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從“稱霸東北”到“兩次入獄”,魏三到底有多囂張?

2021-07-22 由【】發表於 娱乐

魏三這個名字很多人都不熟悉,

他是曾經拒絕過趙本山的東北二人轉演員,

還曾經登上春晚和李詠合作小品。

在東北,魏三曾經紅極一時,

稱得上傢喻戶曉,然而他卻得意忘形,

兩次入獄,如今拜潘長江為師,

卻已經泯然眾人。

魏三原名魏武才,1971年出生在吉林一個貧窮的農村傢庭,

傢中排行老三,鄉裡鄉親都管他叫魏三。

和所有的東北農村一樣,二人轉是村裡唯一的文娛活動,

魏三從小便喜歡看戲,村裡一有戲臺,

他一準兒會在臺下看到散場。

有時候鄰村有戲臺,他便跟著大人們去聽戲,

直到後半夜才回來。

而且魏三還特別調皮、淘氣,全村都出名,

他一直貪玩不願意上學,直到九歲才被媽媽拽到瞭學校。

學校的校長正好是他傢鄰居,

校長便把他叫過來逗逗他。

校長問,魏三你會數數嗎,能夠數到一百嗎?

魏三說,數不到一百,隻能數到五十。

校長便說,數到五十不要,能數到一百才能上學。

原本校長隻想逗逗魏三,讓他生氣著急,

沒想到魏三轉身就走。

媽媽趕緊在後面拽他,校長也追他,

說跟他開玩笑呢,讓他趕緊回去。

但魏三是個倔脾氣,偏偏不回頭,

非要數到一百後,再上學。

就這樣魏三又耽擱瞭一年,

直到十歲才開始讀小學。

好不容易小學讀完瞭,到瞭初中,

每年的學費六十元,這可讓傢裡犯瞭愁。

媽媽把兜裡的錢全都掏出來,結果不夠,

便出去找鄰居借,但沒有借到錢。

魏三看著媽媽難受的樣子十分不忍,

便決定輟學,在傢裡幫忙幹活。

小學文化的魏三依舊惦記著二人轉,

沒事的時候看二人轉還是最大的樂趣。

19歲的時候,傢裡大哥結婚,

請來瞭唱戲班子,他終於有瞭登臺的機會。

多年來,他一邊看一邊學,

早就學會瞭不少唱段,第一次正式登臺的他,

仗著是自傢的喜事,一點都不緊張,

唱得有模有樣,自己非常享受。

魏三這段非專業的二人轉引起瞭吹嗩吶師傅的註意,

他覺得魏三很有表演天分,

私下找到他,讓他專門去學二人轉。

魏三自然一百個願意,但父親卻不同意,

那時候二人轉演員並不被待見,

大多是吃不起飯的窮人才幹的行當。

而且一年四季到處跑場,還得扮醜、賠笑臉,

還不如踏踏實實在傢種地,總不至於餓死。

但魏三卻不理解父親的苦心,

他從小到大就喜歡二人轉,

好不容易有瞭機會,絕不會輕易放棄。

於是魏三便拿著自己的全部積蓄,離傢出走瞭,

他找到嗩吶師傅傢,才明白瞭父親的苦心。

這位師傅傢徒四壁,十分窮困,

果然如父親所說,是吃不起飯的樣子。

魏三左右為難,他既不能留在這裡給老師傅添麻煩,

他又礙於面子不想回傢認錯。

嗩吶師傅便給他寫瞭一張字條,

讓他拿著這張紙去鎮上找劇院老板,

憑他的面子可以免費聽戲,回頭再找個靠譜的師父拜師。

魏三便拿著這張紙條找到瞭二人轉劇院的老板,

聽說他的來意後,老板便讓他留在劇院打工。

魏三一有空便去臺下看演出,

一邊看一邊學,很多段子都背得滾瓜爛熟。

劇團一共就這麼幾位演員,他很快就摸清瞭每個人的特點,

並找到瞭一位他認為水平最高的演員。

魏三二話沒說,就跪在這位演員跟前,

哐哐哐!磕瞭三個響頭,要拜對方為師。

對方礙於面子,沒有拒絕他,

便勉強把他收下瞭,但沒教他什麼東西。

結果很快魏三便等到瞭上臺的機會,

沒幾天一個二人轉演員喝醉瞭,無法上場。

魏三早對每個節目都瞭如指掌,

他便毛遂自薦,上臺頂替他,

救場如救火,一時沒有太好的辦法,

魏三便被派上瞭場,結果完美得完成瞭表演。

