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30多名房主被“卷走”超500萬,警方調查

2021-07-20 由【】發表於 房产

房東急需用錢委托中介賣房,中介不僅承包房屋整新,還能提前給到數十萬元的首付款,如此美事真的存在嗎?

近日,四川賣房者毛先生向澎湃新聞反映,他於今年1月與四川中城優傢商務咨詢有限公司(下稱“中城優傢”)簽訂合同,作價118萬元出售他和妻子名下一套房產。

合同約定,中城優傢將在4個月內售出該房產;如到期還未售出,將由公司墊資支付房款。毛先生稱,公司當時承諾,在找到買傢前,房主可提前拿到一筆幾十萬元的“首付款”,但需要將23萬元作為“風險保證金”轉入公司財務人員賬戶。

四個月轉瞬即逝,中城優傢許諾的房屋免費翻新並沒有兌現,買傢也未見蹤影。合同臨近到期,中城優傢卻提出要低價賣房。此時,毛先生覺得騎虎難下瞭,“如果同意低價賣房會再損失10萬甚至更多房款。”

最終,毛先生隻能等合同到期後,通過其他渠道將房屋售出,但其此前支付給中城優傢的23萬元風險保證金至今無法追回,為還借款,他還“賠”上瞭上萬元利息。

澎湃新聞瞭解到,僅在成都,和毛先生一樣被卷入中城優傢代售“陷阱”的還有三十多人,這些房主尚未追回的押金總額逾500萬元。在他們看來,中城優傢編造優厚的條件誘導他們簽訂無法兌現的買賣合同,並從中套取高額押金,涉嫌合同詐騙。

5月27日,成都市錦江區錦官驛派出所正式以“合同詐騙”對此事立案調查,目前偵查工作仍在進行中。

成都市公安局錦江分局5月27日出具的立案告知書。本文圖片均為受訪者提供

委托中介賣房

房東卻簽瞭借款合同

現年34歲的毛先生傢住四川省廣安市武勝縣,今年年初,因個人經濟原因,他急需出售其在成都市郫都區的一處房產。毛先生稱,當時成都安傢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下稱“安傢公司”)中介人員趙丹(化名)主動聯系上他,稱可委托中城優傢代售,並馬上獲得一筆“首付款”。

趙丹向澎湃新聞證實瞭上述說法。她稱,當時公司曾向房東承諾在四個月內售出房產;如不能,則將按照合同價格買下房產,並向房主支付剩餘房款。

1月18日,毛先生夫婦與中城優傢簽訂“房屋買賣合同”。依據合同約定,在合同簽訂時中城優傢向房主支付66萬元作為購房首付款,毛先生夫婦在收到首付款後,需向中城優傢支付23萬元風險保證金,保證金包含在購房款內。合同期間,如果房主違約,23萬元風險保證金將歸中城優傢所有;反之,如公司違約,將向毛先生雙倍返還該筆保證金。

澎湃新聞註意到,合同約定該套房產售價118萬元,乙方中城優傢保證在四個月內將房屋出售,且合同履行期間,如有任何一方違約,將支付總房價10%的違約金。毛先生稱,簽訂合同後,他們就把房產證交給瞭公司。

簽訂買賣合同當天下午,毛先生夫婦被中介帶至成都市蜀都公證處簽署委托授權書,內容包括委托簽訂房屋買賣合同等事項。毛先生稱,當時在那的還有一名姓梁的女士,“她是成都某典當公司的職員,中城優傢的工作人員跟我們說,典當公司與他們是一傢的。”

但梁女士在接受澎湃新聞電話采訪時否認瞭她與中城優傢的關系,稱自己隻是借款人,至於如何聯系上此單業務,她表示不便透露。

澎湃新聞獲得一份借款合同顯示,1月18日當天毛先生夫婦與梁某個人簽訂期限半年的66萬元借款合同,月息為1.2%。後因毛先生的房產仍有按揭尚未結清,實際到賬的借款金額為51萬元。毛先生當時並未意識到,支付“首付款”的義務本該由中城優傢履行,但在借款合同主體中卻並未體現,這也為後續的糾紛埋下伏筆。

毛先生夫婦和放貸人梁某簽訂的借款協議

1月26日,毛先生先後收到梁某轉賬的兩筆共計51萬元借款。在收到第一筆23萬元借款後,中城優傢又以約束房主履約為由,要求毛先生按照合同支付23萬元風險保證金。“如不支付,就要算我們違約瞭。”毛先生稱。

毛先生出具的打款憑證顯示,他於1月26日中午將23萬元轉入瞭中城優傢財務人員易某某的招商銀行賬戶,並於當日收到公司蓋章的收條。約一小時後,他便收到瞭梁某轉賬的剩餘28萬元借款。

澎湃新聞註意到,和前述借款合同同日簽署的還有一份補充協議,該協議約定,毛先生夫婦與梁女士簽訂的借款合同約定的所有資金成本及利息由中城優傢公司承擔,但如因房東個人因素導致違約則承擔相應的資金成本及利息,保證金不予退還。

