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芯片短缺加劇,京滬汽車經銷商出現“缺車潮”

2021-06-08 由【】發表於 财经

始於去年底的汽車行業芯片短缺危機,在今年二季度陡然加劇,並顯現為汽車銷售終端市場大面積的“缺車潮”。

“因為芯片的問題,現在車源比較緊張,像奔馳E級和GLC基本沒有現貨,提車的話,這兩款車型要等兩三個月左右。”6月6日,北京一傢奔馳4S店銷售經理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君威已經連續3周沒有發車過來瞭。我們每個月的訂單200多臺,但是廠傢隻能發100多臺車過來,庫存也不是太多,照這個樣子,兩個月後我們就沒車可賣瞭。”同日,上海一傢別克品牌4S店銷售經理告訴記者。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奔馳與別克品牌4S店銷售經理反映的供應緊張絕非孤例。過去一周以來,第一財經記者走訪瞭北京與上海包括豪華、合資、自主與新能源在內的20多個品牌汽車4S店,發現幾乎所有的汽車品牌經銷商都面臨缺貨的問題。

據AutoForecast Solutions最新的數據顯示,由於芯片短缺的持續影響,全球汽車累計停產數量已達299萬輛。芯片問題將持續發酵,最終可能會造成全球汽車停產達到409萬輛。

而從終端價格來看,因為芯片短缺造成的供應問題,部分品牌車型有所回調,但普遍而言,多數品牌的車型仍保持著較大的優惠力度,這與5月車市不旺有關。經銷商缺貨在一定程度上緩解瞭過去存在的高庫存問題,但經營壓力並未緩解。

“等車,沒車”

北方地區某奧迪經銷商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目前貨源還是比較緊缺,A6、Q5、A4都比較短缺,A3、Q2和Q3暫時不缺,這是因為奧迪小車型的芯片大量使用瞭大眾品牌車上搭載的芯片。現在主要是高端芯片比較缺,所以A6和Q5這類車型的產能受限,但是低端車型的芯片奧迪還是有優勢的,一汽大眾把一些車型的芯片讓給瞭奧迪,這樣廠傢能夠保證利潤。”

奔馳和寶馬車型受芯片影響也較大。記者瞭解到,E級和GLC因為芯片短缺的問題,現在車源比較少,部分型號有現車但也不多。“這兩款車是奔馳銷量最好的車型,現在沒有優惠,要是不著急,等產能供應上,後期車型增多瞭,可能會有一定幅度的優惠。提車的話,這兩款車型要等兩三個月左右。”一傢位於北京地區的奔馳4S店銷售經理對記者表示。

寶馬銷售顧問告訴記者,現在買5系要等兩個月左右,7系僅740有現車,730訂貨周期大概1個月。華東地區一傢寶馬品牌4S店總經理告訴記者,該公司車源最為緊缺的是3系和5系,訂貨周期都為兩個月以上,由於缺車,該公司流失瞭不少訂單。

奧德思研究近日發佈的一份調查報告則顯示,國內大部分高端及新能源汽車廠傢均面臨停產風險,4S店熱銷車型基本告罄。現下,不少車企將芯片向利潤收入更高的高端車型和新能源車型傾斜,優先保障熱銷車型、高端車型的供應生產。因此,芯片影響開始向中低端汽車傳導。

合資品牌方面,記者瞭解到,一汽大眾速騰、寶來、邁騰最近都極度缺車,同為大眾系的上汽大眾主要是朗逸受芯片短缺的影響較大,提車周期從1~2周拉長到4~5周。

美系車公司的供貨問題更加嚴峻。上海一傢別克經銷商告訴記者,自4月份起廠傢減少瞭發車數量,包括君威、GL8、昂科威等,如果廠傢不增加發車量,兩個月後該店將面臨無車可賣的局面。另一傢美系車企長安福特缺貨也較為嚴重,多傢長安福特經銷商告訴記者,旗下福克斯、新蒙迪歐等車型缺貨,目前店裡的庫存低於每個月客戶訂單數,其中最為極端的一傢店庫存僅為“個位數”,該店總經理用“等車,沒車”來形容自己日常的工作。

今年以來,自主品牌走勢較好,市場份額不斷攀升,近期已經超過40%的市場份額,尤其是頭部自主車企銷量較好。而從吉利、長城汽車和比亞迪幾傢頭部自主車企來看,也存在不同程度缺貨的現象,受影響的主要為智能化程度較高的車型。

吉利汽車一傢經銷商告訴記者,2個月前芯片的影響最嚴重,暢銷車博越訂車要30天,不過5月初之後吉利汽車多數車型的供貨逐漸恢復正常,但高端車仍受影響。

長城汽車旗下哈弗、WEY、歐拉等品牌多傢經銷商介紹,歐拉好貓從去年年底開始缺貨,提車要等三個月,WEY品牌坦克300車型提車要等四個月,哈弗品牌目前則正常。

比亞迪是中國最早自研、自產汽車IGBT和MCU的汽車公司,但從經銷商提供的信息看,比亞迪也未能幸免於本輪芯片危機。上海一傢比亞迪經銷商告訴記者,該店每個月新能源的訂單超過300臺,但廠傢發車量隻有150臺左右。“DMP車型的訂貨是正常的,不正常的是DMI車型,每個月隻能發30幾臺過來,但我們DMI的訂單大概有200臺。”

日系汽車品牌中,本田是重災區。今年初,廣汽本田旗下凌派和飛度因芯片短缺減產。記者獲悉,因為芯片短缺,本田在華兩傢合資公司已經於6月1日起提前放高溫假,一直到6月9日。

