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商票逾期兌付風波頻現 起底房企“賒賬”背後的隱形融資場

2021-06-10 由【】發表於 财经

財聯社(北京,記者 李潔)訊,近日,恒大集團公開表態“極少量商票未及時兌付”一事引發廣泛關註,也把商票這一傳統的融資模式推向瞭風口浪尖。

事實上,今年以來,陷入商票到期未兌付風波的房企不隻是恒大,此前陽光城、實地地產、中梁控股等均出現過商票未能按期兌付的情況。

“在‘三道紅線’監管新規與涉房貸款集中度管理之下,部分房企通過銀行渠道融資受限,為維護資金鏈開始依賴商票融資。在企業資金面沒有根本性改善而又過度依賴商票延期支付與變相融資的情況下,出現商票逾期就成瞭大概率事件。”中國企業資本聯盟副理事長柏文喜向記者表示。

“房企之所以依賴商票,是因為其是一種非常好的‘賒賬’的方式,能夠利用房企強勢的地位去和供應商等合作,進而形成一些便利的融資條件,能夠降低房企付款的壓力。但是商票是基於信用而進行的,如果有違約,後續企業信用自然也會受到影響。”一位房地產研究機構高層告訴財聯社記者。

多傢房企陷商票逾期風波

據瞭解,商票是利用企業自身信用為上下遊合作方開具延期支付的商業承兌匯票,這種票據經過背書可以在票據市場合法買賣與轉讓,最終再由出票人向持票人依據票面條件進行兌付,因此演變成瞭一種基於企業商業信用的融資工具。

“因為房地產宏觀調控政策保持高壓,房企融資環境持續收緊,今年以來多傢房企出現資金周轉問題,發生商票逾期兌付事件。”一傢知名咨詢機構的專傢表示。

日前,有消息稱恒大下遊供應商的商業承兌匯票出現逾期,並有幾張逾期未付的商票截圖流傳於網絡。

對此,恒大集團於6月7日公開回應,“針對我司個別項目公司存在極少量商票未及時兌付的情況,集團高度重視並安排兌付。”其還表示,公司生產經營一切正常,成立25年來從未出現借款利息晚付、本金逾期歸還的情況。

在此之前,實地地產亦陷入商票延期兌付風波。5月初,實地商票的持票人公開指出實地商票存在逾期兌付的情況。

隨後實地地產發佈聲明稱,收款人山西富興涉嫌詐騙,相關款項暫緩支付,截至5月7日,涉及逾期未兌付的商票款為5700萬元。為保障持票人的利益,實地地產承諾積極兌付,並在5月8日宣佈已100%承兌。

5月31日,實地再次發佈聲明:“我司始終積極有序兌付商票中。因小額商票的持票人較多,銀行系統完成商票兌付的相關流程需要時間。建議各持票人提前與我司聯系,以免兌付手續時間被動延長。”

此外,陽光城在年初被曝出商票成批拒付,中梁地產子公司濟南梁鼎置業公司在5月份也傳出商票逾期兌付消息。不過,陽光城以及中梁地產子公司紛紛發表聲明,稱已按期完成兌付。

“出現商票兌付問題,說明企業經營是有壓力的,導致資金面出現瞭風險。”上述房地產研究機構高層對記者表示。

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指出,“由於商票的對象大部分是供應商們,而不是銀行、保險等金融機構,房企在與供應商的關系中,占據主導地位,可以協商延長還債期限,進行變相融資。但是一旦兌付危機出現,往往會使得企業後續更為被動。”

“商票逾期對企業市場信用的損害是不言而喻的,如果出現逾期,後期商票貼現利率也會升高,對於資本市場信用度也會有一定的連帶作用。”上述研究機構高層說。

信用背書下的變向融資

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表示,商票是一種短期融資工具,比短期貸款更靈活,多用於資金周轉,而房地產企業本質上高度依賴資金周轉。

房企在無法繼續擴大銀行融資或者向銀行融資受限的情況下,可以利用商票來補充流動性和解決一時的資金之需,因此開具商票成為房企近期重要的融資方式,這種模式對於補充企業流動性和緩解現金流壓力意義重大。

