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誰縱容瞭天價片酬?《倩女幽魂》牽出上市公司沉疴,前高管再揭內幕

2021-07-20 由【】發表於 财经

每經記者:丁舟洋 可楊

明星鄭爽“天價片酬”涉嫌偷稅漏稅的調查終將水落石出。

相比稅務機關的調查,證券監管機構對這場隱秘違規的質疑更直接。早在5月底,深圳證券交易所就向《倩女幽魂》投資方、上市公司ST北文(北京文化)公開發出質問。

投資者和監管方都希望ST北文能回答:上市公司是否明知故犯、縱容“天價片酬”?是否為瞭規避監管,把片酬成本“包裝”成為股權投資?而這背後又是否存在上市公司內控混亂、信息披露違規等行為?

近期,《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倩女幽魂》項目原負責人婁曉曦(原北京文化副董事長、2020年實名舉報北京文化財務造假)處獲取瞭該劇的財務資料。一份有著相關方簽字的文件顯示,在鄭爽戲份殺青之際的2019年8月,已實際支出超1.89億元的演員勞務,演員勞務預算金額2.12億元。“這其中,鄭爽是最大的咖位,其他的演員片酬加起來也就3000萬元左右”。

“這是劇組報給北京文化的工作賬目單,所以北京文化對鄭爽的片酬不會不知情。”婁曉曦認為,他掌握的劇組財務信息再加上張恒提供的證據,北京文化“名為增資、實為演員成本”一事已得到印證。

7月初,有投資者在投資者關系平臺上問,公司何時回復問詢函?“請勿說官話套話,給個最遲期限。”ST北文董秘的回復仍是“盡快”。此次,ST北文負責人對記者表示,婁曉曦的爆料缺乏事實依據,公司不作回應。

實為成本:早早定下的違規天價片酬

2018年初,在制片人杜月的介紹下,北京文化全資子公司世紀夥伴接觸到瞭《倩女幽魂》項目,而婁曉曦當時正擔任這傢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長。

《倩女幽魂》的操盤手,是曾為海潤影視數部影視劇擔任制片人的周征源。周征源出項目,上市公司出錢,一起把這部劇做瞭起來。

從世紀夥伴成為《倩女幽魂》的出品方起,婁曉曦開始參與到這個項目中,包含演員片酬在內的所有項目預算,都以周征源報給婁曉曦,婁曉曦報給北京文化,北京文化審批通過後再執行的流程進行。

婁曉曦記得,2018年初,周征源就向他報過一次演員片酬,當時計劃給女一鄭爽(或同級別演員)的片酬預算是1.5億元(稅後),男一號的預算則原定為1.2億元(稅後),“就為瞭鄭爽這錢,後來把男一號就給他撇瞭,男一號最後完成的合同是1800萬元。”

婁曉曦向記者提供的《倩女幽魂》制作預算表顯示,該劇劇本50集,完成片60集;角色聶小倩的飾演者為“鄭爽同級別”,價格1.5億元,稅率9%,小計1.63億元。

2018年2月28日,世紀夥伴分別和鄭爽名下兩傢公司九江羊群效應影視文化工作室、九江酷酷熊影視文化工作室簽下兩份演員合同,片酬均為7500萬,總計1.5億。2018年3月底,婁曉曦與宋歌不歡而散,離職北京文化。

《倩女幽魂》項目由周征源繼續推進,就在商定下1.5億片酬後不到半年,限薪令出臺。當年6月-8月,國傢五部門重拳整治明星片酬畸高現象,三大視頻網站與六大影視制作公司進一步規定,演員一部作品的總片酬(含稅)不得超過5000萬元。

在婁曉曦看來,新規出瞭後,《倩女幽魂》項目變瞭一種方式繞過規定,在2019年4月鄭爽進組拍攝後,依舊讓鄭爽拿到瞭這筆天價片酬。

根據婁曉曦出示的《倩女幽魂》項目預算執行表(7月15日):整個項目的預算總計為3.52億元,其中演員勞務部分的預算金額為2.12億元。這份預算表,得到瞭當時的制片主任、執行制片人以及財務審核的簽字,落款日期為2019年7月16日。

圖片為婁曉曦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提供

“預算裡邊2.12億是演員(勞務),男一號是1200萬,剩下那2000萬左右包括所有(除鄭爽外)的演員。”婁曉曦說。

除此之外,在《倩女》項目預算執行表中,甚至分出瞭“簽署合同金額”、“合同已付金額”和“實際支出金額”等部分,且演員勞務部分的差額並不小,2019年7月15日,演員勞務的簽署合同金額為2076萬,合同已付金額為1528萬,而實際支出金額則達到瞭1.41億元,超出簽署合同金額1.2億元。

簽署的片酬合同才2000多萬元,哪裡來的支出片酬1.41億元?合同金額與實際支出金額的巨大差額如何解釋?

