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娛樂圈最犯規綜藝,我找不出第二檔

2021-06-08 由【】發表於 娱乐

好不容易盼來的周末,你在看什麼?

飄的選擇,是之前推薦過的音綜《為歌而贊》(回顧)。

正好是這檔節目的收官之夜《百贊盛典》。

今晚可可愛愛的楊·聽不明白普通fa·千嬅

說實話,如今能夠讓飄耐著性子追完整季的綜藝,並不太多。

而《為歌而贊》對飄的核心吸引力,除瞭新鮮感,其實還有一種疑慮——

比起以往的音綜,這檔節目的實驗性和顛覆做派,已經註定要伴隨著爭議和質疑成長。

別的不提。

其他音綜,核心的主旨都是解決樂迷的問題:挖掘好作品、好歌者。

《為歌而贊》卻是一開始就向我們連拋三個問題,還都是眼下華語樂壇的棘手難題。

既然敢刁難樂迷,不拿出有說服力的答案,未免難以服眾。

而,作為“主考官”的我們,要給《為歌而贊》批卷子、評對錯。

今晚節目的收官之夜,便是再合適不過的時機。

一問:碎片化時代,還有沒有好音樂?

在碎片化時代之前,聽眾們消費音樂的關鍵詞,是考慮。

無論是購買唱片還是聽現場,由於成本問題,我們總要經過深思熟慮才決定是否消費。

這不僅讓聽眾更慎重地去挖掘好音樂,也促使音樂人創作更優質抓耳的作品。

但恰如張韶涵在節目中所說:自從智能手機普及,整個世界都變瞭。

最核心的變化,就是挖掘音樂的成本大大降低。

如今,音樂存在於一段段短視頻裡,聽眾決定一首歌的價值,往往隻需要花上幾秒的時間。

《為歌而贊》恰是在這一背景下誕生的一個“樂壇實驗”——

邀請100位來自抖音的創造者,由ta們來對音樂人的表演做評判,以大眾的視角去挖掘音樂。

那麼,大眾審美主導的音樂節目,真的能選出有內涵深度、回味價值的音樂嗎?

在節目即將落幕之際,回顧一下從中脫穎而出的歌曲,或許是對這個問題最好的回答。

比如,全季最壯觀的淚崩現場,胡彥斌的《半生出走》。

這首歌因為飽滿的情感力度,獲選當期的冠軍歌曲。

然而,別說順應短視頻時代,它甚至不是一首獻給年輕人的歌——

胡彥斌在操勞半生的母親身上得到靈感,創作瞭這首“中年人之歌”。

歌詞裡的字字句句,都是為生存而付諸的辛勞、因現實破滅的夢想。

以及在平庸中掙紮到失去力氣的無奈。

在胡彥斌飽含著深情款款道來時。

背後的屏幕上,還浮現出一個個為生活努力著的平凡人。

在這樣一首歌裡。

每個人都能找到為自己付出半生的長輩,或是同樣不甘平庸的自己。

而這首歌戳中飄的點,則在於陳銘所說的一個現象——

互聯網上有一群沉默的大多數

就是中年人

中年人也刷抖音也上網

但我們不太喜歡發聲

導致大傢一到網上去聽音樂感受

就以為年輕人的聲音

代表瞭所有聽眾的觀點

這是《半生出走》更動人的內涵。

它提醒我們,在擁抱新時代的同時,別忘瞭被邊緣化的中年群體。

ta們,也值得被音樂敘述、記錄。

《半生出走》獲得喜愛,在於一份普適且貼地的共鳴。

那麼,如果換成門檻更高的音樂,是否就該陷入曲高和寡的困境瞭?

