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每年10萬人因醫美致死致殘,不要為瞭變美而失去自我

2021-07-22 由【】發表於 时尚

近期,一位33歲女網紅進行抽脂手術後發生感染去世,引發輿論的廣泛關註。對身材不滿意,做抽脂填充手術;為瞭顯臉小,對耳朵和頭頂動刀;擔心禿頭,花數萬甚至十幾萬元植發;對顏值不自信,求助“顏值打分師”……為何這麼多年輕人存在顏值焦慮?如何正確地看待“美”?那些為瞭變美而付出代價的年輕人用自身經歷告誡人們:不要為瞭變美而失去自我,被美“綁架”有風險。

制圖 馮晨清

事件回放

貌美網紅抽脂殞命手術臺

近期,一名女網紅在抽脂手術後感染去世的新聞令人唏噓不已。今年5月,她到杭州一傢醫療美容醫院接受抽脂等醫美手術,但術後出現感染性休克,經救治無效,最終於7月13日去世。令網友不解的是,這位冒著風險去做醫美手術的網紅五官精致、長相出眾、身材高挑,外形條件已經優於很多人。

這起醫美手術事故引起相關部門高度重視。杭州市衛健委通報稱,經專傢評估,這是一起醫療事故,華顏醫療美容醫院存在術前缺乏認識、術中操作不當、術後觀察處理不及時等過錯,與患者死亡存在因果關系,承擔全部責任。

據醫美業內人士介紹,抽脂手術是整形美容手術中的常規手術,但不規范的抽脂手術操作存在潛在風險,而且有些人不宜做抽脂手術,如有器質性、基礎性疾病,處於妊娠期、哺乳期等。

社會萬象

奇葩整形術代價都很大

愛美是人之天性,無可厚非。但如今越來越多年輕人被“美”綁架,走上瞭無休止的醫美道路,承擔的代價也越來越大。

最近,一群手術失敗的女孩自發建立瞭“小腿肌肉阻斷術”維權群,這項以切除小腿肌肉神經而達到瘦腿目的的小眾整形手術,吸引瞭許多想瘦腿的女孩,但一些人在術後出現小腿無力、反彈的情況,甚至有人永遠無法久站,不能做劇烈運動。

除瞭“小腿肌肉阻斷術”,“精靈耳”、頭頂整容等奇葩整容術也愈加吸睛。今年5月,一名網紅在微博曬出自己做“精靈耳”的經歷,並放出前後對比照。通過照片可以看到,整形之前從正面幾乎看不到她的耳朵,而整形之後耳朵變得堅挺,從正面就能看到。

有醫生表示,耳朵是人體的敏感部位,往耳朵上註射玻尿酸,如果處理不當,很容易造成發炎化膿,留下後遺癥,如果手術失敗,對神經系統會有很大影響。而頭頂整容更加殘忍,需要切開頭皮,灌註骨水泥,從而達到填充增高的效果,一旦手術失敗後果不堪設想。

調查顯示

每年10萬人因醫美致死致殘

在這位網紅之前,已發生多起醫美悲劇。

2010年11月,超女王貝在某整形醫院做整容手術時,意外死亡。

2019年8月,河南南陽一名年僅28歲的女護士楊某在某整形機構接受脂肪填充術時,因肺脂肪栓塞致急性呼吸、循環功能衰竭而死。

2020年10月3日,年僅21歲的徐州女孩小嬌在常州某整形機構接受瞭包括唇部塑形、假體隆胸及隆鼻在內的3項整形手術。在進行最後一個隆鼻項目時,小嬌的身體出現異常,經搶救無效後死亡。

據艾瑞咨詢發佈的《中國醫療美容行業洞察白皮書(2020年)》顯示,目前我國醫美行業中,合法合規醫師僅占24%,非法從業者有10萬之多。據中國數據研究中心、中國整形美容協會聯合發佈的《中國醫美“地下黑針”白皮書》顯示,醫美“黑機構”數量超過6萬傢,是正規機構的6倍,平均每年黑醫美致殘致死人數約達10萬人,且多數消費者投訴無門,維權艱難。

求美說法

“長相好看能得到更多機會”

為何年輕女孩甘願忍受痛苦、冒著風險進行醫美手術?