毛先生夫婦與中城優傢簽訂的補充協議,約定借款合同所設利息本金在合同正常履行的情況下由公司承擔。

毛先生當時以為,即便4個月後房子沒有找到買傢,中城優傢也會墊資支付約定的118萬全額房款,並支付之前借款的全部利息並返還“風險保證金”,這幾乎是一次可以保底的買賣。此外,中城優傢還承諾,將為毛先生的房屋提供免費的整修。

三十多名房主聯名維權

五百多萬押金難追回

四個月時間很快過去,毛先生卻沒有等來說好的房屋翻新和購買其房屋的下傢。毛先生告訴澎湃新聞,四個月間,他曾數次聯系該公司的工作人員詢問銷售進展,但對方一直說還沒找到。

毛先生這才意識到,中城優傢可能並沒有履行此前合同約定的能力。工商資料顯示,中城優傢成立於2019年11月,註冊資金100萬元,在成都市錦江市場監督管理局登記註冊,經營范圍涉及商務信息咨詢、房地產經紀、房地產營銷策劃、企業管理服務和會議及展覽服務等。天眼查信息顯示,該公司的實繳資本和人員規模均不詳,參保人數顯示為0人。

中城優傢的工商資料截圖

在合同臨近到期時,中城優傢忽然向毛先生提出低價找下傢的方案。此時,毛先生已失去信心,他提出解約,並且要求退還押金,“這個時候我意識到如果低價賣掉房子,就會虧掉更多錢,他們也沒有能力償還借款和利息。”

無奈之下,毛先生隻能等到與中城優傢的合同到期後,通過另一中介將房屋賣出,並於5月10日還清瞭此前借款和利息。但其此前支付給中城優傢的23萬元風險保證金已無法追回。

僅在成都市,和毛先生一樣陷入中城優傢代售套路、押金迄今難追回的還有幾十人。其中一部分房主還與中城優傢打起瞭民事訴訟官司。截至目前,已有三十多名房主建立維權微信群,並聯名向公安機關報案。據不完全統計,這些房主尚未追回的押金總額逾500萬元。

毛先生等房主認為,中城優傢在明知沒有支付能力的情況下,卻編造優厚的條件誘導他們簽訂無法兌現的買賣合同,並從中套取高額押金,涉嫌合同詐騙。

受訪的另一位房主告訴澎湃新聞,在報案之前,他們曾多次找到中城優傢進行交涉,但對方一口咬定公司經營不善,無力退回押金。

房主何女士向澎湃新聞出示的微信溝通記錄顯示,中城優傢董事長楊慧解釋稱,“公司因經營不善和政策影響,造成瞭嚴重虧損,但我們沒有逃避,在積極面對。”楊慧還稱,公司目前正在積極做項目回款,彌補此前已支付過押金的房東的損失。這令一些目前通過訴訟手段維權的房主憂心,他們即使勝訴,最終判決可能也無法執行成功。

涉事公司回應稱將賠償損失

成都警方以合同詐騙立案調查

那麼,起初向毛先生等人推薦中城優傢的安傢公司中介人員與前者有何關系?

安傢公司前員工趙丹告訴澎湃新聞,兩傢公司的管理者其實是同一批人,安傢公司負責開設門店,尋找急賣房屋的房主,引導他們與中城優傢簽合同。

工商資料顯示,安傢公司成立於2020年9月,註冊於成都市新都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目前已註銷。工商資料變更信息顯示,安傢公司前任股東馬顯君曾任中城優傢高管,2020年11月退出中城優傢後於今年1月出任安傢公司執行董事。

安傢公司的工商資料截圖

澎湃新聞獲得一些安傢公司和中城優傢內部人事任命文件顯示,兩公司的董事長均為楊慧。1987年出生的楊慧是四川渠縣人,曾於2017年8月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違反財產報告制度而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

趙丹告訴澎湃新聞,買賣合同簽訂後,有意購房的下傢幾乎難尋,公司也無力支付房款,甚至連押金都退還不瞭。

不僅如此,包括趙丹在內的多名員工還被拖欠瞭工資。趙丹和同事曾前往公司追討薪水,但均未果,“我說要提供證據告發他們,他們還會威脅我們,說讓我們隨便告,如果他們被抓去坐牢,我們也是詐騙的幫兇。”趙丹表示,她願意配合警方調查,提供相關證據。

7月14日,澎湃新聞電話聯系到中城優傢負責人楊慧,他解釋稱因受房貸利率上調等政策調控影響,導致公司的經營狀況出現問題,目前確實無力歸還押金,“對涉事的房主,公司深表歉意,違規的事情我們不會再做。”

對於此前押金的去向,楊慧稱,押金基本用於公司的日常運轉,經過裁員後,目前中城優傢共有在職員工20人左右。楊慧稱,目前該公司正在積極開展新房代售、不良資產收購等業務,爭取在一年半之內賠償此前所有房主的損失。

中城優傢負責人楊慧與房東溝通截圖

澎湃新聞瞭解到,5月27日,成都市錦江區錦官驛派出所已正式對此事以“合同詐騙”立案調查,並由成都市公安局錦江區分局經偵大隊協助偵辦。

7月14日中午,澎湃新聞致電錦江分局負責偵辦此案的田姓民警,但對方婉拒瞭采訪請求。澎湃新聞另從多名房主處獲悉,近期警方仍在展開調查,向受害人核實案件的具體情況。

來源:澎湃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