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中紀委揭年輕幹部貪腐:有人花40萬充手遊 有人6年買50部手機

2021-07-20 由【】發表於 热门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訊 7月18日,中國紀檢監察報發表《莫用貪腐賭未來》一文,對年輕幹部腐敗案件的特點和他們滑向腐敗的原因進行剖析。

文中介紹到,近日,安徽省滁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進行的一場司法拍賣中,一張起拍價80元的遊戲卡牌被炒至8700餘萬元。雖然這場天價拍賣因“拍品與實際競價嚴重不符,可能存在惡意炒作與競價行為”被叫停,但遊戲卡牌的原主人“95後”幹部張雨傑,卻因此受到社會廣泛關註。據查,其在滁州市不動產登記中心交易管理科工作期間,通過偽造收款事實等方式侵吞公款近7000萬元,用於消費揮霍和支付買房費用。

張雨傑案並非個例。記者梳理發現,今年已有多名“90後”幹部被查,其中不少人剛踏上工作崗位就貪腐墮落,且涉案金額巨大。

中國鐵路物資華東集團有限公司浙江分公司原業務員羅塏峰利用職務便利,變賣鐵路建設物資鋼材和水泥,並將貨款占為己有。辦案人員介紹,這位年輕的國企幹部虛榮心很強,追求極致的個人享受。沉迷手機遊戲,花費40餘萬元充值和雇代練,隻為達到所謂的頂級層次,在虛擬世界裡威風一把;喜愛奢侈品,是當地頂級購物中心的常客,出手闊綽,花費不下七八十萬元。貪污717萬元,受賄12.5萬元,職務侵占52萬元……最終,羅塏峰因犯貪污罪、受賄罪、職務侵占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6個月。

河北省南宮市水務局財務股“90後”原幹部李曉飛因網絡賭博走向深淵。2018年4月,面對催債消息,李曉飛盯上瞭單位的公款,他趁著股長不在、副股長請產假在傢的機會,從單位賬戶裡挪出20餘萬元。隨後短短8個月時間裡,他共挪用、貪污公款1921.88萬元。

江蘇省連雲港市贛榆區工商業聯合會原報賬員萬振愛好電子產品到瞭癡迷的程度。6年內購買50部手機,隻要最新款手機、平板電腦一上市,就會想方設法買到手。工資收入無法承擔高額開銷,萬振開始瞭網絡貸款。為瞭償還網貸,他又利用職務便利,采取偽造會計憑證、重復報賬、虛列支出等手段,分31次套取、騙取公款共計40餘萬元。第一次塗改票據虛增報銷金額時,其入職該單位僅5個月。

2016年8月,26歲的穆玉龍進入華龍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工作。利用職務之便,私自將個人支付寶二維碼頁面名稱篡改為“中國社會保險華龍區機關事業單位社會保障中心”,並將此二維碼出示給前來繳費的人員。違規收取轄區機關事業人員補繳的養老保險費60多萬元。穆玉龍僅將8000餘元上繳到區社保中心財務室入賬,其餘全部用於個人消費。

浙江省餘姚市房地產管理中心財務科原科員毛凱,利用職務便利,私自開具現金支票從銀行取現。他先後37次從餘姚市房地產管理中心經濟適用房專戶挪用公款266.45萬元,並將其中的236.42萬元用於網絡賭博非法活動。

……

十九屆中央紀委五次全會強調,高度關註年輕幹部違紀違法問題,加強教育管理監督。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幹部走上領導崗位,他們能否扣好廉潔從政的“第一粒扣子”,直接關系到黨和國傢事業的未來。除瞭把政治標準作為選拔任用首要條件,嚴把政治關、廉潔關和素質能力關外,還應發揮警示教育的作用,使年輕幹部知敬畏、存戒懼、守底線。

以下為全文:

近日,安徽省滁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進行的一場司法拍賣中,一張起拍價80元的遊戲卡牌被炒至8700餘萬元。雖然這場天價拍賣因“拍品與實際競價嚴重不符,可能存在惡意炒作與競價行為”被叫停,但遊戲卡牌的原主人“95後”幹部張雨傑,卻因此受到社會廣泛關註。據查,其在滁州市不動產登記中心交易管理科工作期間,通過偽造收款事實等方式侵吞公款近7000萬元,用於消費揮霍和支付買房費用。

