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小龍蝦跌出“有史以來”最低價!養殖戶沒賺錢,3500億產業能翻紅嗎

2021-06-10 由【】發表於 财经

2021年5月25日,菜場裡的部分小龍蝦一斤還不到10元。“小龍蝦好多年沒有這麼低的價(瞭)。”這讓在武漢從事小龍蝦批發生意多年的張勇(化名)感嘆起來,“這回是最低的”。

另一個更明顯的例子是,盒馬集市2斤份的鮮活小龍蝦(4~6錢/隻)用瞭不到3個月時間,就從39.95元/斤跌到瞭12.45元/斤,跌幅超過6成。

小龍蝦本身的價格走在低谷,背離的是,消費者卻可能並沒有享受到這一點。

“一盤小龍蝦要198元,甚至還有300多一盤的。”武漢市民劉女士說,最近自己和朋友一行三人約瞭一頓,但他們隻舍得點一盤198元的解解饞。這個價格並沒有如批發市場裡一樣,出現明顯下降。

不僅如此,正如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所說,食客正產生“消費疲勞和審美疲勞”。

一個不可否認的事實是,2020年的小龍蝦產業就已經出現降溫:全年中國小龍蝦產業總產值3490.7億元,同比下降15.06%。

這15.06%是產業的泡沫嗎,還能漲回去嗎?這是每一個從業者關心的問題。對於普通人來說,也關心為什麼餐館裡的小龍蝦卻沒有跟著降價。

不到3個月暴跌六成的小龍蝦

提起小龍蝦,湖北省是毫無疑問的第一生產大省,潛江市、監利市、洪湖市等均為全國知名的小龍蝦生產大市。而湖北武漢也是小龍蝦吃貨最集中的城市之一。

隨著小龍蝦消費進入旺季,五六月份的武漢,各大菜場、生鮮超市和批發市場,小龍蝦活蹦亂跳。

武漢菜場蝦販分筐出售小龍蝦。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陳晴 攝

5月25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武漢市武昌區小東門菜場看到,根據大小規格不同,多位蝦販將小龍蝦分筐售賣。“這是7~9錢的,隻要20塊一斤。”一位蝦販指著另外一筐小龍蝦向記者介紹,“這些蝦小一些,大概4~6錢。今天剩下的不多瞭,如果一順全部稱走,隻需要8塊/斤”。

而另外幾傢攤位,6錢以上規格的小龍蝦,價格在15元~20元/斤不等;4~6錢規格的小龍蝦,價格大約10元/斤。

在電商平臺和社區團購等渠道,小龍蝦也成為近期商傢力薦的品種。《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所在的武漢市武昌區某小區群內,4~6錢規格的一箱鮮活清水小龍蝦,在5月27日的接龍價為9.95元/斤。

不難發現,目前小龍蝦價格相比三四月份總體便宜瞭很多。

另一個更明顯的例子是,盒馬集市2斤/份的鮮活小龍蝦(4~6錢/隻)用瞭不到3個月時間,就從39.95元/斤跌到瞭12.45元/斤,跌幅超過6成。

“今天龍蝦價格是今年目前最低價格。”李思(化名)在湖北省潛江市從事小龍蝦批發與零售生意,因為每天要對客戶報價,李思對小龍蝦價格波動格外敏感。2021年5月25日一大早,李思發瞭這樣一條朋友圈。

中國水產養殖網主編蔡俊近日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也表示,目前小龍蝦價格確實一路下滑,除瞭周末價格能稍微反彈一些,非周末時間價格都很低迷。

近日,武漢市小龍蝦協會會長陳忠生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介紹,小龍蝦價格存在季節性波動。每年 5月中旬以後,隨著稻田蝦大量出貨,小龍蝦價格隨之走低。

蔡俊也表示,每年4月下半月開始稻田蝦進入大量上市期。尤其是5月份以來,隨著氣溫慢慢升高,小龍蝦生長速度更快,規格提升速度加快,養殖戶賣蝦進入高峰期,導致瞭蝦價持續下滑。

