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娱乐>>從藝人經紀、MCN到虛擬偶像,字節跳動的“娛樂帝國”初長成?

從藝人經紀、MCN到虛擬偶像,字節跳動的“娛樂帝國”初長成?

文 | 何西窗

公眾已經察覺到,字節跳動投資擴張的速度越來越快。在文娛市場上,字節跳動已經將資本觸手從偶像經紀、明星網紅、短視頻MCN、新媒體延伸至ACGN、虛擬偶像等。字節系資本高歌猛進,似乎要編織一條龐然的覆蓋網。

不久之前,字節跳動聯合阿裡,投資瞭北京樂華圓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樂華娛樂”),投資後字節跳動持有樂華娛樂近5%的股份。而字節跳動之所以投資樂華娛樂,“醉翁之意”不僅僅是樂華娛樂一眾年輕偶像,更被認為是看重瞭其旗下運營的虛擬偶像團體A-SOUL。

而這筆投資成為一個信號,讓公眾意識到字節跳動對於娛樂產業的佈局進一步加深。數據顯示,字節跳動自成立以來,公開投資事件達到166件。近七年來,字節跳動僅文娛產業相關投資公司超過40傢,而其中僅2021年就達到12傢左右。

字節跳動投資的領域也相當細分,從遊戲技術、音樂、短視頻、直播到網文閱讀、動畫動漫,再到新聞資訊、藝人經紀,層出不窮。行業試圖摸清字節跳動的投資邏輯,但是大富豪似乎從來都是秉持著“普遍撒網、重點培養”的策略,投資網絡隨著公司發展越來越大,頻率也越來越高。

而隨著字節跳動在文娛市場投資佈局的縱橫捭闔,字節系資本或將成為市場上一股新勢力。

從藝人經紀、短視頻MCN到虛擬偶像,字節跳動的娛樂野望

去年,輿論市場上就有人對字節跳動的投資佈局進行瞭評價,字節跳動大部分投資都是對自身業務的補充,或者開拓新業務。而在文娛市場上,字節跳動的投資都和自身內容生態高度契合,要麼是加深細分內容品類的佈局,要麼是根據年輕市場的風向進行內容補充。

觀察近期字節跳動在娛樂市場的投資,會發現這個邏輯似乎是成立的。

2019年字節跳動投資娛樂公司泰洋川禾,雙方在2018年就開始接洽,而這輪投資金額達到1.8億元,泰洋川禾完成融資後,公司估值超過瞭50億元。

而彼時字節跳動的這筆投資,被視為是其對明星藝人經紀與短視頻MCN的雙向發力。泰洋川禾旗下擁有金晨、陳赫、張鈞甯、周筆暢等40多位藝人,同時擁有以Papi醬、Bigger研究等為核心的MCN平臺Papitube。

明星資源、頭部短視頻網紅對於字節系抖音、西瓜視頻等平臺而言顯然是成功的補充,一方面豐富內容形態,讓平臺在一眾長短視頻視頻平臺中擁有更強的競爭力,另一方面與行業頭部視頻資源產生強綁定,鞏固平臺生態。

在泰洋川禾之後,字節跳動投資瞭風馬牛傳媒,這傢MCN以漁人阿烽、老四趕海等趕海短視頻創作者為核心,這次投資也為西瓜視頻補充瞭一批頭部趕海短視頻創作者。

到瞭今年,字節跳動再次投資瞭頭部網紅李子柒背後的MCN機構微念品牌管理,持股1.48%。這次佈局一部分是對短視頻MCN佈局的加碼,一部分則是字節跳動對於新消費領域的開拓。

近日,字節跳動再次將樂華娛樂納入投資版圖中。從外部看,字節跳動與樂華娛樂的合作,與此前泰洋川禾的意義相似,樂華娛樂旗下擁有韓庚、王一博、李汶翰、孟美岐、吳宣儀等年輕偶像,字節跳動的明星資源進一步增加。

而值得註意的是,相比此前一直專註於加碼MCN機構佈局,字節跳動投資樂華娛樂,獲得的是虛擬偶像團體A-SOUL,這個團隊2020年年底才被正式推出,迅速在vTuber粉絲圈引起註意,並成為國內躥升速度最快的原創虛擬偶像團體之一。

據瞭解,A-SOUL入駐B站後,成為B站虛擬主播板塊中直播聲量與變現能力最強的虛擬主播之一,今年6月A-SOUL的成員“向晚大魔王”在B站進行生日會直播,當晚直播充值艦長數量超過6000位,單日吸金達到125萬元。

而字節跳動入股樂華娛樂,則被視為字節跳動對虛擬偶像市場的有力進擊,而這次合作也是早有預兆。去年4月,市場上就傳出字節跳動招募虛擬偶像女團演員,為自己的虛擬偶像計劃招兵買馬。而在今年6月,字節跳動旗下全資子公司字入股杭州看潮信息咨詢有限公司,後者擁有A-SOUL的美術作品著作權。

