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一杯帶泡的奶茶沖刺IPO:每單均價43元仍陷虧損泥潭!奈雪的茶還有什麼故事

2021-06-11 由【】發表於 热门

本報(chinatimes.net.cn)記者黃興利 見習記者 薑艷鑫 北京報道

“奶茶續命”是不少年輕人的口頭禪。現在,賣奶茶的也似乎要靠IPO“續命”瞭——“新式茶飲第一股”奈雪的茶沖刺資本市場有瞭新消息。

日前有消息稱,奈雪的茶計劃6月3日尋求在港上市獲批,規模約為5億美元。如果獲批,預計將於下周開始路演。此前在今年2月,奈雪的茶就已向港交所提交瞭招股書申請IPO。不過,對此消息,6月2日,奈雪的茶相關人士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回應稱,所有關於奈雪上市的新聞請以經監管機構批準的公告為準。

引發市場關註的是,從招股書數據來看,盡管銷售均價超過40元,但這一網紅奶茶卻並不賺錢,截止到2020年第三季度,其仍處於虧損狀態。在瑞幸咖啡造假事件之後,對於奈雪的茶來說,資本故事還好講嗎?

均價43.3一杯,還連虧3年

在提交招股書近四個月時間內,奈雪的茶上市消息就一直是市場關註熱點,也數次傳出相關聲音,早在5月20日就有媒體報道奈雪即將要聆訊的消息,奈雪的茶創始人彭心出席活動時也確認奈雪的茶確實已經提交招股書。

公開資料顯示,奈雪的茶於2015年在深圳創立,主要聚焦在一線和新一線城市開店,近幾年擴張速度加快,在2019年速度尤為迅猛。“奈雪的茶”據招股書顯示,2018年奈雪的茶門店數僅155傢 ,2019年門店數增長到327傢,僅在2019年一年,新增門店172傢。截止到2020年前三個季度,奈雪的茶門店數為422傢。

伴隨著IPO進程,奈雪的茶開店步伐仍在加速,招股書顯示奈雪的茶計劃在2021-2022年新開門店300–350傢(70%為Pro店),2023年相對不低於2022年。

從營收數據來看,在開店速度加快情況下,2019年營收也在飛速增長。招股書數據顯示,奈雪2018年營收10.9億;2019年達到25億元,增長130.2%;2020年前三季度為21.1億元,比上年同期增長20.8%。

不過,在加速擴張的情況下,奈雪單店平均日訂單量和銷售額卻持續下滑,招股書數據顯示,2018年單店平均日訂單量為716單;2019年減少至642單,下滑10%;2020年前三季度這一數據為465單,比2019年同期減少30%。

從單店平均日銷售額來看,2019年由2018年的3.07萬元減少至2.77萬元,下滑10%;2020年前三季度更是由2019年同期的2.89萬元減少至2.01萬元,下滑30%。

對此,奈雪的茶表示,平均每日銷售額及同店銷售額在期間內有所下降,主要是由於該公司繼續在整個網絡中開設新的茶飲店,為瞭使店鋪的訪客量及訂單分佈更均衡。

引人註意的是,奈雪的茶依然深陷虧損漩渦。招股書披露,2018年、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度,奈雪分別虧損約6972.9萬元、3968萬元、2751.3萬元,三年內累計虧損超億元。另有數據顯示,2020年前三個季度的凈利潤隻有0.2%。

對於奈雪連年虧損、是否為“帶傷上市”,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企業的盈虧要結合更多因素考慮,如果是新興產業處於高速成長期的虧損,要好於一個傳統產業成熟期的虧損,因為前者是代表在市場奠定自己的份額或品牌優勢,後者才是無法挽回的頹勢。”

沈萌指出,如果奈雪的茶能夠體現出不斷擴張的趨勢,又能夠展示出越來越難以追趕的差異化優勢壁壘,那麼這種虧損就不會是投資者關註的重點。也不會認為是傷,而是成長的代價。

值得關註的是,據招股書顯示,截至2020年前三季度,奈雪的茶每單平均銷售價格達到43.3元,在國內高端現制茶飲連鎖店中居於高位,這麼高的客單價卻連年虧損,這背後是奈雪的茶高企的經營成本。

招股書數據顯示,奈雪的茶最主要的成本包含原材料成本、員工成本、租金及相關門店經營開支。其中,原材料成本及員工成本占總成本比例超六成。以星巴克做為對比,據米斯街商務咨詢顯示中國星巴克的運營成本中原材料占13%,遠低於奈雪的35%。