張雨傑案並非個例。記者梳理發現,今年已有多名“90後”幹部被查,其中不少人剛踏上工作崗位就貪腐墮落,且涉案金額巨大。十九屆中央紀委五次全會強調,高度關註年輕幹部違紀違法問題,加強教育管理監督。年輕幹部腐敗案件呈現哪些特點?他們滑向腐敗的原因何在?記者采訪瞭相關辦案人員,探尋應如何督促年輕幹部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

買遊戲裝備、玩網絡賭博,沉迷享樂讓一些年輕幹部越陷越深

“因為我的貪得無厭、揮霍無度,直接造成單位近800萬元的虧空,間接造成1300餘萬元的銷售損失,這是不允許,也是不應該的……”這是中國鐵路物資華東集團有限公司浙江分公司原業務員羅塏峰的懺悔。

“在案發前幾天,羅塏峰還在托人代購奢侈品。”據辦案人員介紹,這位年輕的國企幹部虛榮心很強,追求極致的個人享受——沉迷手機遊戲,花費40餘萬元充值和雇代練,隻為達到所謂的頂級層次,在虛擬世界裡威風一把;喜愛奢侈品,是當地頂級購物中心的常客,出手闊綽,花費不下七八十萬元。

無底洞般的物欲,靠什麼來填?經查明,羅塏峰利用職務便利,變賣鐵路建設物資鋼材和水泥,並將貨款占為己有。迷失於享樂主義的他,一邊拼命掩蓋受賄事實,想著能瞞一天是一天;一邊又拼命揮霍,唯恐案發後再也享受不到奢靡的快樂。貪污717萬元,受賄12.5萬元,職務侵占52萬元……最終,羅塏峰因犯貪污罪、受賄罪、職務侵占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6個月。

通過違紀違法獲得巨額收益,以此滿足個人的奢侈生活,羅塏峰的案例具有典型性。年輕幹部出生成長在物質相對富足的年代,面對的誘惑也更紛繁復雜。從網絡遊戲到名品大牌,如果失去理想信念,在物欲中迷失自我,就容易被消費主義裹挾,陷入虛榮攀比的怪圈。

“我純粹為瞭消磨時間,幾十塊錢不算什麼。”下註金額從一兩元,到三五千甚至上萬元,河北省南宮市水務局財務股“90後”原幹部李曉飛在網絡賭博的世界裡越陷越深。2018年4月,面對催債消息,李曉飛盯上瞭單位的公款,他趁著股長不在、副股長請產假在傢的機會,從單位賬戶裡挪出20餘萬元。隨後短短8個月時間裡,他共挪用、貪污公款1921.88萬元。

“不少人幻想著,隻要贏回來就可以補上挪用的窟窿。殊不知,一旦動瞭公款就已經涉嫌犯罪,而且賭博是件十賭九輸的事。最後,他們往往會從挪用演變成貪污。”浙江省杭州市紀委監委相關負責人向記者介紹。

6年內購買50部手機,這是江蘇省連雲港市贛榆區工商業聯合會原報賬員萬振的瘋狂舉動。他愛好電子產品到瞭癡迷的程度,隻要最新款手機、平板電腦一上市,就會想方設法買到手。工資收入無法承擔高額開銷,萬振開始瞭網絡貸款。2014年2月至2020年3月間,萬振先後使用20餘種網絡平臺相互轉貸,貸款記錄達2000餘次。為瞭償還網貸,他又利用職務便利,采取偽造會計憑證、重復報賬、虛列支出等手段,分31次套取、騙取公款共計40餘萬元。第一次塗改票據虛增報銷金額時,其入職該單位僅5個月。

“很多年輕幹部的腐敗問題,有傳統腐敗與新型腐敗相互交織的特點。”中國監察學會常務理事、中國人民大學反腐敗與廉政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毛昭暉認為,現在年輕幹部能熟練運用科技產品、智能工具等,因沉迷網遊、網絡打賞、網絡賭博而導致腐敗的案例時有發生。

利用數字支付、電子理財等方式,貪腐行為更隱秘

“半年時間內,貪污機關事業單位人員養老保險費60多萬元,涉及27傢單位178人……”5月18日,河南省濮陽市華龍區機關事業單位社會保障中心召開警示教育會,通報瞭該中心原幹部穆玉龍制作“李鬼”二維碼的違紀違法案例。

