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從西方金融危機到“殘酷青春物語”,《倚馬而息》的“創作加減法”暗示瞭什麼?

2021-07-20 由【】發表於 娱乐

在愛爾蘭鄉村,前拳擊手道格拉斯從小就有嚴重暴力傾向,後來他成瞭當地戴夫斯傢族令人生畏的打手。妻子烏蘇拉無法忍受他的行徑,帶著患有自閉癥的兒子離他而去。想成為好父親,又苦於沒有照顧好兒子的能力,良心未泯的道格拉斯將何去何從?傢庭與道義的拉扯下透出怎樣的悲劇底色?

這部講述殘酷青春物語的電影《倚馬而息》,由英國年輕導演尼克·羅蘭基於愛爾蘭作傢科林·巴雷特小說集《格蘭貝的年輕人》中的同名中篇小說改編而成,巴裡·基奧恩、柯斯莫·賈維斯、尼芙·阿爾格等主演,以冷峻風格講述瞭深陷暴力無法自拔的愛爾蘭男人悲劇人生,曾獲2021年英國電影學院獎電影獎最佳英國影片等四項提名、英國獨立電影獎最佳導演等九項提名。

“電影在整體上保留瞭小說的敘事框架,但在很多細節作瞭調整。原小說其實更冷峻,比如一開始道格拉斯實際上殺死瞭范尼根,結尾也並沒那麼感傷,更加殘酷揭示主人公的命運。如果滿分5分的話,我給小說打4.5分,電影打3.5分。”同濟大學人文學院副教授湯惟傑、群島圖書出版人彭倫在朵雲書院·戲劇店,對談從小說到同名電影改編的“加減法”。

嘉賓表示,如果看過原著小說,結合2008年金融危機後愛爾蘭經濟被重創的背景,觀眾會發現社會停滯的大環境下,這些形形色色的年輕人生活處處不如意。彭倫認為,相比小說裡的冷酷氣息,電影改編相對淡化瞭暴力色彩,主人公的基調更善良些;但另一方面,“導演在片名‘倚馬而息’的故事處理上有點可惜,並沒有突出書名和劇情的關聯”。

談到“倚馬而息”,湯惟傑如是解讀——小說中的設定、患有自閉癥的孩子傑克隻有在馬背上才能安靜下來;小說中的馬沒有馬鞍,道格拉斯第一次騎馬時被馬帶出好遠,隱喻他卷入范尼根一事,其後人生也被外界力量推動而不能自主掌控;片名中“calm”可能有反諷之意,“馬”並沒有給人安寧,而是讓人在不情願中走上歧途。

“小說集繼承愛爾蘭文學的傳統,能讀出喬伊斯《都柏林人》的影子,有些篇目名字也來自其中,講述瞭社會發展停滯之時普通人的故事,包括青年男女的情愛、自我認知的破滅、偶然之下的真情流露等……”湯惟傑看來,有時很難說類似的文藝作品能給人帶來什麼具體現實意義,比如《倚馬而息》講年輕人在親情和犯罪之間的悲劇故事,並非一味嚴肅地去批判社會,更像是對現實生活的多面展示,“我們讀文學看電影,作品中的角色並不是臉譜化、有指向的,他們之所以看起來令人又愛又恨,也正是作品復雜豐富的魅力所在。”

影片中孤獨寂寥的氣息撲面而來,正如英國電影月刊《帝國》雜志曾描述的:“羅蘭的電影用跳躍鏡頭和極富壓迫性的音效設計,讓觀眾身臨其境地感受到角色被推至生活邊緣的絕望感,在電影的大多數場景中,觀眾的情緒就像低壓在上空的運動,在不祥的電子樂譜的推動下,生動地呈現出一種淒涼感。”

為保持角色原生態的粗礪質感,片中男主角柯斯莫·賈維斯在開機前搬到愛爾蘭西部生活瞭五周,熟悉當地生活及愛爾蘭口音。拍攝期間,哪怕是休息,他也用愛爾蘭口音講話,貢獻瞭流暢自然的細膩演技。

《格蘭貝的年輕人》是“故事群島”叢書中第一部作品,這套收錄世界各國優秀中短篇小說的叢書,目前已出齊第一輯五種。除瞭《格蘭貝的年輕人》,還有美國作傢丹尼斯·約翰遜《火車夢》《耶穌之子》、愛爾蘭作傢科爾姆·托賓《馬利亞的自白》和西班牙作傢克裡斯蒂娜·費爾南德茲·庫巴斯《諾娜的房間》。

據悉,上海譯文出版社、群島圖書、歡喜首映將繼續在全國50餘傢書店免費舉辦《倚馬而息》電影放映分享會,持續到10月。業內認為,讀書和觀影相結合的形式,能有效激發書店讀者的積極性,豐富瞭大眾閱讀體驗,也有一定的拉動圖書銷售效應。

作者:本報記者 許暘 實習生 吳亦陽

圖片:出版方、劇照

編輯:郭超豪

責任編輯:宣晶

*文匯獨傢稿件,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