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養一天賠一天!豬價“腰斬”,養殖戶叫苦連天

2021-06-09 由【】發表於 财经

牛豬紮堆致跌速超預期,養殖端頭均虧損達千元。

從本輪周期頂點超過40元/公斤的高價,到如今約16元/公斤的低位,國內生豬價格持續縮水,年內走勢已近腰斬,養殖端更是直逼全面虧損。現貨市場弱勢下,生豬期貨也在近日走出跳水行情。

近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通過對行業上市企業、中小散戶、分析人士的多方采訪瞭解到,行業普遍壓欄致牛豬紮堆沖擊市場,是導致短期內期現貨市場極速走弱的主因。而當前,本輪周期下行過程仍將延續,下半年階段性回調行情可期。

從“躺賺”到“血虧”

“圈裡一群三四百斤的大肥豬,根本賣不上價,現在出手,一頭得虧上千元。”初夏6月,河南地區的高溫已可達40度,原陽縣養殖戶劉紅(化名)傢悶熱的豬圈裡,體重過大的肥豬軟癱在地,提不起精神。

經歷瞭2020年“躺賺”的好日子,劉紅一直不想接受市場逐步走入頹勢的現實。存欄豬從正常的200多斤,一直壓欄到300斤、400斤,還是不願出手。“總想著過一段價格還能漲漲呢。”

“最好的時候,一頭二百多斤的標豬能賺兩三千,十裡八鄉想養豬的人多,剛出滿月的豬仔就能賣到一千七八,那時候真是賺錢。”言談間,劉紅依然回味著一年前養豬的紅利。趁著近兩年養豬的盈利,她把存欄量從幾十頭擴充到瞭如今三四百頭的規模,但如今的市場情況,又讓她陷入窘境。

她坦言,現在自傢豬圈裡體重過300的牛豬就有一百多頭,進入夏季後,牛豬體重增長緩慢,但飼料、防疫藥品價格都居高不下,養豬成本比起前幾年已大幅上漲。在如今生豬出欄價格已不足7元/斤的形勢之下,豬是養一天,賠一天。

“每天面對這些大豬都頭疼,賣瞭血虧,不賣也養不下去瞭。”她感嘆到。

散戶深虧之時,規模廠的盈利情況也不容樂觀。

溫氏股份相關負責人與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交流時就表示,目前市場價格已經達到一體化企業的成本線,甚至以下。此前非洲豬瘟疫情下,很多企業缺少產能,采用外購仔豬育肥的模式生產。當時仔豬的采購成本頭均就達到1700-1800元,而現在養成肉豬後售價頭均甚至也難達到仔豬成本。外購育肥情況下,如果又養成體重300-400斤的牛豬,養殖頭均虧損要超過一千元。

生豬價格的極速縮水,從終端消費市場也可窺一斑。

“現在肋排價格比春節前降瞭快一半,品牌優質品每斤價格不到50元,農貿市場的單斤價格可能30元都不到瞭,”一品牌肉類商品銷售員也表示,雖然豬肉價格下降明顯,但銷量並沒有如預想增加太多。“天氣炎熱,肉類消費本來就不好,價格降也賣不出量。

據商務部監測,5月24日至30日,全國食用農產品市場價格比前一周再降0.8%,肉類價格總體下降,其中豬肉批發價格每公斤24.71元,下降3.3%。而據搜豬網統計,6月7日,全國肉型豬出欄均價16.05元/公斤,單日跌0.19%,較去年同期的31.38元公斤下跌瞭15.3元公斤,同比跌幅已達48.85%。

“雖然上周部分產地豬價有小幅反彈跡象,但在全國市場整體弱勢的背景下,很快就又恢復跌勢,現貨市場的弱勢,使得期貨市場看空情緒累計,上周生豬期貨主力合約2109價格也開始出現大幅下滑。”寶城期貨金融研究所高級農產品研究員畢慧告訴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近月合約2109之前一直是高升水的狀態,主要是由於市場對於生豬市場三季度的階段性供應缺口有一定預期,但是由於目前現貨價格下跌壓力增大,又面臨逐漸臨近交割月的背景,期現價差回歸,2109合約出現加速下跌,跌幅超過現貨市場。

