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風險與機遇並存!方圓2公裡至少46傢,聚焦高碑店周圍的“劇本殺”

2021-07-21 由【】發表於 娱乐

選擇一份劇本,扮演一個角色,花上四五個小時,在推理本裡“找兇手”,或是在情感本裡放肆哭一把,體驗不曾有過的人生……

仿佛一夜之間,“劇本殺”成瞭年輕人的娛樂社交新寵。地處東四環外的高碑店,見證著這股風潮的興起。近一年來,數百傢大大小小的劇本殺店擠進這片土地。他們希望從日益膨脹的市場中分一杯羹,卻也不得不面對一個又一個前所未有的挑戰。

叁公子劇本推理社的服裝道具

繁汐推理劇場的劇本

行情

方圓2公裡內至少46傢

“咱們約的本是吧?裡邊稍微坐會兒,等人齊瞭就可以到中式房間。”

周五傍晚6點,一撥客人進店,張華鵬立即熱情地打招呼。作為“叁公子劇本推理社”的老板,這個大男孩還在努力積累經驗。

“之前玩過七八傢,覺得前景應該不錯,就想開一傢試試看。”3個月前,張華鵬的身份從玩傢轉為店傢。

選址是擺在面前的第一道關卡。“考慮過三裡屯和國貿,但租金要比高碑店貴出3到4倍。”經過權衡,他選擇在高碑店東區租下一套200多平方米的房子,“地上地下各一層,一年不到20萬。”

除瞭租金相對低廉以外,張華鵬還看重這裡的氛圍。“附近有好多劇本殺店,更容易產生集聚效應,讓玩傢一提起劇本殺就想到高碑店,這對新興行業來說其實是好事兒,畢竟抱團發展比單打獨鬥的抗風險能力要強。”

事實證明,與他持同樣想法的店傢不在少數。以高碑店東區為例,在點評網站上搜索“劇本殺”,方圓2公裡范圍內至少可以找到46傢。其中,僅標註為“新店”的就有25傢,其中一些甚至還沒來得及上傳圖片等信息。而張華鵬的店已經不被視作“新店”。

沿著惠河南街向西,藏在一排排灰樓深處的“町晨劇本推理社”顯然要更年輕些。今年5月,這傢劇本殺店才開始營業。

“朝陽區本身就有潛在消費群體龐大的優勢,而高碑店跟那些寸土寸金的商圈比起來,性價比又很高,再加上影視資源豐富,周圍停車便利,的確適合開劇本殺店。”據老板九月介紹,盡管這裡是新店,但規模並不小,“樓上4層、樓下1層,總共400多平方米,有中式、歐式等8個風格的房間,可以配合不同主題的劇本。”

作為活躍於高碑店的租賃中介,小楊也嗅到瞭市場行情的變化。“前幾年火的是蹦床館、轟趴館,現在輪到劇本殺,這兩天就帶看瞭好幾個,都是找整棟的,現在房源不多瞭。”小楊談道,去年疫情期間,不少影視公司陸續搬走,房租明顯下降,後來劇本殺火起來,房租也跟著有所回升。“像400多平方米的整棟,去年租金也就30萬,但今年要40萬左右。”

根據日前發佈的《2021實體劇本殺消費洞察報告》,劇本殺實體店的火爆還在蔓延。預計2021年,國內劇本殺市場規模將超過150億元,消費者規模或達941萬,超七成為30歲以下的年輕人群。

運營

選本和招人是兩道難題

張華鵬曾經以為,開劇本殺店幾乎沒什麼門檻。但當他完成裝修以後,才意識到現實遠比想象中復雜許多。

“玩劇本殺的高峰一般在晚上,平時結束要到凌晨3點左右。趕上周末,經常要熬到早上五六點,我們這些人已經連熬瞭三個月。”對張華鵬而言,選本和招人也是兩道大難題。

由於入行時間不長,他在劇本的選擇上還沒有足夠的把握,“全憑自己摸索,一點一點積累。”至於招人,張華鵬也發現絕非易事,“畢竟之前沒做過,談不上有什麼人脈或資源,有點碰運氣的感覺。”

目前,張華鵬的店裡有五六名員工,但他心裡並不踏實,“招來的多半是新手,最小的隻有18歲,平均年齡也就20歲左右,大傢都是邊做邊學。況且這個行業員工流動性大,我這兒開業以來已經走瞭四五個人。”

