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孫甘露評論集隨筆集出版:他的詩失戀時可以背,戀愛時也可以背

2021-07-21 由【】發表於 星座

“最喜歡的職業?去愛。你最喜歡的花?全部。你最喜歡的鳥?燕子。你最想成為誰?自己。”——日前,在朵雲書院·戲劇店,當作傢毛尖“提議”,“用普魯斯特問卷直接切換成孫甘露問卷”時,由華東師范大學教授羅崗、華東師范大學副教授項靜共同組成的孫甘露文藝評論集《我又聽到瞭郊區的聲音:詩與思》、隨筆集《時光硬幣的兩面》的新書分享現場,發出瞭陣陣會意的笑聲。

圖說:活動現場 官方圖

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出版的《我又聽到瞭郊區的聲音:詩與思》收錄瞭孫甘露歷年創作的書評、藝評和詩歌。他的語言是先鋒的,也是詩化的,仿若夢境。在書中,他感懷逝去的閱讀黃金時代,一次次為普魯斯特、塞林格、卡佛、奈保爾、埃科等作傢的語言所迷醉,在安東尼奧尼、基耶斯洛夫斯基、安哲羅普洛斯、李安、薑文等導演的電影中追尋影像、音樂和文學的復調。孫甘露寫道:我懷念寫下這些文字的年代。那有力的雙手,召喚著我的熱情,那些工具,令醜陋的世界獲得形態,使物質變成另一種物質,令不可能的事情發生。最終,使我走上求知之路。

孫甘露自比郊區詩人,但“我又聽到瞭郊區的聲音”其實是加謬文章裡的一句話,實際上,很多年以來孫甘露的寫作關心的是中心和邊緣,城市和鄉村,“本質性的念想就是有一點偏離、有一點遊離、有一點跟不上趟的慢行。”

圖說:《我又聽到瞭郊區的聲音:詩與思》 官方圖

上海人民出版社·世紀文景出版的《時光硬幣的兩面》是一張繪制瞭30餘年的私人閱讀地圖:列夫•托爾斯泰、普魯斯特、卡夫卡、塞林格、卡佛、奈保爾、埃科、張愛玲、木心……作傢與作傢之間的靈魂對話;在藝術電影中追尋影像、音樂和文學的復調:安東尼奧尼、基耶斯洛夫斯基、安哲羅普洛斯、波蘭斯基、陳英雄、李安、薑文……第一輯“靈魂的氣息”是他的一篇短文,從眼鏡、洗衣機到談論生活的縮瑣屑,同時也閃爍著幽默的微光;第二輯“我失去的時代”則回溯瞭上世紀80年代的記憶及包括作者對文學、藝術和創作的思考;第三輯“上海流水”將目光定格在上海,記錄瞭時光流轉中的一個人和一座城市。

圖說:《時光硬幣的兩面》 官方圖

毛尖透露,孫甘露和普魯斯特是同一天生日,在文學上的類比自不言而明。毛尖認為,孫甘露詩歌裡面的句子經得起一讀再讀,有些句子特別適合背誦,“進入愛情的時候可以背它,失戀的時候也可以背它,我覺得他就是當代愛情的發明者。”在毛尖眼裡,孫甘露筆下的愛情都如同往事一般,經常是消失瞭以後才會變成愛情,在消失以後才會變成樂園,是一種未完成的完成。“孫甘露在這個時空裡面重新發明瞭時間和空間,為我們召喚瞭城市,創造瞭一種把上海重新寫出上海的城市感來的文體,所以我一直覺得孫甘露是這個城市的發明者。”

文學評論傢項靜認為,《我又聽到瞭郊區的聲音》《時光硬幣的兩面》,可以看作是上海文藝出版的箋註,既孫甘露的兩面,也是時間的兩面。

孫甘露說:“我祈望我的書能喚起閱讀和收藏的渴望,使人親切地意識到與更廣泛的世界的內在聯系,甚至在這個影像時代的某個縫隙裡,令我們樂於看見自己有一個掩卷沉思的形象。”(新民晚報記者 徐翌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