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尹昉:我沒有辦法把壓力變成動力

2021-06-08 由【】發表於 娱乐

2014年崔健導演的《藍色骨頭》,讓舞者尹昉正式以演員的身份出現在大眾視野中。入行七年,尹昉出演瞭多部人氣影視作品中的重要角色,比如《紅海行動》中的海軍觀察員李懂,比如《飛馳人生》中的賽車手領航員洪闊,比如《少年的你》中的警察鄭易,比如最近開播的反盜獵題材《獵狼者》中的森林警察秦川。雖然暫時沒有一部足以令觀眾記住他的代表作,但尹昉憑借過硬的演技,已經讓大傢記住瞭他這張極具辨識度的臉。舞者尹昉、演員尹昉,他更喜歡哪個?和曹盾一起合作、和秦昊一起拍戲,感覺如何?近日,本刊專訪尹昉,和他聊瞭聊以上這些問題。

采寫_本刊記者 何海珠 實習生 許彤

開機前才拿到劇本因為曹盾導演接下《獵狼者》

尹昉在《獵狼者》裡飾演一位新來的森林警察,秦川。他透露自己接這部劇完全是沖著曹盾導演去的,而劇本是開機前不久才拿到的。在尹昉看來,曹盾導演是一個特別有凝聚力的人,他的團隊都是常年跟著他的,“他可以讓整個劇組所有人都發揮自己的創造力,他給大傢很大的空間,大傢合作起來都很有凝聚力、很用心,整個劇組的氛圍、效率和熱情度很高。”演員是一個被動的職業,遇到一個好的主創團隊不容易,因此即使沒有及時拿到劇本,尹昉也接下瞭這個作品。

劇本改瞭又改,在開機之前,尹昉終於拿到瞭定下來的劇本。“當時看完,哇,又是這樣一個愣頭青的角色,(秦川)很沖動很魯莽。”在采訪之前,尹昉和媒體、觀眾一起在電影院裡看完瞭這部劇的第一集。和部分觀眾的感受類似,尹昉表示自己一開始也覺得秦川這個角色行事魯莽,有點不太聰明的樣子。但後來隨著拍攝的深入,尹昉慢慢明白秦川是一個還在尋找自己使命的年輕警察,本身沒有多少經驗。從人物設定的角度,秦川這個角色與秦昊飾演的老警察魏疆是互補的,從劇的可看性來說,這樣的反差的存在是必要的,而且之後秦川的成長也是一大看點。因此,到後面的時候,尹昉開始理解秦川,他看到瞭秦川的正直和善良,逐漸挖掘出這個“愣頭青”內心深處的責任感和使命感。

從舞者到演員感受多面人生

在成為演員之前,尹昉是一名跳舞多年的舞蹈演員。從小跳舞的經歷,在尹昉身上留下獨特的氣質,或許就是這份氣質,引著尹昉敲開瞭演戲這扇大門。尹昉成為演員的第一部作品是2014年崔健導演的《藍色骨頭》。聊起自己的第一部作品,尹昉稱最開始導演想找的角色是舞蹈演員的角色。看瞭尹昉的舞蹈演出之後,崔健找到尹昉,讓他來試戲。試戲的結果,大傢都知道瞭,尹昉成瞭男主角。回想自己入選的原因,尹昉表示一方面是導演覺得他試戲的時候很自然,另一方面,尹昉覺得可能是自己的氣質和《藍色骨頭》裡的那個“骨頭”很契合。不管是什麼原因,從此尹昉的人生開始發生變化,以前世界裡隻有跳舞的他開始進入演員的世界,人生的多面性開始在他身上上演。

