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10年減少1101萬人,東北如何破解人口負增長問題?

2021-06-10 由【】發表於 财经

“每3個吉林人中有1個在長春”“哈爾濱市守住千萬人大關”“沈陽、大連兩市合計增百萬人”“10年間東北地區人口減少1101萬人”……

5月30日,遼寧省公佈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主要數據。至此,東北三省數據全部報出,東北地區人口版圖也隨之顯現。

黑龍江省:哈爾濱守住千萬人大關

先將目光聚焦黑龍江省。《2020年黑龍江省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主要數據公報》顯示,與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相比,黑龍江省13個市(地)的人口均不同程度流失。

“這與區域內經濟發展差異有關,也與區域內資源稟賦和氣候環境有關。” 吉林大學東北亞研究中心副教授李雨潼認為,黑龍江省作為一個農業大省,對於勞動年齡人口就業的吸引力比臨近的吉林省和遼寧省更弱。除瞭經濟、產業原因,黑龍江省人口的流出與區域文化、氣候條件也有很大關系。

“黑龍江省冬季漫長而寒冷,進入嚴寒季節對於區域內建築業等行業產生巨大影響,特殊的氣候對區域內人口,尤其是老年人口形成瞭巨大的推力,近年來黑龍江省候鳥人口規模不斷增加,就是這種推力的結果之一。”李雨潼告訴記者。

公報還顯示,省會哈爾濱市人口數為10009854人,過去十年減少瞭62.6萬人,勉強保住瞭人口千萬大市的頭銜。

值得註意的是,哈爾濱市是目前全國唯一出現人口減少現象的省會城市。

如何看待這一現象?李雨潼認為,東北三省內部,呈現出由北向南梯次流動特點,同時各個省內部的城市化進程依然在繼續。流動呈現出從農村到小城市,從小城市到中心城市的流動規律。這種流動持續多年後,黑龍江本省中小城市對哈爾濱的人口補充,無法抵消哈爾濱市向省外流動的人口損失,哈爾濱市的人口自然就會減少。

哈爾濱市人口減少與哈爾濱市歷史沿革緊密相關。吉林大學東北亞研究院教授衣保中介紹,歷史上哈爾濱市人口擴張主要通過兩地合並實現的,1996年松花江地區與哈爾濱市合並組成新的哈爾濱市。新的哈爾濱市農村人口、縣域人口所占比重較大,這部分人口流動性較強。

“哈爾濱市經濟發展缺少優勢產業,對人口吸附能力相對較弱,此外加上東北地區交通便利,流動性較強的人口可能越過哈爾濱市,直接向東北地區南部流動。”衣保中說。

《2020年哈爾濱市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主要數據公報》顯示,同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相比,哈爾濱市城鎮人口增加565861人,鄉村人口減少1191978人,城鎮人口比重上升9.48個百分點。這也證實瞭哈爾濱市人口下降部分主要是農村人口,而城鎮人口是增長的。

吉林省:每3個吉林人有1個在長春

再將目光聚焦吉林省。《吉林省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公報》顯示,與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相比,9個市(州)中,僅長春市常住人口有所增加,十年間凈增加299531人,其他地區常住人口均有不同程度減少。

李雨潼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分析,長春市作為吉林省省會,是省內各小城市和農村人口流動的主要流入地之一,雖然長春市人口不斷向遼寧省以及其他省份流出,但從區域外補充進來的人口以及區域內新出生的人口將流出人口數量抵消後仍有剩餘。

公報還顯示,長春市常住人口占全省人口的比重為37.66%,這意味著,每3個吉林人裡至少有1人常住長春。

記者梳理發現,截至目前,在已公佈七普數據的25個省會城市中,省會人口集聚度長春僅次於銀川。

如何解讀這一現象?衣保中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介紹,吉林省在推動區域經濟發展過程中,采取做大中心城市的發展戰略。吉林省經濟發展相對滯後,想通過發展形成一個大的經濟增長極,提升吉林省經濟的內生動力,帶動全省經濟發展。

“此外,長春產業結構雖然以重工業為主,但相對東北大部分城市而言,這些產業多為高端消費產業。像長春市包括汽車產業在內的傳統產業,以及包括光電、生物制藥產業在內的新興產業,往往具有很強的人口吸附和容納能力。”衣保中說。

遼寧省:沈陽大連合計增百萬人

“遼老大”人口新傢底兒如何?《遼寧省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公報》顯示,與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相比,14個地市中僅沈陽和大連兩市人口增加。

對此,李雨潼認為,從東北地區內部看,東北地區的人口凈遷出有著明顯的規律,即流動人口是由北到南梯次流動的,黑龍江省向吉林省和遼寧省流動,吉林省向遼寧省流動,遼寧省向北京市、天津市等地流動。

“第六次人口普查時,黑龍江省和吉林省都是人口凈流出地區,而遼寧省依然是人口凈流入區。遼寧省的人口凈流入,主要原因是從黑龍江省和吉林省流入人口的補充。”李雨潼說。

公報顯示,截至2020年末,沈陽市常住人口為902萬人,同比2010年增長70.5萬人;大連人口為745萬人,同比2010年增長45.6萬人。值得註意的是,沈陽市和大連市人口增幅與重慶市等地相當,甚至反超上海市、天津市。

