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江姐”於藍:19歲時嫁29歲田方,為照顧繼子選擇流產,99歲去世

2021-06-11 由【】發表於 娱乐

2020年6月27日,在田方逝世46年後,99歲高齡的著名表演藝術傢於藍也因病離世。

在於藍將近一個世紀的漫漫人生路中,她除瞭是中國電影史上一顆璀璨的明星,還是電影藝術傢田方的妻子。

兩人34年的婚姻,相濡以沫的相守時光,在田方逝世後,於藍依然思念著,直到她生命的盡頭。

她生前在采訪中曾對記者說過:”和田方在一起,我是幸福的。”

彼時,這位白發蒼蒼但精神依然矍鑠的老人,紅潤面龐上洋溢著的笑容便是最好的佐證。

或許,對於藍來說,作為田方的妻子,是她前半生最滿意的角色。

而他們的相識,也頗具傳奇色彩,源於一部電影,緣起一個”粉絲”對偶像的崇拜。

1936年,在電影《壯志凌雲》中,25歲的田方在影片裡的扮演一個放下愛情,投身革命事業,最後英勇犧牲的青年農民田德厚。

當年,15歲的於藍還叫於佩文,還是一個初中生,剛好看瞭這部電影。

影片中,田方英俊的臉龐,深邃的眼神在這個情竇初開的少女心裡,撥動起一絲漣漪。

相比於影片中的其他優秀演員的表演,於藍覺得田方的演繹更加淳樸生動,尤其是那雙炯炯有神的雙眼。

可作為”粉絲”,對偶像的欣賞,甚至是傾慕,隻能埋藏在心底。

於藍和好友趙路

但於藍萬萬沒有想到,命運在2年後,讓他們在延安相遇瞭。

1937年7月7日,一場事變讓中華民國失去瞭對北平的主權。

侵略者對這裡肆無忌憚地壓迫和掠奪,於藍都看在眼裡,此刻起,她便立志抗日。

翌年9月,她和同窗好友趙路,在抗日積極分子的幫助下,同一大批熱血的有志青年,結伴前往革命聖地延安。

去延安之前,她心懷一份美好的願望,便將名字改成瞭於藍。

他們一路跋山涉水,危險和困難如影隨形,可大傢憑著一股子熱情和信念,不斷前行。

當延安的寶塔出現在他們眼前時,所有人都激動得熱淚盈眶,大聲呼喊終於到瞭延安。

這時,已經是1938年10月底瞭。

在延安安頓好後,於藍白天到抗大繼續自己的學業,晚上就去參加各種文藝演出。

新生活這樣開始瞭。

憑著對表演的熱愛,於藍一邊打磨自己的演技,時常參與業餘演出。另一邊出入演出場所,觀摩別人的表演,從中學習一二。

有一天,於藍擠在人群裡看話劇《到馬德裡去》,註意到舞臺上有一個黃頭發,深眼窩的”西班牙士兵”,瞧著格外眼熟,似乎在哪裡見過,但一時又想不起來是誰。

多看幾眼,仔細辨認之下,才確認臺上的”西班牙士兵”就是《凌雲壯志》裡的田德厚。

他為什麼會在延安?難道他放棄瞭在大上海當明星的機會?是不是和我一樣來參加革命的?

疑慮之外,眼前這個在舞臺上認真表演的偶像,似乎已經給瞭自己答案。

激動而羞澀的心情無以言表,心裡又增加瞭幾分對田方的敬愛和好感。

來到延安後,於藍是不斷進步的。

1939年,她加入瞭中國共產黨,1940年3月,被調入延安魯藝的實驗劇團,擔任演員。

此時,28歲的田方是魯藝的藝術科科長,二人成為瞭同事。

雖然平時因為工作互動多瞭,可並沒有太多的交流。

而這種普通的上下級關系,於藍對田方的事自然是知之甚少。

一次勞動後的休息間隙,於藍聽到有人在議論田方。

說他沒有大明星的架子,樸實、勤勞、平易近人,還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總愛幫助他人。

