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專訪“中國玻尿酸之父” 凌沛學:山東壟斷全球玻尿酸市場

2021-06-11 由【】發表於 时尚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吳浩

山東的玻尿酸在全球極具代表性,尤其在原料方面。在該領域流行一句話:世界玻尿酸看中國,中國玻尿酸看山東。權威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玻尿酸原料的總銷量占全球總銷量的81%,且全球玻尿酸原料銷量排名前五的企業均來自山東。用“中國玻尿酸之父”、山東大學國傢糖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凌沛學的話來說:山東整個玻尿酸在國際上全面領先,卡別人的脖子。

從無到有,再到產業化

玻尿酸的前世今生是怎樣的呢?

1934年,卡爾·梅耶首次從牛眼玻璃體中分離透明質酸,也就是人們所說的玻尿酸。從之後的40年代,又陸續在豬皮、兔皮、雞冠等組織裡發現。

凌沛學介紹,從國際的角度來說,20世紀70年代,安德烈·巴拉茲發明從雞冠及人臍帶中分離玻尿酸的工藝,80年代,玻尿酸開始在骨科、皮膚科、外科等領域得到廣泛應用,到瞭90年代,開始發揚光大。自21世紀,玻尿酸在國際上各領域得到全面應用。

就國內來說,1983年開始從雞冠、人臍帶、牛眼、豬眼中制備玻尿酸用於化妝品,1988年玻尿酸開始量產,供應全球市場。

凌沛學正是中國玻尿酸從無到有,再到量產、產業化的有力推動者。

1983年,當時還是山東醫藥學院碩士研究生的凌沛學,率先找到瞭玻尿酸提取技術的科研突破點,研制出瞭特有的玻尿酸生物提取技術。這一重大技術突破不僅降低瞭玻尿酸的提取成本,打破瞭西方的技術壟斷,也為以後中國玻尿酸的量產及應用奠定瞭深厚的基礎。

1986年,凌沛學剛剛研究生畢業,在山東省商業廳下撥的3萬元創業經費和1間舊廠房裡,正式啟動瞭中國玻尿酸產業化的研究。

不過,當時的西方國傢在玻尿酸的應用上,已經一騎絕塵人,中國在玻尿酸領域,還處於跟跑的階段。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瞭解到,短短數年時間,中國人就實現瞭玻尿酸領域理論和實踐的多重突破,掌握瞭一系列制備方法,並開始嘗試商業化步伐,進入全球市場。

值得一提的是,期間經過諸多失敗後,凌沛學與團隊終於研發出瞭生物提取技術制備玻尿酸,實現瞭玻尿酸產業化的技術基礎。

進入90年代後,中國對玻尿酸的研究力度大大增強,產品競爭力也得到重塑,先後推出瞭含玻尿酸的外用藥品:眼科&骨科藥物、滴眼液等多類型產品。

凌沛學特別說道,進入21世紀,山東福瑞達醫藥集團推出諸多基於玻尿酸原料的化妝品品牌,自此,開啟瞭玻尿酸應用於化妝品領域的新賽道。

全球前五均源自山東

伴隨著政策與需求端等因素的疊加效應,近年來,玻尿酸的產銷規模呈不斷擴大的態勢。

權威數據顯示,2018年全球玻尿酸原料銷量達500噸,14-18年復合增長率為22.8%,預計2023年全球玻尿酸原料銷量可達1150噸。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是玻尿酸原料生產銷售大國,且山東在中國玻尿酸產業版圖中,占據最為核心的地位。

根據《2019 全球及中國透明質酸(HA)行業市場研究報告》獲悉,2019年中國玻尿酸原料的總銷量占全球總銷量的81%,且全球玻尿酸原料銷量排名前五的企業均來自山東。

值得一提的是,過去一段時間,山東多傢玻尿酸企業都試圖在原有的基礎上,進一步擴大玻尿酸原料的產能。

 以福瑞達為例,2019年12月20日,魯商發展公告披露,公司擬現金收購焦點生物60.11%股權,交易價款依據評估值確定為2.58億元。

公告還披露,收購完成後,公司將持有焦點生物1080.39萬股,持股比例60.11%,成為焦點生物第一大股東。

福瑞達總經理賈慶文表示,收購以後,福瑞達開始對焦點生物在人才、技術、品牌、渠道端進行賦能,不斷擴大規模,目前公司透明質酸年產能將達到420噸。

“福瑞達還是要堅定在原料領域的核心地位,持續通過各種資源的調配,加快成長,包括化妝品領域的透明質酸和聚谷氨酸。”賈慶文說。

這裡有一起股權受讓需要說明:2018年底,魯商置業(現已更名為魯商發展)完成瞭對控股股東山東省商業集團有限公司持有的山東福瑞達醫藥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福瑞達醫藥”)100%股權受讓。

據天眼查,福瑞達醫藥所屬行業涉及藥品、保健品、食品、化妝品、醫療器械等。

 “整個玻尿酸在國際上全面領先”

山東的玻尿酸極具代表性,在該領域流行一句話:世界玻尿酸看中國,中國玻尿酸看山東。這不僅僅是數量占比的原因,而是從個多角度來說的。

凌沛學表示,整個玻尿酸產業的研發,山東是有深厚基礎的。正如前文所述,從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凌沛學及團隊便開始進行玻尿酸系列產品的開發,然後又在不同的行業、不同的領域,進行佈局。

