中白白荒蕪。

而且,獲得瞭土地的也並不珍惜,他們夢想著政府福利,不會或根本不願意努力工作。

在土改與經濟改革中,黑人官僚成為新的既得利益者。

於是,短短5年時間,南非人均GDP從1995年的3752美元,銳減到2000年的3032美元。

中國1995年人均GDP為609美元,2020年為1.05萬美元。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圖源:地球知識局

如果說人均GDP隻是略微縮水,人均收入則是幾乎打對折。1995-2000年這短短5年裡,南非人均收入下滑40%。

在失敗國傢案例中,南非連墮落的路徑都簡直是僅此一份。

新南非想一步跳過中等收入陷阱,仗著之前的白人政權積累下的巨大財富,一上來就是高端產業,對於下層民眾則選擇直接提升福利。

步子大瞭,結果就扯到……

種族隔離結束後,南非勞動力市場頓時多出600萬低端勞動力,沒有勞動密集型的低端產業安置他們,不是逼著人傢沒事上街閑逛嗎?

南非選擇提高福利解決眼前問題,後果是財政常年赤字、外債持續上升。南非自2003年來,國傢財政就處於赤字狀態,並且經濟增長率越高,赤字就越大。高福利是無底洞,北歐模式哪是誰都能學的?

南非給自己挖瞭一個巨大無比的坑。

時至今日,接近30%的超高失業率,成瞭南非難以解決的頑疾。

根據溫鐵軍對南非的實地調研,他指出南非實際失業率可能比官方公佈的更高,部分地區達60%,其中全國青年失業率接近50%。

隨著國傢經濟和財政吃緊,福利沒瞭,工作更是從來沒有,想活不就隻能靠搶嗎?

加上南非的種族和解本就很脆弱,不隻是黑人與白人之間,還有黑人的不同部族之間,經濟低迷之下,社會關系日益緊張。經常為一點小事,就能成為暴力行為的導火線。

2013-2017年,南非平均每天有47人被謀殺;2017-2018年,南非平均每天有57人被謀殺。什麼搶劫運鈔車這種好萊塢大片的情節,在南非幾乎每天上演。

南非的社會矛盾並不限於不同膚色、不同種族間的仇恨。

南非的黑人主要是祖魯人(Zulus),如今剝削黑人的,居然是自己人。

2020年10月,南非維權鬥士西紮尼·恩古巴內接到一個案子:有些祖魯人居然要給他們自己土地上建的自己的房子交租金,交不上就會被趕出去。

西紮尼·恩古巴內

怎麼會有這種怪事?

起因是南非結束種族隔離後並未改變原始部落的酋長制,反而頒佈《因戈尼亞信托法》,要求祖魯人全部土地歸酋長,由信托基金會提供管理和服務。

在祖魯人看來,這本來就是他們世代生活的土地。後來被莫名其妙拉去簽合同。合同是英文書,很多人不懂英文。很久以後才發現每個月需要支付租金,才能住在自己的房子裡。

祖魯人認為自己擁有土地居住權,意味著居住在土地上而不需交錢。酋長利用所有權收租,本身已經違法。但酋長的權利恰恰是法律賦予的。

2002年,酋長們曾聯名要求把酋長這個“傳統角色”寫進憲法,以表對傳統文化的尊重。由於部落實際控制范圍相當大,酋長勢力也大,政府與酋長漸漸達成合作關系,酋長的權利真的被寫進瞭憲法。

政治強權與“傳統文化”合謀,老百姓哪裡有還手之力?查清真相後,西紮尼·恩古巴內痛斥:“他們不是在保衛傳統文化,不過是在保衛自己的貪婪罷瞭!(What they’re doing is not our culture—it’s greed.)”

白人的壓迫結束瞭,酋長不但沒有保護黑人,反而成瞭新的壓迫者。酋長的權利,居然還是憲法保障的。

美國的亞當斯早就說過:憲法,僅僅是為有道德感與宗教感的人民制定的,對任何其他政府來說,它是完全不夠的。

其實曼德拉也說過一句感人至深的名言:我反對白人統治,也反對黑人統治,隻接受不分種族的民主政治。

隻可惜,一個自由、平等、民主的國傢,不是誰都能建起來的。

END

如何看清財富大震蕩背後的世界政經迷局?如何在低增長時代尋找全球掘金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