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青簪行》難產始末的眾生相

2021-07-22 由【】發表於 娱乐

文 | 觀娛象限,作者 | 緲秒、琢介

《青簪行》難產,過去打得天昏地暗的粉絲們一下子安靜瞭下來,或許意識到竹籃打水,撕瞭個寂寞。

《青簪行》播或不播,都註定是一個貽笑大方的影視劇制作與傳播案例。

從選角開始就陷入紛爭,演員官宣粉絲撕番,海報發佈戰爭升級,拍攝過程中又爆出陰陽劇本、魔改原著等嚴重問題,自傳出影視化至今,《青簪行》一路備受矚目,兩傢粉絲撕到殺青、撕到被央視點名,也間接導致該劇因為風險評估,播出日程一直推遲,懸而未決。

5月3號,CCTV電視劇官博發出瞭一條微博消息,“一起期待《青簪行》”,並艾特瞭男主吳亦凡。正以為它要迎來定檔開播的曙光時,吳亦凡出事瞭。

近日,都美竹公開發聲之後,不斷有女生加入指控,吳亦凡醜聞事件仍在持續發酵,並且性質愈發惡劣,觸及法律底線。商務品牌紛紛解約或者宣佈暫停合作,作為吳亦凡唯一確認的待播影視作品,《青簪行》或許也將面臨永遠無法播出的危機。

《青簪行》難產,過去打得天昏地暗的粉絲們一下子安靜瞭下來,或許意識到竹籃打水,撕瞭個寂寞。

隻是吳亦凡粉絲還在等待法律還“哥哥”一個清白,而楊紫粉絲開始忍辱負重,展現其在大是大非問題上“大局觀”,剩下普通觀眾漠不關心,唯有《青簪行》原著小說的書粉喜從天降,恨不得敲鑼打鼓慶賀《青簪行》不能播出這樁幸事。

吳粉、紫粉、書粉,究竟是怎樣走到今天這步的,在吳亦凡事件之外,粉絲貫穿瞭整個《青簪行》的紛爭始末,也是頗有意思的一件事。

01 失控的撕番大戰

自2017年,古裝言情探案小說《簪中錄》傳出影視化消息,就屢屢因為網傳選角而進入大眾的視線。

喜聞樂見,網傳等同於“溜粉”,而溜粉幾乎成瞭稍微帶點流量的影視劇開拍前,掀起各傢粉絲大戰、挑起輿論熱度的固定流程。從胡歌、楊洋、任嘉倫、肖戰,到劉詩詩、古力娜紮、李沁、楊穎、宋茜、趙麗穎等,大半個娛樂圈的明星和粉絲都被溜瞭一遍。

這個漫長的“網傳”過程將近兩年,網友的耐心逐漸耗盡,《簪中錄》也被嘲諷為“溜人溜得最多的「世界名著」”,諸多小生小花的粉絲已經在微博熱搜打過好幾個回合。

此時的書粉已經對各傢撕逼見怪不怪,一副放棄抵抗姿態,順帶吐槽一句:但凡作妖太多的,好餅都會變毒餅。(餅意味著影視資源)

或許一語成讖。

時間來到2019年,10月30號,在“2020騰訊視頻V視界大會”上,騰訊公佈瞭騰訊視頻之後的重點影視項目以及演員陣容,其中,改編自側側輕寒所著小說《簪中錄》的古裝劇《青簪行》,由吳亦凡、楊紫擔綱主演。

兩位主演塵埃落定,但真正的“鬧劇”才剛剛開始。

陣容官宣當日,便有影視相關的博主發佈作品資訊,“#簪中錄主演# 官宣——騰訊宣佈《青簪行》由吳亦凡、楊紫出演!”這條資訊發佈沒多久,博主便重新編輯瞭資訊,最末尾加瞭一句“按姓氏拼音排序”。

在路人看來莫名其妙的求生欲,卻是粉絲眼裡不可不爭的頭等大事,在這部劇裡,究竟誰才是“一番”?

男一女一的定位對粉絲來說不夠明晰,流量明星的番位誓要分出高下。於是,粉絲們有的將愛豆的“戰績”羅列出來控評,有的則從原著入手,希望以此來證明自傢愛豆“準一番”的位置。

原著《簪中錄》講述一樁由女宦官的愛恨情仇,步步牽引出大唐皇傢驚心的秘案。主要描寫瞭女主角黃梓瑕從被人誣陷的罪犯到夔王府的太監,通過調查案情終於洗清冤屈並成為瞭夔王妃的曲折離奇經歷。

