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並購爆雷,“殯葬第一股”老板栽瞭

2021-06-10 由【】發表於 财经

被稱為“A股殯葬第一股”的福成股份,6月8日開盤後不斷下跌,截至收盤下跌5.10%,報5.95元。消息面上,福成股份7日晚公告,公司實際控制人李福成因涉嫌短線交易被立案調查。這是福成股份在遭遇收購暴雷、子公司業績兩年不達標後所面臨的又一打擊。

公告提到,公司將持續關註前述事項的進展,並根據相關規定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並提醒投資者關註公司相關公告,理性投資,註意投資風險。

從食品跨界到殯葬

6月7日晚間,福成股份發佈公告稱,近日公司實際控制人李福成收到來自證監會的調查通知書。李福成因涉嫌短線交易被立案調查,涉嫌短線交易具體認定數額,以證監會調查結果為準。

由李福成創始的福成股份成立於1998年3月,2004年7月在上交所上市,前期公司主要從事肉牛養殖、屠宰、加工及活牛和牛肉產品的銷售,公司經營的養牛場是中國規模較大的養牛場之一,

被稱為“養牛第一股”。

為完善食品加工產業鏈條,福成股份在2013年12月通過並購增加餐飲業務,形成肉牛養殖+屠宰+食品加工+餐飲一體化的業務,逐漸形成綜合性“中央廚房”為主業的經營模式。

2015年,作為麥當勞、西貝、宜傢供應商的福成股份,通過定增方式收購大股東旗下靈山寶塔陵園,跨界成為A股“殯葬第一股”。2018年,福成股份再下一城,斥資1.8億元完成對天德福地陵園60%股權的收購。

值得註意的是,此前在4月底,有投資者向福成股份提問,公司實際控制人之一李福成先生是否因涉稅案件原因處於取保候審狀態?福成股份方面回應稱,李福成先生目前正常履職,集團下屬孫公司房地產涉稅案件,尚無進展,如有進展公司也會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感謝您對公司的關註。

資料顯示,1946年出生的李福成今年已有75歲。曾在1994年4月被農業部授予”全國養牛狀元”的稱號。2020年胡潤百富榜中,李福成傢族以42億元財富位列榜單1322名。

子公司連續兩年未完成業績承諾

今年3月,福成股份發佈2020年年度報告。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0.86億元,較上年同期減少24.92%;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的凈利潤1.21億元,較上年同期減少42.37%。其中,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8174.03萬元,同比減少35.84%。

通常而言,殯葬行業毛利率可觀,並且存貨還類似於白酒行業,不僅不會貶值反而還具有升值空間。而從整體市場空間來看,根據聯合國預測數據,2018-2030年間,中國60歲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總數的比例將顯著上升,從2018年的16.6%提升至2030年的25.1%。中國老年人口增長及對應死亡人數預期增加,將顯著帶來殯葬服務行業的需求提升。

不過現實情況卻是,福成股份在殯葬業務上的外延式擴張,不僅沒有給業績帶來提振,反而成為負累。此前,福成股份子公司天德福地及原股東曾承諾,2019年至2023年期間,扣非凈利潤分別為2270萬元、2720萬元、3270萬元、3920萬元、4700萬元。財報數據顯示,2020年,天德福地虧損580.03萬元,盡管比2019年1182.41萬元的虧損規模略有縮減,但仍未完成相應的業績承諾。這也意味著,天德福地已連續兩年未完成業績承諾。

福成股份董秘辦曾對媒體表示,公司的殯葬業務目前隻能說恢復得還不錯,但要恢復到2018年那時候的業績仍需要時間。並且福成股份在此前收購天德福時,原股東隱瞞瞭一些負債,後來負債被曝出來後也影響瞭天德福地的經營。

收購暴雷

天德福地作為湖南韶山市范圍內唯一一傢經營性公墓,除瞭銷售墓穴的使用權外,還提供相應的殯葬服務。2018年11月,為瞭加速在殯葬行業的發展,福成股份作為韶山市政府招商引資的重要資本資源進駐韶山市,並通過收購股權並增資方式對天德福地實施控股並持有該公司60%股份。

然而,這筆並購給公司潑瞭一盆涼水。在收購完成之後,天德福地的業績卻突遭變臉,一度引起監管的註意。

去年福成股份曾發佈公告,公司在對天德福地陵園進行檢查過程中,發現天德福地陵園原股東曾攀峰、曾馨槿在與公司簽署《增資與股權轉讓協議》時,存在提供虛假財務資料、隱瞞部分負債等方式,騙取公司簽訂《增資與股權轉讓協議》。針對天德福地陵園原股東曾攀峰、曾馨槿上述合同詐騙行為,公司向河北省三河市公安局報案,並於近日收到三河市公安局出具的《立案告知書》。案件的偵查工作正在進行中。

福成股份公司表示,經初步核查,天德福地陵園在收購時的凈資產有大幅縮減,具體金額還需公安機關和審計機構最終確認。據瞭解,在福成股份收購時,天德福地陵園凈資產賬面價值為8201.40萬元,全部權益評估值為2.8億元,評估值增值率達241.28%。在資產評估報告上,曾攀峰及天德福地陵園均簽字蓋章,承諾提供的資產評估情況公示資料真實、完整。

栽的不止李福成

值得註意的是,據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至少有六位老板栽在瞭短線交易和內部交易上。

5月29日晚間奧美醫療公告,公司董事、副總裁兼董事會秘書杜先舉收到一張來自深交所的監管函。監管函內容顯示,杜先舉的子女杜某於2020年7月6日至8月5日期間存在頻繁買賣公司股票的行為,累計買入公司股票54100股,交易金額165.65萬元;累計賣出公司股票5.41萬股,交易金額為162.08萬元。前述行為構成《證券法》第四十四條規定的短線交易。

5月28日,深圳上市公司卓翼科技(002369.SZ)公告,原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夏傳武配偶韋舒婷於5月26日證監會下發的《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夏傳武作為公司2018年發行股份購買資產事項的內幕信息知情人,在公司擬終止本次重組事項的內幕敏感期內,通過大宗交易賣出其持有的卓翼科技無限售流通股11,552,730股,賣出資金1.12億元。

5月28日,證監會官網披露的一份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時任中昌數據公司實控人、總經理的陳某銘以“維護股價”為名,夥同謝某、胡某,控制101個證券賬戶,在226個交易日裡瘋狂交易“自傢股票”中昌數據(600242)證監會認定,陳某銘、謝某、胡某上述行為違反瞭證券法相關規定,構成價格操縱,並對三人處以“沒一罰二”的處罰。

3月2日晚間,*ST鵬起(600614,現已經退市)公告表示,公司實控人張朋起傢屬提供的浙江省麗水市人民檢察院《逮捕通知書》,獲悉張朋起因涉嫌內幕交易犯罪,經麗水市人民檢察院決定,於2021年2月26日被依法逮捕。

2月25日晚間,花王股份公告,公司實際控制人肖國強於2021年2月23日晚間收到證監會的《調查通知書》,主要內容為因其涉嫌內幕交易,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的有關規定,中國證監會決定對其立案調查。

1月22日晚間,宋都股份公告稱,實際控制人、董事長、總裁俞建午因涉嫌內幕交易股票,證監會對其進行立案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