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全球瘋搶集裝箱,發現96%都是中國制造

2021-06-11 由【】發表於 财经

近兩年,受疫情影響,陸運空運時常中斷,國際貿易運輸基本靠海運。

海運繁忙,讓集裝箱就成瞭搶手貨。

世界各國瘋搶集裝箱,才發現,96%都是中國造的。

看似沒有制造難度的集裝箱,中國是如何實現壟斷的?

目前,到底有多少集裝箱是中國制造的呢?

根據英國咨詢公司德魯裡(Drewry)的數據顯示,全球超過96%的幹貨集裝箱和100%的冷藏集裝箱,都是由中國工廠生產的。

這意味著,全世界集裝箱的產能幾乎都在中國。

最近二十多年裡,中國集裝箱制造業的市場份額始終在增加,並占據主導地位。

據統計,第一季度裡,僅中集集團(02039)、東方國際集裝箱、新華昌集團這三傢中國造箱企業的產能,合計就占據瞭全球產能的82%。

中集集團(CIMC)生產瞭58萬個20英尺標準箱,占42%的市場份額;

東方國際集裝箱公司生產瞭35.8萬隻集裝箱,占26%的市場份額;

新華昌集團CXICGroup生產瞭20萬隻集裝箱,占14%的市場份額。

中國三大企業生產集裝箱數量表 圖表來源:美國托運人基於德魯裡海事研究提供的數據

算下來,三大公司一共生產瞭113.8萬隻標準集裝箱。

根據德魯裡(Drewry)的數據統計,2020年全年總產量為310萬個標準箱,明顯今年的生產額略高一些。

其實集裝箱也不是真的缺。

相關數據顯示,在英國菲利克斯托港,集裝箱已經從港口蔓延至周邊的郊區;美國加州有1萬到1.5萬個集裝箱被滯留;澳大利亞各港口的空集裝箱數量則超過5萬個;新西蘭港口也堆積瞭6000個集裝箱。

