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筼簹湖治理的生態文明實踐

2021-06-11 由【】發表於 热门

  秀麗的筼簹湖風光。

  黃 嶸攝(人民視覺)

  一城春色半城花,萬頃波濤擁海來。走進福建廈門,總能遇見怡人的美景:鼓浪嶼樹影婆娑,花團錦簇;筼簹湖秀麗旖旎,白鷺翩躚;五緣灣海天一色,魚翔淺底。即便是叫不上名的“口袋公園”,也都精巧別致,美不勝收。聯合國人居獎、國際花園城市、國傢森林城市、國傢生態市……諸多“綠色桂冠”花落廈門,可謂實至名歸。

  除瞭良好的生態,廈門的發展成績單同樣亮眼——以占福建省1.4%的土地面積,廈門創造出全省14.5%的gdp和近50%的外貿進出口總值,去年人均gdp突破2萬美元。同時,主要流域水質達標率多年保持100%,生態文明指數居全國前列。

  2017年9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廈門出席金磚國傢工商論壇期間稱贊:“抬頭仰望是清新的藍,環顧四周是怡人的綠。”“今天的廈門已經發展成一座高素質的創新創業之城,新經濟新產業快速發展,貿易投資並駕齊驅,海運、陸運、空運通達五洲。今天的廈門也是一座高顏值的生態花園之城,人與自然和諧共生。”

  事非經過不知難。廈門人深知“高顏值”來之不易,談起生態環境之變,總要從33年前的筼簹湖治理說起。1988年3月,時任廈門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的習近平同志主持專題會議,確定治湖方略,開啟瞭筼簹湖的蝶變。

  此後30多年,廈門市久久為功,一張藍圖繪到底,昔日黑臭的筼簹湖換瞭新顏,如今變成瞭“城市會客廳”、廈門的“新名片”。

  一湖碧水,濃縮著廈門的發展理念之變、發展方式之變,見證瞭生態文明建設的生動實踐。

  不走“先污染、後治理”的老路,打響一場筼簹湖治理的硬仗

  筼簹湖曾是一個天然避風港。海灣細長,宛若臂膀,由西向東,挽住廈門島。漁船入夜停靠,燈火綿延。“最愛月斜潮落後,滿江漁火列筼簹。”“筼簹漁火”,便是廈門著名的“老八景”之一。

  上世紀70年代,廈門向海要地,築堤圍湖,筼簹港成瞭筼簹湖。

  築堤,阻斷瞭水系。接下來,周邊工廠沿湖興起,湖水水質急轉直下。“當時湖區兩岸有125傢企業,造紙廠、制革廠、釀酒廠、電化廠……工業污水和生活污水一同排入,筼簹湖漸漸不堪重負。”廈門市生態環境局局長何伯星介紹。

  生活在湖邊的居民白志鵬,回憶起當年的情景不禁嘆氣:“在岸邊走一遭,身上的氣味半天散不去。”筼簹湖水常年墨黑,居民們甚至摸清瞭“規律”。老白苦笑道:“化工廠排的污水,冒著白色氣泡;如果是醬油一樣的顏色,那八成是釀酒廠和橡膠廠的污水……”

  污水橫流,垃圾遍地,蚊蠅滋生,魚蝦絕跡——上世紀80年代初,筼簹湖一度成瞭令人望而生畏的臭水湖。

  黑臭湖水刺痛瞭廈門人的“神經”,治理筼簹湖成瞭群眾最盼的事。

  “不是沒想過治理,可截污、清淤、建污水處理廠,哪樣不是硬骨頭?治污太難瞭!”時任廈門市公用事業局副局長的張益河坦言。

  事實上,從1984年起,截污方案便開始實施,可推進速度非常慢。“那個時候,廈門剛設立經濟特區,恨不得一分錢掰成兩半花,哪有多餘的錢治污?”張益河說。

  筼簹湖的污染問題,正是當時擺在廈門面前的一道發展課題:是不是要以生態環境代價換取經濟增長,發展與保護之間如何平衡?

  在廈門工作期間的習近平同志經過深入調研、思考,對這一問題認識清醒:

  “我來自北方,對廈門的一草一石都感到是很珍貴的。”

  “廈門是屬於祖國的、屬於民族的,我們應當非常重視和珍惜,好好保護,這要作為戰略任務來抓好。”

  “能不能以局部的破壞來進行另一方面的建設?我自己認為是很清楚的,廈門是不能以這種代價來換取其他方面的發展。”

  攻堅最難啃的“硬骨頭”,筼簹湖治理迎來瞭轉折。

  1988年3月30日,廈門市政府召開“綜合治理筼簹湖”專題會議。時任廈門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的習近平同志主持會議。

