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鄭州暴雨親歷者講述:四個小時,我終於在地鐵5號線裡找到瞭妻子

2021-07-22 由【】發表於 热门

河南商報記者王訪賢根據鄭州市民宗先生自述整理 受訪者供圖

7月21日凌晨4時,鄭州發佈通報,鄭州地鐵5號線列車在海灘寺街站和沙口路站隧道被困人員已全部疏散,其中12人經搶救無效死亡、5人受傷(均已送醫)。

“生離死別驚魂動魄的一晚!感謝所有所有!”7月21日凌晨4時許,鄭州市民宗先生在醫院陪著從鄭州地鐵5號線解救出來、還驚魂未定的妻子,以自述的方式講述妻子被困以及他拼盡全力救援妻子的全過程。

回傢路上,妻子被困地鐵

20日下午4點多,老婆說要早點回來接孩子,然後說要坐地鐵,我勸她不要坐,她為瞭節省時間還是坐上瞭1號線,到5點多說轉到5號線瞭。

我雖然很擔心,但是還是期待應該沒啥事。6點多開始,妻子說在海灘寺停車瞭,我讓她下來,她沒聽,在海灘寺等瞭20分鐘開始繼續往前走瞭。

結果沒多久她說車停瞭,這時候我已經預感不好瞭,我讓她想辦法下車,還沒有聽,坐那兒等救援,這時候危險開始逼近瞭。

過瞭會兒,列車上的工作人員開始通知讓往車的前門走,這時候車廂還沒有水。但是人太多,走得很慢。當我妻子走到前面第二個車廂時候,前面人讓退回來,結果她跟著又退回到第三車廂。

這時候,水開始慢慢湧入車廂,後來我得知,其實最前面的好多人都已經下瞭車出去瞭,而退回到三、四車廂,甚至更後面的人在原地等待救援。

車廂裡水已經快到脖子瞭,妻子說她已經開始缺氧

此時問題已經很嚴重,水漫到腰部的時候車廂還有電,但是所有人不知道前面什麼情況,問前面的人也沒有回應。

我猜測,剛才已經有人把駕駛室玻璃打碎瞭,開始往外出人瞭,隻不過人太多,都在各自忙著脫險。因為這時候我老婆聽見有砸東西的聲音,她們都以為是車頂消防員在砸,準備從上面救她們。

過瞭一會,水更深瞭,已經到胸口瞭,他們開始站在車廂的座位上等救援,又過瞭一會就開始缺氧瞭(按時間推算,這裡時間應該在20日晚7點至8點)。

我從6點多就開始從傢裡出來,因為樓下水深都1米左右,隻能趟著水出來,我一路狂走,偶爾跑,先跑到月季公園站,結果封閉瞭,大概有三四個站在那裡等傢人。

我問瞭情況,趕緊繼續沿著西站路往嵩山路走,這時候我已經很崩潰瞭。

當7點28分,我走到嵩山路沙口路時候,妻子說車廂裡的水已經快到脖子瞭。

我在附近遇到防洪人員,在擋著沙口路下穿隧道和黃河路下穿隧道,因為已經全部是水。我哭著讓他們領導送我去沙口路地鐵站,但是他們在執行任務。

最後我讓一位領導給他上級反應出大事瞭,5號線被困幾百人,水已經到胸口瞭。他給他領導打瞭個電話,我又讓他想辦法給其他部門聯系,他說他聯系也都是市長熱線、消防之類。我給群裡傢人說讓他們幫忙打。

我繼續往嵩山北路走,恰好有一輛城管車過來,我趟著水跑過去攔住喊救命,說瞭情況,讓他們送我。副駕駛領導說他們確實是去河醫,但是嵩山路水也特別深,怕過不去。我說我跟著你們過去,我直接翻身上到他們工具車鬥裡。

這時候老婆說已經開始缺氧瞭,我在車上一路大哭。

被困車廂妻子,已經有二三十分鐘沒有消息

還好,車順利上瞭農業路高架,剛拐到京廣路就看到前面黃河路下橋口堵死瞭,我二話不說,跳車下來開始往前狂跑,趕著去沙口路地鐵站。

當我趟水過到對面站口,站瞭兩位工作人員不讓進地鐵,門口有大概三四十從地鐵出來的人,很多都是車廂裡第一次往前走時,脫險出來的。

我問他們情況,他們都說大傢都在往外走,我問工作人員,工作人員竟然說車廂已經沒人瞭,都在車道上往回走瞭。我知道她(工作人員)不清楚情況,我趕緊給老婆視頻,這時候還能聯系上,讓工作人員親眼看見裡面情況。