而這些,於藍也確實在平時的演出或勞動中,看在眼裡。

漸漸地,於藍覺得田方更加優秀瞭。

正因為知道田方的優秀,於藍絲毫未覺得田方會註意到自己,心底對田方的情愫也從未對外人說。

直到有一天,友人悄悄告訴於藍,魯藝的老師要給她介紹對象,對方是田方。

知道這個消息的於藍,頓感苦澀,心裡很不是滋味,但很快掩飾瞭過去,還詢問友人是否喜歡田方。

在得到友人不假思索且肯定的的回答後,於藍的心情更加難過。

但為瞭友人的幸福,她打算把自己對田方的情愫藏於心底。

事情的轉機出現在兩天後,那個老師找到於藍,並告訴她是他們弄錯瞭,田方中意的是於藍自己。

原來田方對自己也有意,欣喜之餘,可於藍又有一點生氣。

因為於藍覺得田方有點”隨便”,還跑去找瞭田方,生氣地質問於他。

“你怎麼今天喜歡這個,明天又喜歡那個。”不等田方解釋,還紅著臉,梗著脖子勸說田方應該和友人在一起。

哭笑不得的田方深情地看著眼前這個姑娘,等她一口氣說完,才對於藍說:”我一直喜歡的是你。”

後來田方自己說:從見到於藍第一眼開始,便深深愛上瞭這個像百合花一樣的恬靜美麗的女生。

一見鐘情,是他們雙向奔赴愛情的開始。

接下來的一切順理成章,他們很快確立瞭戀愛關系。

當年的冬天,兩人順利完婚。

19歲的於藍,如願嫁給瞭這個年長自己10歲的”偶像”——29歲的田方。

相愛容易,相處難。好的婚姻需要相互包容、相互成長,才能面對生活的一地雞毛。

婚後,田方對於藍的愛是熾熱的。

生活上,他細致周到地照顧著年輕的妻子,教她各種生活中的常識,對於藍偶爾的小性子,田方也都讓著。

但在外面,田方可沒有這麼體貼,常有忽視於藍的時候。

有一次要去外地演出,於藍這邊在吃力地收拾著兩人的行李,那邊的田方卻在幫助別人。

委屈的於藍越想越生氣,便一腳把行李踢開,氣呼呼站在一旁,一言不發。

可田方並沒有發現於藍的情緒,依舊熱情地幫助他人。

類似的事情發生過很多次,倆人的感情也出現瞭裂痕。

後來,田方在別人的”提點”下,才意識到瞭自己的問題,很快便向於藍道歉,二人和好如初。

戰爭年代,延安的條件艱苦,愛情遠沒有想象中那麼美好,生活裡有些困難也必須面對。

實際上,大於藍10歲的田方在此之前,有過一段被傢人包辦的婚姻。

妻子因為產後調理不當,患上產褥熱,不幸離世,給田方留下2個幼小的孩子。

後來到瞭延安,工作更加忙碌,就忽略瞭對孩子的照顧,心裡的愧疚隻能藏在心裡。

所以,婚後不久,幾經周折,才把2個孩子接來身邊照顧。

可這對於藍來說,如何當好一個”母親”,是很難的。

田方在生活和工作上對於藍無微不至,處處禮讓。

但對孩子,他疼愛有加,並且要求於藍和自己一樣,稍有做不到,抱怨和不滿便立刻表現瞭出來。

所以他們的婚後生活,有甜蜜,有相互扶持,但也發生過不少摩擦。

但善良的人兒,付出總會得到同樣的回報。

至少,於藍與這2個孩子相處得還不錯。

這讓隨後發現自己懷孕瞭的於藍,有瞭些許別的心思。

於藍心裡清楚,親生孩子的出生,會讓她在感情上有所傾斜。

於是,為瞭更好地照顧他們,再三考慮後,於藍決定放棄這個孩子。

後來她求助於同是演員的蘇菲,請求蘇菲的丈夫馬海德大夫,給她做瞭人工流產。

而這件事從頭到尾,田方毫不知情。

事後知道真相的田方除瞭心疼妻子,隻能在工作和生活上給予於藍更大的支持。

之後,二人在電影事業上的相互成就,他們的感情日益穩固。

1946年,田方接受瞭組織任務,在前往東北,參與籌備新中國的電影基地——東北電影制片廠。

新中國成立之後,田方服從組織安排,轉至幕後,擔任北京電影制片廠的首任廠長。

後來,田方服從組織安排,轉向行政管理崗位,鮮少出現在大銀幕上。而於藍在演員的道路上大放異彩,並取得瞭相當不錯的成績。

當面對朋友”你不適合上鏡頭”的質疑時,夫妻倆堅信臉蛋不是打動觀眾的法寶,但演技是。

琢磨角色,相互鼓勵成瞭夫妻二人的日常。

1948年,東北電影制片廠制作拍攝的《白衣戰士》,是於藍從舞臺走向大銀幕的起點。

隨後,電影《翠崗紅旗》、《龍須溝》、《革命傢庭》等作品相繼問世,於藍在其中的出色表演,足以在中國電影史上留下一席之地。

在於藍塑造的精彩角色當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莫過於《烈火中永生》中的江姐形象。

