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鈉離子電池即將發佈!寧德時代新技術猜想,曾毓群身傢狂甩李嘉誠

2021-07-19 由【】發表於 财经

本文來源:時代周報 作者:何明俊

在人口不過300多萬的寧德市,萬億龍頭寧德時代(300750.SZ)的集聚效應正越來越明顯。

隨處可見的電動車和充電樁是這座福建閩東小城最顯著的標識。當地的鋰電小鎮,除瞭寧德時代,還有不少其他新能源企業的身影,正在施工的企業園區比比皆是。在資本市場,寧德時代的一舉一動同樣牽動著各方人士敏感的神經。其中,距離發佈時間節點越來越近的鈉離子電池技術更是市場關註的焦點。

“我們的技術在發展,7月可能也會發佈一些(新技術),比如說我們的鈉電池已經成熟瞭。”在今年5月舉行的寧德時代2020年度股東大會上,寧德時代董事長曾毓群透露瞭上述重要信息,

有市場觀點認為,原定於7月的新能源新材料峰會大概率是寧德時代發佈鈉離子電池的窗口,而大會因為疫情等原因延期至8月12日-14日召開,因此鈉離子電池可能會在8月發佈。

時代周報記者就此向寧德時代方面求證,對方回應稱,“鈉離子電池後續會有公開信息,大傢可以持續關註。”

除鈉離子電池,寧德時代的CTC(Cell to Chassis)技術也有新進展。“CTC技術可能很快就會推出。”7月15日,寧德時代21C創新實驗室數字化研發中心主任魏亦民向時代周報記者稱,但並未透露具體的時間表。

近期,寧德時代股價堅挺,董事長曾毓群的身傢不斷創下新高,早已超過李嘉誠。7月16日,寧德時代收報531元/股,總市值為1.24萬億。隨著新技術發佈,曾毓群的財富還將不斷攀升?

新技術有成本優勢?

目前,寧德時代采用的是CTP(Cell to Pack)技術。國信證券研報顯示,目前的CTP技術是將單體的電芯直接集成至電池包,省去瞭電池模組組裝環節。CTP技術優勢明顯,通過簡化模組結構,使得電池包體積利用率提高15%-20%、零部件數量減少40%、生產效率提高50%,從而提升電池包能量密度和降低制造成本。

被視為CTP工藝升級版的CTC,則有可能成為應用在新能源汽車上的新電池技術。“CTC技術就是將電池直接裝到汽車的底盤裡,通過結構設計的優化來提升能量密度。”魏亦民介紹稱,“CTC技術的高集成意味著電池空間占比更小,但這對電池一致性的要求極高,要依賴於公司對產品的工藝水平。”

今年1月,寧德時代中國區乘用車解決方案部總裁項延火曾表示,寧德時代將於2025年前後正式推出高度集成化的CTC電池技術。目前,公司正在規劃第二代平臺化的CTP電池系統,計劃於2022-2023年投入市場應用,並將針對從A00級到D級全系列車型推出第三代系列化的CTP電池系統;將於2028年前後有望升級為第五代智能化的CTC電動底盤系統。

魏亦民認為,CTC技術不一定隻集中於電動汽車底盤,未來車框、車架上安裝電池都是可以進行研究的方向。此外,時代周報記者亦瞭解到,CTC技術在成本上或具備一定的優勢。

“成本上我想應該是有優勢的,但具體能夠降多少是需要有一個過程。”一位寧德時代相關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說。

眾所周知,降低動力電池成本的一個有效方法是,通過回收廢舊電池進行拆解並重復利用相關原料。

7月7日,國傢發改委等多部門印發《關於印發“十四五”循環經濟發展規劃的通知》,其中提出,推動推動廢舊動力電池循環利用行動,加強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池溯源管理平臺建設,完善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體系。

寧德時代公共事務部經理劉子瑜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目前動力電池回收市場面臨著“劣幣驅逐良幣”的問題,誰出價高就賣給誰,這提升瞭電池回收企業收取廢舊電池的難度。

“回收廢舊動力電池的企業有兩種,一種是將廢舊電池進行梯次利用的企業,但這些企業不會對廢舊電池做安全保護或者合理的重新調配,它隻需要將廢舊電池采購回來,然後按電池屬性再賣出去,這樣它的價格會很高。”劉子瑜說,“對於邦普、格林美這樣的動力電池回收企業來說,就目前的電池回收市場狀況來說,它們根本就搶不到廢舊電池。”

劉子瑜表示,寧德時代致力於打造“電池生產使用回收與資源再生”的生態閉環。電池報廢後經過再次處理可提取出有價值的金屬,再重新做成材料回到電池上。“如果這樣的體系能夠真正形成一個標準,那麼新能源汽車的可持續發展將有望得到解決。”他稱。

(圖片來源/網絡)

鈉離子電池發佈漸近

不同於CTC技術的發佈時間尚未有定論,鈉離子電池的發佈時間卻近在咫尺。

A股市場上,資本先行一步,鈉離子電池概念股接連上漲。7月16日,鈉離子電池概念股華陽股份(600348.SH)報收8.48元/股,聖陽股份(002580.SZ)報收9.00元/股,雙雙封鎖漲停板。

鈉離子電池和鋰離子電池的工作原理相似,但鈉離子電池由於能量密度低、充放電效率慢、初期成本等問題,短時間內無法替代電動汽車鋰離子電池,因此市場普遍認為,具有性能安全、溫度范圍適應性寬等特性的鈉離子電池更多將用於儲能領域。

實際上,鈉離子電池並非新技術。6月28日,由中科海納和中科院物理所聯合打造的全球首套1MWh鈉離子電池光儲充智能微網系統在山西太原綜改區正式投入運行。據中科海納總經理唐堃介紹,這次啟用的兆瓦時級鈉離子電池儲能系統,綜合能量效率達到86.8%。

開源證券研報觀點認為,目前我國的鈉離子電池產業化還處於初級階段。鈉離子電池現在處於多種技術路線共同發展的狀態,正負極材料性能還需提高,與正負極匹配的電解液體系還有待進一步開發。

寧德時代鈉離子電池之所以備受關註,原因在於儲能業務是寧德時代在成立之初便定下的另一個主業務目標。

寧德時代副董事長黃世霖曾表示,公司以前也做瞭很多技術儲備,相信未來公司在儲能領域也能保持很好的競爭力。時代周報記者瞭解到,目前寧德時代在儲能方面所運用的電池多為磷酸鐵鋰電池。

財報數據顯示,2020年,寧德時代的儲能業務占營收比重已提升至3.86%,而這一數字在2019年僅為1.33%。寧德時代管理層亦在2020年報中指出,報告期內公司前期儲能市場佈局逐步落地,全年實現儲能系統銷售收入為19.43億元,同比增長218.56%。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曾毓群在上海交大“問道·通未來”校友論壇上表示,燃料電池尤其是氫燃料電池未來有望在儲能領域實現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