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我必須吹爆!所有中國人都該看看

2021-06-09 由【】發表於 娱乐

今個咱們要聊的,是一部當下熱播的主旋律電視劇《覺醒年代》。

我們今天能歡度婦女節、兒童節、勞動節等等節日。

都和這部劇裡描述的歷史息息相關。

為瞭刷這部劇,我還提前做瞭一些功課。

劇中出現的陳獨秀、李大釗、胡適、魯迅、蔡元培等角色;

以及《新青年》、“新文化運動”、“五四運動”等事件,單拎出名字,個個傢喻戶曉。

稍微冷門一點的辜鴻銘、章士釗、鄧中夏、易白沙等人,你肯定看著眼熟。

有些小夥伴估計這些年網上沖浪,也看過他們的故事。

圖片為辜鴻銘

但真的講清楚這些人,以及當時的時代背景,還缺少佳作。

以往我們的文藝工作者們,更熱衷於1921年乃至1937年之後的故事。

畢竟,裡面可以穿插大量戰爭內容和我們熟悉的那批革命元勛,更容易吸引觀眾。

但這也造成瞭自辛亥革命到建黨元年之間出現瞭一段歷史留白。

而《覺醒年代》的出現,巧妙的填補瞭這塊空白。

整部劇,橫跨瞭1915~1921六年多時間。

以《青年雜志》(即《新青年》)的草創誕生為契機,引出瞭之後的一票歷史大事件。

相比較後來連綿數十載的戰亂,當時的中國面臨一個更嚴峻的問題:

“未來在哪裡?”

所以,本劇的一開頭從“袁世凱稱帝”和“張勛復辟”講起。

正如《茶館》裡的那句臺詞:“改良改良,越改越涼,冰涼。”

對“共和”從希望到失望的落差,讓所有人陷入迷茫,也讓當時的中國變成一灘渾濁的死水。

《新青年》的出現,則如同深潭中落下的一顆石子,體量雖小,卻激起一片漣漪。

因為它為中國帶來瞭“德先生”和“賽先生”。

迷茫的中國猶如倒臥的獅群,潛力巨大又死氣沉沉。

但終究會有人率先醒來,他也許孱弱,也許不值一提。

然而,他打破瞭寂靜的黑夜,他站瞭起來。

以《新青年》為代表的這批人,正是第一批站起來的雄獅。

這是向迷茫宣戰的開始。

講到這裡可能有人會說:“這很熱血,可聽上去不還是說教嘛!”

在我看來,這正是《覺醒時代》在劇情處理中最成功的地方。

我管它叫“有大道理,更有小生活”。

在面對大事件時,我們能看到陳獨秀、李大釗等革命元勛拍案而起的偉岸。

可下一個鏡頭,褪去偉人光環的角色,又會變成一個嬉笑怒罵的普通人。

大筆一揮便翻雲覆雨的陳獨秀,卻偏偏搞不定傢庭關系,站在臺上有多風光,見到兒子就有多狼狽。

嚴肅英勇的李大釗,也會為瞭沒錢吃涮肉,在孩子面前編出“吃肉塞牙”這種蹩腳瞎話。

北大校長蔡元培那句:

平時冶遊,考試來瞭,才去翻讀講義,不問學問之有無,唯爭分數之多寡,考試結束,書籍束之高閣,毫不過問,潦草塞責,文憑到手,即可以此活動於社會……

直接給我看笑瞭,這不就是我自己嘛。

而倡導“新文化”的胡適,恰恰是包辦婚姻的“舊人”,每天被辜鴻銘、黃侃等保守派“帶惡人”編排段子。

“新文化”與“舊勢力”在北大這個舞臺上纏鬥廝殺。

他們各持己見,圍繞《新青年》明爭暗鬥,乃至磨牙吮血。

大傢似乎都在尋找對方破綻,逮到機會便要推塔拿頭破高地。

可在外敵當前時,他們又槍口對外。

面對英國大使朱爾典的步步緊逼,打出撒手鐧的,恰恰是留著辮子的辜鴻銘。

可等外敵退散,繼續編排段子大談“新文化”幼稚的,還是辜鴻銘。

到此為止,我沒有看到太多口號和說教。

也沒有看到通篇英勇無畏或者揮斥方遒的大格局。

甚至覺得某個地方、某個角色、某個行為非常“沒品”和“懦弱”。

可轉頭細品,關於中國未來的爭論和思辨,已經濃縮進瞭講臺、餐桌、臥室、街巷這一方方小天地裡。

對比不少傳統主旋律作品宣講道理的“泰山壓頂”,分分鐘夢回高數課堂。

《覺醒年代》也在宣講,卻更偏向“潤物無聲”。

就像劇情多次提到的“新舊之爭”,各傢泰鬥各執一詞公開辯論。

沖突和爭論連珠炮一樣擺在觀眾面前,所有人都在等待一個金句破解雜亂如麻的邏輯。

這時候,“真理”和“道理”就成瞭推進劇情的核心,沒它抬一手,大傢就隻能困在死局裡。

此時,再把早已準備好的理論,或言辭激昂,或娓娓道來。

這才叫“順理成章”、“上下而求索,終得之”。

劇情矛盾得到瞭解決,愛國主義情懷也在觀眾最輕松也最亢奮的時候印在瞭腦子裡。

用這種方式得來的結果,還是簡單的說教嗎?

不,這就是不言而喻的真理。

在很多近代正劇裡,對於舊時代的背景刻畫很好,卻總難以引起我的共情。

我琢磨瞭很久都不得其解。

但看完《覺醒年代》,或許給瞭我一個答案——這些表現都過於突兀。

要麼,就是直接展現舊時代高層的腐朽,再用戰鬥奪取勝利。

要麼,就是某地又出瞭一個“周扒皮”,它如何魚肉鄉裡,又如何被“天降猛男”推翻。

雖然歷史上,窮苦大眾確有這樣的遭遇,但看多瞭,總有股“套路”之嫌。

而《覺醒年代》換瞭一種新思路。

前面提到,它的背景是中國自辛亥革命之後最混亂也最黑暗的時代。

它在控訴袁世凱的竊國、張勛的倒行逆施、軍閥拿國器做賭桌……

很多人知道這些事,但也僅僅停留在“知道”。

而《覺醒年代》在保留主線之外,又時不時的會穿插“街景”。

比如毛澤東同志登場時的這個場景:

沒有任何多餘的臺詞,一組不到五秒鐘的鏡頭,已經把舊時代“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展現的淋漓盡致。

再比如“張勛復辟”回目。

聞聽“皇上回鸞”的遺老遺少掛著假辮子彈冠相慶、黃龍旗漫天飛舞、“辮子軍”橫沖直撞。

似乎“重回帝制”才是民心所向,共和完犢子瞭。

但下一場,張勛倒臺,滿街都是“99新馬尾巴和補子服大甩賣”。

這種荒誕,配上每逢大事必出場的猴子,兩組鏡頭一碰。

觀眾欣然一笑:又是一場好猴戲。

一場場混亂的時代鬧劇湊在一起,很容易就把觀眾代入那個變革的年代。

然後像我一樣開始自動思考“舊社會真的會吃人”。

再然後,即便已經“劇透”完歷史趨勢的人,也會忍不住多想一下“怎麼辦”。

好的,尖銳的問題通過細節的刻畫被拋出,後面自然是解題的思路:

從《新青年》開始,一群有識之士站瞭出來。

他們用自己的學識、知識和認知不斷探索新文化、新思想。

而他們所總結出的觀念、邏輯,又被不斷精進改良,成為中國共產黨從誕生到崛起的理論基礎。

再後面,便是金戈鐵馬血與火的“新民主主義革命”。

恰如歷史向前,曲水流觴,水到渠成。

作為一部黨政獻禮片,在“建黨百年”這個時間點播出,《覺醒年代》肩負“紀念建黨大業”和“弘揚愛國傳統”的責任。

毫無疑問,它做的非常好。

但於我而言,《覺醒年代》又有另一層深意:

疫情籠罩下的2020,讓中國蒙受苦難,並一度成為眾矢之的。

來自美國的狙擊、印度的挑釁、BBC和CNN的謊言,加上國內個別跳梁小醜的狺狺狂吠、對岸某偽政權菠蘿鳳梨傻傻分不清的xx行為……

加之當下正處於改革開放轉型的關鍵時期。

《覺醒年代》很多人應該看,並引起反思,和振奮進取之心。

尤其是這樣的渾人更應該好好看看

如今的我們,有能力反擊圖謀不軌者!

也有能力享受本該是我們享受的權益,以及挺直腰桿維護自己的利益。

這一切的前提,是因為我們有瞭一個強大的祖國。

《覺醒年代》現在已經逐漸更新至高潮部分,我也會繼續追下去。

小夥伴們如果還想繼續看我講主旋律影視作品,可以在評論區留言點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