這時候車廂裡面已經沒電瞭,我老婆說話已經非常虛弱瞭。我讓這個工作人員盡快給她們上級領導反應,但她們還是不讓我下去。

我硬沖下去,第一層進出站口沒問題,但是也沒有見到任何人,追我下來的工作人員說都在下面救援。

我說我也要去,攔著不讓,最後我給廣播室人員跪下請求我下去,還是不行。我在地鐵口上面開始大哭,開始給在場其他人說現在裡面的情況,讓他們幫忙聯系所有熱線電話。

這時候還有人安慰我說沒事的,大傢都快出來瞭,我給老婆連著發信息,已經有二三十分鐘沒有回瞭。

砸窗後,站在座椅上,車廂裡的水位下降到胸口

隨後,又有一個男士沖下去要救他的傢人,兩個工作人員追他去瞭,這時候我跟著也沖進去瞭,後面應該是還有個醫生也跟著我沖進去瞭。

這時候我終於看到負二層瞭,裡面全是水,站臺的水至少還有50公分。

我快崩潰瞭,這時看到負二層有一名工作人員,我給她講情況,她才知道目前情況多危機,她問我還能聯系上不能。

我趕緊繼續開始聯系,沒想打電話我老婆接瞭。這個工作人員說讓我老婆打視頻電話,視頻連上後,問瞭現在車廂內外水位等情況。

我此前讓他們砸玻璃或者打開車門,結果我老婆說裡面人有人不同意,怕外面水進到車廂更不行。

其實這時候水位正在下降,但是缺氧還是沒解決,所以砸玻璃是對的,工作人員就讓我老婆砸,車廂裡人都聽到瞭才開始砸。

水位這時候下降到胸口——站在車廂內座椅上,水到胸口。

在救人時,“我聽見後面有人叫我名字,是我老婆”

我看站臺水到腳脖子上瞭,趕緊沖下去。

沖到巷道才發現,隻有幾個民警、地鐵工作人員和消防人員,總共還不到30人左右。

我立刻也跟進巷道開始救人,這時候出來的人很少,幾分鐘才出來兩三個。我在上面拉過十幾個人,也跳到水裡,走到前面的巷道上,往車廂方向跑。

跑瞭一路,看到至少四五個完全沒有知覺的女乘客,兩三個民警勉強抬起來一個。

我這時候一心想進車廂救我老婆,快跑到車頭的時候,大概還有10米,被兩個民警叫住,讓我趕緊幫忙救一個女的,兩個人架著完全沒知覺。

我直接蹲下,我說你們把她放我背上,我背著想往前走,但是前面好幾個都是沒有知覺的,但是他們確實拉不起來。

我著急回去救我老婆,我背著這個人繞過一個躺在地上的繼續往前跑,這時候這個女乘客的頭老是往左邊下滑,還好後面過來兩個男乘客幫我扶正瞭一下。

這時候我有意識的摸女乘客的手腕,已經沒有任何跳動瞭,我堅持背著她往前走。

前面越來越慢,當快到過水的地方,我聽見後面有人叫我名字,是我老婆,我看見她離我大概三四米的地方,這個時候我終於完全放下心瞭。

妻子安全後,他開始放心救別人瞭

我把人背上站臺,看到地上躺瞭幾個人,好像已經沒有氣息瞭,和我一塊下來救人的醫生,開始嚎啕大哭,催工作人員叫120!

我把人放下來交給工作人員,繼續跳到水裡開始救人,水比較急,整個巷道是一個大下坡,水往列車方向快速流。

這個時候水裡已經站瞭有十幾位消防員瞭,我們手拉手讓顧客拉著我們爬上瞭站臺。很快我老婆也過來瞭,我拉著她送到下個救援人員那裡。

這時候我開始放心救別人瞭。

就這樣,在水裡又救援瞭大概不到一個小時,救援的人開始多瞭。一個工作人員來到我身邊說讓我上站臺休息會,我看人挺多瞭,就開始上來瞭。

上來後趕緊找工作人員要我的手機,想聯系老婆。剛找到手機,也找到我老婆瞭,她在站臺靠墻地方蓋瞭個綠色被子,還有好多人都在那裡全身發抖,驚魂未定。

這時候站臺上救援人更多瞭,我陪著老婆,讓她穩定瞭會兒情緒,攙著她開始往上走。

差不多晚上10點多瞭,快到出口的時候,大量的醫護,擔架,還有應該是領導,都開始下地鐵站裡面瞭。裡面不缺氧,水位下降,我想大傢能堅持到走出車廂的都能活下來。

感謝奮戰在一起的恩人們!也對逝去的生命深深感到內疚,今晚註定是我的不眠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