國際上重要港口空箱的堆存量,是正常水平的三倍。

新西蘭港口堆積集裝箱情況嚴重

因為集裝箱分佈不均,“一箱難求”的局面比比皆是。

等不來集裝箱,隻能搶購瞭。

由於沒有集裝箱,不少生產企業也非常焦灼。

寧波一傢工藝品生產企業的庫房裡,堆滿瞭來不及運走的產品;寧波另一傢進出口公司,本來去年11月就要給德國客人運送11臺電視機,卻遲遲無法運走。

為瞭可以買到集裝箱,很長一段時間內,國內的港口集裝箱登記處都是人滿為患,最緊缺的時候,可能排隊一天一夜都排不到。

卡車司機經常排隊一天一夜

因為緊缺,價格自然也是水漲船高。

不少采購者表示,現在集裝箱的價格比之前要整整翻瞭一倍。

中間有不少黃牛趁機坐地起價,甚至一些航線加價到3000美元,也可能搶不到一個集裝箱。

然而,雖然集裝箱價格已經很高,卻還是在不斷上漲。

2020年上半年20英尺的小箱售價隻要1600美元,現在卻能賣到3600美元,足足翻瞭一番。

熱門的40英尺箱也已經漲到5950美元,價格創造瞭歷史新高。

這種情況下,解決的辦法隻有不斷生產新的集裝箱,以至於今年集裝箱產量急劇上升,至少增長6%—8%。

福建廈門的某集裝箱制造企業,每三分多鐘,就可以組裝下線一個集裝箱,在最忙的時候,焊接工人一個月經手的40英尺集裝箱,就有4000多個。

而中集集團工廠的員工則放棄瞭春節休假,選擇加班加點生產。

許多人甚至連續超負荷工作幾個月,每周工作6天,每天11小時。

不過,全球運營需要4000萬多個集裝箱。

相比之下,中國集裝箱產量也有點跟不上瞭。

20世紀60年代起,全球逐步興起集裝箱運輸。

隨著集裝箱海運需求不斷增加,集裝箱制造業也跟著迅速發展起來。

最早的時候,集裝箱的生產地起步於美國,不過因為經濟和物流因素,很快,生產中心轉移到瞭歐洲,之後又轉移到日本和韓國。

1990年代,隨著中國制造業能力和出口需求不斷提升,加上絕對的成本優勢,集裝箱制造業從韓國漸漸轉移到瞭中國。

1991年,韓國還是全球最大的集裝箱生產國,年產集裝箱34.9萬TEU,遠遠將中國拋在後面。

然而到瞭1993年,中國就開始後來居上,集裝箱生產量不斷提升,所占的市場份額從1990年的7.2%,上升到1999年的69%。

全球各企業集裝箱產量(TEU) 來源:中國產業信息網

此外,改革開放後,中國外貿進出口總額也在不斷提升,在外貿經濟拉動下,中國集裝箱化率也不斷提高,從1991年30%提升到2002年的56.7%。

尤其在2018年中歐班列開行後,集裝箱銷量同比增長瞭73%,為我國集裝箱行業提供瞭廣闊的發展空間。

在此背景下,憑借低成本、距離供貨地近等優勢,中國集裝箱制造企業開始異軍突起,產量開始躍居世界第一位,此後也始終占據市場絕對主導地位。

據中國集裝箱工業協會統計資料顯示,截止到2021年,我國集裝箱產銷量已連續25年居全球首位。

其中,中國生產的標準幹貨集裝箱占世界產量的90%以上。

目前,我國集裝箱生產進入瞭市場調整時期,之後將迎來生產市場格局的新變化。

2016-2020年集裝箱產銷量情況 資料來源:交通運輸部 整理:前瞻產業研究院

當然,中國能成為集裝箱產量第一國,離不開三大發展優勢。

第一,生產技術處於世界領先水平。

2017年4月,我國集裝箱行業協會制定瞭《中國集裝箱行業協會VOCs治理自律公約》。

裡面提到,國內集裝箱制造企業開始全面使用水性塗料,連各種有機揮發物的含量,也做出瞭明確的行業規定。

看似不起眼的行業轉變,其實是在推進集裝箱整個行業全面水性化。

塗瞭水性塗料的集裝箱

經測算,我國集裝箱行業全面水性化後,可以每年減少排放超過7萬噸的VOC。

同時,憑借集裝箱產業高度化和全面水性化優勢,我國集裝箱產品才暢銷全球,占瞭瞭95%的市場。

第二,智能生產水平不斷提升。

隨著物聯網的介入,我國集裝箱不僅智能化水平提高,也加速瞭航運業集裝箱智能生態系統的發展。

物聯網技術賦予瞭集裝箱智能化,讓傳統集裝箱運輸中彼此幾乎成為“孤島”的物與物之間,基於智能化,而產生瞭聯系的可能。

根據國際數據公司統計,全球物聯網支出比去年同比增長瞭8.2%,而中國與美國、西歐比肩,一起占據全球四分之三的高份額,並且還可能比其他兩個區域增長更快。

第三,集裝箱箱型更加多元化。

別看集裝箱生產看似沒什麼技術含量,其實需要的貨源種類繁多,結構也要求比較豐富靈活,這樣才能讓裝箱率提高,更好地節約成本。

我國生產的集裝箱分為幹貨/散貨集裝箱、液體貨集裝箱、冷藏箱集裝箱,以及一些特種專用集裝箱。

海運集裝箱類型

針對國內貿易市場,生產出適應沿海集裝箱航運與內河集裝箱航運的兩大類集裝箱,能夠適應遠距離、貨量大的重貨運輸。

因為集裝箱種類足夠多,選擇空間也極大,促使其購買率提高。

看到這裡,很多人會說,集裝箱是一種非常簡單的設備,各國都可以制造。

隻是因為太低端,美國、德國、日本才不願意制造罷瞭。

集裝箱制造中心從美國—歐洲,再到日本—韓國的遷移圖,似乎也在印證這個觀點。

事實卻是,產業中心的轉移,無關技術,隻與成本相關。

簡單地說,其他國傢制造集裝箱的成本太高,自然幹不過中國。

集裝箱成本的最主要因素是鋼材。

據專傢介紹,考登鋼(Corten)占建造集裝箱總成本的比例高達60%。

根據標普全球普氏能源資訊(S&PGlobalPlatts)提供的數據,過去十年裡,美國熱軋卷鋼(HRC)的價格平均比中國高28%。

現如今,美國鋼鐵價格更是飆升至中國熱軋卷鋼價格的近兩倍。

中美鋼鐵價格對比

當然,中國的競爭優勢不止於此。

有政府強有力的支持,勞動力成本也非常低廉,還有鄰近生產冷藏集裝箱機械的地方。

同樣建設一個差不多規模大的工廠,噴漆車間和幹燥設備,中國投入的技術和資金所花費的單位成本,明顯更有競爭力。

綜合下來,中國可以用最具有競爭力的價格,生產出優質的集裝箱。

此外,另一個被忽視的因素,是市場。

中國是集裝箱生產大國,亦是使用大國,後者為前者提供瞭有力的支撐。

根據海關總署公佈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進出口貿易總值32.16萬億元人民幣,比2019年增長1.9%。

其中,出口17.93萬億元,增長4%;進口14.23萬億元,下降0.7%;貿易順差3.7萬億元,增加27.4%。

2020年中國外貿進出口總值 數據來源:海關總署 制表人:夏旭田

2020年全年,中國國內集裝箱出港量為5035.66萬TEU,逆勢增長3.94%。

龐大的外貿,繁榮瞭海運,進而刺激瞭集裝箱需求。

這種“近水樓臺”的優勢,是其他集裝箱生產國不具備的。

所以說,中國壟斷集裝箱制造,是在擁有技術能力、成本優勢和龐大市場的條件下取得的。

美日韓不是不想幹,是真的幹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