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吳亦凡”正在吞噬吳亦凡

2021-07-20 由【】發表於 娱乐

吳亦凡都美竹事件,時至今日依然沸沸揚揚。

在最新的回應裡,吳亦凡團隊否認瞭“未成年”“灌酒”“選妃”“收手機”等多項指控。

事件的真相與全貌,我們尚未可知。但在深水娛的專訪裡,社長註意到都美竹一句失望的詰問:

“一個人,為什麼成為頂流後就變成瞭這樣?

是變成頂流的人都這樣,還是這樣的人才能變成頂流?”

曖昧的人設,頗具技巧的公關,讓光環背後的明星影影綽綽,得以藏起真實的自己。

毫無疑問,吳亦凡團隊是危機公關的翹楚。吳亦凡面臨說唱質疑和電音吐槽時,工作室不退不避,用一首《大碗寬面》營造出他憨厚卻瀟灑的個性。

包括社長在內的一眾網友,輕易地便原諒瞭吳亦凡在節目中的“不專業”,甚至好感倍增。

而秦牛正威攪起的“牛嫂疑雲”,又憑借流出來的疑似吳亦凡“不追究”的隻言片語,讓不少人將同情牌打給瞭他。

一來一往,“傻白甜人設”立得穩穩的。

但,真是如此?

“明星臺上臺下差別很大,尤其是男明星:很多時候,我感覺到假。”

某種程度上,半隻腳跨進娛樂圈的都美竹,比大眾更多瞭一重清晰視角。

娛樂圈的營銷向來層出不窮,但如深水娛在采訪中所言:“當偶像的光環成為資本,與瘋狂的粉絲們碰撞在一起,會引發什麼樣的化學反應,這才是我們應該警惕的。”

貨架上令人眼花繚亂的糖果看久瞭,大眾幾乎已經忘記撥開糖紙,去看看裡面的內芯——

藝人的人設問題,早該管管瞭。

“一個人能有多不正經,就能有多深情。”

這句話在網易雲音樂評論區被贊瞭40萬次。

在這條評論被寫上去的兩年後,吃瓜群眾們學會瞭一個新詞匯,“求錘得錘”。

網友曾評論:“薛之謙”三個字就是最動聽的情話

時代少年團隊長馬嘉祺因為高考成績沒過文化線,學霸人設翻車,有人把他的成績編成順口溜“2544307”來諷刺傳播。

此前他憑借這個人設,吸引瞭無數慕強而來的粉絲們。

高考成績翻車後,粉絲再也控不住來自龐大的路人盤的嘲笑。並且在此後與高考有關的藝人動態中,他還不斷被翻出來“鞭屍”。

大眾並不在乎、也沒有記住這個愛豆,但他“連文化線都沒過”的負面印象,已經無可挽回地深入人心瞭。

兩年前,江一燕稱拿到瞭建築界的世界級大獎,暗示自己又一次成功跨界。但不到一天的時間裡,就被網友扒皮其實隻是“提瞭幾句甲方修改意見”卻硬要蹭獎。

於是,江一燕花費十多年精心塑造的才女人設一夕之間全部翻車,甚至還被網友扒出她在自己寫的書中自創瞭“你的笑容很甜(sweet)”這種獨有的中文translation裝逼寫法。

江一燕為此事道歉後就很少出現瞭。

前段時間她因為疑似“隱婚生子”再次上瞭熱搜,但熱評卻無情回復,“就算她有兩個孫子都無人在意。”

這就是當代娛樂圈進退維谷的藝人人設

“營銷一時爽,翻車火葬場。”

出事之後,藝人們往往找不到一個正確的姿態出現在大眾面前。

有點手腕的公司和有點心氣兒的藝人,自然不會甘於沉寂,他們會不斷放出最新的動態試水輿論,要麼拍外國時尚雜志曲線復出,要麼發新歌回溯過去diss一切。

而翻車最狠的幾個人,出軌的好老公文章、將情人送進監獄的儒雅男神吳秀波、出軌朋友妻子的義氣哥們pgone、不知知網的博士翟天臨,如今都已徹底退出瞭公眾視野。

前段時間,翟天臨試圖在“天臨三年”的畢業季主動慰問畢業生,用挨罵來挽回一點名聲,但高贊回復裡沒有一個人買賬,甚至還表示要繼續罵到他公司不敢試水復出為止。

這就是被人設反噬的結果。

同理,有著“戀愛達人”之稱的蕭亞軒也是如此。

當吃瓜群眾發現,蕭亞軒的愛情裡摻雜瞭大量的地位、財富的利益拉扯,姐弟年下戀情並沒有想象中快樂,甚至實際上和愛情並不完全掛鉤。

這一刻,就是蕭亞軒人設的祛魅時刻。

藝人的人設濾鏡被摔碎,有些粉絲會瞬間下頭,而有些粉絲還在苦苦掙紮,“隻要哥哥否認,我就相信”——哪怕哥哥此前被拍到和女友在車前蓋上激吻。

在以人設為半徑的輻射圈,社交距離決定你看到的多寡。

這也是為什麼所謂的藝人人設翻車,在吃瓜群眾看來十分震驚,圈內人卻會在事後感慨“哦,他現在才翻車啊”。

當藝人以某種正面品質被記住並獲利的時候,就要為自己隨時可能被觀眾窺見的真實面貌負責。

崩塌的人設,隻是沒有被翻開的常態化B面而已。

塑造人設,是錯的嗎?