師父這才覺得魏三孺子可教,

開始教他唱戲技巧,並帶在身邊外出表演。

自從魏三出來學藝後,就沒回過傢

成瞭正式的二人轉演員後,經常四處演出,

哪裡有活就去哪裡,更沒時間回傢瞭。

而就在他在外演出的時候,父親去世瞭,

魏三沒能趕回傢見父親最後一面,

他懊悔地跪在父親的墳前,暗自發誓,

一定要混出個人樣,不給父親丟臉。

二人轉在東北非常普遍,但演出自己的特色卻不容易,

有時候為瞭逗觀眾一樂,難免要裝瘋賣傻,

甚至葷段子、三俗都會編進表演。

魏三的嗓音條件不是很好,沒法靠唱功出位,

他倒也不在乎臉面,便隻能靠誇張、滑稽的表演吸引眼球。

當時最穩定的演出場所便是夜總會,

收入高,場次多,可以獲得穩定的收入。

但夜總會的客人們龍蛇混雜,

大多喝得醉醺醺的,演得不好酒瓶子就砸上來瞭。

為瞭能夠在夜總會的舞臺上站住腳,

魏三便開始研究新段子,他買來大量笑話書,

還把很多夫妻笑話編入作品。

魏三還顛覆瞭二人轉的表演方式,

放棄鑼鼓、嗩吶等配樂,

直接開場就演,其間配合一些音效,

讓整個作品看起來多瞭許多新意。

當時魏三編瞭一個段子叫《傻小子和壞女人》,

他戴著一頂頭發臟亂的假發,衣衫不整,

扮演一個傻小子,和性感的美女搭檔常常說些葷段子。

這個表演大受歡迎,逗得底下觀眾前仰後合,

很快他和搭檔開始巡演這個節目。

不久後,音像公司將這個小品刻成瞭光盤,

據說賣出瞭六千萬張,一時間魏三火瞭。

當時魏三心裡盤算,一張光盤一個人看,

那就是六千萬人,如果全傢人看,再乘以三,

這豈不是全東北人都知道他瞭。

那時洗浴中心、理發店都在放魏三的傻小子系列,

不僅是東北,這張光盤經常被放在長途汽車上,讓觀眾解悶。

魏三的小品已經跟著大巴車跑瞭大半個中國。

這時魏三終於嘗到瞭走紅的滋味,

很多劇院來邀請他演出,酬勞也翻瞭幾番。

就在這時他得到瞭更大的機會,

春晚的導演找到瞭他。

當時是2004年,趙本山已經火瞭,

他和高秀敏、范偉的賣拐已經成為經典小品,

每年他們三個的小品都是春晚最大的期待。

於是春晚導演便想再挖掘一組東北二人轉演員,

先是在著名的和平大戲院找到瞭孫小寶。

當時在東北二人轉年輕演員中,

業內稱小沈陽排第一,孫小寶排第二。

而小沈陽已經成為趙本山的徒弟,便隻好找到瞭孫小寶,

隨後又找到瞭當時在東北名聲很大的魏三,

他們兩人加上央視著名主持人李詠,

一起演瞭一個小品叫《明日之星》。

那一年趙本山和范偉表演的小品叫《功夫》,

這次沒有高秀敏的加盟,效果也不如以往。

而魏三的小品雖然也算不上經典,

但第一次在春晚露面的他被記住瞭。

春晚之後,魏三更火瞭,全國各地的電視臺開始邀請他,

片酬再次翻番,魏三的事業也走到瞭巔峰。

這時的趙本山已經成立瞭本山傳媒,

並將小沈陽、宋小寶、王小利等一眾徒弟收歸門下,

幾乎囊括瞭東北二人轉中所有優秀的演員。

趙本山成為當之無愧的東北王,

也給這些二人轉演員提供瞭更好的舞臺。

同時他向魏三發出邀請,想收他為徒,

但那時魏三的事業正好,並不想屈尊他人之下,

他便回絕瞭趙本山的邀請。

但趙本山卻不死心,

對他說本山傳媒的大門永遠向他打開。

這時的魏三已經飄瞭,

想著自己也能成為趙本山那樣的人物,

說話辦事處處透露著嘚瑟。

有一次他坐出租車趕演出,

跟司機說自己要參加春晚審核,

一個勁催司機開快點。

正巧這時一個執勤交警將車攔住,

提醒司機已經違章,並要開罰單,

本來就著急的魏三跟交警吵起來。

同行的人見狀過來幫腔,魏三仗著人多動起手,

還將交警打成瞭輕微腦震蕩。

隨後魏三便被拘留,並處以十五天的行政拘留,