但這隻是解釋今年內價格的下跌,目前小龍蝦價格,還被商販形容為“有史以來”最低。

張勇在武漢從事小龍蝦批發生意已經多年,旺季的時候,小龍蝦每天的銷量可達數萬斤。

“今年價格非常低。”張勇介紹,最近行情好的時候,6錢以上的小龍蝦批發價大概能賣到18~20元/斤或者20元/斤出頭。小規格的小龍蝦就更便宜瞭,4~6錢的,不好賣的時候隻有六七元一斤,好賣的時候也不超過10塊一斤。而往年,就算是便宜的時候,4~6錢的小龍蝦一般也能保持在8~13元/斤。

“小龍蝦好多年沒有這麼低的價(瞭),這回是最低的價。”張勇感嘆,今年的小龍蝦價格是“有史以來”最低的。

以4~6錢硬青殼蝦為例,根據水產養殖網數據,2021年5月25日~6月3日,10天時間武漢白沙洲水產市場批發價為12元~14元/斤,而2021年4月9日~18日,武漢白沙洲水產市場批發價為24元~31元/斤。無論以最低價還是最高價計算,一個多月時間,小龍蝦價格均出現腰斬。

若和往年相比,同樣是4~6錢硬青殼蝦,2020年5月25日~6月3日武漢白沙洲水產市場批發價為12元~15元/斤。雖然同期的最低價都是12元/斤,但相比去年,10天時間內,有5天時間今年小龍蝦價格略低,隻有5月27日的小龍蝦價格同比略高。

作為曾經的網紅,小龍蝦價格連年走低,則是因為行業本身進入瞭調整期。

小龍蝦進入調整期,養殖戶這兩年都沒咋賺錢

羅發昌是湖北省監利市一名小龍蝦養殖戶,他告訴記者,自己的塘裡,每天都有小龍蝦幾千斤,但其中6錢以上的大規格小龍蝦隻有幾十斤,大多數都是小規格的庫蝦。

庫蝦根本賣不出好價錢。“4月中旬時,庫蝦還可以賣到七八塊(一斤),但最近跌到瞭三四塊一斤。”

“這兩年都沒怎麼賺錢。”這讓羅發昌已經想找個人合作,以便降低自己在小龍蝦養殖上的資金和精力投入。

羅發昌的經歷和想法可能正是部分養殖戶的縮影。

從小眾食品發展成網紅,小龍蝦也曾經歷瞭數年的高速發展期。不過,2020年小龍蝦產業步入分水嶺。根據中國水產流通與加工協會組織編寫的《2020年中國小龍蝦產業調查分析報告》,2020年中國小龍蝦產業總產值約為3490.7億元,同比下降15.06%。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瞭解到,困擾小龍蝦產業的一個突出問題為結構失衡,即小規格小龍蝦比例太大,由此導致價格走低。

蔡俊表示,2021年小龍蝦行業仍處於調整期,尤其是養殖端的調整力度比較大。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則認為,經過過去五年的火爆發展,小龍蝦產業已經走過瞭跑馬圈地和“大躍進”的時期,目前進入瞭平緩期,“這是與消費疲勞和審美疲勞有關”。

小龍蝦產業步入調整期,在業內看來也並不完全是壞事。蔡俊稱,近幾年,小龍蝦經歷瞭從升溫到火熱,以及這兩年的持續調整。未來,一旦調整完畢,小龍蝦養殖、流通、消費等板塊還會有更好的表現,尤其是小龍蝦養殖方面,有技術、懂模式、又舍得從品質上抓好養殖的蝦農,利潤情況還會很好,未來還會有更多的優秀養殖模式出現,到那時可能又會有人轉而加入小龍蝦養殖行列。

蔡俊還介紹,目前小龍蝦結構失衡的情況,相比去年好瞭很多,養殖、流通、消費、加工等板塊也在市場大環境下不斷自我調節。

他分析道,部分利潤小或者不賺錢的養殖戶,繼續養殖小龍蝦的信心將慢慢喪失。而剩下來的養殖戶在技術管理、模式創新、養殖投入等方面都有自己的想法,往年跟風的情況正在慢慢消退。

上市公司國聯水產(300094,SZ)從事小龍蝦業務全產業鏈運營,看法更為樂觀。

“小龍蝦行業還處在高速發展階段,行業整體運行情況還是很健康的。”2021年5月31日,國聯水產方面表示,當前水產行業有幾個大品類:三文魚、對蝦、羅非魚、巴沙魚,其中經濟價值較高的是三文魚與對蝦。目前來看,小龍蝦有希望成為第三個經濟價值與農業產量雙高的新品種。

調整期的消費者,享受到小龍蝦自由瞭嗎?

