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資金違規入樓市,銀保監會年內29次處罰,涉民生、華夏等20傢銀行

2021-07-19 由【】發表於 财经

本文來源:時代周報 作者:雷晨

監管部門再度出手打擊信貸資金違規流入房地產市場。銀保監會網站7月16日晚間披露,銀保監會依法查處4傢金融機構違法違規行為,並罕見開出近3億元巨額罰單。

其中,銀保監會對民生銀行罰款1.145億元,對浦發銀行罰款6920萬元,對交通銀行罰款4100萬元,對進出口銀行沒收違法所得並處罰款合計7345.6萬元,合計約2.98億元。

從處罰事由來看,包括前期違法違規行為整改不到位、理財產品不當交易、部分理財產品底層資產信息未準確披露、為房地產市場或地方政府違規提供融資、違規投資企業股權、租金保理業務基礎交易不真實、變相支持地方政府舉債等。

今年以來,監管部門嚴打經營貸、消費貸違規流入房地產市場,多傢金融機構因此被罰。據時代周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銀保監系統發佈的行政處罰中,涉及經營性貸款違規的處罰已達29次,20傢機構收2174萬元罰單。

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范世乾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信貸資金違規流入房地產市場本身是金融系統違規問題,對此的嚴查將會長期堅持不懈。最終目的是雙向的:穩定房價和金融系統安全。對房地產行業而言,這是一個鎮痛式調整,最終會形成理性健康發展的格局。”

頻開罰單

銀保監系統今年以來頻開罰單。此前的7月12日,上海銀保監局公佈瞭17張罰單,涉及包括永誠財險、農發行等在內的多傢金融機構。其中,有4傢金融機構因違規提供涉房類融資被處罰。

再往前,6月8日,北京銀保監局通報稱,郵儲銀行、浦發銀行、廣發銀行、招商銀行在北京的分支機構因違規發放消費貸、經營貸和房地產開發貸,合計罰款530萬元。

更早時候,5月21日,銀保監會對中國銀行、華夏銀行、招商銀行、東亞銀行(中國)5傢銀行罰款3.66億元,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違規開展房地產融資業務。

一張張罰單背後,貫穿著監管的“高壓線”。

據時代周報記者瞭解,去年新冠疫情爆發後,國傢為瞭幫助小微企業渡過難關,宣佈降低小微企業經營貸款利率。部分炒房客及購房者看到其中的機會,大量違規使用經營貸,使其流入房地產市場。在上海、廣州、深圳等城市,出現瞭不少“過橋融資-全款買房-套取經營貸-還掉過橋融資”的案例。

諸葛找房數據研究中心分析師王小嬙告訴時代周報記者,“經營貸流入房地產市場隱患重重,加大瞭房地產市場的杠桿,不利於房地產市場的平穩健康發展。”范世乾也認為,這會嚴重影響國傢宏觀調控目標的實現,使得中小經營者資金缺乏問題難以解決,還會推高房地產價格,並增加金融機構的風險。

針對經營貸違規流入房地產市場的整治風暴,也隨之而來,第一站便是上海。

今年1月29日,上海銀保監局印發《關於進一步加強個人住房信貸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商業銀行對2020年6月以來發放的消費類貸款、經營性貸款以及個人住房貸款進行全面自查;禁止發放無用途、虛假用途、用途存疑的貸款;防止消費類貸款、經營性貸款等信貸資金違規挪用於房地產領域。

繼上海後、北京、廣東、深圳、廣州、重慶、內蒙古、廈門等地也加入“圍剿”大軍,多措並舉查處經營貸、消費貸違規流入房地產領域行為。此後,相關政策不斷升級,迅速蔓延至全國。

6月1日,銀保監會舉辦的新聞發佈會上,銀保監會統信部副主任劉忠瑞表示,相關部門已聯合印發《關於防止經營用途貸款違規流入房地產領域的通知》,嚴防經營貸違規流入房地產。同時,各地銀保監局已會同相關部門對經營貸規模總量大、增長快的機構重點進行核查,相關工作正在有序推進。

以廈門為例,截至6月4日,通過自查及監管排查,已查實貸款違規流入房地產領域2725筆共計17.93億元,其中確認被“炒房”組織直接套取114筆共計1.01億元。

劉忠瑞表示,下一步,銀保監會將會同住建部、人民銀行密切關註政策執行效果和排查結果。對確認挪用經營貸的借款人,不僅要壓縮授信額度、收回貸款,還將報送征信系統,提高挪用貸款的違規成本。

融資收緊

針對經營貸的打擊,隻是金融監管層面的一部分動作而已。近年來,房企債務違約不斷發生,這早已引起監管部門高度重視。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曾撰文指出,房地產泡沫是威脅金融安全的最大“灰犀牛”,在監管寬松時期,各種去庫存、加杠桿的金融手段加重瞭房地產泡沫。

為此,監管部門多次出臺房地產融資新規推行行業降杠桿,其中包括“三道紅線”、貸款集中度管理、嚴控房地產信托規模等。

2020年8月,監管部門對重點房企按“紅-橙-黃-綠”四檔管理,設置瞭“三道紅線”,即剔除預收款後的資產負債率大於70%、凈負債率大於100%、現金短債比小於1倍。據“三道紅線”要求,試點房企須在2023年6月30日前完成降負債目標。為此,多傢房企紛紛通過財務方式降低表內杠桿,取得一定成效。

此後,監管再下“猛藥”。

2020年底,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聯合發佈瞭《關於建立銀行業金融機構房地產貸款集中度管理制度的通知》,為房貸設置瞭“兩道紅線”,對房地產貸款餘額占比和個人住房貸款餘額集中度進行分檔管理。

“房地產貸款集中度管理制度有利於規范未來的涉房信貸活動,尤其是消費貸流入涉房領域,同時也防止一些合規貸款過多地流入涉房領域,將更多資金引導進入其他新興產業和實體經濟領域。”IPG中國首席經濟學傢柏文喜對時代周報記者指出。

相關政策陸續出臺,房企融資規模“降溫”明顯。

根據貝殼研究院發佈的2021年上半年房企融資報告,上半年,房企境內外債券融資累計約5480億元,同比下降16%,規模累計增速連續兩年下降。上半年融資規模較2019年、2020年同期分別收縮1296億元與1026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三道紅線”下,不被計入有息負債的商票作為短期融資工具,讓房企在政策收緊之時獲得一定融資便利。但就在6月底,有媒體報道稱,監管部門再次出手,要求房企將商票數據隨“三道紅線”監測數據每月上報。這意味著,監管開始加強對房企“表外負債”的監督。

貝殼研究院預計,在融資環境持續收緊的狀態下,下半年房企融資分化將持續,一方面,財務優秀的房企將獲得更高的融資額度,有利於企業調整融資成本和結構,從而在發展和集中供地中受益;另一方面,債務狀況較差或者杠桿較高的房企,融資量增長受限,同時,部分房企的新增融資成本或將上升,短期這些房企應以降杠桿為主要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