成為演員,入行七年,如今的尹昉對於演戲早已不陌生,雖然在大眾眼中,他依然缺乏一個足以讓大傢記住他的代表作,但參演過多部人氣作品的他已經讓大眾記住瞭他這張極具辨識度的臉。從《紅海行動》中的李懂,到《飛馳人生》中的洪闊,到《少年的你》中的鄭易,再到《獵狼者》的秦川,在旁人看來,尹昉是幸運的,因為能和這麼多大導演合作,多少人求也求不來。尹昉也承認自己是幸運的,但相比運氣,他更感恩的是自己和不同導演合作時學到的那種精神,“他們對他們做的事情是非常非常有自己的熱情,是真心想把這件事做好、而且一直在想怎麼讓這件事情做得更好,而不是隻是完成一項工作的。”

如今,對尹昉來說,舞蹈和演戲都是人生中非常重要的兩件事。這兩件事他都很享受,隻是享受的點不一樣。但論及本質,尹昉覺得它們是一樣的,“就是你在通過一個藝術的語言,進入另外一個世界,或者創造一個世界,然後讓這個體驗感更豐富、更神奇、更美。”對於未來的路,尹昉不想給自己設定太多的條條框框,他不會去想一輩子的事,隻想專註當下,做自己願意做的事情。人生很長,世界很大,演員尹昉,揚帆遠航。

南都娛樂×尹昉“秦昊是個逗比,喜歡開玩笑損我,

我有時候也損一損他”

“一般接劇本不太去想人設是否會招大傢喜歡”

南都娛樂:看瞭自己演的《獵狼者》,感覺怎麼樣?我覺得真的很像在電影院看電影,很有電影質感,節奏什麼的都很爽。之前沒有見過這樣的劇集。

尹昉:

南都娛樂:你在這部戲裡演新人警察秦川,這個角色給你印象最深刻的點是什麼?最深刻的點是,因為他是一個新的森林警察,他還沒有找到自己做這件事情對於自己的意義,他還覺得太小兒科瞭,每天幹的事都是雞毛蒜皮的事,但是在這樣的小事情裡面,遇到瞭一個盜獵團夥,然後就有瞭這個追捕的行動,和魏疆一起。然後在這個過程裡面慢慢找到瞭屬於自己做這件事的意義和使命。

尹昉:

南都娛樂:第一集裡面秦川給人感覺行事比較魯莽,人設似乎不太好,你會擔心之後觀眾不太喜歡秦川這個人嗎?我其實一般接到劇本都不太去想這個人設是否會招大傢喜歡。我拍的時候都想不到觀眾的反應是什麼。至於喜不喜歡,我覺得是每個觀眾對角色的喜好和緣分。對於我來說,我喜歡這樣性格的人,我覺得他很正直、很善良,很有責任心,隻是需要一定程度的成長。當然成長可能也沒有那麼快,需要有師傅帶一帶。就是秦川雖然很傻,但是很可愛,很天真啊!

尹昉:

南都娛樂:但是我們看的時候會有點著急。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就直接全劇終瞭。

尹昉:

南都娛樂:導演也是這樣說服你嗎?導演都不說服我。

尹昉:

南都娛樂:導演認為秦川跟你很像?我反正不承認啊,我還是很有智慧的。

尹昉:

南都娛樂:你覺得秦川跟你不像是嗎?好的地方都像,不好的地方都不像。

尹昉:

南都娛樂:好的地方是指哪裡?正直善良有責任感。

尹昉:

南都娛樂:這次和秦昊合作,感覺怎麼樣?很好。之前覺得他可能比較嚴肅,因為之前看他很多電影嘛,接觸後發現他是個逗比,然後經常開玩笑,損我,嘴比較損。我慢慢也從他身上學會瞭怎麼損回去,有時候也損一損他。(笑)

尹昉:

南都娛樂:劇中有很多摔下山的戲份,拍的時候真摔嗎?