這件事也成為當時的新聞。

但這件事還沒有結束,有人說魏三因為上春晚被提前釋放,

當時春晚的確已經到瞭審查階段,

節目單一直是外界關註的焦點,魏三又是春晚新秀。

觀眾紛紛抵制魏三,建議這樣的演員不要登上春晚舞臺。

隨後春晚聲明並沒有邀請魏三參加春晚,

而警方也回復魏三並沒有提前釋放,

這次事故後,魏三的口碑大打折扣。

之後主流平臺便不再邀請魏三,

但東北唱二人轉的劇場不在少數,

更有很多商演忙不過來,魏三的收入並沒有受到太大影響。

但不像本山傳媒的其他演員,

已經開始通過影視、綜藝多面開花,

獲得瞭更高的知名度。

魏三則還在演以前的葷段子,

觀眾聽得多瞭也就不感興趣瞭,

本山傳媒的演員逐漸成為東北二人轉的金字塔時,

魏三卻開始走下坡路,

但他要面子,硬是沒有回頭去拜師趙本山。

而當年和他一起登上春晚的孫小寶,

依舊在長春和平大戲院演出,從來沒有拿春晚說事。

雖然他已經是戲院的當紅演員,

每次他都謙虛地介紹自己說是一個二人轉演員。

相比之下魏三的表演,卻越來越難登大雅之堂,

然而15年魏三再次入獄,讓他的事業雪上加霜。

2015年2月沈陽警方破獲瞭一起聚眾吸毒案,

其中一個人交代毒品是魏三給的。

隨後警方對魏三進行瞭傳喚,

他承認瞭提供毒品的事實,但並沒有從事毒品交易,

尿檢之後顯示他近期並沒有吸毒。

鑒於魏三的犯罪情節較輕,

警方對他處以五天的行政拘留。

當時這件事還登上瞭報紙,

但魏三的知名度已經大不如從前,

這件事並沒有引起太多關註。

魏三剛剛被釋放便又去外地參加演出瞭。

兩次入獄的經歷讓魏三背上瞭污點,

也註定瞭他難以成為主流藝人,

一年後他帶著女兒參加《笑傲江湖》的比賽,

並沒有取得太好的成績。

這一年魏三還成立瞭自己的公司,

組建瞭魏傢班,收瞭幾個徒弟,

想像趙本山一樣打造自己的文化品牌。

但這時魏三也意識到靠自己的力量是不行的,

必須得找到更大的靠山為自己提升流量。

而著名笑星潘長江則成為瞭他的首選,

在一個電影的發佈會上,同樣是潘長江的六十大壽。

魏三如同第一次拜師一樣,

當著鏡頭的面,跪在潘長江的面前。

當時潘長江一臉尷尬,並不情願,

但礙於一個熟人的面子,勉強收下瞭這個徒弟。

此後魏三便開始打著潘長江徒弟的旗號,

想要重回主流喜劇市場。

但潘長江愛惜羽毛,雖然收下瞭這個徒弟,

並沒有將魏三推薦給主流平臺。

這幾年潘長江依舊會登上春晚,

還經常參加熱門綜藝節目,

但他卻從來沒有提過魏三的名字。

魏三眼看拜師的計劃再次失敗,

他又開始從時下最流行的直播入手。

魏三不僅帶著徒弟進行直播賣貨,

還在直播中大罵徒弟,因為他們將發貨紙盒賣瞭廢品,

影響瞭給顧客發貨。

魏三裝作顧客至上的模樣,直言要開除徒弟,

卻被網友戳破,劇本痕跡太重。

魏三還直播給母親慶生,

老母親依舊住在老傢的平房裡,

房間裡十分簡樸,沒有什麼傢具。

而魏三自己卻住在豪宅裡,每件傢具都價格不菲,

再次被網友指責把孝順當作秀。

雖然很多人已經不記得魏三這個名字瞭,

但他在線下依舊過得還不錯。

商場、樓盤開業,他都會帶著徒弟去演出,

依舊會有一些沒有下限的節目。

魏三有瞭老板的架勢,一身行頭價格不菲,

一雙鞋六千塊,衣服全都是大牌。

不知道魏三這樣的生活還能維持多久,

而他現在的所作所為和藝術二字已經相差甚遠。

如果魏三當初拜師趙本山,現狀應該不至於如此,

不知多次拒絕拜師的他可曾後悔。

文|Nancy

圖片來源網絡,侵權聯系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