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我們何時才能實現全民超高清自由?

2021-06-10 由【】發表於 娱乐

文/大娛樂傢

不久前紮克·施奈德導演與Netflix首次合作的喪屍題材電影《活死人軍團》終於上線,拋開劇情不談,不少人或許都對電影中那些與血腥暴力場景形成強烈反差的高度虛化鏡頭印象深刻。

而在同時發佈的幕後特輯裡,首次自己擔綱攝影師的紮導也詳細介紹他的攝影心得,知名攝影機公司RED出品的The MONSTRO 8K VV是該片的主要拍攝器材,搭配的是他自己二手淘來的佳能夢幻鏡頭。

《活死人軍團》拍攝現場圖

當然最終電影的版本也“僅僅”隻是4K而已。事實上,如今的流媒體內容比過去任何時候都強調“身臨其境”的觀看體驗,這也成為流媒體之於院線電影想要實現的競爭力。

但真正想要做到這一點遠比想象中難得多,為什麼?

這其中最大的限制當然是技術,但同時也關乎著整個內容制作流程。

從拍攝器材選擇、現場場景搭建、後期特效、封裝交付再到最後的影音聲畫呈現,隻有每一個環節都擺脫過去小作坊的生產狀態,才能真正達成整個產業的工業化提升,進而保證今後有更多內容擁有出眾的影音效果。

同時平臺與產業的聯動,從長遠來看無疑還會進一步將體驗推向極致。

技術越來越發達,但全民超高清、超沉浸為什麼依舊很難?

流媒體的重要玩傢HBO Max在去年5月底剛剛上線時,引起瞭巨大關註度,畢竟對於任何劇集愛好者來說,無論如何也不可能錯過HBO的龐大經典內容庫。

不過在這一服務上線之後,卻引起瞭廣泛吐槽,因為不少用戶都驚訝的發現,這一誕生於2020年的全新流媒體——居然沒有任何支持4K、HDR、杜比視界和杜比音效的內容。

直到《信條》與《神奇女俠1984》這些華納超級大片登陸HBO Max時,部分高質量視聽規格才得以實現。

然而轉眼一年過去,當時負責HBO Max的AT&T高層Tony Goncalves承諾的4K重置版《權力的遊戲》依然尚未到來,要知道HBO Max的訂閱費在一眾服務中本就是最高一檔瞭。

《權力的遊戲》第一季劇照

用戶有這樣的抱怨當然也完全可以理解。

自從Netflix異軍突起打開瞭視頻流媒體這片藍海之後,平臺之間的競爭就早已不僅限在內容層面。除瞭獨樹一幟的“一次性放出整季”模式,Netflix作為科技公司依靠技術來提升影音體驗方面,更是尤為激進。

早在2014年4月,Netflix就宣佈它已經可以播放4K版本的原創劇集《紙牌屋》,以及“部分自然紀錄片”。在這之後則是Netflix對於HDR內容的執著,先是推出瞭用戶界面的HDR版本,此後更是一發不可收拾,開始大批量的執著原生HDR規格的原創內容。

從2019年開始,Netflix便要求其新制作影片和劇集必須全部以HDR規格進行拍攝,業內為之一震。雖然在技術層面,現在大多數攝影機的傳感器都能夠滿足HDR拍攝的需要,但即便是業內也尚未完全打通完整的HDR內容制作流程。

其實本質上Netflix是在依靠這條新規徹底改變瞭傳統意義上電影制作的整體思路:如今整個項目都必須按HDR的要求進行籌備和交付,尤其是後期交付部分,Netflix也是流媒體行業內率先使用IMF進行母版交付的公司。從後幾季的《紙牌屋》到標志性的《怪奇物語》,這一創新的交付模式都讓其能在保證畫質的情況下,靈活快速的適應全球同步發行的要求。

而HDR內容的制作進一步細化下來,制作前端需要相應改變的可能主要是照明和美術設計——攝影機則依然按部就班拍攝它該拍攝的內容,並結合之後的工作流程將拍攝內容制作成成像質量更加完美的HDR作品。

