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娱乐>>聶華軍:多元特效藝術的創新融合

聶華軍:多元特效藝術的創新融合

聶華軍正在進行動畫創作

“打敗你的往往不是你的同行。曾經,單純做動畫電影的公司難以想到,一個做電影仿真特效的公司能夠攬下原本屬於他們的工作。而洛克特通過動畫特效與電影特效的創新融合,實現兩個領域的跨界,在數字藝術領域探索出更多的可能性。”聶華軍如此說道。

聶華軍,深圳洛克特視效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我從小就酷愛電腦,覺得特別有意思和神秘,哪怕小時候隻是從書本中見過電腦。”2004前後,他投身於數字藝術領域,先後參與瞭包括《哪吒之魔童降世》、《薑子牙》、《急先鋒》、《美人魚2》、《新喜劇之王》、《照相師》、《扶搖》等在內的多部熱門影視劇數字藝術制作。“我們的工作在行業內被戲稱為‘藝技’,既要懂電腦方面的編程技術,又要有很好的藝術審美。”

> 概念設計手稿圖,洛克特供圖

“早期中國並沒有所謂的‘數字藝術’概念,我們把它稱為‘影視特效’。若想要學習這門藝術,大多數人會選擇去好萊塢學習電影後期工業流程,但是現在情況開始變得不一樣瞭。”在聶華軍看來,隨著我國數字技術水平的提升、中國設計的崛起,以及當前“國潮”的回歸,曾經的影視特效已經上升至數字藝術領域,以全新的數字技術為載體依托,融入更多元化的藝術設計展現手法,並與中國優秀傳統文化元素互融互通,成就全新的中式“數字藝術”新形態。

意大利詩人和電影先驅喬托·卡努杜將電影稱為“第七藝術”,隨著計算機數字技術的成熟並向“第七藝術”大舉介入,電影作為視聽門類的藝術形式發生瞭翻天覆地的變化,視覺效果的魅力有時甚至媲美電影故事本身。隨著我國影視創作進入數字化發展新階段,影視制作手段更加豐富多樣,實景拍攝、後期特效、動畫元素實現充分融合各取所長。在被稱為“國漫之光”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中,聶華軍帶領團隊近五十名成員歷時半年參與制作瞭最為重要的幾場大特效,出現在影片最後的“天劫雲”便是其中之一,而這個“可怕”的大雲朵也成功將全片引向瞭最高潮。

“電影是所有藝術裡面最綜合的藝術,也是最難的藝術,大屏幕中的內容一定要使觀眾具有代入感。”在聶華軍看來,“哪吒經歷天劫的那一天,氣氛一定要壓迫而又緊張。營造氣氛到位瞭,觀眾也就被代入瞭。如何實現這種氣氛?首先天劫雲的雲層要真實,第二要誇張。”

> 概念設計手稿圖,洛克特供圖

“我們先是模擬瞭哪吒的誕生之地——陳塘關的物理空間,以第三人視角再現佈滿天劫雲的陳塘關。在生活中,不可能整片天空全部被烏雲覆蓋。因此,天劫雲被處理成為既有厚的部分又有薄的部分。雲越厚的地方越暗,給人帶來恐懼感與壓抑感。雲越薄的地方會在細節之處透出幾絲天光。同時雲在聚集的過程中還伴有閃電。搭建這種既真實又誇張的場景需要數字藝術的幫助,傳統的藝術形式是做不到的。”聶華軍說。

在聶華軍看來,數字藝術應該為劇情服務,不能為瞭特效而特效。“劇情是有靈魂的,任何劇情都有一條主線。在做天劫雲的時候,我們不能僅僅考慮這朵雲能夠給觀眾帶來多少震撼感。在敖丙選擇與哪吒一起渡天劫時,敖丙在閃電中發力將雲層往上頂,卻又被壓下來。這一過程中,雲朵往上變為冰,破碎後又變為瞭水降落。進行數字藝術處理時,我們特別註重特效在細節處隨情節發展而發生改變的節奏。”天劫雲的制作難度非常之大。面積約九平方公裡的雲朵用傳統的制作特效方式遠遠不夠,為此聶華軍團隊專門開發軟件來解決難題,最終將整個天劫雲分成一百多塊,再合並一起才形成瞭影片中的震撼效果。