兩城十年合計增加人口百萬,如此成績是東北其他城市難以望其項背的。衣保中認為,遼寧省雖然地處東北地區,但其東北地理特征並不明顯。因為東北其他省份多處內陸地區,而遼寧省地處遼東半島,沿海城市居多,區位優勢明顯。

以大連市為例,衣保中介紹,大連市屬於沿海城市,氣候條件較好,同時也是東北地區最大的港口城市,外向型經濟優勢明顯,東北地區人口流向大連市較為普遍。

李雨潼認為,沈陽市和大連市人口增幅較大的原因,一方面黑龍江省和吉林省向遼寧省流動的人口規模較大;另一方面,是遼寧省區域內城市化以及區域內中心城市人口集聚效應。

“東三省的流動人口以較高比例向區域內經濟發展較好的兩個城市集中,整體規模會比較大。”李雨潼說。

東北人口流失或被誇大

《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公報》顯示,東北三省常住人口為9851萬人,比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減少瞭1101萬人,在全國的占比也由2010年的8.18%降至6.98%,下降瞭1.20個百分點。

國務院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領導小組辦公室負責人解釋,東北人口呈現明顯減少趨勢,主要是長期低生育水平累積的人口負增長和人口凈流出雙重因素疊加所導致。

李雨潼認為,進一步分析人口流出和長期低生育率的原因是經濟、文化、氣候等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

就人口流出,李雨潼分析,東北地區的經濟發展放緩是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的,作為老工業區,偏重型的產業結構本身對於勞動力的吸納能力有限,較少的就業機會形成對人口向外遷移流動的巨大推力,而經濟發達地區的經濟發展優勢又對東北地區的勞動力形成巨大的拉力,從而造成瞭人口對外凈流出的結果。

就低生育率,李雨潼認為,東北地區作為傳統的老工業基地,區域內國有經濟所占比例過重,工業化早、程度高、計劃經濟比重大、計劃生育推行力度大。遍佈東北三省的大型國企給大批國有企業員工帶來瞭“體制庇護”,也帶來更加嚴格的生育管制。

“此外,東北地區歷史上是人口流入區,歷史上東北地區的人口流入,通常是個人或者核心傢庭的流動,而非整個傢族共同流動。經過文化融合及多民族、多原籍流入人口的混居,各種文化的碰撞、融合形成瞭地區內以多元性、兼容性、包容性、開放性為特征的移民文化,這使東北地區的傢族觀念比中原地區要薄弱得多,傳統生育文化在區域內影響力低。” 李雨潼說。

在東北地區人口減少過程中,長期低生育率和人口凈流出分別產生多大的效果?遼寧省社會科學院副院長梁啟東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認為,在全國范圍內,東北地區的人口流失並不突出。

根據國傢統計局公佈的數據顯示,2019年末,黑龍江、吉林、遼寧三省人口分別減少瞭18.0萬人、11.0萬人、4.1萬人,三省合計凈流出人口33.1萬人。而2019年末全國人口流出最多的是三個省份分別是河南(1845萬人)、貴州(948萬人)、安徽(753萬人)。

“人口外流是東北人口問題的重要內容,但不是主要問題。東北三省的人口流失數據,比之河南、貴州、安徽、廣西、四川等人口流出大省,其實是小巫見大巫。”梁啟東認為,東北人口的主要問題是低生育率。

東北人有多不愛生孩子?2019年,全國出生人口1465萬人,出生率為10.48‰。而東北三省則在6.00‰左右的水平,黑龍江甚至不足這個數字,整體低於全國近0.5個百分點。

人口負增長,東北如何破局

破解人口負增長,東北需要怎樣的“藥方”?

“解決人口負增長的問題是一個涉及全社會各方面的綜合性系統工程。在經濟領域,加強產業結構調整,要把就業優先政策作為重要導向,把提高就業彈性系數作為結構調整重要考量。”梁啟東說。

處理好“新”與“舊”的關系。梁啟東建議,在促進傳統產業升級轉型的同時,大力發展新興產業,特別是以數字經濟為引領,依托產業數字化的應用場景優勢和數字產業化的數據資源優勢,加快發展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引育壯大發展新動能,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吸引更多的年輕人就業創業。

處理好“輕”與“重”的關系。梁啟東建議,在鞏固重化工業支撐地位的同時,把“抓輕”當作重手段,更大力度地發揮輕型產業就業“蓄水池”的作用。

處理好“小”與“大”的關系。梁啟東建議,在抓好大企業、大項目的同時,把抓小當作“大戰略”,更大力度發揮小微企業、小投資、小創業對就業的吸納效應。

談及東北地區人口困境如何突破?李雨潼認為,首先不能單純把人口負增長視為人口困境,這還需要等更多細致的數據出來,謹慎論證。

“雖然勞動年齡人口比重高可以使區域內享受人口紅利,但一個區域內的發展,更需要的是合理的勞動力數量和結構,需要適當的人才在適當的位置有效發揮作用,不是簡單的數量越多越好。” 李雨潼說。

東北地區如何應對“人口負增長”?李雨潼建議,最重要的是調整區域人才結構使其適應區域產業發展,做到區域產業發展有可用之人,區域內人才有用武之地。謹慎論證各市、鎮、村的人才缺口類型與數量,認真分析各類人才發展所需的環境與條件,通過一系列人才政策,使區域內原有的各類人才能夠安心留在本地,並有效吸引區域外的人才流入東北。

■作者:邢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