也不見得。

阿雲嘎的《變形記》,取材自卡夫卡的同名小說,以音樂劇的形式呈現。

表演時,念白、演唱交叉進行。

除瞭不時閃現的癲狂嘶吼,音樂伴奏中也穿插著扭曲的悲慟聲。

這樣一個作品,和“親民”二字毫無關聯,自帶著理解難度和欣賞門檻。

包括阿雲嘎本人。

也是競技為輔,賣票為主。

但,阿雲嘎卻在艱深的文本裡挖掘出瞭一個普適的切入點—

小說主角在變身甲蟲後,對愛的渴求和對傢人的不舍。

由此,在一聲聲對媽媽的呼喚中,這部荒誕風格的小說,也迸發出瞭直擊人心的情感魅力。

《為歌而贊》帶來的驚喜,還不止於此。

除瞭胡彥斌、阿雲嘎這樣的成熟歌手,給飄更多發現感的,還有幾位大傢並不熟知的新星。

獨立音樂人太一的《歌名待定》,稱得上是節目中最具實驗先鋒氣息的音樂。

用八音盒混搭對鍋碗瓢盆音色的采樣,再用電子音樂節拍制造出兇悍的激流。

並非旋律流暢的情歌,卻意外博得滿堂彩。

你瞧孩子玩得多開心!

在今晚的舞臺,他還特意邀請瞭侗族的表演者們,用侗族大歌元素對歌曲進行瞭另一番爆改。

為這首新銳舞曲又註入瞭神秘浪漫的氣息。

太一曾驕傲地自稱,“音樂是什麼我可能不能去確定,但我一定是音樂”。

這份驕傲的底氣,其實就是對音樂的熱愛和才氣。

另一位寶藏歌手,電子音樂制作人胡夢周,才華一樣出眾。

作曲作詞編曲全都一人包辦,堅決不讓任何中間商賺差價。

他與搭檔馬吟吟帶來的《溯》,是一首極具清冷迷幻感的流行電子。

在節目中,胡夢周曾解釋過“溯”這個歌名的來歷——

不為別的,就為這個字的留白簡約之美。

一直致力於創作中國式電子音樂的他,最擅長的,其實就是將這種中式的詩意融入電子的節拍中。

而在百贊盛典中,他將這種中式美學更推進瞭一步——

將極具東方風情的民族樂器篳篥、箜篌演奏融入表演裡,讓歌曲更蒸騰出星雲般的璀璨夢幻。

新時代,聽眾的主動性和選擇權都得以加強。

但,這並不意味著音樂就會走向低俗媚俗。

一個有趣的現象是,《為歌而贊》的百位聽眾並未展現出對熱門歌、網紅歌的明顯取向,反倒時常get到優質的冷門歌曲。

即便是抖音最熱的那些BGM,經過創新的改編和誠意十足的演繹,ta們同樣不會買賬。

其實,《為歌而贊》本質上並非一個音樂競技或評選節目。

而是借助短視頻時代的新特點,幫助不同的歌曲、歌者,尋找欣賞自己的那位聽眾。

以往的音綜,以一套固定的業內準則審視音樂,其實忽略瞭市場的多樣性。

且,藝術本無硬性的標準。

觸動人性、富有內涵的,自然就是好音樂。

二問:不破不立or隻破不立?

《為歌而贊》與其他音綜的不同之處,在於其規則和玩法的重新洗牌。

打一開始,它就是一檔完全按照時代趨勢設計的節目——

減弱競技性,突出發現感,讓大眾去篩選音樂,用短視頻來實現傳播。

恰如節目第一集就打在屏幕上的宣言:

實驗,馬上開始。

然而,它的模式難免也招致瞭質疑:

這到底是創意,還是玩火?

其實說到底。

《為歌而贊》所做的諸多創新,做的都是一件事:尊重聽眾。

第一步創新,是重設標準。

《為歌而贊》最具爭議性的點之一,就在於評委席的設置——

取消瞭專業評委,直接將節目主導權交由100位來自抖音的達人。

點評音樂就倆字:主觀。

總叫一些人疑心,這是不是迷失準則的反審美操作?

其實,雖然百贊團是以主觀視角評判歌曲。

但ta們所代表的普羅大眾,才是真正的評判者。

《為歌而贊》的模式,本質是以百贊團為橋梁,直接連接起內容與聽眾,並吸引ta們參與到推歌中。

何謂推歌?