“藝術源於生活並高於生活。”聶華軍在采訪中反復提及這句話。如何通過現代數字特效手段提升影視動畫場景設計的藝術性?需要做到最大程度還原真實場景的同時,融入更多元的設計表達,實現更為強烈的視覺沖擊。 在電影《急先鋒》中,豪氣逼人的黃金跑車與意氣風發的急先鋒小隊並駕齊驅,色彩明艷飽滿,視覺沖擊感極強,盡顯恢宏大氣。電影中,聶華軍將仿真特效應用在瞭黃金跑車的戲份中。“仿真特效是風雨、雷電、水火等自然群集類特效。電影中有汽車駛入迪拜帆船酒店的戲份,但在真實情況下這是不允許的。我們便將一個小玩具車用電腦經過模型、燈光、材質、渲染等環節處理與藝術化處理,變身為瞭三維黃金跑車。”

> 王者榮耀瀾CG動畫短片《目標》中蔡文姬和瀾建模,洛克特供圖

> 王者榮耀瀾CG動畫短片《目標》中蔡文姬和瀾視效,洛克特供圖

“越自然的效果越難實現。”聶華軍說,“仿真特效一定要具備環境氛圍的合理性和科學性。汽車實拍時,燈光反射會在車身形成反射畫面。完成後期渲染的黃金跑車同樣要考慮到環境反射,這些都需要設計合成。”

仿真特效也被運用在電影《追龍》中。“這部片子的背景是20世紀80年代的香港。但如今我們已拍不到80年代的真實場景瞭。因此我們去瞭廣州番禺,找瞭很多南方的騎樓和老街道進行搭景。”聶華軍和團隊在背景處設置綠佈,通過電腦畫出或用三維技術再現屬於80年代香港的場景,包括喧鬧繁華的街市、花花綠綠的店招以及陳舊的傢電。“我們用航拍或是搖臂攝像機拍出來之後,將再現的場景合成在全片共1800個鏡頭中,並經由藝術化處理,以此實現影片的年代感。”

如今,隨著中國逐漸強大,年輕人尤其“95後”、“00後”的文化自信愈加強烈,驅使我國數字藝術行業中“國潮”回歸的現象日益顯著。“國風”成為當下我國數字藝術領域最典型的特征。洛克特正在參與制作的一部動畫影片中,聶華軍及其團隊選取麒麟這一中國神獸為設計元素。“片裡有一段刺殺武則天的劇情,導演設定有個莊嚴而具有節日儀式感的容器,既可以慶祝節日,又能藏匿殺手。經過內部討論我們選擇瞭麒麟這一瑞獸,因為它足夠有威儀但不至於兇惡,同時具有更多創作空間。”

> 哪吒之魔童降世動畫中歷劫視效,洛克特供圖

“我們在設計麒麟形象前收集瞭上百張不同的麒麟圖片,經過綜合不同元素繪制出瞭大體的麒麟結構。”麒麟軀幹接近於獅身,鬢毛旺盛,又有龍發之感。身體質感參考青銅,給人沉穩莊嚴之感。一串鎖鏈環繞麒麟身體一圈,其質感顏色與麒麟身體一致。為瞭讓麒麟更加寫實,設計師在青銅上形成斑斑銹跡。肚子側面做成暗門以藏匿殺手。為襯托節日氣氛以呼應劇情,設計師圍繞麒麟全身設置紅色飄帶,在背景上也設置瞭很多蓮花式花燈。

“將更多的中華傳統文化元素融入數字藝術創作中是洛克特未來的努力方向,我們將不斷參考中國文化的底層邏輯,從《山海經》等中國文化古籍中尋找靈感,拓寬創作邊界,給數字藝術作品帶來更多力量。”聶華軍認為,電影視效相當於一艘航空母艦,將始終是洛克特的核心競爭力。圍繞這架航母,洛克特將不停建立屬於自己的技術底座和護城河,“數字文旅和高端CG(Computer Graphics)廣告也是我們佈局的方向,它們就像兩艘巡洋艦、護衛艦一樣,幫助洛克特數字藝術的海洋裡航行的更遠。”

文 Article / 鄒羽涵 Zou Yuhan;

圖 Pictures / 聶華軍 Nie Huajun

版權聲明:【除原創作品外,本平臺所使用的文章、圖片、視頻及音樂屬於原權利人所有,因客觀原因,或會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內容未能及時與原作者取得聯系,或作者名稱及原始出處標註錯誤等情況,非惡意侵犯原權利人相關權益,敬請相關權利人諒解並與我們聯系及時處理,共同維護良好的網絡創作環境】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