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1.32億訴前財產保全引發的股債雙殺:恒大如何渡過難關?

2021-07-21 由【】發表於 房产

處在多事之秋,任何與恒大相關的信息都可能被無限放大引發市場巨震。

2021年7月19日午後,市場流傳江蘇省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的一則民事裁定書顯示,廣發銀行宜興支行請求凍結宜興市恒譽置業有限公司、恒大地產集團有限公司銀行存款人民幣13201萬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財產。

恒大隨後發佈《嚴正聲明》表示,恒大江蘇省公司旗下項目公司宜興市恒譽置業有限公司與廣發銀行宜興支行項目貸款1.32億到期日為2022年3月27日。“對於宜興支行濫用訴訟前保全的行為,我司將依法起訴。”恒大表示。

截止至發稿,當事的另一方廣發銀行暫沒有對此事進行回應,但對恒大的沖擊實實在在。盡管恒大及時回應,但恒大系今日午後依然遭遇股債雙殺,股票、債券價格全線大幅跳水。

“蝴蝶效應”

雖然恒大如今的狀況市場上早已被打過瞭“預防針”,但是當事實擺在面前的時候,投資者的恐慌依然難以抑制。

受到這一消息的影響,恒大系股票今日全線下挫,截止至7月19日收盤,中國恒大報8.21港元/股,跌幅為16.22%;恒大汽車報16.10港元/股,跌幅為19.10%;恒騰網絡報4.05港元/股,跌幅為11.76%;恒大物業報6.73港元/股,跌幅為13.38%。

實際上,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瞭解,廣發與恒大的這筆貸款糾紛來由是宜興市恒譽置業有限公司在廣發銀行無錫分行審批3.7億元,放款3.7億元,截至2021年7月19日餘額為1.3201億元,合同到期日為2022年3月27日。

但是,廣發銀行認為本項目按銷售進度觸發借款合同第十九條第二款銷售進度達到70% ,應歸還全部貸款本息,而恒大則持有不同意見,其理由主要有三: 1.項目實際到期還款時間未達到;2.項目提供在建工程抵押128套,並有恒大地產集團對本筆成進行擔保,實際擔保措施完全可以覆蓋貸款餘額;3.前序恒大方與廣發多次溝通本筆貸款在2021年下半年逐步還款並在2021年底結清,但廣發對上述還款節點安排不滿意並予以起訴。

盈科(深圳)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律師、經濟師陳德福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訴前財產保全是指原告在尚未提起訴訟的情況下,先行保全被告的財產。無論是哪一種,法院都會要求當事人提供財產擔保,目的就是承擔因申請財產保全錯誤承擔賠償責任。裁定書中申請訴前財產保全的是銀行,銀行有的是錢,連擔保都不用。”

故而,從事件的緣由來看,廣發與恒大的這筆貸款糾紛,其與恒大的償債能力或許並不完全正相關,但對市場情緒具有相當的殺傷力。因為,當大型金融機構對恒大采取實質性的行動,這就像是一個“信號燈”,一個對恒大未來發展具有指向性意義的事件。

“一有風吹草動,就帶頭追還,這會帶來很大的影響。”一名持有恒大債券的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

危機待解

在廣發銀行與恒大貸款糾紛的事件發酵後,恒大的境況是當下投資者最為關註的問題,但種種跡象看來,它還需要發揮更大的主觀能動性。

從恒大方面近期釋放的消息來看,這傢債務面緊張的房企通過降價促銷、出讓資產使得財務報表中的負債情況有所好轉。

據恒大方面2021年7月宣佈,目前恒大有息負債約5700多億元,與2020年最高8743億相比,大幅下降瞭約3000億元。同時,凈負債率成功降低至100%以下,實現一道紅線轉綠。

更早之前的6月24日,中國恒大發佈公告稱,已安排自有資金136億港元提前償還美元債。至此,恒大到2022年3月前,再無到期的境內外公開市場債券。

然而,雖然報表中的財務指標得到瞭優化,但恒大更大的債務冰山實際上隱匿於報表之外。例如,恒大龐大的商票規模,也是令投資者憂慮的所在。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瞭解,恒大商票目前貼息已經去到36%左右的水平,與華夏幸福、藍光保持相近。一名商票中介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即便如此,現在也沒人敢買恒大的票,“有的人加杠桿,已經爆倉瞭。到期不給錢,能不害怕嗎?”

這表明,市場上對恒大化解債務危機的憂慮依然沒有因為恒大降低凈負債率而好轉。因為,恒大目前的思路是保證公開市場,而對於商票,目前也的確存在逾期的情況。

實際上,降負債的方式對於房企而言,是很簡單粗暴的,無非就是開源和節流,因此不外乎就是,出讓資產、加速賣房以及控制支出。

恒大目前在公開市場上已經幾乎未見拿地,賣房也有以價換量的相應動作。唯獨在資產出讓上,暫時未見到大宗資產被接手的消息。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得的消息,恒大目前廣東、江蘇和遼寧的多個項目都被擺上瞭貨架,“賣掉的決心很大,但價位還在博弈。”一名瞭解情況的人士指出。

一個值得關註的事件是,在廣發銀行與恒大發生貸款糾紛事件的同日,邵陽市住房和建設局在官網上發佈瞭一則《暫停恒大華府項目網簽交易的通知》,其中指出,邵陽市鹿山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開發的邵陽恒大華府項目,2021年1月1日至7月13日共銷售商品房432套,成交金額2. 38億元,進入監管賬戶金額隻有約1700萬元,2億多元未進入監管賬戶。監管金額與實際銷售金額不符,存在賬外收存和使用、挪用預售資金的行為,蓄意逃避監管,已嚴重違反瞭《城市商品房預售管理辦法》(建設部令笫131號)等規定。

“就此我局多次約談你公司並下達瞭整改通知書,你公司對此置若罔聞,拒不整改。目前為止,仍未有任何實際的整改行動。經研究,決定即日起至2021年10月13日,暫停該項 目預售許可、暫停網簽備案、暫停預售資金撥付。屆時再根據你公司的整改情況決定是否取消上述決定。”邵陽市住建局指出。

據啟信寶顯示,邵陽市鹿山房地產公司由恒大地產集團長沙置業有限公司持股60%,而後者又是恒大地產集團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

如果恒大將降低負債作為眼下最重要的目標,在市場面前樹立一個正面的現象,隻有益處,沒有壞處。但能否做到,值得關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