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這個世界怎麼瞭?最大流量的新聞,不過是又一場物化女性的比賽

2021-07-22 由【】發表於 娱乐

這個世界怎麼瞭,我真的失望瞭。

都美竹打完這些字便銷聲匿跡,隻是安慰網友自己還好,不再一一回復,留給網友們無盡的猜測,都美竹到底怎麼瞭?關於吳亦凡的事,網上每隔2分鐘就有一篇新文章,每過一小時就有一個商傢公開表示解約,這個瓜的背後,此時正有無數人在心懷感激的工作,他們就將目光放在瞭都美竹身後的流量上,卻繞開瞭這起事件的受害人們,商傢這邊前腳公開解除合作,後腳便開瞭直播來一波前線帶貨。 一邊手拿著吳亦凡的違約金,一邊又省瞭廣告費,真是算瞭一筆好賬,讓我不禁也想一同發問,這個世界到底怎麼瞭?一起女性受害案件,竟然也會成為資本傢們競爭的流量平臺?

就在這條微博更新之前,吳亦凡工作室率先做出瞭強力回擊,一連串的猛撲將吳亦凡X侵未成年人事件,帶進瞭更撲朔迷離的方向。他們直接曝光瞭都美竹的八封郵件,還有相關的聊天記錄,其中包括都美竹向吳亦凡母親前後已經勒索瞭50萬,並表示為瞭和解她願意自己背負罵名,隻要給他們800萬的補償就行。

但第二天沖上熱搜的話題,卻是“保時捷女領導”的發言。

保時捷的一個員工,將女領導的話在微博上復述瞭出來。

她說:真正的強大就是你擁有更多的權利,去共情和幫助那些弱勢的人。不是每個女孩子都擁有良好的傢庭教育環境和經濟條件,他們甚至不知道自己有說“不”的權利。你可以仰慕,可以喜歡,可以對對方也有好感,但是隻要你不想發生關系,對方卻讓你做出瞭非自己意識的行為,哪怕之後你願意瞭,妥協瞭,愛上他瞭,那這一次非自願行為,也依舊是QJ。這樣的人,不能是我司的合作夥伴。如果大傢默認這樣的行為,隻要沒有留下實質性證據就可以一笑而過,那麼接下來我們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男性的玩物,成為他們眼裡被挑選的物品。我們努力瞭那麼多年,可不是為瞭回到舊社會繼續被當成男人遊戲裡的玩具的。

女領導的一番話,直接點燃瞭下面的評論區。無數迷妹被女領導的話戳中心底,但殊不知整段話最搶眼的地方不是後面關於QJ的定義,而是在開頭那句,“真正的強大”。毫無疑問,跟各位吃瓜網友不同,她才是那個真正強大到能對頂流明星施以制裁的人。

都美竹事件,就是將女人當成男人的玩具,去物化女性的最鮮明的一個例子。女孩們被對方的光環晃瞎瞭眼,前仆後繼的沖向對方,結果紛紛遍體鱗傷的敗北而回。之後有的人偃旗息鼓,有的人再次帶頭沖鋒。可對於很多人來說,他們沒有反思這個現象背後的事情,沒有明白都美竹失望的背後還有什麼深意,大傢都等著一錘一錘不要停,捶死加拿大暴發戶;大口大口吃一個美味好瓜,看P王房倒屋塌。

女孩的青春疼痛故事化作瞭流量,既成為瞭大傢的談資,又成為瞭品牌商二次宣傳的平臺,每一個品牌出來踩一腳吳亦凡,他們微博下面就會多一些“消費者”。

有一個劇叫《聽見她說》,楊冪在其中扮演一個機器人,從誕生時就被告知她是一個完美女孩。

她被設計出來就是用來服務客戶的,她擁有管理一傢證券公司的能力,但是用戶隻需要她做傢務。一個用戶給她裝上瞭知性模塊,兩人探討瞭一晚上的問題,包括兩性平等,但是第二天用戶就把這個模塊刪除瞭,換上瞭廚藝模塊。

男人們希望女人知性又獨立,又希望他們溫柔聽話在傢做個乖乖女,把男人們不屑於完成的工作和生活處理好。楊冪在這個電影裡,作為一個感知薄弱的機器人,一次次被傷害,被修好,再被傷害。維修員看她可憐給她加裝瞭武力自衛系統,但是在楊冪真的自衛傷害瞭用戶之後,維修員能做的隻能讓楊冪趕緊逃吧。

“你是垃圾瞭,你不完美瞭,逃吧。”這就是維修員最後送給楊冪的話。

因為她是一個生來必須要服從男人的機器人,所以她才能被物化。

因為都美竹他們憧憬和頂流明星談戀愛,所以他們才能被物化。

因為女人先想著去依附於男人,所以他們才被物化。

所以便有一種女性永遠無法被物化,那就是獨立女性,他們從來不用依靠誰。

鄧亞萍十年拿瞭十八個世界大賽的冠軍,24歲已經成為連續8年的世界第一。在國際體壇的地位無人可以撼動。她退役時,所有人都以為她的人生就此止步。沒想到她拋掉瞭光環,來到瞭清華大學求學。鄧亞萍為人一向謙和溫柔,即便處在她這種位置,依舊可以和學生同吃同住。多年後,鄧亞萍成為瞭劍橋大學的女博士,賽場上的成就並不是她的一生,隻是她的一部分。

郎平,中國女排40年間無法避開的一座高峰。1994年,她背負著全國人民的指責,毅然決然的去瞭美國,並在2008的北京奧運會上,就在祖國的傢門口前,悍然擊敗瞭中國隊。一時間郎平聲明狼藉。13年郎平被聘回國後,她隻是默默的用成績說話。

亞錦賽,冠軍;

世界杯,冠軍;

奧運會,冠軍!

不是誰成就瞭她郎平,而是她郎生來便是冠軍。

傅園慧少年成名,靠的並非是成績,而是直面鏡頭的純粹。成績才是運動員的命,但如果成績不好怎麼辦?頂著巨大壓力的傅園慧,並沒有將自己逼入絕境,相反,她除瞭參加綜藝外,還總去打逆水寒這個遊戲,成天嘻嘻哈哈的在遊戲裡挨揍,被逆水寒全服玩傢追著打,卻仍然樂此不疲。光環和夢想都是別人給予她的,她說一輩子短短數十載,她想快樂,她懶得裝。

回到最開始,都美竹和那些姑娘們,如果一開始便足夠強大,那麼結果肯定會不一樣。這裡的強大不是經濟上的強大,更多的還是心理上的強大。如果這個故事中沒有仰慕,沒有攀附,沒有對名利的渴望,那麼結局會不會有所不一樣?

我想會的,你呢?萌貓帶你每日看動漫!二次元的星星,一閃一閃亮晶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