小龍蝦的批發價格下滑,也沒能讓多數消費者享受到“小龍蝦自由”。

“一盤小龍蝦要198元,甚至還有300多一盤的。”武漢市民劉女士說,最近自己和朋友一行三人約瞭一傢品牌蝦店吃蝦,但隻舍得點一盤198元/盤的小龍蝦解解饞。這樣的價格,沒有讓她感受到小龍蝦便宜瞭。

武漢市江漢路,多傢小龍蝦店聚集。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陳晴 攝

原材料漲價,菜單不見得漲價,原材料降價,菜單更是鮮有降價,這是餐飲業的正常現象。

6月3日,肥肥蝦莊前總經理兼合夥人、蠔器龍蝦創始人吳後軍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介紹,對於小龍蝦餐飲端來說,原材料成本是大頭,比如說100萬元的收入,可能大概30萬~40萬元是食材成本。相比以往,今年的小龍蝦價格確實便宜一些,甚至比去年都便宜。所以蝦店的毛利潤整體也比往年會更高。

不過,品牌小龍蝦定價短期不太會受市場食材的波動影響。

市場的原料價格上漲,蝦店價格也不會很快隨之波動。反之亦然。

若將時間線拉長一些,吳後軍分析說,從2018年到今年,近三四年來許多頭部品牌小龍蝦店的小龍蝦反而是略有上漲的。這主要是因為,除瞭食材成本以外,對於蝦店來說還有人工、房租等運營成本,“服務員工資從2018年的3300元/月,漲到瞭現在4300元/月”。

近日記者通過外賣平臺搜索看到,在部分品牌蝦店,一份極品或者精品大蝦仍然高達200多元甚至300多元一份;而大約1000克的油燜大蝦或蒸蝦,價格大概在148元~198元。

不過,也有部分餐館近期推出瞭各種優惠活動,加上小龍蝦的規格不同,消費者還是能吃到便宜小龍蝦。陳忠生也表示,往年一盤小龍蝦都要上百元,但今年在一些小餐館,便宜時還是能以三五十塊就能吃到一盤,不過是4~6錢的小個頭小龍蝦。

可以看到,小龍蝦價格身處谷底,消費者卻依然要附條件地享受降價帶來的紅利。

而且,據陳忠生分析,從往年規律來看,6月25號以後小龍蝦價格可能就要漲起來一些瞭。

對於當前低價“隻是短暫的歡愉”這點,國聯水產方面也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回復稱,季節性強是小龍蝦價格起伏較大的原因之一,“今年價格在底部維持的時間短,目前已經開始進入上漲階段”。

如此看來,進入盛夏後,小龍蝦的批發價格將迎來拐點,似乎必然會有一番上漲。但整個行業的拐點,何時到來?

小龍蝦產業還是一條好賽道嗎?

2016年左右,曾經興起一股小龍蝦投資浪潮,經緯中國、天圖投資、高榕資本、峰瑞資本等紛紛入局。但近期資本追逐小龍蝦產業的消息似乎少瞭許多。

對這點,蔡俊看得開,資本向來逐利,在小龍蝦最火熱的時候,資本紛紛湧入,這非常符合市場經濟的特點。而在小龍蝦產業調整、有些降溫的情況下,有些資本的動作變小瞭甚至沒有瞭(也正常)。

未來,小龍蝦還是一條好賽道嗎?

