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我們在戰位報告|英雄營,向祖國許下“打贏”承諾

2021-06-08 由【】發表於 军事

英雄營,向祖國許下“打贏”承諾

中國軍網記者 李先慧 馬睿昭 朱薑海

要深入貫徹新時代黨的強軍思想,深入貫徹新時代軍事戰略方針,牢記初心使命,發揚光榮傳統,勇於創新超越,努力把人民空軍全面建成世界一流空軍,不斷創造新的更大的業績!

——習近平

半個多世紀前,中部戰區空軍地空導彈兵某營五下江南,六進西北,擊落敵機五架,維護瞭祖國領空安全,提振瞭軍威士氣,被國防部授予“英雄營”稱號。

半個多世紀後,“英雄營”官兵堅守戰位,矢志練兵,構築起保衛祖國的藍天盾牌,向著建設新時代世界一流防空反導王牌作戰部隊的目標大步邁進。

劍指蒼穹 劉川 攝

(一)

二營的榮譽是一顆導彈一顆導彈打出來的

2020年9月,駐訓場暴雨初歇,太陽透過霧氣照在海平面上。

三發靶剛剛打完,沒人說話,沒人起身,指控艙裡靜得隻有排風扇嗡嗡嗡的聲音。

營長文曉亮鎖著眉頭,心亂如麻。幾分鐘前,他果斷下達“發射”口令,一枚導彈刺破蒼穹向靶機飛去。文曉亮的視線一路跟隨顯示屏上的導彈應答信號,看到它精準地撞向靶機、又穿越靶機,遲遲不消失。

“沒打中?”文曉亮大腦一片空白,隻飄著3個字。幾秒鐘內,他就經歷瞭冰火兩重天。

但第二架靶機和第三架靶機緊隨而至,根本沒有留給他喘息的時間。文曉亮迅速定瞭定神,算準時機下達口令,成功將兩個目標擊落。

不知道第一發到底有沒有打中,所有人都懸著顆心忐忑地等結果。短暫煎熬後,一連長一路小跑帶著煙回來瞭。還沒來得及開口,艙裡就沸騰瞭起來。打中瞭發煙慶祝是二營的傳統。

這次的實彈射擊課題再次刷新難度,逼迫他們進一步探索武器極限性能。全營官兵最終不負眾望,延續瞭“英雄營”的榮光。

原空軍司令員劉亞樓、原福州軍區司令員葉飛授予二營“英雄營”榮譽稱號後與該營官兵合影。

英雄營,新中國首批組建的地空導彈部隊。十年國土防空時期,他們以“543”為代號,拖著導彈打遊擊,開創瞭世界防空史上用地空導彈擊落敵機的先河。陳毅元帥一句“我們是用竹竿子捅下的U-2”,更讓“英雄營”老少皆知。

“我們營的榮譽都是一顆導彈一顆導彈打出來的,我們必須對歷史有所交代。”教導員袁天姣說。一代代官兵,也在用實際行動向前輩報告:“今天的英雄營依然是能打仗、打勝仗的!”

(二)

每一發導彈的命中,都凝聚著戰友間千錘百煉的默契

靶機放飛那一刻,指控艙所有號手都神經緊繃。空情技師施毅迅速搜索目標,極短時間內,他緊盯顯示屏,不斷變換搜索方式,把三個目標“咬”得死死的。發射完成,眉頭上已經起瞭一層細密的汗珠。

此次高難度實彈射擊演習,目標短時間內連續出現、隱身性能更強……重難點疊加,施毅一度覺得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咬著牙迎難而上,他和戰友構想瞭幾十種預案,每一種都反復練習、驗證,在千百次訓練中形成肌肉記憶,進一步壓縮反應時間,提高配合流暢度。

半個多世紀前,英雄營老前輩為瞭應對敵人先進的預警系統,立下軍令狀,苦練硬功夫,創造出“近快戰法”,把發射前準備時間從8分鐘壓縮到8秒鐘,讓不可能成為可能。半個多世紀後,新時代英雄營官兵繼承這股精氣神兒,不斷刷新難度,挑戰極限。

指控艙是導彈發射的核心崗位,平均年齡不過20出頭的5名號手,手握大國長劍,在任務磨礪下成長為彼此信任的戰友兄弟。執行任務時,碰下胳膊肘、踩下腳就知道對方什麼意思。