“這個預算是得到瞭北京文化認可的,否則不可能這麼報。” 婁曉曦認為這能夠從側面說明北京文化為瞭支付鄭爽天價片酬而進行瞭“名為增資,實為演員成本”的違規操作。

鄭爽戲份殺青之際的8月,《倩女》執行預算表中已實際支出1.89億元的演員勞務,演員勞務預算金額2.12億元,項目預計在殺青前還有3300萬元。“鄭爽一共進劇組77天,8月離開劇組。一般拍戲都是先把主角戲搶完瞭,然後主角一走再開始拍別的戲,所以把她的片酬結清後,劇組待支付的片酬就很少瞭。”婁曉曦解釋。

名為增資:鄭爽母親突擊成立科技公司

限薪令之下,總計1.6億元的片酬是如何流向鄭爽的?結合張恒披露的證據,一張完整的拼圖浮現出來。

張恒微博爆料顯示,2019年4月鄭爽進組後,《倩女幽魂》劇方與鄭爽約定的1.6億片酬,分兩步通過陰陽合同的方式,拆分成瞭4800萬的片酬和1.12億的增資款。其中4800萬,是鄭爽個人與世紀夥伴簽訂演員聘用合同,而剩下的1.12元則是以“增資”的名義支付。

記者查詢工商登記信息獲悉,就在鄭爽進組前一個月的2019年3月,鄭爽母親劉艷出資成立瞭上海晶焰沙科技有限公司,註冊資本8000萬,鄭爽母親是公司的實際出資人,也是唯一實際股東,張麗敏為名義出資人。林慧艷、張麗敏分別持有上海晶焰沙科技40%、30%的股份。

林慧艷、張麗敏兩人為鄭爽母親代持上海晶焰沙科技有限公司股份

據張恒公開爆料

2019年4月,鄭爽進組開始瞭《倩女幽魂》的拍攝。

婁曉曦提供的演員權益轉讓合同顯示,2019年5月,世紀夥伴就把其與鄭爽簽訂的演員合同項下的全部權利轉讓給瞭制片人周征源名下的的天津嘉煊影視文化有限公司,轉讓協議生效後,由天津嘉煊按約向女一支付酬金。

隨後,杜月和周征源作為《倩女幽魂》的核心制片人,代表世紀夥伴重新與鄭爽簽瞭77天的演員片酬合同,片酬降到瞭4800萬。

又過瞭一個月,鄭爽母親出資成立的這傢科技公司拿到一筆增資款。2019年6月16日,浙江唯眾影視傳媒有限公司與上海晶焰沙簽訂瞭總計1.12億元的增資協議。

浙江唯眾這傢公司2016年成立,註冊資本1000萬,實控人是杜新方。

鳳凰網財經2021年5月報道稱,杜新方曾表示浙江唯眾確實是其名下公司,而且的確知悉在2019年時曾有這筆款項的存在。但對於收款方上海晶焰沙的股東情況及公司背景,以及這傢公司與鄭爽母親的關系,杜新方則表示“不清楚”,並解釋稱“具體的情況都是‘他們’處理的”,“具體的一般都是‘他們’辦”。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撥打浙江唯眾在工商註冊登記的手機號,對方稱杜新方已經換號。

浙江唯眾和杜新方從哪裡拿出1.12億元不得而知,不過雙方簽訂增資協議的第二天,浙江唯眾就向上海晶焰沙轉出瞭第一筆投資款500萬元。

2019年8月2日起,陸續有鄭爽粉絲在微博祝賀鄭爽殺青,而就在前一天,浙江唯眾也轉出瞭給上海晶焰沙的最後一筆700萬投資款。

公開資料整理

張恒曬出的銀行流水顯示,鄭爽殺青不到一周,上海晶焰沙從8月6日起,陸續給公司法定代表人林慧艷個人賬戶以“借款”名義轉出資金,僅8月6日、7日兩天就轉出14筆總計400萬“借款”。2021年3月,鄭爽代孕事件曝光後,張麗敏、惠敏、林慧艷退出瞭上海晶焰沙科技的股東名單。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撥打工商註冊登記的手機號,欲詢問林慧艷資金流向、與鄭爽的關系等問題,但電話未獲接聽。