在凌沛學看來,從原料、制劑藥物到化妝品、功能食品,山東目前處於迸發的階段,這也是厚積薄發的結果。

“應該說,福瑞達整個玻尿酸在國際上是全面領先的,包括我們的制造技術、應用技術以及配方的技術。”凌沛學說,經過30年的努力,山東福瑞達玻尿酸在世界上處於領跑地位。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在首屆中國玻尿酸+富勒烯行業峰會上,采訪到瞭“富勒烯研究應用世界第一人”、中科院分子納米結構與納米技術重點實驗室副主任王春儒,他同樣表示,山東福瑞達的玻尿酸是世界上質量最好的玻尿酸,在國際上發揮引領的作用。因此,他選擇和福瑞達合作,進行玻尿酸和富勒烯的復配。

目前玻尿酸的行業競爭漸趨白熱化,這背後是高毛利。比如,玻尿酸行業代表上市公司中的愛美客的2020年銷售毛利率為92.17%,昊海生科2020年銷售毛利率為74.93%。

對此,凌沛學補充道,現在玻尿酸正處在風口上,很多企業從投資的角度,不斷湧入這個賽道。他認為,和其他產品一樣,玻尿酸產品的進入和退出是大浪淘沙的過程,勝出者還是應該在產品研發方面深入地去做文章。

中遊玻尿酸企業將因技術壁壘形成護城河

玻尿酸原料可分為食品級、化妝品級和醫藥級。按技術難度和質量需求的高低排序,食品級和化妝品級處於低端,醫藥級最高。

根據浙江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發佈的2020年行業報告,在玻尿酸領域,高附加值的醫藥級賽道尚存在較大空白。報告還提到,醫藥級原料工藝要求比較高,技術專利和準入牌照的壁壘,相對於食品級及化妝品級產量較低。

艾瑞克發佈的《透明質酸應用場景白皮書》數據顯示,我國醫藥級玻尿酸終端產品市場的年復合增長率超10%,國內日化產品級玻尿酸終端產品市場規模預計以7.6%的速度持續增長,2024年有望增長至920億元。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瞭解到,近年來,山東多傢玻尿酸企業在醫藥級玻尿酸原料、終端產品方面積極佈局, 曾經更是一度引發全球行業頭部企業關註。

作為“中國玻尿酸之父”的凌沛學,始終在致力於玻尿酸前沿問題的研究。目前他的攻關方向也和醫藥有關,他說,未來會圍繞預防腫瘤細胞的轉移和分裂的方向,開發相應的抗腫瘤藥物。“特別是把玻尿酸作為抗腫瘤藥物的靶向制導系統,讓它能夠定向地和腫瘤細胞結合,然後引爆腫瘤細胞爆炸,就是細胞焦亡。”

從整個玻尿酸產業鏈條來看,中遊玻尿酸企業是最大的利潤獲得者。

根據浙江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發佈的2020年行業報告,上遊原料供應商,初期提取法對畜牧業和養殖業的依賴程度較高且供應量不穩定,現在微生物發酵法的普及,上遊企業供應能力持續提升,毛利約35%。

至於中遊玻尿酸企業,負責研發、生產和加工,因技術壁壘所形成的護城河會為企業帶來巨大的利潤,毛利高達60-90%;隨著老齡化加深和醫美市場的擴大,醫療機構和醫美機構將成為最大的下遊銷售終端客戶,毛利為60—80%。

這意味著,未來,中下遊將成為競爭的主要方向。

從一流原料到國際化品牌,不能單純靠模仿

受到普遍認可的是,山東在玻尿酸原料方面在國際上處於絕對領先的地位。但在產品方面似乎仍有進步空間,打造能夠突圍出去的大牌產品,應該成為山東玻尿酸產業發展的著力點之一。

也有分析人士稱,中國玻尿酸產品在國際上的品牌認可度還處於起步階段,護膚品和醫美等終端產品比國際要晚,國際品牌力相對較弱。不過,這兩年國貨在崛起,從銷售數據來看,已經快接近國際水平,但是仍存在一定差距。

對此,凌沛學說,“整個玻尿酸領域,我們卡別人的脖子,不僅是領先者,還是壟斷者。”他認為,下一步,山東玻尿酸企業要加強打造基於中國先進技術的國際品牌。

他還補充道,樹立品牌和市場競爭力,不是單純去模仿別人,關鍵在研發能力。

那麼,如何打造具有影響力的玻尿酸終端產品呢?

賈慶文說道:“隨著社會經濟發展以及消費升級,未來品牌高端化將是必然趨勢。我們福瑞達一直註重科研實力的打造,擁有多項科技發明專利,接下來會更加註重高端品牌線的佈局,以及對現有品牌進行形象提升,輸出強力品牌價值,致力於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民族護膚品牌。”

福瑞達在化妝品探索瞭很多年瞭,已經具備瞭很多先天優勢,公司未來要定位於高端產品。

他介紹,福瑞達一方面從原料端突破,打造玻尿酸高端化妝品品牌。玻尿酸不斷通過技術迭代,不斷研發新產品,增加一些新功能。

另一方面,福瑞達采用 “透明質酸+”方式,不斷引入優勢資源,完善上下遊產業鏈配套,達到企業全產業鏈高質量發展。

“參股新疆伊帕爾汗香料股份有限公司,迅速進入精油芳香行業。把精油和玻尿酸復配在一起,生產出的產品的復購率很高。” 賈慶文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