2016年8月,26歲的穆玉龍進入華龍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工作。從農村傢庭走出來的穆玉龍不願過艱苦生活,在虛榮心理作祟下,把黑手伸向瞭該區機關事業單位人員補繳的養老保險費。2019年12月,他利用職務之便,私自將個人支付寶二維碼頁面名稱篡改為“中國社會保險華龍區機關事業單位社會保障中心”,並將此二維碼出示給前來繳費的人員。

如此一來,本應打入公共賬戶的養老保險費,便進入瞭穆玉龍個人的腰包。此後,他陸續通過個人支付寶、微信賬戶及現金方式,違規收取轄區機關事業人員補繳的養老保險費60多萬元。穆玉龍僅將8000餘元上繳到區社保中心財務室入賬,其餘全部用於個人消費。

“微信錢包、支付寶付款等支付方式及數字貨幣的出現,使得貪腐行為更加便捷,也更加隱蔽。由此還延伸出通過電腦偽造銀行存單和報銷單、挪用公款購買網上理財產品等新型犯罪方式。”福建省福州市紀委監委審理室副主任范兆城告訴記者。

偽造二維碼隻是新型腐敗套路之一,還有人利用公款私存、延遲進賬的方法,玩起瞭“騰挪戲法”。

浙江省杭州市錢塘區義蓬街道春園村原報賬員朱銳鋒,曾負責村裡與農戶之間的資金收繳和支付等工作,經常接觸到大量現金。2014年1月,這名“85後”年輕幹部把賺錢的目光瞄準瞭代收代繳的村民農醫保款。朱銳鋒把34萬元村民農醫保款轉進個人餘額寶賺利息,待一個多月後農醫保款上繳時,已賺得1000多元的“外快”。

嘗到甜頭後的朱銳鋒一發不可收拾,不按規定將農醫保款、征地養老保險金等資金繳納到村對公賬戶中,而是先後多次通過延遲入賬等手段,利用手機軟件將資金轉賬到其個人銀行賬戶中。此後,他又沉迷炒股,資金缺口越來越大,公款越挪越多,時間越延越久,在犯罪道路上越走越遠。2020年3月,朱銳鋒因犯挪用公款罪、挪用資金罪被判處有期徒刑2年。

值得註意的是,隨著科技進步,“圍獵”的手段、方式也日趨多樣,不少年輕幹部在微信紅包、代付消費金等新型行賄方式面前失守。

精神空虛、缺少監管、隨波逐流,年輕幹部貪腐成因多元

梳理近年來多地通報的年輕幹部違紀違法案例,從“80後”到“90後”甚至“95後”,案情觸目驚心。學歷高、能力強、潛力大,這些原本前途無量的年輕人,為何自毀前程、墮入違法犯罪的深淵?

“事業無追求,生活無壓力,導致李曉飛缺乏奮鬥的動力,沒有明確的精神寄托,更找不到生活的意義。”這是辦案人員對李曉飛違紀違法原因的分析,也折射出部分因生活優渥而喪失鬥志的年輕幹部存在的問題。

年輕幹部腐敗的原因有多方面,最根本的是理想信念缺失。二三十歲的黨員幹部,正值人生觀、價值觀形成的關鍵期,一旦精神世界空虛、黨性教育缺失,就容易受到不良習氣的侵擾。思想上松一寸,行動上就差百尺千丈。貪欲的遮羞佈一旦被撕開,就容易在違紀違法甚至職務犯罪的道路上越滑越遠。

被查處的年輕幹部,大多集中在“管錢、管項目、管審批”等資金密集、權力集中的工作崗位。他們雖然沒有多高的級別,卻因身處一線崗位,擁有著直接辦理具體事項的便利。其中一部分年輕幹部便利用監管漏洞,將本不屬於自己的錢財據為己有,小錯逐漸累積成大錯。

浙江省餘姚市房地產管理中心財務科原科員毛凱,利用職務便利,私自開具現金支票從銀行取現。他先後37次從餘姚市房地產管理中心經濟適用房專戶挪用公款266.45萬元,並將其中的236.42萬元用於網絡賭博非法活動。