曾註射瘦腿針的女孩王璐(化名)告訴記者,無論是職場上還是生活中,外形條件已經成為一項無形的“硬指標”,影響著人際關系和自我認知。“長相好看的女孩似乎能得到更多機會,而且現在大傢的上進心也同樣體現在容貌上,希望自己各個方面都更好。”王璐說,她曾被身邊的男生調侃臉大、腿粗,這些看似開玩笑的評價讓她變得不自信,看到身邊狂轟濫炸的醫美廣告,她難免不動心。

醫美行業誕生之初,本意是幫助一些具有生理缺陷的人,但是隨著其大炒美容整形的效果,誇大容貌對於工作、社交以及金錢的重要性,進一步催生放大瞭人們對於容貌的焦慮。

記者走訪發現,如今小區電梯間、地鐵站等公共場所,充斥著大量醫美廣告,從植發、割眼袋,到美白、減肥,各類廣告宣傳讓人眼花繚亂。“別讓你的頭發成為你的顏值殺手”“沒有任何女人,不加修飾就能與歲月抗衡”……微信朋友圈和短視頻平臺隨時都可能冒出來的廣告語,也讓許多快節奏生活的上班族產生顏值焦慮。一項調查顯示,目前有接近六成的大學生,對自己的容貌存在不同程度的焦慮。

專傢建議

不要為瞭變美而失去自我

中國人民大學從事社會學研究的博士潘桐認為,“顏值焦慮”的產生反映瞭顏值作為一種“符號價值”在現代社會中占據瞭越來越重要的位置。換句話說,當前社會,顏值在諸多領域都成為構成個體競爭力的重要基礎。另一方面,“顏值焦慮”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當下社會競爭的激烈程度,對個體能力的評價也不僅僅是“軟實力”層面的,而是擴展到人的身體和生活層面。

“‘顏值經濟’本身就是將‘顏值’作為商品,打造其專屬價值。但同時,我們要意識到,顏值經濟也要進行監管和管理,以防止相關的市場亂象產生。”潘桐表示。

對於“顏值焦慮”的年輕人,潘桐建議,對於大多數人而言,“顏值焦慮”大可不必。年輕人實現人生價值的根本,是要在自愛的基礎上不斷提升自己的綜合能力,否則恐怕隻能是“怕流水年華春去渺”,而“朱顏辭鏡花辭樹”瞭。

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個體,千姿百態才是人類社會應該有的模樣,人人都追求美,但要懂得“千人千面”,年輕人應該通過規律的作息、得體的衣著、健康的生活、文明的舉止,用人格魅力來感染他人。

新聞延伸

“顏值打分師”悄然走紅

“我長得好不好看?”“我的顏值如何提升?”伴隨著年輕人對於顏值話題關註度不斷升級,一批負責為陌生人提供容貌評價的“顏值打分師”在淘寶、閑魚等電商平臺悄然走紅。

花費幾元錢至幾十元錢買一份“顏值打分師”的容貌鑒定結果,有人買賬嗎?記者在一位90後賣傢的主頁中看到,她提供的顏值評價服務已經獲得瞭超300個評價,大多數人評價這項服務“比較客觀”“說得很詳細”。

當前,在淘寶搜索關鍵詞“顏值打分”,銷量最高的店鋪提供的顏值打分服務一次8.8元,月銷量已超過500單,共收獲瞭4500多條買傢評價。記者註意到,無論是在閑魚還是淘寶,銷量較高的賣傢通常自稱為藝術、醫學行業的學生或從業者,還有的是醫美行業的專業咨詢師,可以給出較為專業的顏值評分。

記者采訪到一位購買顏值打分服務的買傢小徐,小徐說:“我今年畢業,即將走向工作崗位,想咨詢一下顏值打分師的意見,把自己變得更美去迎接人生新階段。”談到購買顏值打分服務的深層原因,小徐有些不好意思,“我覺得自己長得土氣,穿衣打扮也土氣,一直覺得很煩惱,但是不知道如何改變。”小徐表示,顏值打分師給她的容貌打瞭5.5分,並針對她的妝容和穿衣風格提出瞭建議,比如妝容減少眼影顏色、穿衣不超過三種顏色等,小徐認為還是有一定參考價值的。

與此同時,也有不少人對顏值評分服務提出瞭質疑:“發過去的照片賣傢會如何處理?是否會泄露隱私?”“賣傢就是隨便套個模板,給個評價,沒什麼用。”“原本說好反饋200字的容貌鑒定,結果就回瞭我50個字。”對於隱私保護和服務質量的問題,記者采訪瞭一位淘寶顏值打分師,他表示:“我們店鋪開瞭很久瞭,不會保存顧客照片,也不會泄露隱私。相信就下單。”一位閑魚顏值打分師告訴記者:“我自己對待每個客人都很認真,親自寫評論。也有很多顏值打分師直接套模板給鑒定結果,每個人都回復的差不多。”

記者 馬婧 實習記者 鹿楊

流程編輯:U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