婁曉曦則質疑,浙江唯眾是《倩女幽魂》制片人之一周征源關聯人的公司。對此《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致電周征源,對方回應稱:“不知道這件事”,隨後掛斷瞭電話。《倩女幽魂》的另一制片人杜月則表示:“沒有什麼要回應的,清者自清。

自食苦果:ST北文涉嫌信息披露違規

“如果制片公司投資瞭科技公司沒有報告北京文化,就叫詐騙。如果報瞭北京文化,北京文化未公告,那就是信披違規。” 婁曉曦認為。

此外,從“天價片酬”到“陰陽合同”,北京文化很難以不知情搪塞,不作任何信息披露。

關於《倩女幽魂》項目,北京文化的公告甚少,在2018年年報中提到,《倩女幽魂》已為北京文化帶來瞭3.58億元收入。

不過這筆收入最終也並未落定。

2018年,世紀夥伴曾計劃將《倩女幽魂》40%的投資收益權作價3.8億(稅前),轉讓給雅格特國際文化傳媒(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雅格特),由於後續雅格特未按約定履行付款義務,《倩女》項目依舊在世紀夥伴手中。

鄭爽代孕事件後,北京文化在2020年度業績預告稱,“主要項目包括由公司投資制作的古裝電視劇,受主要演員社會輿論事件影響,該劇能否播出存在重大不確定性”。文中提到的“主要項目”很有可能指的是《倩女幽魂》。

《每日經濟新聞》此前曾報道,當初賣劇簽合同時有“不可抗力條款”,其中一條為:因國傢法律、法規等因素,內容無法正常播出的,世紀夥伴要將平臺方支付的全部費用退還,平臺方剩餘未支付的費用不再支付。

2020年2月,北京文化以4800萬元的交易對價,將世紀夥伴賣出。不過,當時將世紀夥伴匆匆賣出時,並不包含《倩女幽魂》項目,在賣掉世紀夥伴之前,《倩女幽魂》已經從世紀夥伴轉到瞭北京文化名下。

這也意味著,如今《倩女幽魂》大概率無法播出,隨之帶來的損失,也將由北京文化來承擔。

北京文化在2016年收購世紀夥伴時,雙方曾簽訂對賭協議,世紀夥伴承諾在2014年-2017年,完成凈利潤不低於9000萬、1.1億、1.35億以及1.5億的目標。從北京文化的年報來看,在對賭期間,世紀夥伴每年都壓線完成瞭任務。

不過從2019年起,世紀夥伴由盈轉虧,巨虧6.3億元,而北京文化的虧損也達到23億元。

前有該公司前高管婁曉曦實名舉報董事長等人財務造假,後有投拍的鄭爽大戲《倩女幽魂》暴雷,現在這傢沒有實控人的公司第一大股東與第二大股東還在聯手與現任董事會掰手腕爭奪控制權……

作為《戰狼2》《我不是藥神》《流浪地球》等諸多爆款背後的出品方,北京文化一度被稱為影視行業的“爆款制造機”,但一個接一個混亂的財務問題之下,北京文化一邊產出爆款一邊面臨風暴,最終把自己推向退市邊緣。

就上述情況,《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通過電話、短信形式聯系北京文化董事長宋歌求證,均未獲回復。

記者手記丨天價片酬背後是股民買單

影視行業若無法徹底取締天價片酬,一味追“流量”,就將始終戴著鐐銬艱難前行。

當初,“限薪令”出臺時,幾大視頻網站紛紛響應,但幾乎同一時間,“倩女幽魂”的相關方一番騰挪,又輕松繞過瞭規定。

如果將明星視為一種商品,其價格由價值決定,又受供求關系影響,那麼影視公司開出的天價片酬就是其在市場中價值的體現。按照市場規律,影視公司應當能夠從明星身上賺回足夠多的利潤,形成一個盈利閉環。但事實是,一方面,天價片酬在不斷擠壓制作費等費用,另一方面,從影視行業上市公司年報來看,大多影視公司都還陷在虧損泥潭中。

北京文化2019年巨虧23.05億;2020年又虧損7.67億,最終在2020年,因會計師事務所對公司2020年度內部控制有效性出具有否定意見而被“ST”。

目前,公司股價相比其2015年6月高點時的42.71元/股,已跌去逾88%。因各種醜聞股價暴跌背後,最受傷害的依舊是被深套的中小散戶,若ST北文最終退市,他們將何去何從?

記者:丁舟洋可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