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娱乐>>分賬劇集破三千萬,青春校園劇的元素碰撞丨專訪導演西島

分賬劇集破三千萬,青春校園劇的元素碰撞丨專訪導演西島

文 │瘋兔子

“人生的賽道滾滾向前,就是要勇於冒險。隨遇而不安,蓄勢且待發。接觸新類型,琢磨新元素,我會興奮,也會有所緊張,但正是這種持續不斷的嘗試刺激著成長。”

近日,於今年二月份在愛奇藝播出的網絡分賬劇《撲通撲通喜歡你》再發分賬過3000萬的戰報。從骨朵後臺的播放數據也不難看出,在劇集收官四月之餘後,《撲通撲通喜歡你》的日彈幕數還在以千量增長,並在骨朵2021年全年網劇彈幕排行榜中上榜49位,取得瞭僅次《山河令》兩個名次的成績。

在各平臺都在加碼“快節奏、純撒糖、以小博大”的甜寵劇賽道中,校園愛情故事已經很久沒有亮眼作品瞭,尤其是分賬劇作為To C內容。在創作被市場倒逼,觀眾決定收益的直觀檢驗下,作為劇集制作的導演,西島又是如何用“人和”把握住“天時地利”的加持和助力機會,將青春校園劇《撲通撲通喜歡你》的制作以最亮眼的成績呈現在觀眾面前的呢?

導演西島

骨朵請到瞭導演西島親自講述《撲通撲通喜歡你》青春校園劇的創作心得體會。

輕懸疑+喜劇元素

甜寵劇需要一點“加料”

“甜寵+輕懸疑+喜劇元素,這是最初出品方彭姐拿到一稿劇本給我時,最吸引我靠近這個項目的地方。”

西島表示,劇本是一劇根本,一個好的劇本十分重要。而在劇本中,創新的體現也同樣不可或缺。

“其實青春校園劇的賽道局限性還是比較強的,在劇集制作上一味地撒糖很難做出創新。但是如果在甜寵劇中疊加上輕懸疑元素的話,一方面,懸疑線的埋線會引起觀眾對故事走向的好奇,抓住觀眾;其二,懸疑內容的加持和推動之下,整個故事會更緊湊,故事感也會更強,在和甜寵愛情線的碰撞過程中,劇集的趣味性和觀感體驗會更好一些,對於劇集留住觀眾有一定的助力。”

因為網劇受眾年輕化的特點,如今很多劇集都在隨著觀眾的輕松有趣下飯等喜好雜糅一些喜劇元素在其中,作為情節的調劑。當然,甜寵劇追求“甜”“寵”“輕松”的特點和喜劇元素的功能是一致的,因此,雖然“甜寵+輕喜”已經被創作者大量地運用,卻永遠不會被厭煩。

因為不管是愛情,還是喜劇元素,都是永不過時的內容,畢竟市場一直在。

愛情是創作的永恒命題。縱向而觀,從言情劇、偶像劇,發展到甜寵劇,愛情題材的劇集一直牢牢掌握著年輕女性觀眾市場,但同時,依然也有一小部分男性群體的固定受眾。

從橫向來看,無論是生活劇、探案懸疑劇、武俠劇、喜劇,還是歷史劇、動作片都離不開愛情的戲碼。在導演西島看來,除瞭特殊類型片,大多數的類型,主要是把作品中的某一個元素放大成為故事的主線和主導,正如甜寵劇是將愛情劇中的愛情線不斷擴充,占據整部作品70%左右的內容,這一點,精準地踩在瞭西島的興趣上。

“雖然現在現實向內容比較火,但愛情劇的市場一直都存在,這一部分的觀眾也需要看劇,不會因為別的類型火起來瞭,甜寵劇就不吃香瞭。既然目前自己在深耕這個領域,那就要身處其中不斷琢磨力求更好。”所以,愛情劇不但要做,而且要做到極致,這樣才能在老生常談的快餐文化中立足,精準捕捉受眾,甜寵劇因此走紅。

西島看甜寵劇,覺得它就是一場滿足少女幻想的造夢之旅,既然都是夢,又何必在意這個夢的幅度,何必去考究落地程度、會否懸浮,畢竟劇集內容和人物設定已經直接決定瞭劇集的受眾群體。所以,創作者不如當“減負”,隻要做到打準受眾的共鳴點和期望值,讓觀眾開開心心地看個痛快便已足夠。

為瞭完成這場“造夢”,西島在劇作的創作過程中,從前期堪景、選角、定裝都在向“甜”和“夢幻”靠攏。包括劇集最開始時,男主在夢裡中騎著白馬翩翩而來,這也是甜寵劇造夢的開始。