“價格與品質和體驗是高相關性的,如果隻是單純價格高而體驗和品質無法匹配,那就無法持續發展。”對此,沈萌分析認為。

瑞幸之後,奶茶故事好講麼

在沖擊港股之前,奈雪的茶也已經開啟瞭幾輪的融資。

公開資料顯示,2017年奈雪的茶獲得瞭成都天途的1億元A輪融資,2018年,獲得天途資本的B輪融資3億元,2020年4月獲得深創2億融資,當年6月再獲HCL的500萬美元融資,隨後在當年12月,完成瞭最後一輪融資,得到PAGA 100萬的c輪融資,經過多輪融資,奈雪的茶估值已近20億美元。

多輪融資之後,IPO就成為必選項。但要上市融資,必然要向資本市場規劃一個美麗的故事,對於中國的茶飲及咖啡連鎖企業來說,星巴克成為模仿與對標的樣本。

從兩傢門店的佈局可以看出,星巴克的店面選址和室內氛圍都更追求“靜”,而奈雪的茶往往開在繁華的購物中心,快節奏的環境更追求“動”,對於有獨立空間需求的人群往往會選擇星巴克。

奶茶行業給人的形象便一直是遍佈在街邊店鋪的形式,在消費者的固有認知裡,買瞭奶茶後打包帶走,邊走邊喝。而奈雪所營造的“飲品 + 社交”並配備大店模式,表面看能夠給消費者提供不錯的進店體驗,但在實際利用上,反而隱形中拉高奈雪的整體租金成本。

實際上,瑞幸咖啡早就有當“中國星巴克”的野心。2020年4月,瑞幸咖啡自爆造假,並公佈瞭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期間存在偽造交易的數據,涉及銷售額約22億元,隨後瑞幸咖啡的股價暴跌,當時,美國多傢律所也對此發起瞭集體訴訟,以控告其違反瞭美國證券法,作出虛假和誤導性陳述,

瑞幸的造假事件是否會影響資本市場對茶飲行業的信任度?對此,沈萌認為:“瑞幸是瑞幸,而且雖然財務造假,但不代表飲品消費市場也是假的,所以會獨立的看待每個案例”。

奶茶“紅海”,加盟還是直營?

當前,中國的茶飲消費市場兩極分化及其嚴重,如果將門店數量作為衡量茶飲品牌的標準的話,那麼現在蜜雪冰城絕對遙遙領先,蜜雪冰城主打下沉市場,一杯奶茶的價格大概在七塊左右,為加快市場店面的鋪墊蜜雪冰城鼓勵加盟商進行加盟。目前截止至2020年6月24日蜜雪冰城的加盟店鋪已達10000多傢,擴張速度十分可怕。

而奈雪的茶定位是高端現制茶飲,銷售價格幾乎是蜜雪冰城的6倍。與蜜雪冰城相比,奈雪的茶經營模式是堅持直營,截止至2020年的9月30日,奈雪的茶已有422傢門店,其中包括香港、日本各一傢。

除此之外,同樣誕生於廣東並主打鮮奶,鮮果、茶文化等新式茶飲概念並且也都在堅持直營模式的喜茶。目前門店已有近600傢門店。招股書顯示,奈雪的茶在2020年前三個季度的市占率為17.7%。排在五大高端奶茶排行榜的第二名,其中第一名市占率是25.5%。

對於奈雪堅持走高端直營路線,沈萌對記者分析稱:“直營店的管控能力更強,可以保證品質一致,加盟店的擴張速度更快,但是難免會出現管理能力不足導致的質量管控問題 。”

以蜜雪冰城為例,媒體5月14日報道顯示,由於存在食品安全問題,鄭州蜜雪冰城35傢門店被責令限期整改,3傢門店立即停業整改,9傢門店被執法人員當場下達行政處罰決定書。

不過,直營模式下,消費者投訴也成為公司需要關註的重點問題。在黑貓投訴上,截止至2021年6月2日,奈雪的茶投訴量312條,其中投訴的原因包括優惠券過期不予提醒、服務態度差、歐包中吃出不明物體等食品安全問題,同時另一傢高端品牌coco都可投訴量為130條。

沖擊資本市場隻是加速擴張的第一步,要想成為真正的新式茶飲巨頭,奈雪的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責任編輯:黃興利 主編:寒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