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李莎旻子官宣新戀情:他像一道照進我世界的光,讓我不再害怕黑暗

2021-06-08 由【】發表於 娱乐

《誰是寶藏歌手》第三期,“小於號”歌手李莎旻子攜原創歌曲《我在星期八等你》登臺,一曲終瞭,她解釋這是一首寫給前男友的歌,並表示“今年有個人帶我走出來瞭”。隨後,她在自己的微博上宣佈:“是的,我戀愛瞭,他是個溫柔的人”,相關話題沖上熱搜第一。對許多觀眾來說,李莎旻子更為人熟知的身份可能是主持人,但在主持人之外,演戲和唱歌也是李莎旻子人生中非常重要的部分。這次南都娛樂和這個“渺小而堅強”的女孩聊瞭聊為夢想打拼的這些年,她的愛與執著。

采寫_本刊記者 何海珠 實習生 許彤

努力賺錢養音樂“我覺得自己現在很幸福”

一直很喜歡唱歌的李莎旻子把《誰是寶藏歌手》的邀約視為一個奇跡,她笑言“音樂養不起我,所以我賺錢養音樂”。渴望站在舞臺上唱歌給大傢聽的她覺得真正的“寶藏歌手”就是把音樂當作寶藏的歌手,“隻要你喜歡音樂,你敬畏音樂,你把音樂當成是你的寶藏,那浴室可以是舞臺,花灑可以是話筒,身邊的朋友就可以是聽眾,自己也可以是自己的聽眾。”在《誰是寶藏歌手》的舞臺上,李莎旻子就唱瞭一首寫給前男友的歌——《我在星期八等你》。一曲終瞭,李莎旻子在節目中暗示她的感情狀態有瞭新的變化,因為今年有個人帶她走瞭出來。節目播出後,李莎旻子在自己的微博上發文宣佈自己戀愛瞭,相關話題當晚沖上熱搜第一,許多網友都替她開心,祝她幸福。

有著獨特嗓音的李莎旻子,把音樂視為愛情,對她而言,寫歌是一個私人情緒的出口,她在用寫歌發歌的過程中治愈瞭有時不太快樂的自己,也希望可以治愈那些和她靈魂相似的人。喜歡和聽眾互動的她,每次發歌後,都會去翻評論區,看看別人留下的故事。對許多人來說,李莎旻子更為大傢所熟知的身份可能是主持人,的確,在李莎旻子出現的各種公眾舞臺,和主持相關的顯然更多。但在主持的本職工作之外,愛好戲劇和音樂的李莎旻子同樣不想錯過任何一個演戲和唱歌的機會。曾經有人問她,為什麼不把主持人做好瞭、做火瞭,再去做別的,而李莎旻子的回復是:“這三件事都是我喜歡的事情,我覺得自己現在很幸福。”感到幸福,就夠瞭。

自卑又自信“希望30歲的自己

可以成為傢人和愛人的避風港”

1993年出生的李莎旻子,7月就會迎來自己的28歲生日,這是一個非常年輕的年紀,但李莎旻子卻已經開始為30歲以後的人生焦慮。“我很怕被這個世界淘汰,因為他們都說這是一個吃青春飯的行業嘛。我就會覺得,你看,快老瞭還沒長大,快失敗瞭還沒成功。我大多數時候很自卑,但我也會有很自信的時候,我會激勵自己。”

聊起對未來的想象,李莎旻子希望30歲的自己可以成為傢人和愛人的避風港,能夠強大到保護那些幫過自己的人,同時也期待那時可以擁有自己的傢庭,事業愛情雙豐收。自5歲起就奔波在眾多才藝班中的李莎旻子,回顧起自己的童年,她覺得是過去的努力成就瞭現在的自己。“那些班讓我在很小的時候找到自己喜歡什麼,並得以更早地為之奮鬥。”所以,如果以後有自己的小孩,她會選擇讓孩子過一個和自己差不多的童年,“因為我在這樣的童年裡受益瞭,所以我希望孩子也能受益。”但她笑著補充,“(到時候)還是得看孩子他爸怎麼想。”

