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債券通“南向通”官宣在即,中外資機構火熱備戰

2021-06-10 由【】發表於 财经

6月9日,第一財經記者獨傢獲悉,債券通“南向通”或將於近日宣佈啟動。

多位牽頭債券通“南向通”項目的銀行人士對記者表示,目前第一批名單約有幾十傢合格交易對手,包括銀行和非銀機構。幾傢國有銀行在一級、二級市場同步推進,其在香港的分支機構正在籌備“點心債”(離岸市場發行的人民幣債券)發行事宜,內地機構或通過“南向通”購買。同時,境內外外資行也在緊鑼密鼓地籌備交易、做市等業務。

近幾周,債券通“南向通”將於7月啟動的消息頻傳,香港特區政府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此前表示,金管局與中國人民銀行就債券通南向開通的實施細則已準備就緒,相信會很快落實。債券通“北向通”於2017年7月3日正式啟動,近年來成為國際投資者加碼中國債市的主要渠道。未來在“南向通”下,除瞭點心債,投資標的或更多是以離岸市場的高收益美元債為主,中資發行人亦不在少數,包括房地產企業、金融機構、城投公司等。同時,離岸市場也包含瞭眾多國際發行人。具體“南向通”下的投資范圍、投資額度等有待監管機構正式公佈。

機構人士認為,這一雙向開放的舉措也有助於緩沖人民幣快速升值的壓力。

“南向通”啟動官宣在即

早在5月就有新聞報道,“南向通”或將在7月初啟動。近期,有媒體向香港金管局求證“南向通”具體開通時間,以及投資額度、投資債券范圍等。6月7日,香港金管局回應稱,正在與人民銀行通力合作,關於投資額度以及投資債券范圍等正在央行敲定落實細節,希望能夠早日啟動。

多傢牽頭債券通“南向通”項目的銀行人士對記者稱,第一批參與的交易對手約有30~40傢銀行和非銀機構,包括外資行,第一批未能參與的外資行,它們在香港的分支也將參與做市、托管等業務。

彭博亞太區總裁李冰對記者表示,南向通將為中國內地、中國香港和全球金融界開啟新的機遇之門。它將為境內投資者提供新的資產全球化配置途徑,為境內機構提供真正的國際化舞臺和發展機遇。同時,它也將進一步鞏固香港的世界金融中心地位,為在港機構提供新的增長機遇。

“北向通”運行至今已有近4年時間,正是由於債券通便捷的登記備案和交易機制,國際投資機構加速利用該渠道佈局中國境內債市,風頭一度蓋過CIBM Direct(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直連)、QFII (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等多種外資進入中國市場通道,投資主體也愈發多元化,吸引瞭諸多央行、保險機構、資管巨頭、對沖基金等。不過,國際投資機構的佈局主要以國債、政策性金融債、存單等利率債屬性品種為主,對信用債的佈局較少。

據第一財經記者向多位中外資機構的債券投資經理瞭解,一方面,內地債市的評級標準、透明度、流動性、違約處置機制等和國際市場仍有差異;另一方面,相比中資美元債,內地同類信用債的收益率普遍偏低。

從這一角度而言,“南向通”似乎給瞭內地投資機構一個佈局高收益信用債的良機。此前,據記者瞭解,擁有QDII額度的機構才能佈局境外債券,而銀行理財子公司、非銀機構等若不具備QDII額度,則隻能通過兩地基金互認的方式來配置,但審批、操作流程和交易便利度都“勸退”瞭一些機構。未來,“南向通”啟動後,機構將有更靈活的配置渠道。

準備抄底高收益美元債?

市場普遍認為,“南向通”能夠滿足內地投資者多元化的投資需求,同時內地資金的湧入將為香港債市註入更多的流動性。

“以前隻有擁有QDII額度的機構才能參與,‘南向通’啟動後,渠道更豐富瞭,對於非銀機構來說意義很大。” 一傢外資行金融市場部負責人對記者表示。不少基金公司早已涉足美元債並發行多款基金產品,但多是通過QDII進行。

當前,很多中資企業尤其是房地產和弱區域城投的境內外債券收益率存在很大的利差,這對境內機構而言有著非常大的吸引力,但往往苦於沒有渠道和外匯額度參與,預計在“南向通”下,內地投資者將會加速佈局離岸信用債。

整體而言,2021年一季度,受益於美聯儲繼續釋放“鴿派”信號,中資美元債融資成本小幅下降,平均發行票息為4.1%,環比和同比分別下降0.2BP(基點)和1.8BP,創有數據統計以來的最低發行成本紀錄。從發行票息分佈來看,發行票息在0~2%、2%~4%、4%~6%、6%~8%、8%以上的發行規模占比分別為26%、38.2%、15.8%、5.8%和10%。

盡管如此,根據易方達的研究,美元投資級債券匯率對沖後折合人民幣靜態收益率仍比境內AAA企業債靜態收益率高158BP;美元高收益債券匯率對沖後折合人民幣靜態收益率比境內AA企業債靜態收益率高659BP。

此外,相對於境外投資機構,境內投資機構更瞭解發行人的經營情況和信用風險狀況,對於信用風險的定價可能更為客觀,不會因為發行人的一點風吹草動就“先砸為敬”。長期而言,境內投資者參與中資美元債也會使發行人的信用定價更趨公平合理。

例如,去年3月,疫情引發“美元荒”,眾多中資美元債的價格幾乎都被“腰斬”,但境內市場相對平穩。在這種情況下,“南向通”可以給投資者極佳的抄底機會。

或緩解人民幣單邊升值壓力

多位外匯交易員和投行人士還對記者提及,這一雙向開放的舉措在一定程度上能緩沖人民幣單邊升值的壓力。

“境內投資者將有更多全球債券的選擇,‘南向通’在可控范圍內允許一定的資本流出,這可以緩解人民幣的升值壓力。”一位參與債券通交易的外資行環球金融市場部負責人對記者稱。

去年三季度以來,人民幣就對美元走上瞭單邊升值的通道,今年一季度僅是小幅盤整,4月開始升值勢頭又進一步強化,人民幣對美元一度觸及6.35的近3年新高。截至北京時間6月9日10:16,美元/人民幣報6.398,央行此前提升瞭外匯存款準備金率,市場做多人民幣的意願仍存,但更多人選擇觀望。

市場普遍認為,人民幣的強勢短期內尚難逆轉,而雙向開放是更市場化的應對方式。上海市人民政府參事、中歐國際工商學院教授盛松成就對記者表示,當前應防止人民幣過快升值,推動資本賬戶雙向開放,尤其是需要提升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的規模和質量,鼓勵中資企業“走出去”。資本賬戶穩步開放最終目的是推進人民幣國際化和中國全球資源配置,參與全球高端供應鏈的競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