他們也曾因配合不足吃過教訓。某次空地對抗演習中,5名號手第一次共同執行大項任務,因為配合不夠默契,靶機飛走瞭還沒找到。經歷過沮喪、受挫甚至互相指責,這些血氣方剛的小夥子學會瞭收斂自己的棱角,體會“十指攥成拳”的力量。

他們不會讓任何一個戰友掉隊。施毅第一次參加實彈演習時,因過敏起瞭一身風疹。戰友們輪流替他站崗,幫他分擔工作,把關心滲透進細碎的日常生活中。圓滿完成任務那一刻,男子漢們激動地掉眼淚。

地導部隊被稱為“全營一桿槍”,每一發導彈的命中,都凝聚著戰友之間千錘百煉的默契。

習主席在去年的中央軍委軍事訓練會議上指出,要把握新時代新形勢新任務新要求,增強憂患意識,強化使命擔當,加快實現軍事訓練轉型升級。

未來的信息化戰場是體系與體系的較量,營與營之間協同配合組網作戰,不同軍兵種之間聯合對抗,英雄營正在實現從“全營一桿槍”向“全域一張網”的轉型。

官兵緊鑼密鼓維護兵器裝備。

(三)

每一發導彈的成功發射,都離不開背後的有力托舉

宋縣賓當瞭22年地空導彈兵,從來沒有親眼看見過導彈起飛的樣子。

他是天線收發技師,開工早收工晚。打靶前,他要提早進入天線收發艙加高壓,打完靶,他要留在艙裡等待高壓降下來。艙裡悶熱噪音大,跟人說話都靠喊。幹久瞭,宋縣賓就成瞭有名的大嗓門。

天線收發技師的工作是個精細活兒,不過,粗漢子的細心勁兒都是一點點磨出來的。

當徒弟的時候,宋縣賓常覺得師傅是個強迫癥。隻要他一開始操作,師傅就在旁邊不停念叨:註意位置、註意力度、不要帶電操作、開關不要連續開……嘴皮子都磨破瞭,宋縣賓也沒聽進去,“隻要在規定范圍內就可以嘛,零點幾的差有什麼關系呢。”他依然我行我素。

後來,宋縣賓開始獨立上崗,缺瞭耳邊的嘮叨,有一陣差錯不斷。

2008年北京奧運會,該營奉命執行空中安保任務。指控艙不停傳來疑問:“高壓值多少?”宋縣賓一遍遍檢查、回復:“一切正常。”他猛然想起來師傅的教誨,把電壓調到最佳數值,指控艙才終於搜索到目標信號。

那一刻,他完全理解瞭師傅的所有嘮叨。後來,宋縣賓自己帶徒弟,也變成瞭師傅的模樣——千叮嚀萬囑咐。“現在徒弟特別討厭我上車。”他無奈地說,“我告訴他們,等有一天你們當瞭技師就明白瞭。”

宋縣賓筆記本扉頁上寫著“第九階梯”,他說:“因為我現在是二級軍士長,離一級軍士長隻差一步之遙。”十幾年前,老連長問他有什麼理想,宋縣賓一時竟回答不上來。過瞭一陣,他專門找到老連長:“我要當最好的天線收發技師。”

如今,他已經是營裡最好的天線收發技師。宋縣賓有瞭更遠大的目標:“作為英雄營的官兵,就要聽習主席的話,把備戰打仗當成最重要的事,堅持實戰實訓、聯戰聯訓,勇於戰勝困難,勇於超越對手。”

宋縣賓正在梳理總結20多年的工作經驗,集結成《某型雷達技師操作手冊》,還起瞭個有趣的別名《一本正經》。手冊中分門別類詳細寫明瞭兵器撤收、進駐陣地、裝備保障、偽裝隱藏等方法,有助於進一步提升訓練實戰化水平和打贏能力。

吊裝導彈 朱薑海 攝

“守不忘戰,將之任也;訓練有備,兵之事也。”走進英雄營,嘹亮的練兵口號、整齊的戰備物資、昂揚的官兵士氣都在訴說著這支部隊枕戈待旦的戰備意識和敢於亮劍的戰鬥精神。

一次任務前戰鬥動員,教導員袁天姣隻問瞭三個問題:敵人的飛機飛到我們的領空,答不答應?英雄營的榮譽在我們手上斷送,答不答應?讓身後的父老鄉親失望,答不答應?

“不答應!”

“不答應!”

“不答應!”

喊聲震天,這是新時代“英雄營”官兵對全國人民的莊嚴承諾。

解放軍報微信發佈

作者:李先慧 馬睿昭 朱薑海