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泡沫無處不在?摩根士丹利:泡沫破裂後,美股或將暴跌70%

2021-06-09 由【】發表於 财经

現在,“泡沫”警告聲響徹瞭金融市場的每一個角落,但是摩根士丹利投資管理首席全球策略師尼爾(Louis Neal)卻撰文指出,大傢首先需要冷靜考慮這些問題是否符合泡沫的定義。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接下來要解決的問題就是,泡沫下一步會怎麼發展,而且在那之後,其實還有更多更重要的問題需要回答。

在泡沫達到頂點的時刻,其實也正是各種客觀因素(比如股價飛速上漲,以至於和盈利脫節)和各種主觀因素如瘋狂交易和舉債等大潮匯聚的時刻。在一些人看來,美國股市近一年多來的飛速上漲,確實泡沫色彩十足,但是與此同時,盈利在疫情期間的增長勢頭也一樣令人吃驚。隻是,具體到金融市場的各個不同領域,綠色科技和虛擬貨幣等方面,確實是出現瞭十足的泡沫跡象。

尼爾研究瞭近一個世紀當中十個最大的泡沫,他發現,在達峰前的一年時間當中,價格大致都會上漲100%,形成巨大的累積利潤。這個結論與哈佛和其他地方學者的研究也是基本一致的。

根據這些標準來看,當前金融市場上至少存在五個泡沫,分別是:比特幣和以太幣等虛擬貨幣市場泡沫,包括一些著名電動汽車公司在內的綠色能源股票泡沫;包括一些疫情期間最炙手可熱的商傢在內的小型股票泡沫;一系列雖然名頭響亮,卻沒有盈利的科技公司泡沫;成為曲線上市捷徑的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AC)泡沫。

這每一個泡沫背後,都站著一隻在過去一年時間當中上漲至少100%左右的指數,而相應資產的盤子,最小的為5000億美元上下,最大的已經到瞭2.5萬億美元。日間交易者和其他投資菜鳥都蜂擁入場,而這也正是泡沫晚期階段市場狂熱的典型癥狀。現在,面對著長期利率走高的勢頭,這些泡沫都已經疲態盡顯,那麼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呢?

歷史研究顯示,這些泡沫在上升的階段其實也都經歷過波折,隻是那些盤整一般而言都隻有25%左右的幅度,而不會超過35%,一旦超過35%,也就不再成其為盤整,而是變成瞭下跌的單程車票瞭。

等到泡沫達到頂峰之後再破滅,接下來的底部平均而言是在兩年多一點時出現的,較之峰值低瞭70%左右。就上升過程中的盤整而言,除瞭小型疫情股票指數外,其他四個泡沫都經歷瞭至少35%,但是不超過50%的盤整。這也就意味著,這些泡沫想要在短期內再度吹起,已經可能性不大瞭,而它們距離典型的底部,又有著很遠的距離。

不得不提的是,那些根據歷史總結出來的模式,現在完全可能因為一個全新的因素而被扭曲。具體而言就是,雖然長期利率已經抬頭,但是市場裡依然有極為充足的流動性,各國央行對寬松政策的承諾從未像現在這樣堅定。不過即便如此,風險還是更多地指向瞭下行的方向。

大傢必須明白,典型泡沫的起點其實往往是一個不錯的理念,錯誤是在於這個理念走得太遠瞭。在20世紀的第一個十年早期,傳統思維還認為,互聯網泡沫之所以會發生,是因為有太多的垃圾公司,這些公司的商業規劃,甚至都不如打印規劃的紙張值錢。

可是,研究者晚些時候卻發現,與其他泡沫不同的是,這一輪科技泡沫雖然也充斥著大量最終倒閉的初創企業,但是與此同時,也確實幫助推動瞭重量級的創新。每當幾十傢互聯網公司倒下,就會有一傢真正的成功者崛起,比如谷歌或者亞馬遜,後者的確幫助經濟大幅度提升瞭生產率。

整體而言,2021年的這些泡沫也有類似的一面。科技進步的大趨勢在疫情期間得到瞭提速,從電話會議到線上學習等領域都是明證,而這必然在未來疫情結束後的漫長時間裡持續發揮積極影響。除非氣候變化突然消失,不然的話,人們對更綠色的汽車和能源的需求也隻能是越來越旺盛。至於SPAC,雖然經常被人諷刺說是“空白支票公司”,但是也確實是為企業IPO走出瞭一條新路。

最讓人著迷的新理念,無疑還是虛擬貨幣。目前,人們正在圍繞比特幣的未來展開激烈爭論,而這一事實本身就標志著後者在其隻有八年的發展歷史上,正在走入第三階段。這個泡沫很可能是個例外,是歷史模型難以覆蓋的。作為一種不需要中間人的可靠數字儲值工具,以及手腳伸得過長的美元之外的另外一種貨幣選項,比特幣依然站得住腳。

泡沫破滅當然會讓很多人感到切膚之痛。不過,歷史遲早會從另外一個角度對2021年的這些泡沫做出評判——不單單要看它們下跌多嚴重,也要看它們留下瞭什麼。(費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