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零下30℃激戰,凍死凍傷三萬多人,《長津湖》的慘烈如何還原?

2021-06-11 由【】發表於 娱乐

文/遊泳圈兒,納蘭澤自媒體編輯部

隨著中美關系走向緊張,一度隻存在於歷史課本上的新中國立國之戰也開始被大眾所關註。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考慮到外交政治影響力,影視界很少有此題材作品。但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志願軍故事被搬到銀幕上,成為觀眾熱議對象。

如今,隨著“七一”的即將到來,陣容極其豪華的《長津湖》即將登陸全國各大院線,它能否還原出真實戰場的慘烈,帶給我們來自浴血奮戰的前輩們的震撼呢?

作為陳凱歌、徐克、林超賢聯合監制、導演的戰爭題材電影,《長津湖》講述瞭長津湖戰役為背景,一個志願軍連隊在極度嚴酷環境下堅守陣地奮勇殺敵,為長津湖戰役勝利作出重要貢獻的感人故事。

作為當年朝鮮戰場上的第二次大戰役,長津湖戰役仍然屬於志願軍的早期戰役。中國不僅首次和全球最先進和現代化的美國軍隊首次正面交鋒,更面臨著後勤補給嚴重不足的艱難場面。

當時,為瞭快速挺進,給美軍帶來出其不意的打擊效果,我十餘萬衣著單薄的志願軍戰士在零下30-40℃的環境下不得不晝伏夜行,在美軍吃著罐頭熱湯的情況下,隻能吃著凍幹的炒面就著白雪,在覆蓋著厚厚積雪的山脈和樹林中以驚人的毅力連續行軍。

在“迂回切斷、包圍殲擊”的戰術要求下,志願軍戰士通過大范圍的穿插、迂回、包抄,將美軍陸戰第1師和步兵第7師截為5段,分割圍殲。

當美軍在志願軍的突然襲擊下才發現被包瞭餃子以後,先是傲慢反擊意圖擊潰我軍,後是恐慌害怕想要困獸猶鬥。最終,美軍為首的“聯合國軍”、韓軍近十萬人和志願軍在零下30-40℃的寒冬鏖戰20餘天,在美軍7艘航空母艦的掩護和支援下,利用海路逃離戰場。

這場戰役中,志願軍不僅重創美軍為首的“聯合國軍”,殲敵1.3萬餘人,更全殲美軍一個整團,迫使美軍王牌部隊經歷瞭有史以來“路程最長的退卻”。

為瞭贏得這場戰役的勝利,志願軍也因此付出瞭慘痛的代價。因為出征倉促加後勤能力不足,志願軍戰士未能配備禦寒冬裝。志願軍主力兵團第9兵團在戰鬥傷亡19202人,卻凍傷28954人,凍死4000餘人。

志願軍凍死凍傷人數居然接近戰鬥傷亡人數兩倍,甚至出現瞭整個連隊的指戰員全部凍死的情況!如果這些戰士們沒有因為寒冬被凍死凍傷,恐怕美軍不僅不一定能堅持20多天,更不太可能還有那麼多殘部能順利逃亡。

有人說,這場戰役有著極大的戰略價值,它扭轉瞭戰場態勢,為整個朝鮮戰場帶來瞭拐點,更是一舉收復瞭三八線以北的東部廣大地區,奠定瞭後續作戰的基礎。

但比這場戰役的戰場價值更大的價值是,中國軍隊首次意識到瞭陸海空一體化的立體戰爭的重要性,以及後期部門在未來戰爭中所能夠發揮的重要作用。也因為在朝鮮戰場上的艱難戰爭,中國才因此在軍隊中設立瞭後勤部,專司後勤補給。

電影《長津湖》就是以長津湖戰役為背景,從一個志願軍連隊視角講述我志願軍指戰員在極寒環境下如何堅守陣地並奮勇殺敵的故事。

去年,就有一部以朝鮮戰場為題材的《金剛川》上映。不過,這部由管虎、郭帆、路陽聯合執導的《金剛川》盡管口碑不低,但趕工造成的粗糙感以及電影的整體結構與表現力不足的缺陷卻十分明顯。