6月7日,國內期貨市場上生豬主力合約2109探底至19310元/噸,此前10個交易日內,該主力合約不斷刷新歷史低點,累計跌幅已達25%。

牛豬紮堆價格跌速超預期

2020年三季度,國內生豬市場步入下行周期,此後養殖端盈利能力下滑,行業逐步逼近全面虧損。而5月份以來,牛豬的集中出欄,更加速瞭生豬市場價格見底。

“調研情況看,非洲豬瘟疫情出現前,行業平均出欄體重在200-250斤,但去年由於市場價格依然比較好,所以就出現壓欄情況,出欄體重被壓至300斤以上,甚至到400斤,成為“牛豬”。甚至還有養殖戶為瞭盈利進行二次育肥,把已經200多斤的成豬,養殖到400斤,這就導致近月來牛豬集中出欄的窘境。”畢慧分析稱,隨著南北方地區氣溫升高,牛豬已經進入“光吃不漲”的情況,此時飼料成本依然高位,豬價還在快速跌,養殖戶不得不出欄。這部分牛豬集中出欄,就導致市場供應壓力非常明顯,生豬現貨價格加速下跌。這也導致市場,剛有反彈跡象就又下行,難出現大幅反彈的情況。

采訪中,生豬養殖行業龍頭企業在分析目前豬價下行因素時,也多提及牛豬對市場的影響。

“一頭豬養到300多斤,就比正常時節增加瞭20%的肉量,養到400斤以上,肉量供應就增加50%以上瞭。雖然統計數據顯示,目前生豬存欄量沒有出現特別大增長,但產肉量卻明顯增長瞭。豬養大瞭,市場供應量自然就大瞭。同時豬養大瞭不得不賣,市場也會有踩踏的行為,所以價格極速下滑。”溫氏股份上述負責人稱,現在肉豬市場環境比較混亂,超出市場預期。一方面,牛豬出欄較多,沖擊市場。另一方面,進口肉量也有增加,占我國肉類市場供應比重增大。而非洲疫情雖仍有零星發生,但這幾年養豬企業盈利明顯,狂熱投資後使得市場總產能有所增加,兩者相抵消下,供應端仍是顯著增長的。

牧原股份相關負責人也稱,生豬價格從年初到現在跌瞭一半,超出瞭之前的市場預期。

一方面是由於市場有壓欄因素,供應量比預期要好,另一方面需求情況可能也不是特別好。此外,市場對疫情影響也有預期過大的因素。

一不具名生豬養殖行業上市公司負責人表示,目前國內牛豬出現情況相對普遍,不僅出現在中小散戶群體中,規模廠也存在壓欄情況。雖然生豬存欄總量沒增加,但市場肉類供應增加瞭不少,也就導致瞭價格的下滑。

價格下滑,直接導致生豬養殖從盈利步入深虧。

據寶城期貨數據,2021年1月,國內生豬市場外購育肥的頭均盈利水平還在1133.85元/噸,到4月初,盈虧達到平衡點,截至6月4日,外購育肥的頭均虧損達到749元/噸。而自繁自養的養殖模式下,如今也已步入盈虧平衡線以下,各地頭均虧損在200-300元不等。

“上周全國生豬市場平均外購育肥的虧損超過700元/頭,這還是養至正常體重下的頭均虧損額,牛豬虧損就更要超過千元。”畢慧分析稱,規模養殖場和中小養殖戶成本有一定差距。一般大規模養殖場成本因為包括疫苗、人工、廠房等投入等,所以相對中小養殖戶更高。今年5月調研時,安徽地區大規模養殖場就處於保本狀態,局部已經出現虧損情況,目前虧損情況或更加不容樂觀。

