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整個時尚圈都在惦念的女人,要回來瞭!

2021-07-21 由【】發表於 时尚

她要回來瞭。

最近時尚圈大熱的一個新聞,是Phoebe Philo即將回歸,她將會在LVMH集團的支持下創立自己的個人同名品牌,這無疑是7月最讓人驚喜的消息。

3年前,Phoebe Philo離開Céline之後,鮮少再聽到她的消息。

而她在品牌十年任期裡留下的簡約又充滿女性力量的極簡風格,仍然深刻地影響著後來的時尚圈,讓無數人深陷在對這股風尚的懷念中。

這次宣佈回歸,又再次掀起瞭人們對於Old Céline的回憶思潮,那些設計風格、穿搭方式以及她創造出的一切。

01.

夢想從14歲的縫紉機開始

Phoebe Philo出生於文藝傢庭,媽媽就是一位設計師,從小就受著藝術熏陶。

在14歲收到縫紉機作為禮物,開始自己做衣服時,她的設計師人生就初露端倪。

02.

Chloé的前設計師

從中央聖馬丁畢業之後,和校友兼閨蜜Stella McCartney進入瞭Chloé。

兩人將簡潔利落的風格帶入瞭這個以法式浪漫風格著稱的品牌,結合出一種全新的,充滿活力的少女氣質。

2001年Stella McCartney離開Chloé組建自己的時裝品牌,Chloé當時的CEO Ralph Toledano選擇讓Phoebe成為繼任者——因為她代表Chloé,代表著女性的美和夢想。

此時的Phoebe Philo將更多的個人風格融入設計中去,簡潔與甜美的平衡讓當時的Chloé備受推崇,銷售額大漲。

Chloé 2006春夏成衣系列

03.

IT BAG的鼻祖

她還將Chloé帶入瞭高利潤的皮具領域,2004年一隻帶有銅鎖的Paddington手袋成為時尚名流爭相想要擁有的單品。

在那個網購仍未流行的年代,首批8000隻成品還未抵達店鋪就已經售罄,這可謂是It Bag的鼻祖。

同年,她還拿下瞭英國時尚大獎的年度設計師稱號。

2006年,因為懷孕回歸傢庭,她辭去瞭Chloé的工作。

04.

她讓Céline起死回生

短暫沉寂三年後,在LVMH集團創始人和董事長 Bernard Arnault的邀請下,她接手瞭當時業績萎靡不振的Céline。

從此往後,便開啟瞭Céline近十年黃金時期,Phoebe Philo用極其強烈的個人風格讓這個品牌起死回生。

直至2018年,她又這樣瀟灑轉身,暫別時尚界,留下不知何去何從的數眾擁躉瘋搶Old Céline。

05.

“衣服讓女人變得強大”

Phoebe Philo任職期間的Céline無疑是超前、極具時代意義的。

她說衣服應該讓女人變得強大,這既是她自己的信仰,也是Céline的核心價值。

在Phoebe的設計語言中,時尚是舒適性、功能性與耐久性的結合,最基本的原則就是能夠自由的行動。

她從男性服飾中借鑒廓形,設計成更貼近女性需求而具有力量感的單品,塑造出一種更利落的生活感,將藝術性與實穿性做到瞭高級的平衡。

Céline Resort 2014

她用自己的風格重新定義瞭Céline,將流暢的廓形線條、簡潔利落的剪裁和極簡主義帶入這個品牌。

Céline 2017秋冬成衣系列

Céline 2018春夏成衣系列

在設計中表達出女性生活的各個方面,她創造出一個展現現代女性氣質與力量的全新Céline。

06.

Céline,她的自畫像

Phoebe Philo也從不鼓吹女性就應該打破規則、顛覆角色,她隻是簡單地想要讓女性為自己而活。

不難在她的設計裡看出這一理念,在極簡線條中仍保有著女性最原生的美,利落又兼具飄逸與柔美。

或許Céline就是她的一幅自畫像——成熟、冷靜而明確自己的追求,成為享受著時尚而不成為被迭代速度牽著走的人。

這種精神上的自洽體現在設計中的冷靜自持,或許就是為何她的設計總讓人念念不忘。

07.

Phoebe Philo式穿搭

盡管Phoebe Philo以低調著稱,不愛使用當下火熱的社交網絡,也不大接受采訪,但不可否認的是,她的影響力之大、人們對她的擁躉毫不遜色於任何明星偶像。

她通過設計傳達的信息早已經使她從普通意義的設計師升華到瞭真正的時代Icon。

她的影響力究竟有多大呢?

單從穿著上說,廓形西裝、寬松的高領毛衣、把頭發束進領子、線條流暢的風衣和闊腿褲、還有火到人手一雙的小白鞋……

必須承認這些Phoebe Philo式的穿搭還在影響著人們的日常穿著。

甚至,還出現瞭Phoebe Effect和WWPPD(What would Phoebe Philo do)這樣的詞匯。

而那些離開Céline團隊的人們,也似乎不可避免的在後來的設計中顯現出Phoebe Philo的設計哲學。

08.

這些品牌中她的影子

Daniel Lee就是如此,師承Phoebe Philo,接手短短八個月,他就將Bottega Veneta重新推上瞭銷售巔峰,在他的設計中就明顯看出Old Céline的影響。

幹凈素凈的廣告簡約又充滿力量感,在一些包袋和成衣的線條中塑造出新的Bottega Veneta。

作為Phoebe Philo的得力助手的Yuni Ahn後來加入瞭Maison Kitsuné,她交出的首個系列中,那些幹練的廓形,高級面料與實穿的結合,給這個從前主打清新可愛的品牌帶來瞭新穎又高級的變化。

Maison Kitsuné 2019秋冬成衣系列

Peter Do與Rok Hwang更是在品牌設計與廣告中延續瞭Old Céline Style,這都是兩位品牌設計師曾經在Phoebe Philo團隊中所積累下的風格,對於女性需求的探討和實穿與時尚的平衡。

Peter Do 2021春夏成衣系列

ROKH Resort 2022

而她所帶回的極簡主義也在後來的時尚圈開辟出瞭一條大道,不少品牌踐行著她在設計中傳達的態度,也成為瞭自她離開Céline後很多Philophiles置裝賬單的歸宿。

THE ROW

Victoria Beckham

Phoebe Philo的同名品牌或將於明年1月與大傢見面,對於新品牌市面上已經有無數猜測。

其實無論在Chloé還是Céline,她始終在做的,就是把真實的女性翻譯進她的設計語言中,相信在這次的同名品牌也不會例外。

時隔3年多,重新回到時尚圈的Phoebe Philo,無數愛她的人,為這一天已經等瞭太久。

不妨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