在張華鵬看來,員工中的DM(主持人)既要主導遊戲進程、把控劇本節奏,又要調動全場氣氛、完成整個復盤,直接關系到玩傢的遊戲體驗,因此招聘難度格外大,“有時候甚至需要從其他店‘挖墻腳’。”

相比之下,開業一年有餘的“繁汐推理劇場”雖不是最早一批劇本殺店,但儼然已經堪稱老店。“招DM難,招專業的DM更難,既然不好招,那就自己培養。”老板少雷表示,店裡的DM有從影視公司過來工作的演員,也有從附近高校過來兼職的學生,關鍵要看本人是否對這個行業感興趣。

在劇本方面,少雷也投入大量心血。“劇本分為獨傢本、城限本和盒裝本三類。所謂城限本,就是會限制在一個城市裡的發行量,這正是我們的主要競爭力所在。”為得到這些稀缺資源,少雷經常要奔波於各地展會,“一個城限本大概要2000元,我們單單是這一類就有300多個,在全北京也是相當可觀的。”

開業以來,九月沒有停下過搜尋優質劇本和DM的腳步,同時也和員工們一起刷新著有關劇本殺的認知。

“過去,劇本殺還很小眾,玩傢的年齡層集中在二十來歲,現在受眾面更廣瞭,小到十四五歲,大到四五十歲,都會來玩,越來越大眾化。”九月覺得,劇本殺有時候更像是一場心理療愈。“有的孩子在傢跟父母吵架,過來玩瞭一場情感本,回去就主動找媽媽和好;還有的人在生活或工作中不堪重負,就在扮演角色時把壓抑已久的情緒釋放出來。看到不同的人在劇本殺中或哭或笑,也是一種獨特的體驗。”

位於高碑店東區的叁公子劇本推理社

困局

入局門檻低致競爭加劇

前不久,少雷的第二傢劇本殺店在合生匯附近開業,一切正在步入正軌。而張華鵬依然在為引流發愁。

“事先沒想到,推廣要花很大一筆費用。”店開瞭沒多久,就有平臺主動找到張華鵬,洽談引流事宜,“單單是在一個平臺,每月的推廣費就要花掉一萬五左右。可即便是花瞭這筆錢,也不意味著一定能帶來客源。”

更讓他無法接受的是,還有一些平臺提出可以搞超低價體驗,也就是薅羊毛活動。“正常來說,每個人的費用在148元,工作日的學生團購價也要88元,我需要保證玩傢的體驗,畢竟有成本在,我實在沒辦法像有的店那樣,推出39.9元甚至29.9元的超低價。更何況,哪怕隻是這點錢,也要悉數落到推廣平臺手裡,一分錢都到不瞭我這兒,相當於是要我免費給場地陪玩。”

張華鵬明白,這些靠超低價帶來的客源,大多數也隻是為瞭薅羊毛,很難真正留得住。“全北京不斷會有新的劇本殺店開業,這些人很可能一直盯著39.9元或29.9元的超低價。而我們希望留住的是那些真正喜歡劇本殺,並且認可我們的玩傢。”

最近,張華鵬覺察到一些新開的劇本殺店有些變味兒。“在我的想象裡,大傢玩劇本殺會想要一個舒適的環境,可現在一些新開的劇本殺店特別粗糙簡陋,隻是租一間房子,放兩張桌子,貼個壁紙,就算開起來瞭,感覺很敷衍。”

張華鵬還記得,自己當時裝修時,哪怕是一扇用來裝飾的窗戶,都會先在後面貼上宣紙,裡外做瞭三層才給掛到墻上,但現在願意這樣摳細節的店傢不多瞭,“進入劇本殺市場的門檻越來越低,會讓這個行業變得越來越不值錢,魚龍混雜的情況也更多。”

在這方面,少雷有著相同的感受。“我去年在開第一傢店之前,至少準備瞭半年,所以還算比較充分。但今年更多店隻是因為看到劇本殺火瞭,希望進來分杯羹,結果倉促上馬。”少雷相信,新店想要真正立足,還有很多需要註意的地方。

此外,劇本數量猛增的同時,也有不少店傢發現內容和場景的同質化讓競爭悄然加劇。下一步,高碑店究竟會形成劇本殺良性互動的產業集群,還是大浪淘沙後迎來新的行業洗牌?仍然有待時間的考驗。

記者 宗媛媛 文並攝

流程編輯 u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