即以百贊團為圓心,圈定出一個由愛好、取向聚集成的樂迷群體,對歌曲進行自發的二創、分享。

唐漢霄的《綠色》,在抖音上獲得數十萬次的使用,推歌話題獲得瞭上億的播放。

這些數字所代表的,便是真心喜愛這首歌的聽眾。

《為歌而贊》相較以往音綜的最大革新,便在於讓許多真正消費著音樂的聽眾,參與到瞭音樂的選擇與傳播中。

這群人絕非用數據和統計可以概括。

在抖音上,即便是以同樣一首歌為BGM創作的視頻。

我們也可以看到從農村工地到城市遊艇的不同景致,耳機裡播放同樣旋律的聽眾,也難以用年齡、地域等指標去歸納。

節目的聽眾基礎龐大而多樣,因此更需要由衷的尊重。

有一種普遍的觀點是,算法和推薦挾持瞭我們的消費。

我們能聽什麼歌、看什麼視頻,都由系統說瞭算。

但這未免也小瞧瞭我們。

當代網友面對算法,並非喂啥吃啥、逆來順受的。

《為歌而贊》的百人團,恰好體現瞭這一點——

同一首歌,即便得到瞭壓倒性的支持,也總會有那麼一兩個反對聲。

更好玩的是,歌手們間沒啥火藥味。

倒是聽眾席經常因為意見分歧上演搶麥Battle。

《為歌而贊》看似重新設立瞭一套選拔標準。

實則,是順應瞭音樂的新趨勢——

音樂畢竟是要回歸聽眾耳朵的,對音樂的選擇權,如今該還給我們瞭。

節目的第二步創新,則是更迭玩法。

不難發現的是,《為歌而贊》整檔節目的設計和策劃,都更傾向於服務聽眾的娛樂需求。

今晚的盛典,除瞭精彩的冠軍歌曲回顧,也邀請瞭許多抖音達人和獨立音樂人參與到表演中。

令飄驚喜的舞臺,有不少——

吳亦凡的原創歌曲《破曉》,輕盈玲瓏的嘻哈骨架,填充流暢的旋律。

在舞臺上帶著墨鏡不茍言笑,還是那個最酷的凡凡。

李宇春的復古表演《把我最愛的文字讀給你聽》,帶著伴舞搖擺出令人著迷的魅力。

之外,節目同樣也致力於。

為無論是音樂人、創作者還是普通聽眾的所有愛樂之人,提供一個平等發聲的平臺。

比如,貫穿節目全程的實時點評彈幕,就經常毒辣得讓飄直嘶舌頭。

當然,還少不瞭各種名場面——

-達人:我越聽越困

-吉克雋逸:那你要好好找一找你的問題

-達人:就是有一種洗腦的感覺

-周筆暢:那你學會瞭嗎這首歌

這種這種歌者與聽眾面對面交流,甚至因為意見相左互懟起來的場景。

在其他音綜裡,可不一定見得到。

讓聽眾始終能大膽開麥、各抒己見,是《為歌而贊》的堅持,即便在收官之夜也貫徹如一。

比如今晚的紅毯環節,就不僅是給明星展示光環的,更有節目真正的主角:百贊團。

也就是這樣,我們才能見到,模仿起毛毛姐堪稱信手拈來的袁婭維。

還有全程和普通話打架,在一幫歌迷面前羞得不行的楊千嬅。

讓這些明星更生出一種親近可愛。

今夜盛典的每一個舞臺,同樣都少不瞭抖音音樂人及聽眾的合作、參與。

當然,最後決定百贊金曲的,也是一位位熱愛的普通樂迷。

讓聽眾也成為音樂的主角,是《為歌而贊》所做的最大膽的嘗試。

當然,這些嘗試效果有限,也不一定都是成功的。

但,讓一檔節目去改變整個樂壇的生態,顯然是不現實的要求。

《為歌而贊》的“破”不一定是成熟的步伐,卻是可喜的初試。

更重要的是,它提醒我們。

要實現樂壇新象的“立”,還需要對流行音樂的未來做更多大膽的探索。

三問:生存還是被取代?