在這個意義上,確實可以理解為當下流行的“大女主”作品。楊紫粉絲認為既是“大女主”,紫妹自然是不可撼動的核心主角,粉絲對“一番”的執著也無可厚非。但吳亦凡作為四大初代流量,咖位是無法舍棄的包袱,其粉絲沖鋒陷陣,身經百戰,撕逼更是傢常便飯。但吳亦凡進軍演藝圈後,爛片居多,始終沒有一部可圈可點的主演作品。《青簪行》作為騰訊視頻的S+項目,資本看中吳亦凡的流量,吳也急需通過一部影視劇來證明自己。

所以這一波,為瞭偶像的發展,吳亦凡的粉絲們極為強勢。但楊紫作為90後流量小花,近幾年資源豐厚,人氣居高不下,紫米(楊紫粉絲)的戰鬥力亦不容小覷,在小花圈子裡是出瞭名的“能打”。

於是兩傢粉絲碰到一起,狹路相逢,殺氣騰騰,誰也不讓誰。

2019年11月14日18:30,《青簪行》官微有三條微博同時與網友見面。楊紫艾特吳亦凡:“你好,李舒白(吳亦凡角色)。”吳亦凡艾特楊紫:“你好,黃梓瑕(楊紫角色)。”劇方也發微博:“簪起挽青絲,簪落註生死,歡迎兩位同月同日生的演員加盟。”

然而兩位演員的粉絲對於番位問題依然吵得不可開交,經紀人不得不下場安撫粉絲們的情緒。但各種輿論不絕於耳,甚至在開拍前還一度傳出吳亦凡辭演的小道消息。

直到兩位演員進組拍攝,路透流出,“撕番”事件才消停瞭一段時間。隻是沒過多久,有粉絲發現,在豆瓣的演職員表中,吳亦凡排到瞭楊紫前面。此事引發爭議後,楊紫又換到瞭吳亦凡前面。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更大的“撕番”浪潮又撲瞭過來。

2020年6月3日,《青簪行》劇方首次發佈雙人海報。雙方粉絲拿起瞭“顯微鏡”,對海報進行各種推理分析來證明自傢才是真正的一番,並暗踩對方,番位之戰白熱化。吳亦凡和楊紫的粉絲各執一詞,一方認為吳亦凡站在海報C位,另一方認為楊紫的名字位置比吳亦凡高。

鬧劇愈演愈烈,《青簪行》也因為撕番頻繁登上熱搜,粉絲撕得熱鬧,路人也看夠瞭笑料,不明白究竟有什麼意義。

三天後,央視六套在《今日影評》節目中嚴肅點名《青簪行》撕番位事件,影評人譚飛直言:“很多人患上瞭C位依賴癥。影視業不要讓流量和資本掛鉤。”

遭到央視點名,業內公開批評,《青簪行》背後也牽扯出瞭行業之疾。

《青簪行》官宣7個月後,曾有“陰陽劇本”的傳聞,有網友爆料稱原著《簪中錄》被魔改,主演楊紫和吳亦凡拿到的劇本不一樣,在兩個不同的組分別拍攝。方便在拍攝完畢後剪輯成大女主的《青簪行》和大男主的《天河興》兩部劇,而撕番也是為瞭掩蓋陰陽劇本。

片場還出現瞭“飛頁劇本”,即一邊拍戲一邊即時寫劇本。自稱《青簪行》編劇之一的伍倩曾在微博透露,該劇為男主角加戲,包含大量女主角高光戲份轉移給男主,有“男主搶戲”之嫌。

撕番戰線不斷拉長,又不斷節外生枝,吵得沸沸揚揚。

6月6日,楊紫發佈微博長文進行回應,字裡行間表達瞭全劇組人員的辛苦付出以及對作品的珍惜,但文中“很多不該有爭議的事情變成瞭爭議,很多已經達成共識的問題又成為瞭問題”以及“戲外的爭議我會交給工作人員去處理,相信片方也會遵守契約精神,妥善處理好後續”被網友與紫米解讀,認為楊紫此番言論是間接承認陰陽合同,遭遇不公,但吳亦凡因此處於輿論下風,其粉絲認為長文不過是楊紫的自導自演。

總之,兩傢粉絲都在為愛豆委屈,但《青簪行》劇方始終失聲,沒有出來解釋,且發佈的物料模棱兩可、左右逢源,所以雙方粉絲從聲討對方逐漸變為瞭給劇組施壓,要求劇組正面回應。

《青簪行》也在這場大戰的喧囂與妥協之下,於去年7月茍到瞭殺青。隻是之前造成的惡性影響,勢必會影響宣發環節,加上近期影視劇的“空降”習慣,一直未見定檔消息。直到今年5月3號,CCTV電視劇官微預告《青簪行》,疑似開播在即,但沒想到,“撕番”之爭又見端倪,大傢是真的膩瞭:無不無聊啊。

