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疾控專傢邵一鳴:我國目前疫苗是“防發病”而非“防感染”

2021-06-09 由【】發表於 热门

每經記者:張蕊 每經編輯:陳星

近來廣東出現的新冠肺炎病例牽動著國人的心。6月6日0~24時,全省新增4例本土確診病例,廣州報告3例,深圳報告1例;另有本土無癥狀感染者轉確診病例1例,廣州報告。新增2例本土無癥狀感染者,廣州報告1例,湛江報告1例。

記者註意到,在這次本土感染病例中,有4名患者註射瞭第一針新冠疫苗,還沒來得及打第二針,就被感染瞭。

打瞭疫苗仍被感染是怎麼回事?還有沒有必要打疫苗?對此,中國疾控中心研究員、世界衛生組織疫苗研發委員會顧問邵一鳴在博鰲亞洲論壇全球健康論壇第二屆大會期間回應瞭《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南昌大學第二附屬醫院的醫護人員在給大學生接種新冠疫苗 圖片來源: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為何打瞭疫苗還有可能被感染?

邵一鳴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打瞭疫苗還會感染的情況確實存在。

他解釋,疫苗的保護作用可以分為三級,一級預防是防感染,可以保護接種者不感染,這是最理想的;二級預防是防發病,或者說使輕癥不變成重癥甚至發展至死亡;三級預防就是哪怕感染瞭,有一點癥狀,但體內病毒量很少,很難傳給別人,即防傳播。

“我們現在疫苗定位是二級預防,保護率是針對發病的,不是針對感染的。所以會有一些人打完疫苗也可能被感染。”邵一鳴說。

那這個概率有多大?邵一鳴表示:“概率不高,我們沒有大量的測試。美國測過,他們9000多萬人打完後大概9000多人還會感染,是萬分之一的概率。當然這個統計不一定全。”

談及疫苗的可持續性,邵一鳴表示,不同類型的疾病和不同類型的疫苗,疫苗保護期長短不一,因為新冠是一個新的疾病,所有經驗都要靠現在的數據積累,我們正在積累這些數據。比如接種6個月、9個月甚至一年是什麼樣,當然接種已達一年的人極少,已經有小部分人群達到6個月~9個月。根據這些數據,我們會考慮在什麼時間需要加強疫苗接種。

邵一鳴強調,不管接種人群的免疫消退到什麼程度,打過疫苗的人跟沒有打過的人是完全不一樣的。打過疫苗的人哪怕抗體一點都測不出來瞭,他體內還有大量的免疫記憶細胞,隻要再碰到病毒,就會有很強的免疫基礎。“所以說接種疫苗一定會比沒有接種疫苗好。”

在接種疫苗時會看到有一些附加條件,例如基礎性疾病、年齡限制等。邵一鳴表示,接種疫苗有禁忌癥說明患有此病的人接種這種疫苗不安全,因此要在接種人員的指導下,按照說明書來接種。

對於年齡限制,邵一鳴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疫苗有使用指南,對年齡情況有說明,按照說明書並且根據接種醫生的要求做就可以。之前因為60歲以上人群的數據積累很少,因此不能打,現在隻要數據積累夠瞭,60歲以上也可以接種疫苗。

疫苗對變異病毒是否有效?

此次疫情,深圳病例感染的是英國變異毒株,廣州很多病例感染的是印度變異毒株。不少人擔心,現有疫苗對變異病毒是否還有效?

對此,邵一鳴解釋,病毒變異分兩個層面,一個是基因層面,即病毒每天都在發生變化,但它對病毒的特性不會產生任何影響,這叫基因型變異,在這個數據庫裡變異類型已經成千上萬瞭;另一個是表型變異,就是特性發生變化,這也是我們主要關註的變異類型。

邵一鳴說,表型變異有三個變化是我們高度關註的,一是看它流行速度是不是加快,二是看它致病力的變化,是不是能夠導致疾病加重,三是看它能不能逃脫現有疫苗的免疫監測。世衛組織會把這種病毒列入高度關註名單,目前上瞭名單的病毒種類並不多。

邵一鳴表示,現有數據有兩類,一類是體外的、在實驗室層面的研究數據,一類是在人體的、真實世界的數據,包括臨床試驗數據、真實世界應用過程當中產生的數據等。

目前已經發表的數據都顯示,原有疫苗對變異病毒仍然有效。如病毒載體疫苗在英國和南非進行的試驗顯示,原有疫苗對英國的變異株沒有任何影響,仍然能保護得很好。對南非的變異株保護率略微下降,但是保護率仍然在50%以上,也能達到疫苗保護的標準。

談及我國滅活疫苗對變異病毒的保護效果,邵一鳴說,科興的滅活疫苗在巴西兩個測試當中,都顯示保護率仍然很高,有效控制瞭當地疫情。6月1日,科興宣佈在塞拉納小鎮進行的大規模疫苗接種項目初步研究結果顯示,在該小鎮60%的居民接種瞭科興疫苗後,該地區因感染新冠病毒導致的死亡人數下降瞭95%,有癥狀的病例數下降瞭80%,住院人數下降瞭86%。

“所以說我們的疫苗對變異毒株的保護效果還是不錯的。”邵一鳴說,大傢不用擔心,現有疫苗仍然有效。

邵一鳴也表示,未來變異株進一步加劇,可能會出現現有疫苗不能很好保護的狀況,但研究工作一直在持續,企業也已經把這些列入高度關註的變異病毒納入新一代疫苗研制計劃。

“並且,我國滅活疫苗的技術路線特別適合快速應對變異株,因為整個疫苗生產工藝不做絲毫改變,隻是在投料端把原來的早期流行株換成現在對我們有威脅的變異株,一個生產周期,出來的就是變異株的疫苗,所以說大傢不用擔心,我們有足夠的研究能力和生產能力,根據對變異株監控的結果做出相應反應。”邵一鳴說。

國藥中國生物供應COVAX首批新冠疫苗在京下線 圖片來源:新華社

不同技術路線的疫苗如何選擇?

目前已經上市的疫苗有一針的、兩針的、三針的,普通人應該如何選擇?是否可以“盲打”?

對此,邵一鳴解釋,這三種疫苗主要是根據疫苗特點確定瞭針次。病毒載體疫苗是借助病毒進入細胞,由於它本身就是個病毒,進入細胞能力很強,所以打一針就能誘導出比較強的免疫力。

“滅活疫苗常規是打兩針,第一針誘導免疫記憶,第二針可以誘導很強的記憶反應,達到最佳的免疫程序。”邵一鳴說,重組蛋白疫苗是在體外通過工程細胞制備出抗原,高度集成之後交給免疫系統,需要打三針,這樣會得到最好的效果。

邵一鳴表示,從保護性上來講,這三種疫苗選哪一種都一樣。從安全性上來講,也沒有大的差距。但是每個人體質不一樣,有的人可能對病毒載體類的疫苗過敏,有的人可能對滅活疫苗過敏,要根據自身情況選擇。

如果選擇打2~3針的疫苗,打完第一針已經出現比較強的過敏反應怎麼辦?邵一鳴表示,第二針可以選另外一種疫苗,即“混打”,但需要在醫生的指導下接種。

邵一鳴說,一般而言不推薦“混打”,但是對特殊人群可以換種類。比如阿斯利康的疫苗在歐美使用,打第一針就出現瞭血栓,那麼第二針他們就推薦打mRNA疫苗。

每日經濟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