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耐克出廠“賣”70元,代加工老板賺來900億身價,這鞋是真的嗎?

2021-06-11 由【】發表於 时尚

“每年618或者雙11來臨之際,人們總是盤點各大值得買的運動鞋款。可是今年的618大促,人們的目光似乎都被蘋果手機吸引瞭。”

立減1000元,幾乎成為瞭2021年各大電商618年中大促的“殺手鐧”。靠著這個優惠力度,平臺們吸引瞭一大波的購買者。也正是如此,不少人似乎已經忘記瞭去“搶鞋”。

當然,除瞭優惠力度可能不及蘋果手機以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自然和此前的“棉花”有關。

不過也好在這一次大傢沒有“一窩蜂”地湧進去,因為從一代工老板的身上,我們看到瞭藏在這些名牌鞋子背後的巨大利潤!

華利集團,可能很多人都沒有聽過。但是耐克、彪馬,很多人都聽過,而這些產品,不少都是由其生產瞭。2019年的時候,華利集團就生產制造瞭1.8億雙鞋子,為創始人帶來瞭無盡的財富。

雖然今年的年中大促,可能很多人沒有註意到鞋子的各項優惠活動。但是對於這個行業的從業者而言,還是賺得盆滿缽滿的。

2021年4月,華利集團作為一傢代加工工廠登上資本市場(深交所創業板),市值一下子增長至一千億。

作為創始人和老板的張聰淵傢族,也因此獲得驚人的身價。甚至超過我們熟知的幾位中國臺灣富豪,例如臺積電的張忠謀,或者是來自富士康的郭臺銘。

不過自從登陸A股到現在為止,華利集團的市值也有所回落。但即便有所“降溫”,作為老板的張聰淵傢族依舊手握900多億的身價。

由此可見,360行,行行出狀元。即便隻是做別人的代加工工廠,也早已經吃上瞭香噴噴的“米飯”。

而且當一些代加工平臺,還隻做耐克、彪馬等國外品牌的時候。華利集團還看到瞭中國國產品牌的“錢途”,還成為瞭安踏體育、李寧的代工產商。

這也就意味著,曾經因為耐克“發悶財”的它,雖然也因為耐克埋下一定的“隱患”。但同時也有李寧、安踏體育等國產品牌做後盾,至少不至於會突然“消失”。

而其如今的工廠,早已經不滿足於中國市場佈局。在越南、緬甸、多米尼加等國,都能夠看到它的身影。利用更加廉價的勞動力,不斷提升自己的凈利潤。

當然,利潤如此之高的另一原因,自然和產品也有著很大的關系。隨著上市的到來,華利集團的一些數據公佈於眾。

耐克作為華利集團的第一大客戶,靠著耐克,華利集團在2019年獲得瞭41億元的收入。等到2020年上半年的時候,耐克給華利集團帶來的貢獻依舊驚人。

不僅如此,同樣是2020年半年的數據,華利集團一共賣瞭3072雙運動鞋給耐克公司,共計獲得23億元的銷售收入。算下來,賣給耐克公司的鞋子平均一雙的價格僅有74.8元左右!簡而言之,70多元的耐克是真的,隻是普通人“買不到”罷瞭。都被耐克公司,自己“買走瞭”。

而我們即便是618年終大促這樣的活動期間,也很難買到這樣低價的耐克鞋。而且在華利集團公開的招股書中,我們再次看到耐克品牌旗下每雙運動休閑鞋,2017年到2019年的鞋價都在70元左右,2020年上半年漲至80元左右。

而其代加工的中國國產品牌,可能隻是稍微賺瞭一些錢。而耐克呢,70元轉身賣幾百甚至幾千的,一抓一大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