粉絲撕逼,路人看戲,而有些書粉在得知吳亦凡出演男主李舒白的時候,其實已經心死如灰。

曾有豆瓣豆友發帖:書N遍,廣播劇N遍,無數個午夜夢回幻想過我的夔王會是什麼樣子,沒想到,是發瞭福的“皮卡丘”。

02 生變的輿論陣地

隻是在這場圍繞《青簪行》的鬧劇中,可能誰也沒想到吳亦凡會出事。

隨著指控的層層加碼,吳亦凡陷入空前的危機,僵持的粉絲勢力瞬間反轉,楊紫粉絲如今出乎意料地取得瞭“勝利”,盡管代價是劇集的播出更加遙遙無期。

在《青簪行》的輿論陣地上,一直戰鬥力強悍的吳亦凡粉絲幾乎是一夜間沉默下來。偶像的人設崩塌在即,面對大規模的聲討,粉絲反抗的聲音在浪潮中變小,各大品牌的紛紛解約,粉絲更無暇顧及一部電視劇,僅能以一句沒什麼說服力的“期待吳亦凡”,以示其態度和陣營。盡管明白這部劇的能否播出還是個未知數,甚至無限接近於零。

而受吳亦凡事件的影響,《青簪行》中的其他演員無可避免地受到“牽連”,尤其是女主楊紫更顯無辜。出乎意料的是,大部分楊紫粉絲並未借此機會“喊冤”,更不願在此刻將楊紫推到臺前。

有紫米表示,“作為楊紫的劇粉,一直對這部劇期待特別高,但是以目前的狀況,不播出也不心疼。楊紫的實力有目共睹,未來會有更好的發展……不要混淆視聽,轉移話題和註意力,紫粉們也都希望受傷害的女孩子能有公平的結果。”

更多人表示,我們首先是女性,然後是觀眾,最後是紫粉。楊紫不差這一部,但冷漠與縱容會助長惡。相信法律,不要帶楊紫。

當然也不乏有為楊紫叫屈的,但在“不帶楊紫”的號召下,部分“可憐楊紫”、“楊紫太慘”的言論,被粉絲認為是對方粉絲在混淆視聽,以便給楊紫扣上“占用公共資源”的帽子,破壞路人好感。無可否認的是,楊紫粉絲的反應,在某種確實提升瞭路人的好感,被贊為“有格局”。

吳亦凡粉絲啞火,楊紫粉絲“有格局”,雙方粉絲之外,原著粉拍手稱快。

《青簪行》的原著《簪中錄》在晉江文學城免費發表, 共有兩萬多收藏。而據其改編的同名漫畫,在”看漫畫“平臺上有27.6億的人氣,改編的有聲劇也有不俗的戰績。

漫改、有聲化都頗受好評,但回歸到電視劇,原著粉與劇方卻結怨已久。

從最初曝出選角開始,書粉便大為不滿,如上文所提,炮火主要集中在吳亦凡身上。吳亦凡的演技長期受詬病,這也是原著粉絲最為不滿的一點,他們普遍認為,吳亦凡根本配不上《簪中錄》的主角李舒白。

這種態度和觀點也影響到瞭部分讀者的看書體驗,有讀者留下評論,自從知道影視化選角,就無法直視原著瞭。

之後接連曝出的劇本魔改、陰陽劇本、粉絲撕番等事件,徹底讓原著粉為數不多的期待掃地。有書粉表示,看到《青簪行》上一次熱搜,好感就減少一分,最後對其隻剩下“撲街”一個祝願。

而吳亦凡事件的發生,對書粉而言是極大的意外之喜。當對《青簪行》電視劇的好感已經耗盡,對方卻連“撲街”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走向瞭“難以播出”這一結果,這對書粉而言,是加倍的心想事成。

他們將自己形容為這兩天裡最快樂的一方,根本止不住笑意。

而《簪中錄》的作者本人“側側輕寒”,則在微博回應:“請大傢別再問瞭,我是作者,真的隻知道埋頭寫書”、“就算天上下刀子,也不能阻止我寫文”,表示事不關己。盡管如此,她的粉絲還是不吐不快:“真不希望這部劇播出,他演夔王就是侮辱夔王。”

引起無數爭論的《青簪行》劇方,仍舊沉默。@電視劇青簪行微博下,一共隻有七條微博,但每一條微博幾乎都曾被粉絲拿著放大鏡來解讀、爭吵。

最新的一條微博停留去年12月30日,有趣的是,它幾乎是記錄這場戰爭的殘骸現場。前排高贊評論基本仍是當時吳亦凡粉絲為其打call控評的文案,往下翻還有楊紫粉絲對撕番事件的委屈和質疑,而現在大量網友重新湧進瞭這條微博,他們大多笑劇方活該。

這裡面有楊紫粉絲、原著書粉還有被煩透瞭的路人。

參考資料:

1.《青簪行》“撕番”事件被央視點名 業內人士也公開批評,羊城晚報,2020年

2.從撕番位到被質疑陰陽劇本,《青簪行》的爭議越滾越大,《影視圈》Magazine,20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