電影雖然對局部戰場有所描繪,但在宏觀視角上也嚴重缺乏考量。《金剛川》一定程度上拍出瞭志願軍的英雄形象,卻沒能更好地呈現志願軍戰士的使命感。此外,管虎在《八佰》上面的騷操作也嚴重影響瞭觀眾對他的好感。

在這一點上,《長津湖》應該不會重蹈《金剛川》乃至《八佰》的覆轍。

首先,劇組及制片方對這一場戰役表達出瞭足夠的尊重。因為如果沒有仰視前輩奮戰的感情,就無法拍出讓觀眾產生共鳴的作品。

《長津湖》最好的體現點就是對外景的執著上,因為真實地感受冰天雪地,才能夠更好地對志願軍戰士們感同身受。《長津湖》原定於去年春節開機,但由於疫情影響,導致劇組1800人被迫滯留丹東,更有200人滯留天漠,損失高達1.5億元。等到疫情逐漸好轉,已近夏天,外景地又沒有真實雪景。

當時的《長津湖》劇組還隻得暫借場景給《金剛川》劇組拍攝,直到去年十月份才重新開拍。這種負責的態度正是對志願軍戰士的最好致敬。除瞭感慨博納影業傢大業大以外,也足以證明為啥他們才能拍出瞭《紅海行動》《湄公河行動》等好評如潮的主旋律電影。

其次,則是《長津湖》臺前幕後工作人員的實力。拍攝《長津湖》的三大導演中,徐克和林超賢都是早已經證明自己有高超軍事題材與動作電影操盤能力的大導演。據瞭解,徐克在《長津湖》中主要負責特效部分,林超賢負責戰爭部分,陳凱歌負責演員表演的調教。

編劇則是寫過《士兵突擊》《我的團長我的團》《生死線》等經典國產劇的著名編劇蘭曉龍。美術指導則是獲得過奧斯卡最佳攝影的鮑德熹。

為瞭讓劇本更加紮實,更好地提高表現力,《長津湖》劇本據說前後打磨輪5年時間,劇本文字超過13萬字。為瞭讓戰鬥場景更加真實合理,劇組更完成瞭超過一百公裡的戰役戰術設計,並制作瞭超大規模的服裝、道具與場景。

據瞭解,劇組在開拍前曾給演員們準備瞭大量的歷史文獻材料。其中,給吳京的更是達到瞭半米之高。

《長津湖》對整體制作的投入十分浩大。除去疫情影響,整部電影拍攝周期超過200天,除瞭此前提到的多達2000人的創制作團隊外,有超過7萬人次群眾演員參與整體拍攝。

再者,《長津湖》的選角也十分講究。領銜的演員是中國軍旅題材的代表性演員,創造瞭中國戰爭電影票房和中國電影總票房紀錄的吳京。吳京不僅在最近幾年拍攝瞭大量軍旅題材影視劇,本人更是在軍隊中接受軍事訓練近一年,使他從內到外都散發出陽剛的軍人氣質。

主演段奕宏和李晨則是憑借電視劇《士兵突擊》走進瞭大眾視野。而段奕宏還在《我的團長我的團》中有著精彩發揮。

另幾位主演中,胡軍也曾在戰爭題材電視劇《孤軍英雄》出演過軍人角色。另一硬漢代表張涵予則有《集結號》《湄公河行動》兩大代表性戰爭題材作品。黃軒在《芳華》中飾演過軍人角色。朱亞文曾憑借主演《遠去的飛鷹》入圍第40屆國際艾美獎最佳男主角獎,出演過《建軍大業》,且還有一部《懸崖之上》正在上映。

可以說,《長津湖》的主要演員都擁有著豐富的軍事題材電影的拍攝經驗,能夠表現出足夠的軍人氣質。

而本身缺少同類題材表演經驗的另兩位重要演員易烊千璽和韓東君,也在進組後摒棄瞭小鮮肉的日常操作習慣,接受劇組的嚴格訓練,並一度消失在社交媒體當中,和前段時間因為手指被劃傷就痛哭還被送往醫院的偶像明星有著天壤之別。

豐碑式的電影題材、強大的創制作團隊、優質的主配角演員、精心的制作,構成瞭《長津湖》的核心,也足以讓人給予期待。

你會為瞭《長津湖》走進電影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