Netflix給出的非HDR與HDR對比顯示效果

這也是為什麼去年蘋果發佈的全新iPhone都已經全系支持HDR視頻的拍攝與剪輯等功能,最近又通過耳機與音響的軟件升級,全面支持Apple TV+內容的“空間音頻”。

Netflix作為領頭羊起到的作用是明顯的,目前國外幾大主流流媒體平臺,如Hulu、Disney+、Amazon Prime Video、HBO Max等,基本在最高的畫質規格上都是全面向Netflix看齊,如今正是一傢又一傢流媒體巨頭在著力推動著影視工業進一步向前。

回過頭來看國內的三大主力視頻流媒體平臺,各傢也在這幾年間快速的補上瞭技術短板,不過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資深影視愛好者依然對國內視頻平臺所提供的視頻分辨率與碼率不甚滿意,戲稱是“偽4K”輸出。

而這背後其實往往是由於內容源本身的質量所造成的,很長一段時間內,國內的影視制作並沒有伴隨著發行端的升級而提升相應的制作能力,這也導致隻能靠後期的算法將其提升到超高分辨率。隨著4K硬件和5G的普及,用戶的眼睛顯然會越來越挑剔。

因此從源頭出發,提高整體工業制作水準,才能從根本上實現真正的消費端極致觀影體驗。就像愛奇藝最近上線的新劇集《愛上特種兵》便全程使用4K攝影機拍攝制作,最終在平臺播放時也能以4K畫質實現最終呈現。

《愛上特種兵》劇照

對於一部電影或者劇集來說,在真正讓觀眾點擊播放鍵之前,要經過的環節遠比想象的多得多,尤其是在越發講求高度專業分工的今天,也正是如此,最終當用戶坐在電視前或者拿起手機時要想得到最極致的觀影體驗,需要的遠不止是高規格的拍攝那麼簡單。

從畫質到器材,“標準”才是影視工業化的必經之路

顯然,燈光、佈景、收音、服裝、道具、特效、剪輯等等,每一個環節的精準控制才能最終達成高質量的影音呈現,所以影視工業化要追求的不是單一環節的拔尖,更多其實是要保證每一個環節在每一次都能有及格線以上的產出質量,而這正是當下國內流媒體平臺正在不斷探索的影視工業化之路。

而這也是“工業化”為何不斷被提出的關鍵,對於國內的影視制作來說,拿出創意或許不是難事,難的反而是如何將這些創意完整實現,並且是以一種高水平的狀態呈現。這其中需要也不僅僅是單一技術的提升,更多的則還是需要標準化的系統級解決方案。

當務之急首要是從業人員分工專業化。

對大型制作方而言,成熟完備的影視工業化體系,需要將作品內容類型化、生產過程標準化、管理流程規范化。

Netflix成熟的內容制作流程示意圖

在好萊塢電影工業化體系下,從導演、編劇、制片、演員到攝影、燈光、美術、服裝設計、特效,甚至替身和字幕這樣相當不起眼的工種,企業一旦有需求,都能在第一時間找到對口的專業人才。

還是以《活死人軍團》為例,電影中需要一匹喪屍化的馬,因此制作團隊中就一名專業的特效化妝師來負責這一部分的細節,而他還不僅僅隻是化妝師,另一個頭銜則是生物制作師,專門為電影打造各種動物。

此外創作類型化以及制作標準同樣重要。

對於影視創作來說,隻有當這個工業化體系越成熟,整個過程所面臨的風險就越小,成功的概率也就越大。國內頭部長視頻平臺自然深知這一點。從2017年的《無證之罪》和《河神》起,再到去年“迷霧劇場”大熱的《隱秘的角落》,愛奇藝很早就開始朝著美劇式懸疑類型劇方向探索,並且依靠自身的工業化制作做出瞭成功的作品實踐。