尹昉:大部分是真摔,有一些很難的,可能會有替身。而且有時候是替身和我們自己都會去拍,然後動作導演看哪一個更好。

南都娛樂:這次拍戲很多實景拍攝,被打、被薅頭發,這次拍完後發量有變化嗎?還好還好,反正本來發量也不是很多。我從小發量就是這樣,我並沒有脫發。

尹昉:

南都娛樂:這幾年你常和曹盾導演合作,能說說和曹導合作的感受嗎?首先他是個特別有童真的人,他有時候很像小孩,所以他有很可愛的一面。他輕易不給我講戲。但他一旦,比如說他覺得這場戲很重要,或者是他有另外的理解,他說戲的那個點非常準。所以他有時候跟我說的一些東西,我會非常地受啟發。他對我非常好。而且因為這幾部戲跟他有很多的接觸,他是一個非常感性的人,有時候他自己說個事情會掉眼淚,會讓我特別地感動,就是他對某些事情是真的去關心,是一個很真誠的人。包括他有次跟我聊到黑澤明,然後聊著聊著,他就掉眼淚瞭,就他覺得非常有感觸,然後我也很喜歡黑澤明導演,後來他送給我一本黑澤明簽名的畫冊,《夢的畫冊》,他對我是非常好的。

尹昉:

“我是個很矛盾的人”

南都娛樂:你是跳舞出身,中途有離開,後來又重新跳瞭,這中間你的心路歷程是怎樣的?就像秦川一樣。當你找不到這件事情意義的時候,你會去懷疑它,懷疑自己做這個事情有沒有意義,可能有過放棄的念頭,其實秦川在這個戲裡也是,但是當你真正找到這件事它真正的意義和我賦予這件事意義的時候,就會不一樣。

尹昉:

南都娛樂:你是什麼時候重新找回舞蹈的意義的?是哪件事觸動到你嗎?離開舞蹈之後。離開舞蹈,你會對這件事有另外的感受。就可能不再是別人、老師學校,或者刻板印象所灌輸的一些東西,因為你還是經歷這件事很多年嘛,離開之後可能就會有自己的感受和認識。再加上在那個階段遇到瞭很好的藝術傢、看到瞭很好的作品,這個東西會重新讓你認識這件事情。

尹昉:

南都娛樂:現在這個時代很多人都很焦慮,你會嗎?有時候會。我身邊的朋友都說我是一個不容易焦慮的人,但是我有時候覺得我的焦慮,可能不是焦慮吧,可能有時候會有點……我有時候會自我懷疑。我是個很矛盾的人,我經常會和自己反反復復的糾結和猶疑。To be or not to be,做還是不做,就是老會去翻來覆去地思考,看待一件事情。

尹昉:

南都娛樂:你有消除焦慮的方法嗎?因為我沒有辦法把壓力變成動力,所以壓力來的時候,我有時候會去規避,或者會想一些方式讓它不變成壓力。

尹昉:

南都娛樂:平時沒工作的時候,你都怎麼安排自己的生活?以前其實挺會安排自己的,但這兩年會有點不知道怎麼安排自己的生活瞭,有時候甚至會有點不知道該怎麼生活瞭。我以前不是這樣的,我以前就各種安排自己。我會想盡辦法讓自己學習,不同的學習。但現在的時間,老覺得好多時間都是碎片時間,但回過頭看,有的時間也挺整的。當然,比如說我稍微覺得這個時間整瞭,我就會去安排自己去做舞劇,或者去創作,這個時間是沒問題的。但就是有些碎片時間,就不知道怎麼安排,就是處在一種隨時待命的狀態的時候,就不知道怎麼安排。

尹昉:

南都娛樂:你的閱讀量很大,網上有人把你讀過的書整理成書單,來督促自己向你學習。你從小就喜歡看書嗎?最近在看什麼書?:這兩年看書看得比較少,我覺得有點安靜不下來。最近看瞭個短篇,可能還是跟之後想做的創作有關的。

尹昉

南都娛樂:如果和工作沒關系,喜歡哪種類型的書?有的小說會喜歡看,比如說歷史,或者是中西方比較的、思辨的,哲學上不同思想的、不同地域的。以前喜歡看哲學,但是後來有點累,就不喜歡看瞭。

尹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