社交媒體時代,每個個體都需要通過建立有社會意義的印象,讓自己在人際交往中快速融入集體。

一個優秀的人設,往往能夠擁有更多的主動權。人們通過這種“社會速記式”的印象處理來標識身份,並且作出相應的期待。

對於“吃觀眾飯”的藝人而言,人設就更重要瞭。

在古早一點的年代,人設還不叫“人設”,而是“路線”。

上世紀的香港藝人之所以美得各有千秋,是因為縱覽他們的演藝生涯,都在貫徹某一種路線:邱淑貞、鐘楚紅風情萬種,而周慧敏王祖賢,或清純或英氣。

玉女型藝人不扮性感,性感型藝人也不會突然跑去嘗試中性路線,彼此互不嗆行。

這種路線的安排,有時候是出於對藝人身上某種特質的放大和聚焦,有時候則是出於市場喜好的風向進行包裝貼合。

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表演自己的人設成為瞭當好藝人的第一堂必修課。

為什麼?

拿101系選秀來說,一檔節目100多個人,卻要爭每期共計90分鐘的綜藝鏡頭,就算按平均分配,每個人都分不到1分鐘。

人設、劇本豐滿的練習生能拿到更多的鏡頭,沒有特點的人則被越埋越深。

未出道都尚且如此,出道已久的老牌明星更是發現——

“立人設”,成瞭娛樂圈新的財富捷徑。

“傻白甜”標簽讓張雨綺瞬間從緋聞纏身的泥潭中走出來,把“不正經”和“深情”雙面人設融為一體的薛之謙因此爆紅瞭整整兩年。

一個討巧的人設,能讓觀眾好感度直接拉滿。

尤其是對於缺少作品,純靠粉絲支撐的愛豆們而言,比起緩慢地累積事業粉,憑借“乖兒子”“可愛弟弟”的人設和各種拉郎配CP,能輕易地圈住大批“媽粉”“姐粉”。

但,人設越根深蒂固,翻車的傷害值也就越大,且反噬之力往往呈指數翻倍。

王源曾在綜藝《哈哈農夫》中表示,“我出道五六年從來沒有做過自己。”

此前王源在大眾心中的形象,是幹凈陽光的少年愛豆、養在粉絲手心的乖寶貝,甚至還拿下瞭禁煙大使的稱號。

也因此,吸煙事件一出,就在微博上引發瞭不小的風浪。

是大眾不允許王源抽煙嗎?

不是,大眾並非苛求藝人做道德標兵。

譬如張雨綺、井柏然吸煙,就沒有人會說男神女神形象崩塌,反而讓他們的私域形象變得更加豐富立體。

這個吸煙事件的主角哪怕換成吳磊,都不會有如此強烈的人設翻車感——

王源可以是弟弟,是兒子,但唯獨不會是在聚會上熟練地吞雲吐霧的社會人。

所謂成也人設,敗也人設。

真正有能耐的藝人,可以用自身反哺人設,而許多愛豆暫時還做不到這一點。

當他們用某個“詞語”和“標簽”來概括自己的時候,便阻斷瞭他人對內挖掘的可能。

人設立得好,就是藝人的避風港。

它能固化藝人身上的某個標簽,對藝人進行“賦魅”,疊上層層濾鏡和光環。

可一旦藝人過度依賴所帶來的紅利,選擇“躺平偷懶不幹活”,人設便成瞭雙刃劍:

它杜絕藝人去打破邊界、向外試探和延伸。

陶虹在采訪的時候說過一句話,“當他(徐崢)演瞭一個茄子之後,所有的紫色都來找他瞭。”

當需要贏得演“茄子”機會的時候,藝人們恨不能把所有的紫色周邊穿在身上;

當“茄子”帶來的紅利已經陷入瓶頸、變成刻板印象,妨礙他們拓展更多可能性的時候,他們才發現,全世界的紫色都在自己身上。

徐崢早早看清瞭這點,他給自己選擇的出路是,自己當導演。

更多的娛樂圈藝人卻難以破除、也難以舍棄人設帶來的便利與舒適,轉而選擇強行硬扛:

自己吹的人設,跪著也要演完。

作為一種包裝藝術,或者說,商品,藝人們的魅力大多是被外部世界強行賦予的,並不源於他們本身。

也因此,人工“賦魅”時有多完美,翻車時“祛魅”的反噬就有多大。

但即便這樣,藝人和經濟團隊還是緊緊握著“人設”這財富密碼不放。

當紅藝人翻車再多次,經濟公司往往隻會丟個千篇一律的道歉公關出來,“會加強對旗下藝人的管理”。

對公司而言,比起用心扶持一個清白的好演員,批量生產“人設愛豆”顯然更加快速便捷,付出的成本和代價也更小。

被裹挾在這樣環境裡的藝人們,對此也相當配合:

不再在社交平臺上分享心情,就是最好的佐證。

或主動,或被動,藝人們都選擇瞭在公開場合裡,最大程度地減少真實人格的上線。

阻止藝人探索邊界的也許是觀眾、也許是公司,但最終還是藝人自己。

他們依靠成功的人設獲利,轉型時又渴望逃離既定標簽,對外喊話“不希望被定義”。

這些藝人中,有人靠著實力扛住瞭人設的反噬,反而樂得逍遙做自己;

有人卻依舊掙紮在人設的牢籠裡,困而不得出。

娛樂圈的藝人人設困境,就像是一個永遠無法解決的程序bug。

盡管有的人看起來依舊光鮮亮麗,但人設的反噬對他們而言,隻是早和晚的差別。

總有一天,他們會毀於自己親手編織的美麗牢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