電影播出後,”江姐”儼然成瞭於藍的代名詞,影響瞭幾代人,這大概才是電影向社會大眾傳達正確價值觀應有的表率。

而這些成績,在於藍的心中,始終離不開田方的鼓勵和支持。

1954年,33歲的於藍如願考上瞭表演幹部訓練班。

但當時,他們兩個年幼的孩子(田新新和田壯壯)正是需要人照顧的時候,於藍猶豫瞭,不知如何取舍。

田方知道妻子的顧慮後,為瞭打消於藍的傢庭牽絆,還特意送瞭於藍一本筆記本,扉頁上寫著:”做一個好學生”。

他還在於藍入學前,告訴她:”兩個孩子不要牽掛,傢裡有我。”

簡單的一句飽含情義的話,既是承諾,也是港灣。

其實,在於藍上學期間,小兒子田壯壯生病住院,田方沒告訴於藍,獨自一人悉心照顧孩子轉危為安。

這其中的辛苦和煎熬,於藍是結業回傢後才知道的,田方也因此消瘦瞭許多。

好在兒子平安度過,於藍也沒有辜負田方的期望,以優異的成績畢業。

後來於藍常對人說:”沒有田方的幫助和鼓勵,我是很難堅持學完的,好在我沒有使他失望。”

1961年,於藍憑借《革命傢庭》的精彩演繹,獲得當年的莫斯科國際電影節最佳女演員獎,第二年,於藍當選新中國評選的”二十二大電影明星”。

但是,生活一如既往,從未停止給這個傢庭帶來考驗。

在那段特殊時期中,他們被一起被打倒,到基層勞動。

田方因此積勞成疾,於藍在一次修房子的過程中受瞭很嚴重的傷,這也成瞭她後來退居幕後的主要原因。

生活即便如此艱難,倆人始終不離不棄。

直到1974年田方罹患癌癥,田方在住院期間,於藍陪在身邊,照顧,開導,無微不至。

田方在彌留的當晚,拉著於藍的手,閑話幾句後,告訴於藍,留瞭一個存折給她。

後來,找到這張被田方叮囑的存折後,發現裡面僅有200元。錢不多,卻是他臨終前口中的”也許對你有用”。

手捧著丈夫留下的存折,恐怕沒有誰能夠體會,於藍那種失去摯愛的痛苦。

他們攜手共同走過34年的婚姻,歡樂悲喜,今後隻有那些曾經歲月與她作伴瞭。

生活是要繼續的,沒過多久,於藍又再次進組拍攝《偵察兵》,角色是一名革命母親。

可是,因為舊傷嚴重影響瞭她的身體,已經不適合再進行電影拍攝瞭,權衡之下,於藍決定退居二線。

即便如此,於藍還在繼續著田方的事業,也是自己的事業——做中國電影的幕後英雄。

1981年,已經60歲的於藍,著手組建瞭中國兒童電影制片廠,並擔任第一任廠長。

直到退休之前,於藍一手締造的兒童電影事業,也做得有聲有色。

中國兒童電影學會的現任會長侯克明曾表示過,於藍不僅僅創造瞭兒童電影的輝煌,更關鍵的是還告訴瞭後來人如何拍攝兒童電影。

其實,於藍的一生是幸運的。與丈夫田方相愛相守34年,其中雖有齟齬,但始終不離不棄,事業上,也做到瞭彼此成就。

即便在於藍的後半生中,田方缺席瞭整整46年,但摯愛的田方在於藍心裡也住瞭46年,一刻都不曾忘記過。

生命是短暫的,而愛情是永恒的。真摯的感情從來都值得被銘記,而有一個可以思念的人,就是幸福。

離別即重逢,思念成殤,於藍用餘生思念田方,而我們用未來思念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