這似乎是一個必然的選擇。娛樂市場上騰訊、阿裡、網易、B站、愛奇藝等都陸續佈局虛擬偶像領域,從騰訊《王者榮耀》的虛擬偶像男團,B站的虛擬演唱會、虛擬偶像直播,到愛奇藝的虛擬樂隊、虛擬偶像綜藝,國內關於虛擬偶像的開發與運營正在逐漸升級。年輕市場上,虛擬偶像粉絲群體也從一個小眾圈層逐漸走向主流化。字節跳動加大對虛擬偶像的投入,是大勢所趨。

相比字節跳動在遊戲、直播等領域的投資,字節跳動在明星經紀、虛擬偶像等領域上的佈局並不算頻繁,但是將各娛樂內容品類看作一個整體的話,文娛市場無疑是字節跳動的最大戰場,遠超過瞭教育、電商、新消費等領域。它在年輕市場上建立自己的堡壘,不錯過任何一個風口。

遊戲、網文、直播……誰是字節跳動的第二曲線?

以字節跳動在文娛市場上的投資佈局來看,能夠感受到字節系資本試圖在短視頻之外找到自己的第二發力點。

企查查數據顯示,從2014年截止2021年3月,字節跳動在文娛市場投資瞭36傢公司,其中投資數量最大是遊戲公司,包括沐瞳科技、蓋姆艾爾、神落互娛等9傢公司。

字節跳動在遊戲領域的迅猛投資節奏,與字節跳動的遊戲業務擴張是相互照應的。2017 年,字節跳動收購朝夕光年,正式進入遊戲領域。字節跳動的遊戲業務分成瞭三個板塊,負責中重度遊戲研發和發行平臺“朝夕光年”、休閑遊戲發行平臺“Ohayoo”、雲遊戲平臺“嗷哩遊戲”。

最先發力的是休閑遊戲。2018年,字節跳動以今日頭條、抖音等平臺為流量載體,上線遊戲中心,隨後推出瞭遊戲發行平臺“Ohayoo”,上面匯集瞭《我功夫特牛》《腦洞大師》《僵屍射擊》等休閑遊戲,2019年字節跳動在休閑遊戲市場上已經有瞭一定存在感,2020年上半年平臺發佈的休閑遊戲超過60款,總量超過6億。

隨後進入加速期的是中重度遊戲。行業詬病字節跳動缺乏重度遊戲,2020年2月字節跳動正式上線瞭朝夕光年官網,展示出《鏢人》《戰爭藝術》《熱血街籃》《全明星激鬥》《火影忍者:巔峰對決》等遊戲,這其中並沒有作品成為字節跳動在重度遊戲市場的代表作。

但情況並不算糟,持續投入就會出現水花。今年3月,字節跳動以40億美元收購東南亞最大的 MOBA 遊戲公司沐瞳科技,這被視為字節跳動重度遊戲領域的重大事件,字節跳動有瞭與巨頭騰訊對抗的基礎。4月,字節跳動上線的《航海王熱血航線》,遊戲上線五天就宣佈流水破億。

字節跳動同樣佈局迅猛的還有網文領域。在字節系番茄小說成功殺入免費閱讀市場之後,字節跳動投資瞭一連投資瞭掌閱科技、九庫文學網、塔讀文學等平臺,投資持股比例超過瞭10%,獲取內容資源的意圖十分明顯。

2020年11月,字節跳動以11億元獲得掌閱11.23%的股份之後,網文市場上的割據態勢就更加明顯。一條戰線以騰訊、閱文為核心,中文在線、百度七貓建立聯盟,一條戰線以字節跳動、掌閱為核心,字節系資本建立起壁壘。

在字節跳動的商業版圖上,直播也占據著重要的戰略地位。此前媒體報道,字節跳動2020年營收近2400億元,廣告收入1750億元,電商營收60億元,直播流水450-500億元,遊戲板塊流水40-50億元,教育領域20-30億元。在今日頭條、抖音等第一梯隊產品後,公眾都在試圖尋找自己字節跳動的新發力點,遊戲、教育、直播等都成為候選業務。

而以目前的電商發展趨勢與市場環境而言,字節跳動直播業務還擁有相當的增量空間。此前市場上有字節跳動相關文件流出,秀場直播方面,抖音主播日活超50萬,整體直播DAU突破2億,字節方面的目標是,2020年年底-2021年年初,成為全球最大的直播平臺,直播流水超越快手。而電商直播方面,字節跳動重點在於打造直播間閉環,直播電商預計創造為1000-1200億規模收入。

這份數據沒有得到字節跳動官方承認,但是不難感受到其中直播板塊承載的期望。

從2012年成立至今,公眾對於字節跳動的認知隨著它體系與資本的擴大而改變,從一個信息流平臺、到短視頻巨頭到APP工廠,當它的觸角延伸至遊戲、教育、新消費等領域,行業也毫不避諱稱呼它為“門口的野蠻人”,而這些稱謂都無形中體現著字節跳動驚人的進發速度。眾人觀摩著巨頭的成長,而新的時代也被拉開序幕。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