搜豬網分析師馮永輝也分析認為,受終端消費低迷掣肘及節前大體重豬集中出欄增多等多方利空影響,最近幾天市場進步探底。總體來看全國生豬養殖己處於全面虧損狀態,養殖端虧損程度進一步加劇,目前二次育肥頭均虧損高達1500元左右,而對於豬價最低窪區的東北自繁自養模式的養殖戶來說,生豬養虧損已達400-500元/頭。

高成本下豬糧比“失效”

供應寬松帶來價格下跌的同時,生豬養殖依然要面臨成本端持續高企帶來的壓力。

從2020年3月以來,國內玉米價格啟動上漲,在今年1月時漲到近2900元/噸,創出歷史新高。而據卓創數據,截至6月4日,山東濰坊壽光金玉米收購價格參考2900元/噸,較5月底環比上漲50元/噸,上漲幅度1.75%。

在此背景下,搜豬網消息顯示,6月初,由於飼料原料價格持續上漲,一大批飼料企業陸續宣佈飼料漲價。為保障飼料的產品質量,江門海大、湛江漓源、茂名海龍飼料等十多傢飼料企業宣佈豬雞鴨料等上漲50元-75元/噸。

寶城期貨數據顯示,2021年初,生豬養殖頭均飼料成本在1097.25元,到2月末最高達到1193.01元。截至6月4日,頭均飼料成本依然在1157.1元。豬價走跌並未對飼料高價形成撼動。

根據發改委測算的數據,本周全國豬料比價為5.96,環比跌幅2.3%。按目前價格及成本推算,未來生豬養殖頭均虧損為202.68元。

卓創數據也顯示,本周生豬飼料均價已達到3090.75元/噸。從飼料企業來看,伴隨玉米價格上漲,玉米相關替代品使用和進口量繼續攀升。海關數據統計,2021年1-4月份國內進口玉米858萬噸,進口高粱307萬噸,大麥354萬噸,木薯幹223萬噸,DDGS9萬噸,合計1751萬噸。

玉米價格強勢,加之豬場疫病防治、人員工資、水電、環保等成本不斷高漲,傳統用於衡量生豬行業平均成本的觀察指標——豬糧比,已難以被用來衡量市場演化階段。

“非洲豬瘟持續的情況下,生豬飼養難度已經增加。同時,大傢買的豬苗、母豬價格也不一樣,所以豬糧比概念在現在這種亂局下,已經不太有參考價值。”溫氏股份上述負責人稱。

“豬糧比目前是失效的。”畢慧也稱,飼料價格一直居於高位強勢階段,但豬價是持續下跌的。豬價下跌不是因為受豬糧比的影響,而是市場供需決定的,所以今年市場情況下測算的豬糧比,對比往年在豬周期中體現出的數值,對於市場的影響效應在減弱。

“以往豬糧比低於8就是預警,但今年5月份就一直在8以下。規模養殖廠都已經是虧損狀態。飼料盤面和現貨價格都是居高不下的狀況,但生豬價格還在下跌,虧損幅度已進一步增大,不能以豬糧比衡量價格變化趨勢。”她說。

據農業農村部此前監測,非洲豬瘟疫情前,生豬養殖成本約為每公斤12.5元,當前每公斤養殖成本較疫情前增加4.5元左右,漲幅約36%。其中,玉米價格由疫情前的每公斤2元上漲到近期的3元,漲幅達50%;玉米價格上漲導致生豬養殖頭均成本增加280元左右。規模豬場開展非洲豬瘟防控頭均成本增加約103元,糞污處理成本增加50元,其他如仔豬費用、人工費用、死亡損失和固定資產折舊等成本項目都有不同程度增加。