如今的這段感情讓李莎旻子覺得很幸福,身邊人都說她感覺像是換瞭一個人,“有兩個變化。一個是我變得快樂瞭,一個是變得成熟瞭。”以前的她渴望“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感情,總覺得談戀愛就應該是一輩子的。有過一些感情經歷之後 ,李莎旻子對愛情有瞭新的認識,“我朋友批評過我,說我這樣會把人傢嚇跑的。”她依然向往婚姻,但在這個自然的結果到來之前,她隻想珍惜當下,對彼此忠誠,對彼此傾其所有,“我們都是想要走到最後的,那如果沒有走到最後,我覺得至少在這段過程當中,我們都把最好的給瞭對方,這是我對愛情在觀念上的一個成熟轉變吧。”

南都娛樂×李莎旻子“渺小而堅強是我的座右銘”

“我們兩個特別像是雙方的滅火器”

南都娛樂:當時《誰是寶藏歌手》邀請你的時候,你的第一反應是什麼?我覺得是一個奇跡。對我來說,能夠有一個舞臺,能夠有機會把自己的所寫、所想在舞臺上以唱的方式展現給大傢,是一種對於心中的熱愛的追尋。舉個例子,四五年前我第一次知道唱歌要用耳返的時候,我就很努力地存錢,給自己買瞭第一個耳返,後來那個耳返,能用於唱歌的次數,大概就是能夠用手指頭數出來,大部分的時間都用於主持的時候。

李莎旻子:

南都娛樂:這次你在節目上有用自己買的這個耳返嗎?有,它已經跟我很多很多年瞭,我對它非常非常有感情。當時在上面設計的那個logo,是我自己的座右銘,也是我人生中第一首歌《小蝦》的中心思想——“small and strong”我用它當瞭好久好久的頭像,就是渺小而倔強。

李莎旻子:

南都娛樂:在節目中,你為什麼會選“小於號”這個符號來代表自己?廣義上說,我們每個人在這個宇宙面前就是塵埃,非常非常渺小。我們比起這個世界,我們是非常渺小的,但我們又是我們自己的全世界,所以我對“小於號”的理解就是小於全世界,但是要大於自己。拿我自己來說,我會有自信的時候,但也會有很多自卑的時刻,我會覺得自己很渺小,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夠不停的努力,讓自己變得強大,希望某一天,我也可以去保護那些曾經保護過我的人。

李莎旻子:

南都娛樂:你覺得自己具有成為歌手的潛質嗎?其實我還是挺想以自己為原型,去鼓勵一下很多喜歡音樂卻沒把音樂當成職業的人的,因為我也沒有把音樂當成我的職業,它是我的避風港。我身邊有很多這樣的人,就是他們很喜歡音樂,但是他們有自己的本職工作。我覺得歌手,它不是一個職業的限定,隻要你喜歡音樂,你敬畏音樂,你把音樂當成是你的寶藏。

李莎旻子:

南都娛樂:什麼樣的音樂是好音樂?我覺得真誠的音樂就是好音樂。因為每一個原創音樂人,或者說每一位詞作、曲作和歌手,在演繹歌曲的時候一定放瞭自己的理解和故事。被真誠對待的音樂,我覺得就是好音樂。我一直堅信音樂和文字從不說謊,所以我要是想瞭解一個人,如果他是音樂人的話,我會先看他的作品,我會這樣很執著地認為他的歌代表他本人是什麼樣的,所以我會從他的歌去判斷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是不是跟我是同類。

李莎旻子:

南都娛樂:你曾經說“主持是親情,演戲是友情,音樂是愛情”,目前看,你好像更熱衷於演戲和音樂,但觀眾好像更希望看到作為主持人的你,對於這三者的這個關系,你自己是怎麼想的?主持人是我會堅守一輩子的東西,我想努力成為一個願意被大傢看到的主持人。演戲是我擦肩而過的夢想的回眸與相遇,所以在有演戲的機會時,我會去珍惜它。音樂對我來說絕對不是職業,我把最原始的我自己都放在音樂裡瞭。如果你把每一天都當成最後一天去活,你是不是希望把自己的願望清單,一個一個打上小勾勾?我現在就在做這件事。這三件喜歡的事情後面,我都已經打上小勾勾瞭。

