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次“普拜會”將至,世界可以期待些什麼?

2021-06-11 由【】發表於 热门

當地時間6月9日,美國總統拜登攜“第一夫人”吉爾從華盛頓出發,開啟瞭他上臺以來的首次海外行。

拜登將首先到訪英國,其間和英國首相鮑裡斯·約翰遜舉行會談,參加在英國康沃爾舉辦的七國集團(G7)峰會,然後會見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

從英國離開後,拜登將飛往比利時佈魯塞爾,參加北約(NATO)峰會。歐洲之行的最後一站,拜登將於6月16日前往瑞士日內瓦,參加他此行最受關註的一次會晤——和俄羅斯總統普京的首次會晤。

專傢分析指出,對於即將到來的“普拜會”,外界期望不應過高,此次會晤雙方還是以溝通、試探為主,預計難達成突破性的成果,美俄兩國關系短期內也難以得到改善。

2011年,美國副總統拜登和俄羅斯總理普京握手。/IC Photo

“老熟人”碰面,但雙方預期都低

此次“普拜會”並非兩人首次見面,而是作為國傢首腦的首次會晤。

事實上,作為“政壇老將”,普京和拜登可以算得上是“老熟人”。據美國公共廣播電臺(NPR)報道,今年稍早,拜登在致電普京時曾稱,“我瞭解你,你也瞭解我”。

兩人的交集可以追溯到2011年。當時,作為美國副總統的拜登曾到訪克裡姆林宮,和作為俄羅斯總理的普京有過一次重要會面。

據報道,拜登當時提出要“重啟”美俄關系,推動兩國關系向前走。但這些努力在2014年的烏克蘭危機後功虧一簣,兩國關系直線惡化。

但此次會面留下瞭一句“名言”。據拜登本人回憶,他在這次會面中曾對普京說道,“我看著你的眼睛,但我不認為你有靈魂”。而普京則回視他說,“哦,我們都瞭解對方”。

兩人今年也曾有過“遠程交鋒”。今年3月,拜登曾在采訪中稱普京是“一個殺手”,普京則回應稱“我祝你身體健康”,由此引發瞭兩國互相驅逐外交官的風波。

曾持續報道拜登和普京的《紐約客》記者蘇珊·格拉瑟稱,在觸及兩國國傢利益等方面,兩人都是“冷靜的現實主義者”。這一點,從會晤前雙方互放狠話,就可見一斑。

近段時間以來,美俄圍繞烏克蘭局勢、人權、安全等事務頻頻隔空喊話。雙方都表示,不期待這次兩國首腦之間的會晤能取得“顯著成果”或“突破性進展”。

據BBC報道,就在拜登抵達英國的當天,俄羅斯一法院將和反對派人士納瓦利內有關聯的3個組織列為“極端組織”。美國國務院隨後發佈聲明對此表示譴責。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美國所副所長陳文鑫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從近期美俄之間互打口水戰可以看出,兩國改善關系的政治氛圍並不是很好。在美國國內,一些共和黨人稱拜登與普京會晤是“軟弱的表現”,是對普京的一種“獎勵”。

“雙方互相表示強硬態度,其實也是想釋放一個信號——雖然要見面,但我們不會在某些問題上讓步。這樣也是為瞭在之後的正式會晤中掌握主動權。”陳文鑫表示。

瑞士日內瓦,俄美首腦會晤地。/IC Photo

討論議題多多,但“溝通、試探”是核心

雖然美俄雙方都已表示不期待有“突破”,但首次“普拜會”仍然備受關註。

據CNN報道,拜登和普京的此次會晤預計將涉及多個議題,包括美國和俄羅斯的雙邊關系、美國近期頻頻遭遇勒索軟件攻擊、所謂俄羅斯“幹預美國2016年和2020年大選”,以及涉及人權的俄羅斯反對派納瓦利內、白俄羅斯迫降客機抓捕反對派等事宜。

在地區沖突議題上,拜登預計將提及烏克蘭、敘利亞問題。在全球議題上,預計兩人將商討抗擊疫情、戰略核穩定等話題。

中國社科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研究員薑毅指出,美俄之間的關系持續惡化,幾乎處於冷戰以來最糟糕的時期,其核心在於地緣政治上的分歧。

“近些年來,美俄雙方都感受到瞭來自對方的壓力,因此都把對方視為自己主要的敵人和對手。這也是為何現在很多人重提美俄‘新冷戰’的概念。”薑毅表示。

在這樣一個復雜混亂、雙邊關系問題重重的背景下,美俄首腦舉行會晤,實際上是希望借此進行溝通,以瞭解對方的政策、試探對方的底線。“所以說,溝通和試探,可以算是這次會晤真正的主題。”薑毅稱。

