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挖礦”遭遇強監管:華強北老板日進賬歸零,顯卡價格跳水

2021-07-21 由【】發表於 财经

深圳華強北作為全國礦工服務商的集散中心,主營“挖礦”系列產品的檔口老板們,這一個多月的日子不好過。

7月上旬,華強北賽格廣場主營“挖礦”所需的礦機、硬盤、顯卡等電子產品的五樓和六樓略顯冷清,完全沒有瞭5月熙熙攘攘的人群。主營礦機的老板金先生回憶,4月的賽格大傢都在瘋搶硬盤,很多“新老板”入場,這才幾個月,完全換瞭一個模樣。

這背後的原因是虛擬貨幣挖礦項目遭遇國傢層面嚴格監管。

今年6月以來,內蒙古、青海、四川、合肥等多個挖礦主陣地都已被陸續關停,挖礦從中國境內退出已成定局。實時數據顯示,7月19日上午8時,比特幣價格為31121.26美元。而在今年4月中旬,比特幣價格一度超過63000美元,如今價格出現腰斬。與此同時,起亞幣、以太坊等價格與4月或5月行情相比,皆出現大幅度跳水。

專傢認為,我國對比特幣交易炒作和挖礦進行監管和限制,主要目的還是要防范金融風險。如果比特幣或者其他加密貨幣無法滿足金融穩定運行的要求,很可能會長期遭到“強監管”甚至打壓。

“挖礦”產品價格斷層下跌

2009年挖礦行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在全球發展起來,吸引瞭無數資本傢入局。深圳華強北作為全國規模最大、產品種類最齊全、年交易額最大的電子產品交易集散地,出售挖礦所需的電子工具,也一度成為不少電子商傢轉型的選擇。

就在不久前的5月,金先生的店鋪內,數位員工一刻不停地在桌面上組裝著礦機,店鋪最顯眼的墻面上,一臺超大屏液晶電視播報著各類虛擬貨幣的實時價格,而另一臺則顯示瞭當天的礦機價格,頂配服務器8萬多、高配7萬多、中配4萬多、低配價格2萬多……彼時慕名來店詢問挖礦的幣圈愛好者層出不窮。

“企業級16T的硬盤價格5300元,要預定。”這是西數、希捷等品牌硬盤銷售店傢張女士5月初對外的報價,彼時缺貨、漲價是常態。

企業級大容量硬盤在起亞幣的出現後,價格被推漲瞭好幾倍。在繼礦機挖礦、顯卡挖礦之後,新寵起亞幣則隻需硬盤便能開始挖礦。

但時隔一個多月,幣圈被監管、起亞幣價格大幅跳水後,硬盤價格在近期也回歸到初始價位。

7月中旬,張女士在不到10平米的檔口整理貨物,再次被問到16T硬盤的價格時,她表示,現在2000元左右,貨源充足。

同樣用於挖礦的P盤服務器價格也出現跳水。金先生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一臺頂配級的P盤機,日P盤9T以上(配件全新保修),在5月價格8萬多,而現在價格為4萬多。

4月和5月是金先生在幣圈的高光時刻,兩個月發瞭十餘條朋友圈為自己的店鋪宣傳。而6月和7月,金先生在朋友圈僅發瞭兩條關於店鋪的動態。

而一向價格堅挺的顯卡此次也受到瞭不小的影響。主營顯卡的檔口老板江泰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顯卡總體來說,比此前降瞭兩到三成。

此番虛擬幣挖礦遭遇強監管,部分私人發電場也開始現倒閉潮,市面上二手顯卡的數量也明顯增多。相對於新顯卡,二手顯卡的降價幅度更大。

據業內報價,原價在2499元的RTX 3060目前在二手市場中為2400~3000元不等,兩個月前的價格為6500元;原價在3799元的RTX 3070目前在二手市場中為4100~5000元不等,兩個月前的價格為8500元;原價在5499元的RTX 3080目前在二手市場中為5700~6500元不等,兩個月前的價格為12000元。

各類挖礦產品價格腰斬,礦機服務商的日子自然不好過。江泰在賽格廣場待瞭十餘年,從出售電腦及其周邊產品開始,再到出售顯卡、礦機為主,按照他的話來說,“市場需要啥,我就賣啥。”

在市場火熱之時,一臺配置高級的礦機價格多則十多萬,少則幾萬,一塊顯卡幾千上萬不等。江泰說,最火爆的時候,一天的銷售額有幾十萬,一般情況也有十萬以上。而現在,一天營業額最多幾萬,有時候一天都沒有進賬。

與此同時,不少商戶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近期賽格廣場進入維修期,又有一個多月要關閉瞭,這段時間就在線上接單。

7月15日一早,江泰在賽格廣場的樓梯口看到通知,桅桿拆除期間,對賽格廣場大廈及周邊部分道路進行封閉管理,要求業主及租戶(商戶)務必於本通知發佈之時起,24小時內將貴重物品及經營所需物品搬離大廈。自2021年7月16日下午18:00起,除持有通行證的施工人員和工作人員外,禁止其他無關人員進出賽格大廈塔樓、裙樓及地下停車場。

江泰稱,在大廈封閉期間,自己的經營場所將轉移至華強北地下商城繼續營業。但在吸收新客戶、發快遞、拿貨等方面還是會有所影響。

“挖礦”或長期遭到強監管

6月22日,人民銀行有關部門稱,虛擬貨幣交易炒作活動擾亂經濟金融正常秩序,滋生非法跨境轉移資產、洗錢等違法犯罪活動風險,嚴重侵害人民群眾財產安全。

同時,挖礦也帶來瞭巨大的電力損耗。劍橋大學替代金融研究中心的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5月17日,全球比特幣“挖礦”的年耗電量大約是1348.9億度電,如果把比特幣視作一個“國傢”,它在全球國傢耗電量排名中居27位。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金融與現代產業研究所副所長餘凌曲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我國對比特幣交易炒作和挖礦進行監管和限制,主要目的還是要防范金融風險。比如,比特幣缺乏價值中樞、價格大幅波動,給投資者帶來損失,甚至可能演化為社會風險;比特幣跨境交易逃避跨境資本流動監管,對國傢金融安全帶來隱患;比特幣為黑灰產業提供交易工具,帶來洗錢、恐怖融資等新的金融風險。

餘凌曲稱,如果比特幣或者其他加密貨幣與現有金融監管體系不兼容,無法滿足金融穩定運行的要求,很可能會長期遭到強監管甚至打壓,難以成為合法金融資產。

伴隨著幣圈之變,賽格廣場中部某墻柱上的廣告語近期也更新瞭內容,從5月的“幣圈之傢”,變成瞭現在的“服務器配件”。

對於檔口老板們,在生意遇冷之下,是否還有其他出路,江泰對第一財經記者稱,暫時還沒想到,繼續等著、守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