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廣州天河CBD爛尾大樓停工6年 開發商稱“修復不瞭就炸掉”

2021-07-21 由【】發表於 房产

停工的哥弟總部大樓一側。這個廣州天河CBD爛尾樓項目隱藏著“工程質量安全隱患”糾紛。

停工近6年之久的哥弟總部大樓項目,更像一座城市的孤獨守望者,尷尬地挺立在人來人往、商業繁華的國傢級中央商務區——廣州天河CBD。

中房報記者 陳標志丨廣州報道

沒人會想到,人來人往、商業繁華的國傢級中央商務區——廣州天河CBD會有爛尾樓。這座爛尾樓背後,隱藏著鮮為人知的“工程質量安全隱患”。

10年前,廣州市珠江新城中軸線最後一塊商業用地——地處天河CBD珠江新城B2-11地塊掛牌出讓,經39輪舉牌競逐最終以12.8億元成交。該地塊以17933元/平方米的樓面價,刷新瞭珠江新城歷年來商業土地拍賣紀錄,被稱為珠江新城收官之作的“商業地王”。

獲得這宗“商業地王”的是廣東哥弟時尚服飾研發有限公司集團(以下簡稱“哥弟集團)”旗下房企,計劃開發建築高度182米、體量達9.43萬平方米的哥弟總部大樓。按照開發商當初的構想,大樓自持物業,保守估算每年可帶來超一億元的營業收入。

事與願違。哥弟總部大樓並未迎來它的高光時刻,項目施工建設一年多就被叫停。從2015年11月起停工,核心筒工程已施工至13層、已建建築面積約3.6萬平方米的哥弟總部大樓,更像一座城市的孤獨守望者,尷尬地挺立在繁華的天河CBD。

開發商認為,在建大樓工程存在嚴重安全隱患,必須要進行嚴謹、全面地檢測,決不能帶著安全隱患繼續建設和使用。廣州市天河區住建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哥弟總部大樓項目停擺並非缺資金原因所致。

最後的“商業地王”

哥弟總部大樓一層的情形。

“廣州珠江新城哥弟大廈,何時才能擺脫爛尾命運?”最近網上一篇自媒體文章,引發瞭社會關註這個多年爛尾樓。

上述自媒體文章提及的哥弟大廈,便是位於廣州市天河區珠江新城中軸線繁華地段的哥弟總部大樓項目。早在10年前,這宗總用地面積5948平方米(合計8.9餘畝)的商業地塊,一度成為廣州天河CBD的主要組成部分——珠江新城的傳奇。

中國房地產報記者查閱到,2011年6月15日,廣州市國土資源和房屋管理局發佈一則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公告,“商業金融業用地”的珠江新城B2-11地塊,掛牌起始價為9.8499億元人民幣(下同),僅競買保證金就高達2億元。

2011年7月19日下午,經過39輪舉牌競逐,一傢名為“廣州常元房地產開發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州常元地產”)的房企,最終以12.8億元將該地塊收入囊中。據當地媒體報道,珠江新城B2-11地塊以17933元/平方米的樓面價,刷新瞭此前被保持兩年之久的另一宗“商業地王”——珠江新城D3-4地塊樓面價13537.9元/平方米的成交紀錄。

B2-11地塊是珠江新城2011年度推出的兩幅商業用地之一,也是珠江新城最後一幅商業用地,被稱為“收官之作”。

珠江新城是廣州天河CBD的主要組成部分。天河CBD是國務院批準的三大國傢級中央商務區之一,另外兩個為北京CBD與上海陸傢嘴CBD,廣州天河CBD主要服務於珠三角經濟圈,是華南地區最大的CBD,已成為華南地區總部經濟和金融、科技、商務等高端產業高度集聚區。

占據珠江新城中軸線的B2-11地塊,其地理位置優越和重要性不言而喻,地塊寸土寸金。在當時土地拍賣尚未正式開始前,就有當地媒體猜測:這幅珠江新城最後一幅商業地塊,將來究竟用來蓋什麼樣的樓宇呢?

開工一年多被叫停

檢測鑒定機構鉆孔取樣留下的洞口。

作為該“商業地王”受讓人的廣州常元地產,顯得格外低調,甚至拿下地塊後鮮有接受媒體的采訪。

有媒體記者順著其“企業圖譜”線索,發現其歸屬於“女裝起傢”的哥弟集團旗下,這塊珠江新城“商業地王”要建造高達182米的哥弟總部大樓。

中國房地產報記者瞭解到,2013年,哥弟集團重金邀請的國外知名設計團隊,完成瞭哥弟總部大樓的建築設計。記者獲得的一份資料顯示,哥弟總部大樓位於廣州市天河區冼村路與金穗路交會處,項目設計地下4層,地上38層,總建築面積為94321.6平方米,建築高度為182米,結構高度169.45米。

對於建築各樓層的用途,上述資料亦有詳細記載:地下負四層為人防地下室,負三層至負一層為車庫;地上1-7層主要為商業,8-38層主要為辦公用房,其中8層和23層為避難層。該項目采用框架-核心筒結構,外框架由鋼管混凝土柱和鋼梁結構組成。

2014年3月,哥弟總部大樓破土動工。

如果不出意外,珠江新城這個最後的“商業地王”將在3年之後,拔地而起一座182米高的商業辦公大樓。按照哥弟集團當初的設想,大樓自持物業,除瞭集團公司自用外,餘下部分物業可對外出租。“哥弟總部大樓建成投入使用後,僅物業運營收入每年保守估計要超過1億元。”當地一大型房產經紀機構負責人劉先生告訴記者。