不止是愛奇藝,其他從業者也在做著積極的努力。電影《唐人街探案3》的制作團隊在東京郊外一比一復刻瞭整個涉谷交叉點的場景,之後這一場地被不僅被當地政府保留下來,後來還成為瞭Netflix劇集《彌留之國的愛麗絲》的主要拍攝場景;而《流浪地球》則在劇本創作、特效制作等部門按照工業化模式進行瞭分工,甚至還擬定瞭3個5年計劃,來梳理一整套工業化流程。

《唐探3》涉谷撒錢場景

這一切,並非一蹴而就就能達成的,正如之前愛奇藝CEO龔宇所提到的,影視工業化除瞭智能分析與智能制作工具,更重要的一點還在於重新建立起行業規范,讓數字化滲透進每個環節,從而改變過去影視體系當中讓大包(大的承包商)轉小包(小的承包商)、小包轉更小包的商業結構。

在今年的愛奇藝世界大會上,愛奇藝提出瞭“5個1”工程,通過《4K制作白皮書》、IMF封裝格式、一系列的優化算法、幀綺映畫認證標準和飛躍計劃構建起瞭一套標準化的基礎架構。

比如,其中的《4K制作白皮書》就對拍攝機器的選型、格式的選用、後期試效的流程制作都做瞭明確的規劃,以規范4K的制作。

隨著影視行業的分眾化趨勢愈發明顯,在線發行需要適應的地區、語言、終端、碼率和分辨率變得更加多樣,後期制作與成片母版交付也要與時俱進,在北美流媒體基本普及的IMF交付標準,也逐步在國內推行。今年年初愛奇藝上線的《約定》在國內率先應用IMF上線,我們在之前的文章中專門分析過這一標準的意義。

協作計劃對應的是愛奇藝聯手 27 傢器材、後期、特效、保險(生產安全)領域合作夥伴,共同發佈的“飛躍計劃”。其中既有負責專業影視器材的硬件提供方,以保證拍攝器材的供應。

“飛躍計劃”發佈現場圖

事實上,如今的專業影視制作其實都是在制作期間租借攝影機等設備,因此優質的硬件供給才能保障優質素材的取得。其中有像天工異彩這類業內知名的視效公司,他們同時也是Netflix在國內首傢認證的IMF提供商。至於兩傢保險公司的加入,也代表著如今的影視制作在人員安全保障上的進步。

器材、後期、特效和保險是影視制作業中最依賴標準化的部分,他們的標準化是實現影視行業工業化的基礎。

應該說“飛躍計劃”恰恰也反映瞭如今視頻流媒體平臺能夠憑借自身的平臺資源優勢與廣泛用戶需求,去推動整個行業的進一步向前發展。

這也是Netflix這樣的流媒體巨頭一直在做的事。

馬丁·斯科塞斯之前與Netflix合作的史詩之作《愛爾蘭人》,就率先使用瞭工業光魔開發的“減齡特效”技術,為此該片的攝影師Rodrigo Prieto需要使用專門改造過的兩臺分別帶有三個鏡頭的攝影機,因此一場戲都需要6個鏡頭同時拍攝才能保證最終的特效足以實現。

《愛爾蘭人》劇照

對於國內影視產業而言,本就處在追趕的狀態之下其實更是需要依靠平臺的技術介入與標準設立,來完成對好萊塢工業體系的全方位學習,因為從很大程度上來說,好萊塢如今的影視工業體系同樣是建立在海量的技術應用與實踐創新之上的。

不論是4K畫質還是HDR或杜比視界,國內用戶對此其實不算陌生,但表面上感覺日常觀影體驗提升不夠顯著。歸根到底,其中最大的區別其實更多還是來源於制作層面。

隨著頭部平臺的影視工業化決心以及著手開始從制作環節入手來創建規則,建立標準對整個行業的意義已經開始獲得業內人士的認可與參與。

可以預見到的是,影視工業化對影視產業鏈的不同群體帶來的價值都是可期的。而這一切的最終目的其實也頗為簡單,讓用戶能夠在任何設備都獲得具有一致性的極致觀影體驗,而平臺們也能在商業上獲得可持續穩健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