然而,這些隻是表象。對於導演西島而言,造夢不僅僅是這些帶有期待感的劇情,它更是一個各方面都在滿含能量的創作過程。從故事情節的成長,到女主野草般充滿韌勁的人設、從各種情感中提取的溫暖等,都會影響著最終成片裡充滿著著向陽而生的能量感。正是這些能量傳遞出的激勵感,讓觀眾在開心之餘,還能受到鼓舞,加深對劇集的印象。

校園劇破圈

導演的創作方法論

“除瞭甜寵,《撲通撲通喜歡你》的定位還是偶像劇,所以演員的顏值一定要高。因此我們通過各種渠道扒片包括短視頻,才集齊瞭現在的四個男孩,以及女主葉未眠,她雖然是一名新人演員,但除瞭一人分飾兩角,她還將角色身上的那種靈動和鬼馬很好地展現出來,這是演員身上最自然的東西,也是我們一直在尋找的。”

在西島導演拍攝的劇集中常常不乏新人。對此,西島導演表示,“因為校園戲年齡段的特殊性,用一些新人演員也必然,不過前提是演員性格本身要靠近角色才好去調戲。而且,一般來說,演員最自然的呈現,是需要調動自身跟角色最契合的部分,然後在熟悉劇情的過程中,將自身和角色盡可能的靠近融合。而我會在圍讀定妝這些工作相處中和演員盡快熟悉起來,在此基礎上,於自己的腦海裡構建出他們的行為動作,這樣在開機前腦海裡先粗略形成一個哪些演員可以給到哪些給不到的預判。盡管有時候最終表演呈現時也少不瞭角色去遷就演員的地方,不過這些方面咱們具體情況具體分析。”當然,除瞭角色呈現部分,和新人演員建立信任,常常鼓勵他們也很重要。

之前有朋友曾問過西島“你是創作型的導演還是制作型的導演?”

“我肯定是一個創作型的導演,我覺得制作的技巧可以通過拍攝技巧去彌補,但是經歷跟感知力才是做創作最好的財富。”這也是西島在投入工作幾年後依然選擇去編劇進修班學習的原因。

“對於一個導演,她最早要接觸的工作肯定是劇本,內容是一個項目的基礎,懂劇本的導演跟編劇溝通起來也會更流暢,可以更好地傳達一些內容。而且,應該大部分的導演最終意向還是要創作電影吧,尤其是一些個人色彩豐富的影片,對導演的誘惑更大。所以我有時也會自己寫故事大綱、拉故事線,如果以後有機會做電影的話,希望可以在內容上多出點力。而且,我覺得我在內容方面是有一定的感知力和敏感度的。”

導演西島

但是這種“感知力”,卻並未被西島用在對內容風向的前瞻性思考上。受限於一些原因,大部分跟風作品其實都未必能達到“第一個吃螃蟹”的熱度高度,在同質化內容泛濫的當下,與其一味追求話題和熱點,不如做好當下手中的內容,將導演的堅持和韌性用在優質內容的創作上。

對於甜寵劇整體的受眾分析,西島也沒有刻意去做調研。“我隻知道一定有這樣的觀眾群體存在,他們喜歡愛情故事,需要愛情故事,那就是甜寵劇的市場所在,至於精準定位用戶畫像,我沒有想過,畢竟調研數據中的年齡范圍是主要規律,性格本身和共鳴感與否等都是吸引甜寵觀眾而很難具象統計的因素。而且劇集創作不是命題作文,隻有不設限才會有創新和突破。”

聯想到熱門話題“劇集破圈”的問題,其實破圈並不是所有作品都必須要討論的話題。隻要受眾一直存在,圈層作品便一直有價值。

除瞭甜寵劇

還會想嘗試其他的類型嗎?

西島表示,她目前拍攝的類型主要是青春校園和古裝偶像兩個賽道。對於類型的拓展,西島一面表示期待,一面又覺得要踏實做好目前自己擅長的。

“我還是喜歡嘗試不同類型的創作。接觸新類型、琢磨新元素的的時候我都會興奮,也會有所緊張,這些緊張會刺激我的想像,讓自己做更充足的準備。正是因為這種持續不斷的嘗試刺激著成長,所以挖掘自我的過程也更具挑戰,但是相同領域的片子也會讓我有著不斷想超越的自我要求,比如說加入更多好玩的元素,讓片子更豐富更好看,其實都挺好!”

隨遇而不安,蓄勢待發。

導演西島

“無論怎樣,朝著自己的目標努力,持續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拍攝擅長的內容,珍惜把握當下每個項目,盡可能的去優化。然後不斷學習,做好準備等待新類型的挑戰。”

接下來,西島還有今年年初剛殺青的古裝偶像劇《公子不可求》,目前正在緊鑼密鼓的後期制作中;和光線傳媒合作的新項目古裝甜寵劇《拂玉鞍》也即將在八月份開拍,從青春戲到古裝劇的轉型,不禁令人期待。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