當然,在節目中,其實我們不難從歌手們的發言裡,嗅到一種焦慮。

這是現下華語樂壇普遍的情緒——

一方面,短視頻捧紅瞭許多新人,令樂壇前輩們感受到瞭不適應。

另一方面,專業歌者們用心創作的音樂卻越來越難破圈。

難道,如今的音樂不放棄品質向流量屈服,就真找不到活路?

這其實亦是一個誤判。

人們總批判當代音樂淪為短視頻的附庸,熱曲變得千篇一律,再沒有人欣賞好歌金曲。

但如今受到聽眾喜愛的音樂,並非僵化成瞭某種特定的網紅模版。

反倒是愈發個性化瞭。

並非當代聽眾不行,而是年輕人口味愈發刁瞭。

正如馬思唯所說,他並非沒有試過順應新時代的喜好。

隻是他發現,新時代的喜好根本順應不到。

畢竟,它本是豐富、多元、千變萬化的。

《為歌而贊》中,飄飄最青睞的表演之一,龔琳娜的《微微》。

其原曲,就是一首所謂的“網紅歌”。

但龔琳娜的表演,用磅礴浪漫的管弦樂鋪墊,以優雅的民族唱法娓娓道來。

由鳥鳴、戲曲、民歌啟發的唱腔,讓這首小體量的歌曲頓時有瞭殿堂般的氣魄。

把飄震得呆坐在椅子上好一會兒。

僅一個“雅俗共賞”,還不足以概括整出表演的魅力。

龔琳娜老師最迷人的,更在於一份謙遜。

作為業內頂級的聲樂大佬,她能十分真誠地欣賞《微微》這首小歌,還能發掘出其“幹凈”“感恩”的內核。

從對待一首榜單熱歌的態度,就已經窺見她對音樂的包容與熱忱。

另一方面,甚至一臉欣喜地指出。

這個時代,不再是一個歌手引領時代,而是在座的聽眾們去引領。

唱功、經驗、審美、團隊,龔琳娜作為樂壇老將的資本的確給瞭她勝算。

但論說起來,飄覺得她的態度更是關鍵。

她尊重一首歌比人紅的“神曲”的價值,也尊重聽眾的個性追求。

將音樂的娛樂屬性和藝術屬性,完成瞭完美的融合,自然博得青睞。

這給華語樂壇的一個啟示是,聽眾並非真那麼不識好貨,而音樂人也應該試著去擁抱更多元的審美。

如今每個人都有機會去選擇自己認為的好歌。

這也是《為歌而贊》這檔節目的初衷——

將獨立音樂人和知名歌手,將冷門新歌和時興熱曲,全放在一個環境一個維度裡。

交由聽眾自己定奪。

這其實是給瞭不同音樂,一個屬於新時代的平臺,去證明自己的價值。

因而,這一時代新趨勢,絕非隻是危機,更多的還有機遇。

如今的樂壇,每一方其實都有自己的發揮空間。

之於歌手,以往處於邊緣的小眾音樂人如今有瞭破圈的渠道。

《為歌而贊》不刻意營銷綜藝感或賣慘,而是助力ta們憑借音樂的品質去獲得關註。

而這是一條更良性的成長路徑。

之於聽眾,我們有瞭更多的選擇和參與感。

在這樣一檔節目中,我們可以盡情挑選心儀的那首歌,憑自己的喜好定義一份榜單。

而之於音樂本身,則是形式和類型的極大豐富。

無論傳統還是實驗,慢歌還是舞曲,說唱還是搖滾,陽春白雪還是下裡巴人。

在這裡全都有展示自己魅力的契機。

這三個問題,說復雜也復雜,說簡單也簡單——

不過如龔琳娜所說,以不停的行動代替無謂的糾結。

對這三個復雜的問題,《為歌而贊》同樣以直截瞭當的行動,給出自己的答案。

盡管節目本身並非完美,多少存在著探索階段無法規避的不足。

但,這次實驗自有其可貴之處。

樂壇日後會走向何處,我們尚不得而知。

但一檔率先做出改變的綜藝,十來首面貌不同但有內容的歌曲,或許就是向前的堅實一步呢?

不固守迷信舊風格,不排斥貶低新花樣。

單純地“為歌而贊”,實力說話。

或許是一條讓音樂回歸本質的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