近些年,“樓宇經濟”在天河CBD被發揮得淋漓盡致。天河CBD是中國300米以上摩天建築最密集的片區,也是廣州世界500強企業最密集的區域,廣州市30%以上的總部企業聚集天河CBD。就在哥弟總部大樓預計2016年竣工的同期,珠江新城片區有甲級寫字樓118棟,營業收入超10億元、稅收超1億元的樓宇48棟,稅收超10億元的樓宇15棟。

工程質量紛爭

施工單位不願接受采訪,記者也無法瞭解其說法。

“項目工程施工是我們叫停的。”廣州常元地產一沈姓工程負責人在接受中國房地產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他們發現項目施工存在極其嚴重的問題。“我們懷疑工程施工存在掛靠的情況,希望有關部門介入調查。”該負責人稱,建築結構安全是百年大計,如果影響到大樓將來使用,不能修復必須要炸掉重建。

哥弟總部大樓工程土建承包人為廣州市第二建築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州二建”),合同約定工期為36個月,項目暫定合同總價為4.56億元(含機電工程)。

截至哥弟總部大樓項目工程施工被叫停時,該項目核心筒工程已施工至13層,鋼框架樓承板施工至地上4層(局部7層),已建建築面積約3.6萬平方米。

已建建築面積已接近總建築面積的40%,為何項目工程施工突然被叫停瞭呢?該工程負責人沈先生回答記者稱,作為項目的業主方,他們於2015年10月份發現項目工程施工存在問題。“我們曾發函要求施工單位廣州二建嚴格按照規范和設計圖紙施工,但對方回復說‘施工不存在質量問題’,拒不整改,我們隻好讓他們停止施工。”沈先生告訴記者。

究竟存有哪些方面的問題呢?該負責人舉例稱,比如部分鋼筋混凝土連梁及地下室多數鋼筋混凝土框架梁未按圖施工,未達到設計約束條件,存在嚴重安全隱患;另外地下室外墻滲漏不能滿足正常使用及耐久性要求。

“基於建築施工存在的種種問題,將來對整個大樓的安全性也存在隱患。”該工程負責人稱,“我們集團高層的意思是,有問題的建築應嚴謹檢測,必須排除所有危害結構安全的隱患,若允許有缺陷的建築繼續施工及使用危害性極大,近期國內外均有血淋淋的事故教訓。

記者經瞭解獲悉,2016年3月,廣州常元地產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對廣州二建建築工程施工合同糾紛訴訟,要求解除雙方的合作協議。在訴訟期間,多傢專門檢測鑒定機構也對哥弟總部大樓項目局部進行瞭檢測。

“經深圳中交路橋工程檢測有限公司、廣東省工程勘察設計行業協會專傢組、國傢建築工程質量監督檢驗中心等三傢機構檢測鑒定,該工程施工存在質量問題可能影響結構安全。”沈先生告訴記者。

哥弟總部大樓停工一停就是近6年。目前,漫長的訴訟仍未有一個最終的結果。

何時復工未知

對於廣州常元地產方面的說法,中國房地產報記者前往廣州二建作瞭解和求證。遺憾的是,廣州二建方面不願意接受記者的采訪。

在位於廣州市越秀區法政路的廣州二建,雖然記者已出示記者證表明瞭身份,但門崗保安未準記者進入公司大院。

在記者的要求下,該公司一名辦公室人員接門崗保安通知後,隔著大鐵門詢問記者的采訪事宜。該工作人員轉身在大院內撥打瞭多個電話後回復記者,領導都有事外出無法接受采訪,讓記者改天再來,他會將記者采訪事宜通知公司宣傳部門進行處理。

最後在記者的要求下,該工作人員留下瞭記者的聯系方式。但事後,廣州二建方面一直未與記者聯系。截至記者寫稿時,記者再次與廣州二建前述工作人員取得聯系,其短信回復記者:“我已經把你們聯系方式給(廣州二建)宣傳部,如沒聯系你們應該就沒打算(接受)采訪吧。”

“並不是因為建設資金的原因,而是施工方面的一些糾紛導致(項目工程)停下來瞭。”廣州市天河區住建局一名張姓負責人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他們前前後後打瞭四五次官司,目前尚未有一個最終的結果。他強調稱,該項目不是爛尾,而是處於停工狀態。

張先生還告訴記者,去年5月18日,廣州市政府覺得這個事老是停在那裡不好,就開瞭個會研究瞭一下,把這個任務交給瞭天河區,天河區政府在去年6月份成立瞭一個專班,協調推進兩個項目——哥弟總部大樓項目和“中水廣場”爛尾項目。

張先生稱,天河區委、區政府主要領導對該事高度重視,去年6月份成立工作專班後,由分管的常務副區長主持,先後召開瞭七八次專題工作會議,討論對這兩個項目的協調推進問題。其表示,由於哥弟總部大樓項目工程涉及訴訟,且官司目前尚未結束,作為政府部門也不好再介入,隻有等法院判決後才能視情況做下一步的協調工作。

至於哥弟總部大樓項目何時能復工,還是一個未知數。本報記者對此將繼續關註。

審讀:戴士潮

中國房地產報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以及任何形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