根據經銷商提供的信息,豐田品牌迄今為止供貨較為正常。“今年1月份的時候,亞洲龍因為車機系統的芯片供不上,訂車周期延長,大約持續瞭兩周後就恢復瞭正常。到現在沒有出現過問題,發車一直很正常。”一汽豐田上海一傢4S店總經理告訴記者。

記者在調查市場中發現,一些廠商優先將芯片搭載在熱銷車型上,因此熱銷車型相對能夠跟上供應,但現貨不多,車源依舊緊張。

“對於芯片,現在都在進行全球掃貨。在產能問題上,的確是減少瞭部分車型的產量,將芯片優先搭載在熱銷車型上。我們也在尋找芯片的可替代性,考慮自主芯片。”某自主車企內部人士對記者表示。

長城汽車董秘徐輝近日在回答投資者提問時也表示,目前汽車芯片的供應比較緊張,公司在全球找貨源,看能不能盡快地使公司的銷量跟廠傢的計劃匹配。另外,國內有些廠傢也有一些所謂的芯片的二級配發,這樣能夠比較明顯的緩解這個問題。下半年隨著應對措施的實施,緊張局面應該會明顯有緩解。

優惠力度普遍減少,進口車型漲價

芯片短缺造成一定的車源供應不足,從終端價格來看,大部分熱銷車型價格有所回調,但仍有較大的優惠力度。進口車則普遍漲價,部分品牌甚至出現瞭加價銷售的情況。

從豪華車市場來看,記者瞭解到,奔馳C級車在有現車的情況下,優惠幅度大概為六七萬元。奧迪A6、Q5和A4終端折扣力度較大。上述北京地區奧迪銷售顧問告訴記者,A4標配售價31.88萬元,優惠後大概在24萬左右,A6的優惠幅度約為10萬元,Q5標配車型優惠6萬多。該銷售顧問告訴記者,奧迪熱銷車型常年都有優惠,走量的車價格不會出現大的波動。

“終端價格沒有因為芯片而呈現比較大的波動,今年優惠力度和去年差不多,價格還是比較穩定的。”寶馬銷售顧問對記者表示。不過,一些車型終端價格相較於之前仍有所回調,寶馬4系、奔馳E級、 GLC等車型優惠力度不大,尤其奔馳熱銷車型,基本沒有優惠。

而無論是奧迪、奔馳還是寶馬,其進口車優惠力度普遍較低。一方面,進口車型的數量較少、往往庫存較低,因此優惠力度不大。加上目前車源更為緊張,很多車型沒有優惠。部分進口車型銷售情況較好,出現瞭加價現象。

奧德思研究近日發佈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芯片及原材料成本上漲、缺芯危機持續發酵的趨勢下,還未出現大范圍車價普漲。在涉及30個汽車品牌的調查中,已有部分車企被迫上調整車價格。經銷商提車價格上漲,但交易價格很難上調,僅有26.20%的經銷商表示汽車價格上漲。其中,價格上漲的多以豪華車為主,豪華車經銷商表示受益於芯片短缺影響,終端價格回調,但同時也受制於車源不足,盈利有限。

從其他品牌來看,部分車型價格也略有回調。記者瞭解到,邁騰的價格在一個月左右回調瞭6K,現在優惠3萬元左右,長安福特一些車型的終端價格也略微上調。威爾森發佈監測的數據顯示,5月經銷商優惠促銷意願較高,價格指數小幅下降,折扣率與上月基本持平。

受芯片短缺影響,經銷商5月份整體庫存有所下降。中國汽車流通協會發佈的數據顯示,今年5月汽車經銷商庫存預警指數為52.9%,同比下降1.3%,環比下滑3.5%。中國汽車流通協會產業協調部主任邱凱表示,芯片短缺導致新車供給減少、訂單延後,這導致經銷商的銷量不穩,並且資金困於在途車輛,周轉緊張。再加上原材料成本上漲,廠傢促銷政策有所收緊,經銷商經營壓力有所加大。

“小車型虧錢賣,大車型缺貨。廠傢逼得緊,大車型盈利效果也不好,現在還是靠價格上量。”某豪華車經銷商對記者表示。

經銷商在貨源緊張情況下仍給出較大幅度優惠,這與當前車市表現有關,5月車市未呈現較強的走勢。乘聯會數據顯示,5月第一周的市場零售達到日均3.4萬輛,同比增長5%;第二周的車市零售達到日均3.8萬輛,同比下降3%;第三周的車市零售達到日均4.2萬輛,同比微增0.1%;第四周的車市零售達到日均8.6萬輛,同比增長8%。

“對於經銷商來說,5月份是比較難熬的一個月份,雖然4月份的車展有助於提振車市,但是車展效應轉換為實際汽車消費需求需要一定的過程。從5月份的表現來看,促進銷量的作用不太明顯。”邱凱對記者表示,5月份的庫存指數是下降的,市場需求和平均日銷量指數是上升的,但是經銷商的經營狀況並沒有趨於好轉。

“主要是因為五一小長假,旅遊和出行比較集中,影響瞭線下的集客量,包括成交量。加上受疫情因素和極端天氣影響,盡管市場需求銷量有所回升,但是也不足以對經銷商改善經營狀況提供一個很好的支撐。此外,芯片短缺的問題會使車輛交付的時間延長,這也會造成客戶的流失,對經銷商整體的經營造成不利的影響。”邱凱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