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秘密文件曝光美國超富納稅記錄 貝索斯馬斯克等人多次納稅為零

2021-06-10 由【】發表於 热门

QQ音樂科技訊 6月9日消息,非營利性新聞調查機構ProPublica最近獲得瞭美國國稅局(IRS)的大量機密文件,曝光瞭美國超富們的納稅記錄。這些文件顯示,與他們擁有的巨額財富相比,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和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等億萬富翁繳納的聯邦所得稅少得可憐,甚至有人多次零納稅。

文件顯示,2007年,當時已成億萬富翁、如今更是世界首富的貝索斯,沒有繳納任何聯邦個人所得稅。2011年,他再次實現瞭零納稅。2018年,全球第二大富豪、特斯拉首席執行官馬斯克也沒有繳納任何聯邦所得稅。近年來,紐約前市長邁克爾·佈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也成功做到瞭這一點。億萬富翁投資人卡爾·伊坎(Carl Icahn)有過兩次零納稅記錄。金融大亨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連續三年沒有繳納聯邦所得稅。

ProPublica獲得的記錄涵蓋瞭過去15年的時間框架,涉及數千名美國最富有的人的納稅申報單。這些數據提供瞭一個前所未有的視角來審視美國超富們的財務狀況,包括“股神”巴菲特、微軟聯合創始人比爾·蓋茨(Bill Gates)、新聞巨頭魯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以及Facebook創始人馬克·紮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這些文件不僅顯示瞭他們的收入和納稅情況,還顯示瞭他們的投資、股票交易、賭博贏利,甚至還有審計結果。

總而言之,這些記錄打破瞭美國稅制的基石神話,即每個人都繳納公平的稅收,而最富有的美國人納稅最多。美國國稅局的記錄顯示,最富有的人可以(完全合法地)繳納很少的所得稅,這筆支出隻是他們每年財富急速增長(數十億乃是數百億美元)的一小部分。

與之相比,許多美國人靠薪水過活,積累的財富很少,並向聯邦政府支付特定比例的稅收。如果他們賺得更多,納稅也會隨之增加。近年來,美國傢庭年收入中位數約為7萬美元,聯邦稅率約為14%。其中,收入超過628300美元的夫婦需要繳納的所得稅稅率最高,達到37%。

然而,ProPublica獲得的機密稅務記錄顯示,超富們有效地避開瞭這個制度。美國的億萬富翁可以利用普通人無法企及的避稅策略。他們的財富來自於他們資產的飛漲,比如股票和財產。美國法律沒有將這些收益定義為應稅收入,除非億萬富翁出售它們。為瞭瞭解美國超富的財務狀況,ProPublica對25位最富有的美國人每年繳納的稅款與《福佈斯》估計他們的財富增長情況進行瞭比較。

結果顯而易見。根據福佈斯的數據,從2014年到2018年,這25位超富的財富總共增加瞭4010億美元。美國國稅局的數據顯示,在這五年中,他們總共繳納瞭136億美元的聯邦所得稅。盡管這是個驚人的數額,但實際稅率隻有3.4%。

對於美國中產階級來說,情況則完全不同。比如,40歲出頭的工薪階層已經積累瞭與同齡人相當的財富。從2014年到2018年,這些傢庭的稅後凈資產平均增加瞭約6.5萬美元,主要是由於他們的房屋價值上升所推動。但由於他們的大部分收入都是工資,所以在那五年裡,他們的稅單幾乎也一樣多,接近6.2萬美元。

在2014年到2018年之間,美國四大超富的財富增長、總體收入、納稅以及真實稅率數據

在25位最富有的人中,億萬富翁巴菲特的避稅最多。考慮到他作為富人增稅倡導者的公開立場,這或許令人感到驚訝。根據福佈斯的數據,2014年至2018年間,巴菲特的財富增加瞭243億美元。數據顯示,在這些年裡,巴菲特報告繳納瞭2370萬美元的稅款。這相當於0.1%的實際稅率,或者說他的財富每增加100美元納稅還不到0.1美元。

而在2007年,也就是貝索斯未繳納任何聯邦所得稅的那年,亞馬遜的股價翻瞭一番還多。據福佈斯報道,當年貝索斯的財富躍升瞭38億美元。2011年,貝索斯的財富大致穩定在180億美元,他提交瞭一份納稅申報單,聲稱自己陷入虧損。那一年,他的收入被投資損失抵消瞭。更重要的是,根據美國稅法,由於貝索斯賺的錢相對較少,他甚至為自己的孩子申請並獲得瞭4000美元的稅收抵免優惠。

但是匯總下2006年至2018年的數據顯示,會發現貝索斯避稅之多令人震驚。在這段時期內,貝索斯的財富增加瞭1270億美元,但他報告的收入為65億美元,並繳納瞭14億美元的個人聯邦稅。盡管這是個巨大的數字,但真實稅率僅相當於1.1%。

將貝索斯的財富增長情況與普通美國傢庭進行比較:雖然貝索斯的財富在過去十年裡飛速增長,但他隻繳納瞭少量稅款,而普通美國傢庭繳納的稅款比積累的財富還要多

伊坎在2016年和2017年沒有繳納聯邦所得稅,這兩年他調整後的總收入為5.44億美元。伊坎表示,他在這兩年都記錄瞭虧損,因為他支付的貸款利息導致瞭價值數億美元的扣減。當被問及在某些年份沒有繳納所得稅是否合適時,伊坎表示,他對這個問題感到困惑。

他解釋說:“這項稅收被稱為所得稅是有原因的。原因是,不管你是窮人、富人還是蘋果,隻要你沒有收入,你就不需要納稅。你認為富人無論如何都應該納稅嗎?我不認為這是正確的。你怎麼能問我這個問題呢?”

美國國稅局數據提供的信息披露正值關鍵時刻,財富不平等已經成為我們這個時代的決定性問題之一。美國總統和國會正在考慮對高收入者進行幾十年來最雄心勃勃的增稅計劃。但美國的稅收政策制定始終被圍繞漸進式變化的爭論所主導,比如最高稅率是否應該是39.6%,而不是37%。

ProPublica的數據顯示,盡管有些富有的美國人將在當前拜登政府的提議下繳納更多稅款,但前25位超富中的絕大多數人納稅情況不會有太大變化。

索羅斯的發言人在聲明中說:“在2016年至2018年間,索羅斯的投資出現虧損,因此那幾年他不需交納聯邦所得稅。索羅斯長期以來始終支持對美國富人增稅。”貝索斯的個人和公司代表都拒絕接受有關此事的置評,ProPublica試圖通過離婚律師、遺產代理人和傢庭成員聯系斯科特,但她沒有回應。馬斯克用個單獨的標點符號回答瞭最初的詢問:“?”對於記者的詳細提問,他沒有回應。(騰訊科技審校/金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