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男主神似胡歌,女主堪比阿Sa,這部排名第一的古裝甜寵劇,真香

2021-06-11 由【】發表於 娱乐

由熱門IP小說改編的古裝言情甜寵劇《這個丫環我用不起》,甫一上線,就引發瞭觀眾的強烈關註。

視頻網站的各種追劇榜單上,都有它傲人的戰績。

不管是網劇排行榜上,冠軍的名頭,還是古裝排行榜上,第二的位置,都在向觀眾明示,這部古裝小甜劇,是一部絕佳的消暑下飯神劇。

劇集的女主,是酷似阿Sa的鄭湫泓所飾演的女鏢師嶽子緣。

父母走鏢遇害後,她就成瞭神威鏢局的大當傢,與親如兄妹的侍從栓子一起,守著父母留下的傢業。

與其說是傢業,還不如說是累贅,畢竟父母給她留下的,可是一堆債務。

她就是在被討債的時候,遇到瞭男主楊瀟。

飾演楊瀟的王潤澤,被譽為胡歌和吳磊的結合體,憑借這份顏值上的優勢,他的出場不僅吸引瞭女主的眼球,還博得瞭無數觀眾的好感。

可就是這麼一個風度翩翩的公子,竟然毫無憐憫之心,硬生生把向他求助的女主推倒在地。

兩人之間的梁子,也就自此結下瞭。

劇集要講述的,就是嶽子緣和楊瀟組成的“元宵夫婦”,在不打不相識之後,從歡喜冤傢到事業夥伴,收獲愛情和事業的成長故事。

作為一部甜寵劇,男女主的首要任務就是瘋狂撒糖,即便最初互相看不對眼,他們也耐不住蠢蠢欲動的心。

被楊瀟當眾羞辱之後,嶽子緣一直懷恨在心,不能以暴力平復心頭的怒氣,就隻好用言語對仇人進行攻擊。

沒成想,罵的是爽快瞭,一扭頭,瘟神就出現在身後。

好女不吃眼前虧,嶽子緣趕緊扭轉話風,說要請楊瀟吃飯。

就在楊瀟以為她良心發現的時候,嶽子緣瞅準時機逃離瞭飯桌。

但之後,他們這糖撒的可就不是一般的多瞭,超標的糖分,輕而易舉地就能讓人甜到發齁。

不信?

看看這女上男下的對視一吻,

把墻頭上的兩位都看呆瞭;

再看這欲擒故縱的公主抱,真是別人不尷尬我就不尷尬啊;

還有這情到深處的自然摸,

威逼利誘式的表白,

凸顯最佳身高差的壁咚,

以及這出其不意的擁抱,哪一個畫面,能讓人不耳紅心跳?

你以為這樣就完瞭?當然不!

作為行走的撒糖機器,男女主角齊心協力地,在這部劇中留下瞭很多讓人心跳加速的瞬間,慌亂之中的無意之舉,都是他們蓄謀已久的親密接觸。

比如假山後面的躲避,

這對準嘴巴的生猛的一撲,

都是他們為觀眾精心制造的甜品啊。

尤其是古裝霸總楊瀟,更是深諳觀眾嗜好甜品的心理,他在劇中可是妥妥的撩人小王子。他撩嶽子緣時的眼神和情話,隔著屏幕,都能甜到觀眾的心裡。

雖然隻送瞭一朵花,但人傢的眼裡滿含寵溺和霸氣。

而且平日裡非常大氣,嶽子緣看上的,他會統統買單。

更重要的是,他給足瞭嶽子緣安全感。

花前月下時,適時表白。

一語戳破嶽子緣的顧慮,告訴她自己愛的是誰。

看到嶽子緣被別人欺負時,即使是自己的未婚妻,他也要抗爭到底。

光是明確示好還不夠,他還要撕破臉面地把事情說清楚講明白,絲毫不給被人可乘之機。

然而,就是這麼一個理性且強硬的男人,面對嶽子緣的時候,卻無比柔軟。

乘人之危時,裝傻充愣,以蓋章的名義索吻。

身負重傷的時候,也不會忘瞭說情話。

哪怕是倒插門做贅婿,他也說的含情脈脈。

成親之前,就把婚房的地契寫上嶽子緣的名字,還拿著鑰匙去求婚。

話說,如此專一且男友力爆棚的男主角,怎能不受觀眾的喜愛?

也怪不得嶽子緣會主動示好,三番四次地主動給吻。

真想知道,這個踮腳吻,是多少男性觀眾的心頭好。

當然瞭,要做一個“榜上有名”的甜寵劇,單靠撒糖這一技能也是不行的。

這部劇集之所以如此受歡迎,很大程度上還要歸功於它那些搞笑又解壓的幽默細節。

不需要任何臺詞,單是一個動作,就充滿瞭喜劇效果。比如楊瀟在柳條伺候下的“衣食無憂”,

嶽子緣在栓子幫助下的“威力無比”,

以及他們兩隊主仆對峙時的狀態,都能讓人瞬間發笑。

栓子和柳條,堪稱本劇的喜劇擔當。

作為護主狂魔的他們,在主人們敵對時經常互懟。

栓子剛說完楊瀟是花癡,

柳條就立刻竄起來反駁。

為瞭佐證自傢主子有魅力,

他們連誇贊的詞語都要說的無比對稱。

尖刻的柳條和呆萌的栓子,仿佛是一對絕佳的歡樂CP。

在野外悲催地掉到陷阱裡,也能被他們詮釋出歡樂的感覺。

然而,就是這麼一對互相看不順眼的冤傢,等到主人們喜結良緣時,他們又能一唱一和,配合地相當默契。

看到主人們“非禮勿視”的恩愛時,他們會不約而同地“翻白眼”,

等待主人們的間隙時,他們會一起讀書找樂子。

更有趣的是,他們之間似乎還產生瞭某種無法言說的感情,真是讓人“羞於啟齒”啊。

除瞭他們“琴瑟和鳴”配合出的笑點,劇中還有很多讓人忍俊不禁的細節。

比如栓子拿著胡蘿卜給嶽子緣做話筒,

閉著眼睛抱著楊瀟說的歌詞,

撞到主人們親熱時,下意識作出的反應,

還有柳條脫口而出編的順口溜,都很好笑。

當然瞭,他們的主人也不是吃素的,嶽子緣和楊瀟也是笑點滿滿的喜劇人。

比如嶽子緣醜化楊瀟、美化楊濯時,畫的畫,說的話。

是不是很有漫畫的搞笑諷刺意味?

再比如,嶽子緣帶著栓子上街招聘時說的宣傳語,

是不是既現代又洗腦?

還有楊瀟為情所困時,有感而發的心聲,難道不是陳奕迅的歌詞?

講真,看到劇集的最後,真的有種縱橫古今的感覺。

尤其是栓子和柳條對主人們的關系發出疑問,

自問自答時,這部古裝言情甜寵劇,仿佛已經變成瞭穿越喜劇。

廣泛撒糖的同時,又時刻把引人發笑作為己任,放眼望去,古裝甜寵劇能兼顧這兩點的並不多。

但《這個丫環我用不起》卻駕輕就熟地做到瞭,所以說,它不火誰火?

如果在這個炎炎夏日,你還沒有找到合適的消暑神劇,看它準沒錯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