李莎旻子:

“他像一道照進我世界的光,

讓我不再害怕黑暗”

南都娛樂:我們都知道你現在有新的戀情瞭,能和我們講講你的現男友嗎?他特別像一道照進我世界的光,讓我不再害怕黑暗。回頭看一下他在,就覺得世界是美好的,因為他,我很難再去害怕瞭。相處過程中,我們兩個特別像是雙方的滅火器,他會在我很不開心的時候來給我滅火,我會在他很不開心的時候給他滅火。(他也是你音樂上的朋友和知己?)對。

李莎旻子:

南都娛樂:既然已經說到這兒瞭,你要跟我們宣佈一下他是誰嗎?不官宣瞭,因為我們兩個都是愛音樂的普通人,我們不希望我們兩人的戀愛啥的打擾到大傢太多,我希望有一天真的談婚論嫁的時候,再讓大傢知道。

李莎旻子:

南都娛樂:你們倆現在到談婚論嫁的階段瞭嗎?我希望到瞭。

李莎旻子:

南都娛樂:關於結婚的話題,你有跟他談起過嗎?那倒是沒有(笑)。就是兩個人,我覺得順其自然的吧,就是不能說你給對方太多的壓力,我覺得就是應該快快樂樂地珍惜當下。

李莎旻子:

南都娛樂:你理想中的愛情和婚姻是怎樣的?我覺得愛情和婚姻是兩件事情,婚姻可以是愛情的裡程碑,但是,愛情不等於婚姻,就是如果兩個人可以在一起一輩子,那有沒有婚姻對他們來說,我覺得有,就是錦上添花。當然,我是非常向往婚姻的,我這麼講隻是我覺得每個人可以有每個人的選擇。因為隻要兩個人在一起,一生一世就夠瞭,重點是要把愛情放到一生一世這件事情上,而不是我們今天是不是就要結婚。雖然我很想結婚。

李莎旻子:

南都娛樂:想結婚這個事情,是你自己真的想,還是傢裡也會有一些壓力?沒有,我傢完全沒有壓力,是我自己真的想。我跟你說我真的很奇怪,我在遇到他之前,我是一個完全沒有想過什麼時候要結婚,就是我已經決定要跟孤獨在一起老去瞭。你說我還會考慮什麼時候結婚嗎?我都跟我爸媽說瞭,你們不要擔心我啊,千萬不要催我什麼時候結婚,我覺得遙遙無期,但是我會努力當一個女強人的,我會拼命搞事業的。然後遇到他以後,我就開始想“天哪什麼時候可以結婚”,就是他完全改變瞭我整個人的觀念。

李莎旻子:

南都娛樂:再過兩個多月你就滿28歲瞭,這還是一個非常年輕的年齡,但身處這個行業這個時代,你會有年齡焦慮嗎?我非常的焦慮,真的很焦慮,尤其是在《乘風破浪的姐姐》這個節目還沒有出來之前。我就在想,天哪,我都快30瞭,我覺得自己還沒有長大。有句歌詞叫“快老瞭,還沒長大”。當《浪姐》這個節目出來瞭以後,我就覺得很開心,我就不再算還有幾年我30歲,而是還有幾年我就有希望去報名參加瞭,希望這種給30歲的女生的節目,千萬要繼續做下去。

李莎旻子:

南都娛樂:所以如果有第三季,你會去嗎?我很想去,節目組報名可以呼籲一下嗎?看看李莎旻子!

李莎旻子:

南都娛樂:你跟他們那麼熟,到時你主動報名唄。不不,我跟你講那個篩選很嚴格的,優秀的姐姐太多瞭,所以很希望被看見吧,但先努力充實自己。

李莎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