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高通脹下美債收益率“反常識”攀升!華爾街人士警告通脹風險被低估

2021-07-20 由【】發表於 财经

美國國債市場對爆表的美國6月通脹數據的反應繼續“反常識”——在創10多年紀錄的通脹數據公佈後,美國國債卻繼續攀升,國債收益率繼續走低,在1.3%附近徘徊。

市場人士卻紛紛警告,通脹可能在更長一段時間內繼續走高,美債投資者可能過於聽信美聯儲的“通脹暫時論”,從而低估瞭通脹風險。

美債繼續“反常識”攀升

上周發佈的最新數據顯示,美國6月消費者價格指數(CPI)環比上升0.9個百分點,創下2008年6月以來最大環比上漲幅度,同比激增5.4%。同期,剔除食品和能源的核心CPI同比漲幅也達4.5%,為1991年11月以來最大同比漲幅。

數據公佈後,美債市場卻延續瞭5月CPI公佈後的“反常識”走勢,令不少分析師和投資者都試圖為全球最大的債券市場當前的走勢尋找原因。

通貨膨脹對債券價格來說通常是個壞消息,因為高通脹會侵蝕債券提供的固定價值,並使美聯儲加大為應對高通脹而加息的可能性。但最近幾個月,這種通脹和美債的關系發生瞭逆轉。10年期美債收益率已從3月底的1.75%降至略低於1.3%的3個多月來最低水平。

“現在美債市場有很多令人摸不著頭腦的事情發生。”安聯(Allianz Global Investors)的投資組合經理裡德爾(Mike Riddell)稱,“從表面上看,美債的走勢似乎有悖常理。”

BlueBay資產管理公司首席投資官道丁(Mark Dowding)也對此表示懷疑稱:“債券投資者理應天生對通脹反應過敏。在今年稍晚,當我們回顧當前美債市場走勢時,會對我們看到的一些趨勢倍感奇怪。”

在他們看來,美債投資者目前相對通脹數據本身更關註美聯儲對通脹上升的敏感度不斷提高,似乎能為美國國債“反常識”繼續走高提供一個解釋。美聯儲官員近來已開始討論縮減每月1200億美元的美國國債和機構抵押貸款支持證券購買的問題,這種立場的轉變讓許多美債投資者相信,美聯儲對失控的通脹的容忍度將低於此前的預期。

安本(Abrdn)的債券基金經理亞瑟(James Athey)就稱,美債市場繼續攀升,是因為“美聯儲已經有效地消除瞭市場擔心的一些更極端的情況(例如通脹失控)的發生”。

市場人士警告:當心低估通脹風險

話雖如此,不少分析師還是警示稱,10年期美債收益率目前徘徊在1.30%左右,而盈虧平衡利率意味著未來10年的消費者價格漲幅將達到2.3%左右,這說明美債市場目前過於相信美聯儲所說的通脹暫時論,低估瞭美國通脹持續走高的風險。

包括貝萊德首席執行官拉裡·芬克(Larry Fink),雙線資本(Doubleline Capital)首席執行官、“新債王”岡拉克(Jeffrey Gundlach)等在內的市場人士均認為,通脹上升不會是暫時的。

芬克認為美聯儲未來將不得不對更高的通脹數據做出反應,“我不是說會發生1970年那樣的通脹,我隻是認為我們的通脹率將超過2%……可能接近3.5%~4.0%”。

岡拉克在接受外媒采訪時也表示,美國當前的通脹環境好似美國前總統吉米卡特(Jimmy Carter)所處的年代。目前物價升溫的環境跟20世紀70年代差不多,1965年美國前總統林登約翰遜(Lyndon Johnson)執政時通脹僅1%,到1980年3月通脹卻飆升至接近15%。

他補充稱,美國通脹跳升,國債收益率卻保持低迷,使美債成為負利率資產,實際收益率僅-4%,也與吉米·卡特的時代差不多。

此外,房利美(Fannie Mae)的經濟學傢預測,到2021年底,CPI同比增幅將保持在5%左右;巴克萊的經濟學傢更預計,今年12月的CPI同比增幅將達到6%;富國銀行預計,美國全年CPI將達到4%,意味著直到今年12月底,CPI同比增幅仍將保持在5%左右。

Insight Investment的投資組合經理拉斯特霍爾茲(Scott Ruesterholz)預計,在美國經濟強勁增長的情況下,通脹率可能會在明年第二季度之前一直保持在3%以上,隨後在2022年底回落至2.25%~2.5%。

“我們必須認識到,保持通脹走高的力量遠強於預期,我們面臨的風險是,通脹發生的時間越長,就越有可能影響投資者的心理和預期。”拉斯特霍爾茲警示稱,如果這種通脹風險成真,則會像第一季度那樣推高長期美債收益率,並使收益率曲線陡峭化。不僅如此,隨著美債拋售、信貸利差擴大和美股下跌,“還會在很大程度上導致各資產類別的波動”。

賓夕法尼亞州共同資產管理公司(Penn Mutual Asset Management)的首席投資官赫彭斯托爾(Mark Heppenstall)也指出:“美債市場目前在通脹方面肯定存在判斷錯誤的風險。”他預計,未來6個月,美國CPI可能會達到3%~4%,將10年期美債收益率推回2%。

他還指出,如果通脹率上升但經濟增長放緩,可能會造成“對美債收益率的推拉作用,讓債市投資者更難應對”。

無論如何,他稱,在2021年的剩餘時間內,通脹都會在很大程度上影響美債投資者,因為固收類產品歷來都是所有資產類別中會受到高通脹沖擊最為嚴重的,“各資產都會感受到通脹帶來的壓力,但對於長期美債投資者來說,這更將是一段痛苦的旅程”。

道丁認為,美聯儲稍晚將在某種程度上被迫放棄本輪通脹是暫時性的觀點,而這將動搖美債市場,因為投資者會因此對美聯儲更快地退出量寬政策作出反應。

他表示,美債投資者目前主要應該關註的不僅僅是接下來即將公佈的美國經濟數據,而是7月27~28日的美聯儲會議。美聯儲決策者屆時可能會繼續討論縮減購債,同時對通脹表示出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所說的“更謙虛”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