  翻開留存的那份會議紀要,內容不長,從加強領導到依法治湖,從資金保障到確定治湖方案,再到要求各部門支持,一共五條,但言簡意賅,直指要害,彰顯出治湖決心——

  針對“九龍治水”難題,會議提出“市長親自抓治湖”。“高位推動,綜合治理,一竿子到底,這正是今天河湖長制的要義。”何伯星說。

  針對治湖資金難題,會議明確“市財政今明兩年每年撥1000萬元”。“當年拿出1000萬元,可不是個小數目,相當於全市一年基建投入的1/10,比之前十幾年的投入總和還多。”張益河激動地說。

  在那次專題會議之後,廈門市成立瞭筼簹湖治理領導小組。一場治理筼簹湖的硬仗從此拉開帷幕。

  “看來,這下是動真格瞭。”張益河當時感到:“筼簹湖治理的春天來瞭!”

  系統治理,久久為功,一張藍圖繪到底

  治湖千頭萬緒,從哪兒抓起?

  習近平同志創造性提出的治湖思路總結為20字方針——“依法治湖、截污處理、清淤築岸、搞活水體、美化環境”。

  “治湖有章可循,各部門聯動,水岸共治,三年一定讓筼簹湖大變樣!”張益河說,大傢心裡有瞭底,當時就立下軍令狀。

  依法治湖,為綜合治理保駕護航。

  1988年9月,廈門市人大通過《關於加速筼簹湖綜合整治》的議案,明確瞭筼簹湖治理的原則和方向。

  截污處理,為湖區水質除“病根”。

  “當時,全市45%的工業污水和50%的生活污水都往筼簹湖裡排,要實現‘湖水基本不臭’的初期目標,先得控住污染源。”廈門市市政工程中心主任謝天宏說。

  早期參與截污工作的謝天宏坦言當時壓力:“兩岸125傢污染企業,14傢排污大戶,有的工廠排放污水的cod(化學需氧量),比生活污水還高出50多倍。”按照治理方案,謝天宏和同事們一戶戶企業摸排,一個個排污口取樣,抓重點,盯大戶,該關停的關,該搬遷的搬,該轉型的轉。

  “管住污水,臭味一下子輕瞭。”謝天宏印象深刻,1991年12月,味精廠最後一股污水納入管網,僅僅一周後,筼簹湖的水質就開始好轉瞭。

  清淤築岸,為筼簹湖根治“頑疾”。

  “污染物經年沉積,淤泥不清,水質難保障。”筼簹湖管理處第一任處長郝松喬說,第一次大規模清淤,挖掘機、清淤船一齊開動,淤泥處理後築岸,堆起瞭湖心島,筼簹湖不僅因此改善瞭水質,還大大提升瞭防汛能力。

  搞活水體,讓筼簹湖暢通“經脈”。

  廈門沒有循規蹈矩,而是利用潮汐差,連通湖海。在海堤修閘,漲潮時納水,退潮時排水;另建導流堤,引導水體循環——原來的一湖死水,便這樣“活”瞭起來。郝松喬說:“筼簹湖庫容約360萬立方米,納潮閘一天進水可達130萬立方米,3天時間就能完成一次水循環。”

  美化環境,生態治理見長效。

  為恢復水生態,從1999年開始,筼簹湖邊試種紅樹林。隨著種植面積逐步擴大,海洋生態系統重煥生機,水鳥又在枝頭嬉戲。

  號準瞭脈,開對瞭方子,成效立竿見影。三年攻堅,筼簹湖完成第一期綜合治理,實現瞭“湖水基本不臭”的目標,水質好瞭,白鷺回來瞭,廈門的“鷺島”之稱終於名副其實。

  1992年,筼簹湖上迎來一場久違的龍舟賽,鑼鼓聲中,賽手急槳撇浪,兩岸市民人山人海。張益河感到非常欣慰:“這是對治湖成果的最好檢驗。”

  治湖非一日之功。此後30多年,廈門市持續推進筼簹湖治理,一任接著一任幹,管總的依然是這20字方針——“依法治湖、截污處理、清淤築岸、搞活水體、美化環境”。

  投入不減力。“筼簹湖實施瞭四期綜合治理,市財政共投入資金11.3億元,平均每年投入3500多萬元。”筼簹湖保護中心主任魏道軍介紹。

  治污不松勁。湖區工業企業全部關停、外遷,污水管網日臻完善,水體循環能力不斷提升……筼簹湖從初期目標“湖水基本不臭”,到今天實現瞭“晴天污水不入湖”。

  清淤不斷檔。筼簹湖平均每10年進行一次大清淤,30多年累計清淤470萬立方米,護坡築岸14公裡,大大減少瞭湖區周邊水土流失。

  美化不停步。筼簹湖區種植紅樹林植物7個品種,累計種植面積約2.6萬平方米。筼簹湖生物多樣性越來越豐富。近年來,湖區累計發現遊泳生物63種,浮遊植物123種,浮遊動物73種,底棲生物14種。