自去年下半年監管層進一步收緊涉房融資後,商票更是成為房企融資的重要依托。數據顯示,2020年房企商票承兌規模總體上呈井噴式增長。

根據上海票據交易所數據顯示,2020年TOP19房企總體商票承兌餘額達到3355.74億元,較2019年增長36.59%,占全國商票承兌總量的9.27%。

其中,恒大地產商票餘額最高,達2052.67億元,較2019年增長25.69%;華潤、綠地、融創承兌餘額超200億元;碧桂園、保利承兌餘額超100億元。中海、龍湖、金地商票餘額為0。

匯生國際融資有限公司總裁黃立沖在接受財聯社記者采訪時表示,商票不屬於國傢規定的對房地產貸款限制的范疇,房企用這種方式能避開監管管控,而銀行也要開展業務,所以以商票形式去變相貸款給房企融資。而且商票融資價格也不算貴,部分房企青睞商票的根本原因還是融資渠道缺乏。

“一般而言,因負債較高而無法向銀行繼續融資,且資信較好的、流動性壓力較大的房企會更依賴商票。”柏文喜告訴記者。

嚴躍進認為,商票屬於房企簽發的一種付款工具,之所以受到各類供應商等青睞,是因為其認可此類房企的信用,一般不會認為此類房企會拖欠不付款。某種程度上是房企憑借信用、暫緩支付費用的一種金融工具,有助於房企降低付款的壓力和成本。

“對於供應商而言,如何識別出企業的真實支付能力也是很關鍵的,尤其是對於一些大型公司。從外界的理解來看,此類大型房企信用沒問題,但這兩年大公司也頻頻出現資金問題,因此更是要註意此類風險。”上述研究機構高層說。

涉房金融監管持續收緊

在“房住不炒”主基調下,去年房企“三道紅線”以及銀行“兩道紅線”陸續出臺,涉房融資戴上瞭“緊箍咒”。

上交所數據顯示,受“三道紅線”等行業政策影響,2020年房企籌資活動顯著收縮,籌資活動現金流較上年大幅下滑94.43%。

進入2021年,房企融資環境仍在進一步收緊。

由於“三道紅線”後傳統融資渠道受限,房企供應鏈ABS成為房企信用債融資外非常重要的補充融資方式。據中指研究院監測,2021年第一季度,房地產行業資產證券化產品共發行160隻,總發行規模975.97億元,同比上升65.14%。其中,有107隻供應鏈ABS產品,規模達575.33億元,占比59.0%。

5月20日,基金業協會緊急叫停基金子公司備案房地產供應鏈類產品,進一步加大房地產金融監管及防風險力度。不過,標準化房企供應鏈ABS/ABN暫未受限。

“非標房企供應鏈融資產品的房企信用質量偏低,亦可能存在虛構債權債務關系進行融資的可能,系本次監管收緊的主要原因。”興業證券在研究報告中指出,可以看出,“三條紅線”後,監管在房地產各類融資渠道方面,逐步進行規范堵漏。

除瞭收緊房企供應鏈融資,監管部門在股權融資、信用債等方面也在加強監管,加大對涉房融資的限制。

據克而瑞研究報告顯示,在股權融資方面,年初至今沒有房企上市成功,且當前上市招股書在有效期的僅有三巽控股、天泰控股、新星宇控股這3傢企業。

與此同時,非IPO股權融資發行審核更為嚴格,2021年迄今僅有大唐控股發行1.35億港元的增發配股,但這是基於其2020年底上市IPO成功後行使的超額配股權。

“在信用債發行方面,雖沒有明確的收緊政策傳出,但多種債券的發行受到較大的影響。在永續債方面,永續債作為“三道紅線”監測表中監管的一項,近期發行受到嚴控。”克而瑞研究中心分析師房玲告訴財聯社記者。

據貝殼研究院統計,2021年1-5月房企境內外債券融資累計約4624億元,較2020年同比下降18%,創下近三年低點。

“自2020年出臺‘三道紅線’融資新規以來,房企多種傳統融資渠道便一直在收緊,供應鏈標準產品備案額度下調,股權融資、永續債發行等方面也均有實操層面的進一步調控,預計未來在短期內從嚴調控的政策趨勢將持續,倒推房企去杠桿,降低行業風險。”房玲稱。

融資不斷收緊之下,房地產企業的資金鏈持續偏緊,綠色債券發行逆市上升,逐漸成為房企融資的新渠道。

據中指院數據,截至2021年5月末,房企海外綠色債券融資總額達278.38億元,占同期海外債發行總額的17.14%,是2020年全年海外綠債發行總額的1.65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