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頁 > 娱乐 > 易烊千璽有異樣

易烊千璽有異樣

2021-07-20 由【】發表於 娱乐

作者 | 小喬同學

內雙、皮膚黑、眼尾上挑的易烊千璽,作為一個被偶像工業打造包裝出來的流行文化符號,是妥妥的流量小鮮肉,出道時曾被大夥嘲諷小小年紀不好好讀書,一度遭受“全網黑”。

但這兩年,這個四字弟弟表現卓異,一掃前憂。

他突破瞭某種體系的固定想象,商業和藝術雙豐收,野心十足。

哪怕與一群在演藝圈摸爬滾打瞭大半輩子的老戲骨火拼演技,易烊千璽,一個20歲出頭的新人演員,也得到瞭如下評價:

“刻苦努力,這麼年輕就表現出一個職業演員應有的品格,這個演員的道德,職業演員的素質,未來可期這孩子。”

“我覺得千璽就很願意去思考,我這個角色到底怎麼回事,我這個人物到底怎麼回事,在我自身上可以發揮出什麼樣的東西。”

“易烊千璽是我非常欣賞的一位00後的年輕演員,確實是令人期待,未來可期的一位優秀的男演員。”

“有一個又具備流量,又具備人氣,但是也絕對具備實力的,就是易烊千璽,我覺得千璽在流量范疇內,做瞭一個最優秀的典范。”

……

作為演員,易烊千璽初出茅廬,就得到瞭行業的認可,還博得瞭大眾的贊許。相比很多人,他是幸運的,但也不隻幸運。

停留在大眾心中的小孩,如今突然成瞭活躍在人們面前的沉著穩重的大人,人們驚訝於易烊千璽成長的同時,卻也忍不住問道:“易烊千璽為什麼這麼穩?”

01

安排

易烊千璽生於2000年。為瞭迎接紀念千禧年,傢裡人為他取名“烊”,在其傢鄉湖南懷化表示“歡迎”的意思。

童年易烊千璽(圖源:@新娛)

易烊千璽第一次對名字感到不滿意,是在試卷忘記寫名字而被罰抄時,因為筆畫太多。除此之外,易烊千璽還感到困擾的是,每次被詢問其姓名,他總要一遍又一遍地介紹這個名字的讀音、寫法和由來。

彼時,易烊千璽還不知道,往後他會無數次地簽名,但他再也不需要介紹誰是“易烊千璽”瞭。

易烊千璽的媽媽因傢庭貧困而過早輟學南下打工,於是她下定決心,絕不讓她的孩子過像她這樣平庸的人生。“要成為與眾不同的人。”

易烊千璽自小便背負著傢人的期待。當別的孩子還在玩泥巴的時候,易烊千璽已經往返於媽媽為他報的各種各樣的興趣班瞭,書法、魔術、變臉、葫蘆絲、拉丁、街舞、手風琴……

不知道易烊千璽有著什麼樣的天賦,媽媽就給他什麼都報一報、什麼都學一學。在一個選秀節目上,評委老師曾問他:“學這麼多東西不累嗎?”

他尷尬地笑瞭笑,說:“習慣瞭。”

易烊千璽習慣瞭放學後,搭乘再兩個小時公交車去上課;習慣瞭周末早上六點起床,從昌平趕到市裡學跳舞,再搭末班車回傢;習慣瞭在公交車上吃飯、換衣服、把菜板支在腿上寫作業……

從某種意義上而言,易烊千璽的童年時間一再被安排和填充,而加入TFBoys組合是這種生活的延續,隻是安排他的對象,從媽媽變成瞭公司。

2013年,王俊凱、王源和易烊千璽組成的TFBoys成為瞭傢喻戶曉的團體組合。當時,有不少人還嘲笑這三個未經世事的孩子,有點土裡土氣,炮轟著年紀尚小的他們白日做著明星夢。

TFboys

而最晚加入組合的易烊千璽,低調、不善言辭,一度宛若小透明,遭到瞭不理智的粉絲們排擠,被嘲長得不夠好看、被罵滾出組合。

沒有鮮花和掌聲的舞臺,是不被人認可的孤獨與撕裂感,對於十三四歲的孩子來說,該是怎樣的痛苦?

隨著TFBoys的走紅,易烊千璽也成瞭炙手可熱的當紅頂流,有瞭屬於自己的粉絲,成瞭更多人的榜樣,也背負更多人的期待。

聚光燈下略顯靦腆的易烊千璽

站在萬眾矚目的地方,易烊千璽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被無限放大,他沒辦法像個孩子一樣去做孩子應該做的事情,他的生活有瞭更多的限制。

當一個人背負著期待、服從滿滿當當的安排、承受著來自這個世界的惡意,就註定瞭他沒有辦法像同齡的孩子一樣,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

而過早地見識到瞭大人世界裡最真實的模樣,知曉成年人相處的法則,易烊千璽也在小小的年紀擁有瞭和年齡不相符的思緒。

02

長大瞭,什麼時候?

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人們提起易烊千璽,最先想起的始終是那個唱“左手右手一個慢動作”的靦腆內向小男孩。

當王俊凱發出“一直在向外界傳達我已經長大的訊息,但是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收到”的疑問時,當王源歌唱著“世界上沒有真正的感同身受”時,TFBoys中年齡最小的易烊千璽,卻像突然之間長大瞭一樣。

長大後的易烊千璽一直試圖顛覆大眾對他固有印象,但到底是什麼時候長大的?