市場產能擴增趨勢短期難逆

2019年至2020年間,受豬價持續上行帶來的盈利攀升支撐,國內生豬養殖產業鏈上市公司上演瘋狂佈局戲碼,上百億元的項目投資額屢見不鮮。

而在生豬價格跌至成本線後,市場產能投建的步伐仍在持續。

近日,以飼料生產和生豬養殖為主業的正大股份正式披露招股說明書,擬在滬市主板上市。

招股書顯示,本次正大股份計劃使用募集資金150億元,其中近7成以上將用於投資生豬產業鏈項目、種豬場建設項目和種豬養殖及配套育肥項目。

“對於規模企業而言,生豬產能佈局是個長期的過程,不會由於豬價下跌改變長期思路。相比中小養殖戶,規模廠抗風險能力是逐漸增強的,市場話語權也在逐步提升。”畢慧分析認為,雖然據農業農村部此前數據,我國母豬存欄量已經基本恢復到非洲豬瘟疫情前的水平,但短期內市場產能持續擴張的趨勢是不會逆轉的。

“目前大廠雖然生豬存欄規模比上半年高峰時有所回落,但同比還是增長的。而且這種回落背後,是能繁母豬結構的優化。一旦市場價格回暖,能夠迅速提高產能。”她分析稱,豬價下跌過程中,母豬存欄量和存欄結構不斷優化,直接表現為二元、三元母豬的結構優化。今年上半年規模廠母豬的淘汰量處於上升階段,同比增長達到10%-20%,而母豬淘汰量增長主要是針對三元母豬的淘汰,二元母豬的占比是逐漸增加的。在豬價高位時,一頭母豬能產3-5頭都能盈利,但現在價格低位時,基本產能在10頭以下的母豬都面臨淘汰,要留產能最優越的群體,以便在豬價一旦出現反彈苗頭的時候能夠迅速擴產。

她認為,雖然豬價低位,但目前規模廠並沒有很悲觀,還是期待反彈,逆勢佈局的心態。這種佈局優化決定瞭生豬產能長期恢復的基礎。規模廠擴張,很大一部分是用於對母豬存欄的結構優化和後備佈局,作為戰略性佈局。大廠現在的佈局,是期待豬價反彈後能夠迅速投產。如果能夠及時抓住市場產能供應缺口節奏進行產能補充,那麼還是可以彌補今年上半年虧損幅度的。

上述不具名上市企業負責人對此也表示認同,其表示,在生豬價格高點佈局產能,那麼產能實現後正好趕上價格低點。因此規模企業不會因市場價格高低改變經營策略,而是長遠規劃抗擊周期,主要目標就是降低成本。目前雖然規模廠增加瞭不少產能,但是頭部企業中依然沒有能夠對全國價格形成話語權,所以行業集中度提升進程還會繼續,虧損也是階段性的。

不過溫氏股份上述負責人認為,當前生豬養殖虧損情況下,行業整體艱難,已經有企業開始出現資金緊張情況,雖然有產能佈局,但也可能面臨停工。公司本來產能還不錯,目前市場形勢下就是要把產能發揮出來,產能質量提升。市場產能雖然總體會呈現放量狀況,但目前放量的速度會放緩。

牧原股份上述負責人也認為,企業擴張的速度取決於資金情況。“前兩年大傢都有錢,就會加快建設速度,現在價格低瞭,肯定會優先保障公司生產經營,建設就會根據資金情況適當安排。”

觀察:豬周期底部未至,年內有望迎階段回調

6月8日,國內期貨市場上生豬期貨主力合約2109在盤內飄紅的背景下再度收跌,這已是該主力合約連續第十個交易日報收跌幅。

目前生豬行業步入虧損情況下,生豬期貨價格還能跌到什麼位置?