5個月,37次挪用,毛凱頻頻得手的原因何在?“管理經濟適用房專戶是我職責范圍內的事。專戶的會計和出納都是我,而且專戶的現金支票、財務章、密碼器都由我保管,所以挪用起來比較方便。”按照規定程序,蓋完財務專用章後,支票還需由毛凱的同事檢查核對,蓋上單位的法人章。“都是一個科室的同事,她比較相信我,所以會直接把法人章給我讓我自己蓋。有時她不在,我也會自己拿法人章來蓋,甚至一次性蓋好幾張支票。”

而更易讓年輕幹部喪失抵抗力的,是單位不正之風的長期浸染。個別領導幹部帶頭違紀違法,一些新入職的年輕幹部缺乏經驗,隨波逐流、同流合污。一旦接受不良環境的影響,錯誤的行為規范在心中根深蒂固後,就難以矯正。

“正是內心的貪婪和‘別人可以我為什麼不可以’的想法,才導致瞭今天的結局。”回憶起受賄的經過,四川省廣安鑫鴻文化旅遊投資開發有限公司原總經理宋小林表示,是500元甜頭撬開瞭自己思想防線的第一道縫隙。

被調到廣安市前鋒區住建局工作沒多久,單位負責的一個項目即將完工,宋小林和其他同事來到施工現場準備驗收。臨結束時,施工方老板悄悄遞給他一個裝著500元現金的紅包。正準備拒絕時,宋小林發現同事都非常自然地收下瞭相同的紅包。“近在眼前的真金白銀不拿不占,實在可惜。而且如果其他同事都拿瞭紅包,我卻不要,就會顯得格格不入。”此後的幾年間,宋小林懷著“大傢都收,我也跟著收”的念頭,凡是參與工程驗收,對於主動送上的禮金來者不拒,甚至期待通過工程項目從老板那裡獲得更多好處。曾經違紀違法的同事都受到瞭組織的嚴肅處理,宋小林也不例外。2020年9月,因涉嫌受賄犯罪,宋小林被“雙開”,並被移送司法機關。

教育監督管理要貫穿幹部培養全過程,幫助年輕幹部扣好第一粒扣子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幹部走上領導崗位,他們能否扣好廉潔從政的“第一粒扣子”,直接關系到黨和國傢事業的未來。除瞭把政治標準作為選拔任用首要條件,嚴把政治關、廉潔關和素質能力關外,還應發揮警示教育的作用,使年輕幹部知敬畏、存戒懼、守底線。

山東省煙臺市紀委監委針對近年來查辦的年輕幹部違紀違法案件進行深入分析研判,厘清深層原因。“相關單位管理有漏洞,教育引導不到位,是導致年輕幹部尤其是身處關鍵崗位年輕幹部違紀違法的重要誘因。”據此,煙臺市紀委監委督促各級各部門在健全完善規章制度上下功夫,深入開展以案促教工作,同時編印《違紀違法典型案件警示錄》、制播警示教育片《迷失的心》,教育引導年輕幹部樹立正確的世界觀、價值觀、人生觀。

懲治腐敗沒有年齡之分,一旦觸碰紀法“紅線”,無論年齡大小,都要被一查到底、絕不姑息。“在監督對象范圍上,要克服腐敗分子都是位高權重領導幹部的錯誤認識,不能因為年輕幹部入職時間短,思想相對單純,就放松瞭對年輕幹部及其行使權力的監督。”天津市薊州區紀委監委聯合區委組織部等部門,及時完善幹部談心談話制度,要求各級黨組織加強對年輕幹部的嚴管與厚愛,定期開展談心談話,準確掌握他們的思想動態、工作情況和“八小時外”的生活情況,發現苗頭性、傾向性問題,及時提醒、教育、糾正。

穿越百年的精神力量,更能給年輕幹部以啟迪和激勵。“這是我參加工作的第一課,也是廉政教育的第一課。王荷波烈士在革命活動中永不叛黨的忠誠和敢於犧牲的氣節,激勵我在日後的工作中堅定理想信念,忠誠履職擔當。”福建省福州市馬尾區紀委監委組織新入職幹部赴王荷波烈士革命舊址——潮江樓廉政教育基地參觀學習,以入職第一課的形式激勵年輕幹部在工作崗位上開好頭、起好步。

新媒體編輯:崔曉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