在前文中,國聯水產雖然一直表達著對小龍蝦行業的信心,但公司也清楚看到,目前小龍蝦行業有幾個問題比較突出:一是小龍蝦基因退化;二是中遊加工環節盈虧比不高,行業鏈條不穩定;三是下遊品類與渠道單一,多以餐飲與即食為主。

其中第三條對於消費者來說最好理解——傢宴上的清蒸小龍蝦蘸醋、大排檔上的“麻小”下啤酒,可能是很多人經歷過的僅有的兩種小龍蝦消費場景。

要想讓這條賽道保持高速,未來小龍蝦產業還需要更多新打法。對這一點,多傢企業正在探索中。

例如早已投身蝦界的周黑鴨,近期推出新品功夫蝦球。對於此次推出新品,周黑鴨方面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回復稱,周黑鴨功夫蝦球目前是季節性售賣,從原來整蝦調整為蝦球,主要是考慮到用戶消費習慣及產品鎖鮮保質,接下來是否常年售賣須經評估。

國聯水產方面則向記者介紹,公司針對小龍蝦開發出一系列的深加工產品,如小龍蝦漢堡、小龍蝦意面、裹粉小龍蝦、小龍蝦餃等,渠道覆蓋餐飲、商超、線上、流通等,並順利打入國際市場,實現以內循環為主、國際國內雙循環的新發展格局。

不僅如此,國聯水產將繼續加強研發:一是從口味上創新,如新奧爾良口味、茴香口味等;二是從產品形式上進行創新,如各式各樣的預制菜等;三是從渠道方面創新,加強中央廚房的建設,為餐飲企業解決四高一低(高房租、高人工、高食材、高能耗、低利潤)的難題。

除瞭產品,蔡俊認為整個產業還有不少價值仍需要深挖。比如,品質高的小龍蝦仍有很大的發展空間,這樣可以進一步提升小龍蝦在終端的銷售價格;小龍蝦深加工也需要繼續加強推進,例如目前每年浪費的小龍蝦殼數量龐大。

不論是品類的豐富還是價值深挖,正如朱丹蓬所說,“以前小龍蝦產業發展是外延式增長,現在已經進入內延式的增長節點”。他認為,未來中國小龍蝦產業將迎來高質量發展期。在這種情況下,如何升級迭代以及去匹配新生代核心訴求,這是小龍蝦商傢們需要去解決的難題,建議企業可以從產品品質、品牌、消費場景、服務體系和客戶黏性等維度去探索。

與行業發展匹配的是,蔡俊提出,隨著產業越來越大,小龍蝦在很多環節還缺少必要的標準,尤其是食品安全方面。而隨著老百姓消費品安全意識的提升,小龍蝦必須從養殖等各個環節都制定相應的標準,對從業人員有一定的約束力,這樣產業才能健康持續地發展下去。

6月2日,武漢超市內出售的小龍蝦。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陳晴 攝

記者手記丨從網紅到成熟產業化,小龍蝦還有多遠?

作為曾經的網紅,近兩年的小龍蝦產業遭遇瞭寒流。

確實,如今的小龍蝦出現瞭更多產品形式,消費者購買小龍蝦的渠道也更加多樣化,但無論是鮮活蝦、冷凍蝦或者是加工後的調味蝦,對於許多消費者來說,最終的吃法並沒有太多變化;而新加入的小龍蝦匹薩等吃法又似乎沒有那麼讓人驚喜……

從網紅到沒有那麼紅,背後是追逐新奇的Z世代快速成長,以及部分食客對小龍蝦的“消費疲勞和審美疲勞”……

除瞭大排檔上的宵夜美食,小龍蝦還有哪些令人眷戀的新吃法和花樣?創新似乎是一條必經之路。

就像許多農產品都有周期一樣,小龍蝦還面臨著一道難題,即不穩定。這包括價格的不穩定和產業鏈條的不穩定。

更有甚者,相比豬周期和雞周期等,小龍蝦的不穩定來得更猛烈。一個簡單的例子是,市場上的小龍蝦每天一個價,甚至短期出現上下電梯式的價格波動……

小龍蝦如何才能留住消費者的味蕾,從網紅脫胎成為一條成熟的產業鏈?仍然有待探索。

記者:陳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