寶城期貨金融研究所高級農產品研究員畢慧認為,什麼時候生豬現貨市場能從局部性反彈演變成全面反彈,這時就能夠決定生豬期現貨價差回歸的空間,也能決定生豬期貨價格下跌放緩的時點。目前生豬行業成本支撐較強。目前大規模養殖場和中小養殖戶的養殖成本在1600-2000元/頭,折算期貨盤面價格在14500-18000元/噸,因此期貨價格向下走跌的支撐位就在18000元/噸,再向下跌就會出現行業抵抗性下跌的行情,跌幅會放緩。

無疑,生豬期貨價格走勢一定程度上反應瞭市場對生豬現貨價格走勢的判斷。

“大規模養殖場逼近成本線,不代表價格會止跌,在此前受豬周期影響比較明顯的年份,規模廠也會虧損,不是到成本線就止跌,隻不過會表現為行業抵抗性下跌。”畢慧認為,今年生豬價格雖然自高點出現回落,但是回落幅度還是有限的,近期短期加速下跌,更多是牛豬集中拋售和進口肉等因素,這種斷崖式跳水的下跌不會持續。而明年,行業會受到今年這種階段性大幅下跌的影響,對明年中小散戶補欄的節奏形成沖擊,但大規模廠的出欄節奏不會改變。中小散戶明年可能會面臨退出市場。

采訪中,雖然龍頭企業和分析師多認為當前豬周期尚未見底,但對於下半年的階段性反彈行情也存在樂觀預期。

“從歷史經驗來看,周期低點會跌破行業平均價,此後經歷一段時間,就要實現價格回調。而現在價格已經跌破大部分企業成本價,下半年可能就會有價格反彈。大周期低點會有多次觸底的過程,從而實現產能逐步出清。因此市場價格反彈後,可能還會跌回來。”溫氏股份相關負責人認為,往年周期低點豬價最低可跌破5元/斤。上一輪周期低點出現在2018年初,但當時非洲豬瘟尚未出現。疫情出現後,生豬養殖成本顯著提升,目前單斤成本比當時高出一元以上。加之目前大宗商品價格高位,各項生產生活成本提升,因此本輪豬周期的低點或不會再出現往年的低價。

一不具名生豬養殖上市公司負責人對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表示,目前生豬養殖的虧損是短暫的,不會長久持續。一方面,非洲豬瘟疫情出現後,養殖剛性成本已經提升,另一方面冬季需求也會相應改善,此外今年一季度有很多仔豬腹瀉情況出現,對產能影響主要體現在三季度,屆時市場供給會相對減少,有望支撐豬價回溫。因此綜合看,規模廠全年普遍還是可以盈利的。

對於三季度的階段性反彈預期,畢慧也表示認同。她稱,規模廠有雄厚的資金實力,抗風險能力相對較強,生產節奏也相對固定,因此目前市場最關註的變量不在規模養殖場,而是中小散戶。現在外購仔豬育肥的虧損幅度是不斷增強的,這種情況下,會直接導致中小養殖戶寧可空欄不去補欄,這就將導致四個月後,中小散戶的出欄量出現直線下降。

“3月份以後,仔豬銷售出現下滑,現在降幅已經下滑超過30%,這就會直接導致6月末出現中小散戶出欄量下降的情況。”她表示,大周期體現的是規模廠逆勢擴張和中小散戶階段性空欄的對沖。中小散戶出欄下降的時點,還要結合市場牛豬出清情況綜合判斷,如果屆時牛豬出清,市場供應緊張,那豬價就會出現一個階段性的反彈。高度會受到今年長期生豬存欄量增長的壓力,所以即便漲價也不會達到去年水平。

對於短期內市場表現,搜豬網分析師馮永輝認為,端午假期將至,居宰企業鮮肉需求有所增多,生豬采購出現瞭一定難度,多地屠企有提價采購現象出現,但是礙於目前壓欄的大體重豬依舊偏多,在終端豬肉供給較為充裕下假期消費利好提振或不及預期,豬價迎來趨勢性反轉難度很大,隨著節前企備貨陸續結束、節後消費回落預期及大豬逢高出欄現象增多,豬價或仍有進一步震蕩下行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