或許在街舞中擔任明星隊長,憑借不俗的街舞實力帶領戰隊奪得全國總冠軍時;或許在《長安十二時辰》中初扛男主大梁時;或許是初登大熒幕,便憑借《少年的你》中寸頭痞氣的混混劉北山一角斬獲多項大獎時……

難得的是,易烊千璽不是少年故作老成的做作,不是內向偽裝沉穩的刻意,而是像夏日裡的清風、冬日裡的暖陽,給人一種舒服的感覺。

易烊千璽在《長安十二時辰》中飾演李必

當人們開始誇贊這個孩子的成長、認可他的能力、褒獎他的成就的時候,易烊千璽卻有著很清醒的自我認知。

因為在成年人的世界裡,即便站在滿是鮮花與掌聲的舞臺上,易烊千璽還是會習慣性悲觀,不相信別人所說的“特別好”。

易烊千璽不愛說話,也習慣把自己與外界隔開來,去找尋自己。

於是,易烊千璽一有時間,便會跑到任哲的工作室裡做泥塑。這是他在一層層堆起來的工作中的一個小縫隙。

在《我和我的時代》的采訪中,易烊千璽自豪地說:“在非常忙碌的生活中找到讓自己非常舒服的另外一件事情,會很幸福,我身邊的一些也是這方面的朋友,他們會覺得想找也找不到。”

除瞭捏泥人,讓易烊千璽找到自己的,還有另外一個“小苗頭”。

“做到什麼事情的時候,我會覺得自己特別自如,好像看到真的適合我的東西,如果以後狀況沒有比現在更好的話,我可能還會去找比現在更喜歡的事情。找到瞭小苗頭,希望能在更好之後再說。”

2018年,易烊千璽以文化和專業雙料第一的成績考進瞭中央戲劇學院。自此,易烊千璽在演藝事業上便停瞭下來,直到2020年6月《送你一朵小紅花》開機。

《送你一朵小紅花》海報

兩年間,易烊千璽隻要沒有工作,就和普通學生一樣,上課、吃飯堂、睡宿舍、泡圖書館。

但易烊千璽對於角色的理解與拿捏,更遊刃有餘瞭。從《送你一朵小紅花》來看,不管是從松弛感、情感爆發的張力,還是眼神、肢體、情緒,易烊千璽都能細膩傳神地表現出一個癌癥患者的痛苦和絕望。

《送你一朵小紅花》片段

從劇本挑選到角色詮釋,易烊千璽用事實佐證著的這個“小苗頭”,便是成為“演員易烊千璽”。不同於很多人的空喊,他清楚明白地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也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他說:“希望我能不讓我自己失望。”

03

“普通市民”

如果可以選擇,沒有人願意成為一個早熟的孩子。易烊千璽也是如此。

前一段時間,易烊千璽在微博發佈瞭一則Vlog,視頻記錄瞭他戴上墨鏡,大搖大擺地遊蕩街頭,用鏡頭記錄街頭的一切:坐下小憩的環衛工人、拄拐老人彎腰看車下的狗、腳氣王小廣告、口罩遮臉睡在馬路長凳上的路人……

鏡頭下,易烊千璽的生活變得生動細致,妙趣橫生。

易烊千璽對生活的洞察讓許多人吃驚

這也並不是他第一次這麼肆無忌憚地當一名“普通市民”,在早前8000萬粉絲福利的視頻《前座劇場》中,易烊千璽重走當年上興趣班的老路,講述這條路上的變化,還有那些和媽媽之間的小故事。

小時候的事情,易烊千璽總是如數傢珍。當回憶湧上心頭,他泛著淚光說著:“我最熱氣騰騰、最有活力、最怎麼著的,就是在昌平那六年,小學那會兒。”

在最應該鬧騰的年紀裡,易烊千璽丟掉瞭很多屬於自己的時間,也丟掉瞭很多可以任性的機會,他選擇瞭要滿足傢人的期待,成為瞭一個早熟的小孩和一個成熟的大人。

未成名前,易烊千璽幻想過長大後隻拿著三四千塊工資的生活;十七八歲的時候,他也想象過,不在娛樂圈裡的生活。

易烊千璽也曾在工作中累到不行,任性地想著“我不想做瞭”。這個念頭剛冒出來,就打消瞭,易烊千璽知道不可能。

早熟,意味著要走正確的道路,哪怕這不是你最想要的。易烊千璽的路,早在十三四歲就已經選好瞭。

年少成名,是榮光,亦是枷鎖。從60分到80分的進步總是令人欣喜,但手持100分的成績單,若丟失1分便是墜落。

一路走來,易烊千璽身上背負著註視與期待,他能向大眾傳遞的“我已經長大”訊息,隻能是通過一個又一個的好作品,以及一步比一步走得更踏實。

易烊千璽總讓人忘記,即便是頂流,他也不過是個20出頭的小夥。好在一切都剛剛開始,易烊千璽站得高,卻也格外清醒。

他清醒地知道,整個娛樂圈都在等他,而他需要盡全力去滿足各種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