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來瞭!中國人期待已久的重拳反擊

2021-06-11 由【】發表於 热门

執筆/叨叨姐

中國的一記重拳反擊!

今天下午,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瞭《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外國制裁法》,這是人們期待已久的重大立法。

今年以來,美西方接連以各種借口對中國實施制裁,雖然中國在第一時間反制裁,但現在有瞭《反外國制裁法》,我們的回擊必將更加精準有力,並且迅捷。

《反外國制裁法》守在那裡,就是一個無形的巨大威懾,它告訴那些想挑釁中國的找茬者,必將為它們的行為付出慘痛的代價。

有歐洲媒體稱,拜登出訪歐洲,中國祭出《反外國制裁法》,是為其送行。這當然是牽強附會,但不必否認,該法通過,主要就是針對喜歡濫用制裁的美國。

不能指望美國會放棄單邊制裁這種霸權手段,但中國決不是好欺負的。《反外國制裁法》的通過,將帶來哪些變化?中美會不會進入制裁與反制裁的惡性升級?圍繞各種問題,補壹刀請教瞭對該法有專門研究的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學院霍政欣教授和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田飛龍副教授。

有法可依

01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 霍政欣:

《反外國制裁法》的頒佈實施,為之後可能的反制實踐提供瞭法律依據。

大國之間的競爭,從過去的熱戰到曾經的冷戰,而在今天這個全球化時代,冷戰的可能性在減小,大國博弈大多以所謂法律的形式展開。比如美國,它做什麼事都說依據瞭某部法律。

有瞭《反外國制裁法》,我們自己的法律工具箱就更為充實。

一方面,《反外國制裁法》的主要目的是為中國的行政執法部門、司法機構展開反制裁措施提供充分的立法保障。

之前我們積累瞭一些反制裁的實踐。

比如中國商務部曾在2021年1月出臺過《阻斷外國法律與措施不當域外適用辦法》;在2020年9月,還出臺過《不可靠實體清單規定》。

外交部也對在涉疆、涉港等問題上嚴重損害我方主權和利益機構或人員宣佈過制裁。

但是這些,都屬於行政層面上的反制裁舉措。

在依法治國背景下,這些措施在法律上位階較低,法律效果也不甚明確。

我們缺乏一部綜合性的國傢法律為反制裁措施提供全方位的法律支撐和立法上的授權。可以說,《反外國制裁法》的頒佈完善瞭我國的涉外法律體系。

《反外國制裁法》的法律位階更高,約束力更全面。這是行政層面的反制裁措施達不到的效果。

有瞭這部法律,中國的公司、實體和個人今後維護自己的權利將更加具有充分的法律依據。

我相信,隨著實踐的需要,基於這部法律的特別授權,國務院和最高法院等未來可能會陸續頒佈相應細化的一些行政法規、部門規章或司法解釋,逐漸構建出我國操作性更強的涉外法律法規體系。

另一方面,如果別國試圖制裁我們,將會有所顧忌。

02

北航法學院副教授 田飛龍:

這部法的內容主要在兩個方面產生作用。

一是阻斷。及時阻止外國非法制裁可能產生的損害,讓那些制裁不發生效力。

二是反制裁。對於對方的制裁,我們將根據需要選擇同等制裁,或者讓對方更加痛苦的反制裁。

《反外國制裁法》為此提供瞭很多工具,比如限制出入境,凍結資產賬戶,對有關實體和個人進行制裁、使之和外國制裁相對等,等等。

有的放矢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發言人辦公室曾經介紹過關於《反外國制裁法》立法的有關考慮:

“一段時間以來,某些西方國傢出於政治操縱需要和意識形態偏見,利用涉疆、涉港等各種借口,對中國進行造謠污蔑和遏制打壓,特別是違反國際法和國際關系基本準則,依據其本國法律,對中國有關國傢機關組織和國傢工作人員實施所謂制裁,粗暴幹涉中國內政。”

01

北航法學院副教授 田飛龍:

從《反外國制裁法》的名稱就可以看出,它的針對性是非常強的。

從特朗普上臺以來,美國就不斷朝新冷戰方向靠近。特朗普政府基於國內法對中國實施長臂管轄和非法制裁;拜登政府變本加厲,成瞭“特朗普+”。

這些情況都在倒逼我們的立法機關,必須要采取法律武器,進行對等反擊,維護我們的正當權益,也包括維護我們企業在海外的合法權益,同時也阻止其他國傢跟風制裁。

02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 霍政欣:

這部法律出臺的必要性,需要從國際國內兩個背景來談。

從國際背景來看,美國從特朗普時期開始就回歸零和博弈的地緣競爭思維,把中國視為最主要的戰略競爭者,開始全方位打壓和遏制中國。

作為老牌的霸權國傢,美國習慣於比較嫻熟地運用法律手段來達到遏制中國的目的。我們可以看到,特朗普時代發動“法律戰”,通過所謂“香港自治法案”“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等一系列法律侵害我主權,幹涉我內政,壓制我發展。

拜登政府基本延續瞭特朗普時期對華戰略的地緣競爭思維。

拜登在他第一次國會演講時就提到,和中國的競爭將決定美國能是否贏得21世紀。

和特朗普政府相比,拜登的對華政策有兩大變化:一是更加註重價值觀外交和人權議題,他把人權議題擺在經貿議題的前面;二是試圖加強與盟友的協調一致,加大對華壓制力度。

今年以來,我們面臨的外部壓力持續增加,這是過去從沒有過的。

英國、澳大利亞、歐盟、加拿大等幾乎協調一致地、在同一時間段對中國的有關國傢機關、企業、官員等實施制裁。

被“制裁”的名單中有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中國華為公司等實體,也有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與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主要幹部、最高至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的中國官員。

巧合的是,今天下午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反外國制裁法》,美國參議院昨天剛通過瞭“2021年美國創新與競爭法案”。後者在很大程度上是針對中國的,它就是從所謂的法律途徑加大對中國遏制的力度。

在這樣的外部環境下,我們出臺《反外國制裁法》,通過法律途徑對外開展法律博弈,是非常必要,也是非常及時的。

至於內部環境。去年11月召開的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工作會議將“統籌推進國內法治和涉外法治”,確立為新時代全面依法治國必須做到的“十一個堅持”之一。

會議還明確提出,“強化法治思維,運用法治方式,有效應對挑戰、防范風險,綜合利用立法、執法、司法等手段開展鬥爭”。

到瞭今年3月,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批準瞭《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工作報告》,這份報告在“今後一年的主要任務”中明確提出,加快推進涉外領域立法,圍繞反制裁、反幹涉、反制長臂管轄等,充實應對挑戰、防范風險的法律“工具箱”,推動形成系統完備的涉外法律法規體系。

如今的《反外國制裁法》,就是中國立法機關應對外部挑戰做出的及時、必要的舉措。

站得住腳

全國人大關於《反外國制裁法》立法的有關報告還提到,

“根據有關工作安排,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認真研究各方面提出的立法建議,總結我國反制實踐和相關工作做法,梳理國外有關立法情況,征求中央和國傢有關部門意見,起草並形成瞭《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外國制裁法(草案)》。”

01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 霍政欣:

這部法律的名稱不是《對外制裁法》,而是《反外國制裁法》,恰恰說明這部法律本質上屬於反制,而不是主動進攻。

外界說,我們頒佈《反外國制裁法》屬於“戰狼外交”“國強必霸”,是站不住的。

《反外國制裁法》在國際法上是有依據的。我們反制的外國制裁才是違反國際法的。

美國對我們動輒祭出制裁大棒的理由無外乎都是涉港、涉疆、涉藏等問題,但這些都是中國主權內的事務。他們對我的制裁舉動違反瞭主權國傢平等和互不幹涉內政的原則,在國際法上沒有合法性依據。

我們的《反外國制裁法》不是幹涉他國內政,而是維護國傢主權、捍衛國際法基本原則。

這部立法既具有反制性質,在國際法上也有正當性。

《反外國制裁法》的出臺,一方面總結瞭我們的反制實踐,另一方面也參考瞭其他國傢的立法。

中國不是第一個進行反制裁立法的國傢,相當多的國傢也有類似性質的立法。

比如俄羅斯2018年推出的《關於影響(反制)美國和其他國傢不友好行為的措施的法律》,直接點瞭美國的名。這部法律為俄羅斯政府反制美國制裁提供司法依據。

俄羅斯的反制措施形式,包括終止或暫停與不友好國傢或機構的國際合作,禁止或限制與不友好國傢或機構進行產品和原料進出口貿易,禁止或限制受這些國傢管轄或控制的機構參與俄政府采購項目和國有資產私有化項目等。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美國的盟國,如加拿大、墨西哥、歐盟等為反制美國的“”長臂管轄”和單邊制裁,也通過制定“阻斷法”的方式維護本國或本地區實體和個人的利益。

(感謝花叨叨提供的采訪支持)

圖片來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