  30多年來,治理與保護始終同向而行。從1988年廈門市政府頒佈的《筼簹湖管理辦法》,到後來的升級版《廈門市筼簹湖管理辦法》,再到實施地方性法規《廈門市筼簹湖區管理辦法》,筼簹湖治理每向前推進一步,都有不斷升級的制度護航,實現瞭從點到面、由水下到岸上、從單一治理到聯合共治的轉變。

  “一手抓綜合整治,一手劃定制度紅線,如果不是從一開始就明確‘依法治湖’,實施‘系統治理’,治湖成果就難以持續鞏固。”張益河感慨。

  從生態樣板到“高顏值的生態花園之城”,咬定綠色發展不放松

  筼簹湖之變,是生態樣板,也是一扇窗口。透過這扇窗,窺見的是廈門綠色發展的生態自覺。

  廈門人說,習近平同志留給廈門的生態財富,遠不止一處筼簹湖。

  在廈門經濟特區初創時期,百事待舉。習近平同志領導編制的《1985年—2000年廈門經濟社會發展戰略》,明確提出廈門發展的目標定位。

  “這個發展戰略,是全國各地最早編制的一個縱跨十五年的經濟社會發展戰略規劃。最可貴的是,其中專設瞭關於生態環境問題的專題,並將良好生態作為廈門發展戰略的重要目標,這不僅在廈門史無前例,在全國也是開瞭先河的。”時任廈門市計委副主任鄭金沐回憶。

  一綱舉萬目張。生態文明從“副位”變“主位”,從1.6平方公裡的筼簹湖,到1699平方公裡的廈門市,綠色發展貫穿到經濟社會發展的各方面和全過程。

  治沙治山持續發力。從2002年起,廈門全島實行“封山育林”,關閉所有砂石廠。截至去年底,廈門完成“三區兩線”8處礦山地質環境生態恢復治理,綜合治理水土流失面積1萬畝,全市水土流失率下降到5.44%。

  植綠護綠一以貫之。寸土寸金的廈門不是見縫插樓,而是見縫插綠,在大公園裡雕琢起“口袋公園”“袖珍公園”,市區居民步行15分鐘就可到達一處公園。如今,全市森林覆蓋率達41.72%,人均公園綠地面積15.6平方米,湖畔徜徉,親水擁綠,步步皆景,讓百姓養眼養心。

  綠起來的不隻是城市。沿狀元山盤繞72道彎,漫山茶園鬱鬱蔥蔥,雲霧深處,就是同安區的軍營村和白交祠村。

  1986年4月7日,習近平同志來到廈門最偏遠的這兩個山村。經過細致調研,針對山區村發展的實際,習近平同志因地制宜提出“山上戴帽,山下開發”的發展思路,即山上植樹造林,山下種果種茶,發展多種經營。

  如今,山上的帽子戴起來瞭,公益林面積達到4100畝。山下的產業也開發起來瞭,軍營村發展茶園6500畝,白交祠村茶園面積達3500畝。軍營村村民高樹足,返鄉辦起恒利茶廠,推廣綠色種植、訂單收購,帶動周邊村莊800戶茶農致富。今天的軍營村、白交祠村山清水秀,茶香撲鼻,成為廈門市民打卡的熱門地。

  “種茶種果,開農傢樂,村裡人吃上瞭‘生態飯’,去年人均收入超過4萬元。”白交祠村黨支部書記楊明福說,“守護好綠水青山,今天換來瞭金山銀山!”

  生態優勢成瞭發展優勢。筼簹湖片區“騰籠換鳥”,引進大批總部經濟、現代服務業企業,成為廈門標志性的行政、金融、商貿、旅遊、居住中心。

  廈門咬定綠色發展不放松,新動能越來越強勁。加快產業數字化、數字產業化,廈門打造“芯—屏—端—軟—智—網”集聚的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體系,新經濟快速成長;每萬人有效發明專利擁有量約38件,是全國平均水平的2.4倍。2020年全市數字經濟規模達3650億元,占gdp比重57%,居民數字生活滿意度位列全國第三。

  筼簹湖治理沒有止步。眼下,新一輪治理又開始瞭——實施源頭雨污分流改造,努力實現“雨天污水不入湖”目標;清淤機械已經進場,探索常態化清理機制;納潮閘繼續擴容,讓水體循環動力更足……“萬變不離其宗,還是按照當年的20字治湖方針推進。”廈門市政園林局局長詹艷清說。

  廈門綠色發展腳步更加堅定。“實踐充分證明,良好的生態環境是廈門最大的發展優勢和寶貴財富,我們要堅持以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為指引,堅定不移推進綠色低碳發展,在新征程上續寫高顏值生態花園之城的新篇章!”廈門市有關負責人表示。

欄目主編:秦紅 顧萬全 張武

本文作者:人民日報 趙永平 顏珂 浩

文字編輯:房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