拜登的表態印證瞭這一點。據BBC報道,6月9日,拜登在抵達英國米爾登霍爾空軍基地後表示,“下周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晤時,我將傳遞明確信息,讓他知道一些我想讓他知道的事”。

他強調,希望恢復“美俄關系的穩定性和可預測性”,但是“如果俄羅斯政府做出傷害性舉動,美國將以強有力且有意義的方式做出回應”。

陳文鑫也認為,這次美俄兩國首腦會晤的象征性意義更大一些,雙方更重要的是提出自己關切的問題、表達自己的立場,因此,預計雙方不會達成什麼非常具體的成果。“但如果說在某個具體議題上能達成一些成果,我覺得可能是軍控問題。”陳文鑫指出。

在美國和俄羅斯先後退出《開放天空條約》後,這兩個核大國之間僅剩的一個國際軍控條約就是《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NEW START),國際社會面臨著軍備競賽的風險。陳文鑫認為,兩人會談中預計會重點談到軍控問題,包括商討延長《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的可能性,以及是否應該把中國等國傢納入這些條約等。

當地時間6月9日,拜登和吉爾抵達英國康沃爾。/IC Photo

首腦見面很重要,但美俄關系難緩和

本世紀以來,美俄關系起起伏伏不斷。美媒指出,美國過去的幾任總統在任期開始時,都曾試圖和普京尋找更多的共通點,如在軍控、反恐等領域,以推動雙邊關系的發展。

2001年,小佈什和普京會晤後曾留下一句“名言”。他表示,第一次見到普京就被他的眼睛吸引住瞭,“我通過他的眼睛看到瞭他的靈魂”。但當時還是參議員的拜登曾表示,“我不信任普京”。

到瞭奧巴馬時期,他曾試圖“重啟”美俄外交關系。2009年,時任美國國務卿希拉裡給瞭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一個黃色的盒子,上面有一個紅色的“重啟”(reset)按鈕,標志著兩國關系的提升。但是,2014年的烏克蘭危機之後,兩國關系迅速惡化。

特朗普上臺後,美俄關系並未好轉,但特朗普本人曾多次表達對普京的喜愛。兩人2018年還在芬蘭赫爾辛基舉行瞭會晤。

進入拜登時代,兩國關系陷入緊張。過去不到半年時間內,制裁、驅逐、對罵幾乎成瞭兩國關系的核心。

美國政治新聞網Politico指出,事實上,20年之後,拜登仍然不信任普京,他也不會像奧巴馬時期一樣試圖“重啟”兩國關系,而是努力尋求一個“穩定且可預期”的美俄關系。

薑毅認為,在當前的背景下,美俄首腦舉行會晤還是有其價值的,因為雙方見面才能有起碼的溝通和瞭解,才能夠共同討論某些問題,更重要的是管控危機,避免出現擦槍走火的失控局面。

“美俄之間保持對立和對抗,缺少大國之間的合作,雙方在很多熱點問題上呈現出對立的態度,這在某種程度上導致一些熱點問題愈發地復雜難解。”薑毅指出。

所以,拜登上臺之後,雖然仍會延續遏制俄羅斯的基本政策,但他也在尋找美俄雙方可以對話和合作的領域——這次會晤就是一種嘗試,隻是最後結果如何尚且不好說。“不過,不要期待一次會晤就能夠改善當前的美俄關系。”

事實上,拜登上臺之後就開始對美國的全球戰略進行重新評估,包括其中東戰略、亞太戰略以及對華、對俄戰略。在經過過去幾個月的評估後,預計拜登政府的全球戰略基本上快要成形。

陳文鑫指出,當前世界進入一個大國競爭時代,但是美國在處理大國關系的時候,很多時候仍然在延續“冷戰思維”,也就是非常關註美俄中大三角。

“在美國看來,目前中美關系處於一個歷史低谷期,那麼它就應該和俄羅斯緩和關系,以免同時面對兩個強大的對手。”陳文鑫說。據他介紹,從特朗普時期,美國戰略界就在呼籲改善和俄羅斯的關系,因為他們將中國定位為最大的戰略競爭對手。他們希望緩和和俄羅斯的關系,從而在與中國的博弈中獲得更加主動的地位。

進入拜登時代,美國對於普京的看法並未發生根本性的改變。甚至於相比共和黨人,民主黨人對於普京的不滿是更加嚴重的。

“不過,出於大國競爭、大國平衡的考慮,拜登政府可能會暫時擱置一些分歧,調整對俄戰略,尋求一些能夠對話合作的可能性。俄羅斯對美國的看法也是一樣的,他們也希望俄美關系有一些緩和,兩國能有一些合作。隻是,兩國之間的矛盾是根深蒂固的,雙方關系很難發生根本性的改變。”陳文鑫說道。

文/謝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